亂世メ皇城之巅 十年文化,永久传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武侠·仙侠┊] 《飞升在妖界》作者:燕歌行(已完结)

[复制链接]

超级版主

UID
169914
主题
331
精华
0
经验
17832 点
金钱
212532 ¥
亂世币
478 元
阅读权限
255
注册时间
2010-5-29
在线时间
16086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4-4

恩爱夫妻佳偶天成永恒之心

 楼主| 发表于 2010-6-22 0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二十章   战前最后的比赛(二)

  二十章战前最后的比赛(二)

  苍狼就要被棕熊打败,那举起的手已经落下。这时只听“卟”地一声,那棕熊屁股后面腾起一阵金色的烟雾,随后,棕熊身体也如漏气的皮球一样瘪了下去,原来,棕熊本身的修为有现,驾驭金刚伏魔术的时限到了。

  棕熊这金刚伏魔术毕竟还没有大成,而且一个佛门绝学,对于妖人来说实在是不怎么适合,加上棕熊没有名师指点,一个人闭门造车,有很多漏洞是难以补全的,很多难点是难以理解的。即使这样,棕熊还是用它坚持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是挺不容易的。

  这下好了,到手的胜利又飞了,怎么就这么寸呢,煮熟的鸭子都能飞!!阿三看到此处,感到搞笑之余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摇了摇脑袋。

  阿三只好宣布苍狼获胜。对此,棕熊也没有异议,棕熊就是这种人,输了就是输了,不会不承认。铁头苍狼反而故意朝棕熊挤挤眉弄弄眼,棕熊见苍狼如此气人,就直接伸出大棒子朝他晃了晃,然后哼了一声。那意思是不服我们再练练?

  苍狼这个胜利来得侥幸,见棕熊如此也就不敢说什么了,故意朝棕熊一吐舌头跑就到一边去了。

  而另一处,冷血狼獒、双头金雕也到了紧要关头,双头金雕功力虽然比冷血狼獒有一点点的差距,但是金雕能够天空作战,而且使用的又是风元素法术,无疑又给冷血狼獒增加了压力。

  金雕不时利用风之乱舞的身法向下边对冷血狼獒进行攻击,但冷血狼獒周身早就形成了一个冰盾,不断地阻击金雕,另一只手不断挥动间,雪花阵阵,周围的温度急速地下降。这下观战的妖人又该后退了,这次人们也学乖了,干脆后到千丈之外去观看了。远处看虽然不如近处看过瘾,但那        秘安全而又不用挪动呀!

  在雪花飘飞的同时,一道道劲气随着金雕的身体不断地变换方向。千丈以内的空间内空气渐渐凝结了,再也不是可以随意移动的了,金雕在空中的身体越来越缓慢,与冷血狼獒挥出的气劲相撞击的机会不断增多。

  金雕明白不能再这样与冷血狼獒相持下去了,只见他从腰间储物袋内掏出一杆小幡,小幡上布满了魔纹。掏出小幡后,金雕转身向高空飞去,这下冷血狼獒没办法了,即使他有拼命三郎之勇,连对手的面都无法见到,也不可能战胜对手。

  “有本事你别跑。”“等着吧,一会儿我就给你点惊喜看看。”二人互相叫嚣着,但又各自全力地催动着法宝。金雕两个头齐动,而且全部大汗淋漓的样子,一看就知道,那宝物需要他两个头一起加持,否则就有可能功亏一篑,还可能造成反噬自身的恶果。金雕施法完毕,一阵耀眼的光芒闪动过后,整个训练场上只觉得空前的一热,一股强力的太阳金风被金雕用法宝借用了过来,随着这股太阳风的施为,冷血狼獒身体周围的寒冷被一扫而空,随着寒冷的消失,在天空中一阵光华不断转换、重组、变幻四道空间之门悄然敞开。

  “冷血狼獒,你可敢与我一战?”金雕立身其中一个门前大声地再次向冷血狼獒挑战。“有何不敢!”冷血狼獒话音落下时,法宝也被他加持完毕了,细看之下,那冷血狼獒施放的宝物原来是一个梭,见冷血狼獒使用的是一个梭,金雕笑了,“你一个汉子,怎么,从哪里弄来的女人用的梭子?难道想织布?”

  “对了,我就是想织布,说完祭起法宝,立刻一片寒冰玄气从梭子中被放了出来,随后只见那片气成了云,再往后,云在梭子的飞快穿梭下成了一片布匹,随后,飞梭一顿,布匹以人不可思议的速度飞起一下子缠住了金雕的双头下面的脖子。双头金雕立刻喘不过气来了。

  梭子还在飞快地织布,金雕则在狂挣,看着他忙乱的样子,下面的妖人们又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就在这时,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尔敢!”只见,天空中四道门前各自出现一道虚影,那虚影看样子是四个老道。四道人影出现后,也不见那四道人影有何作为,只是随手朝着梭子一指,叫声来“来,”那梭子竟真得很听话的样子,直奔一个老者而去,转眼被收进门里去了。

  “还我法宝!”看见自己的法宝被收进门里,那冷血狼獒禁不住动了真火。金雕见了冷血狼獒的样子,反道笑了,不要紧,我四门是春夏秋冬四门,只要你施展的宝物是与四时节气相关,不管你的宝物在哪一界施展,也不管你的宝物施展的是与哪一种四季有关的元素,都会被我这宝物照单全收。

  “但是宝物不会损伤,过一会儿,比赛结束,我还是会还给你的,一个女人用的宝贝,我也不稀罕。”这下,冷血狼獒放心了,但是他也明白了,在金雕的面前,自己不能运用冰系法术了。即使勉强使用出来也会全部被那四门吸走的。

  这下让冷血狼獒彻底郁闷了一下。天空中金雕则在刻意地用笑嘻嘻的态度看着冷血狼獒。那意思是,看你还怎么强横?那冷血狼獒却并没有气馁,而阴恻恻地笑了,笑过之后,冷血狼獒动了,动的是那样的奇怪,众人正到处找冷血狼獒,忽然一个新梭子出现在了金雕面前。金雕再一次笑了,“我告诉你不要用……”话还没说完,变化已起。那梭子到了金雕身前不足十丈之处。

  忽然那梭子起了变化,大梭子停在空中不动了,从大梭子里面又幻化出一个新的小梭子。而且,不知何时,冷血狼獒竟变身成了梭状。直奔金雕本体而来。本来,冷血狼獒不会飞,也根本没有到达飞之境界,可是当他加持这飞梭形法宝时竟可以飞,而且速度很快,这不能说不算个异数。

  只见金雕一挥小幡,四季之门发生振动,四道金光一齐向梭子刷去,可这子那梭子并没有被刷动,而是依就向着既定目标飞去,这下子麻烦了,金雕只能快速逃跑了。

  这下天空有得瞧了,金雕这会儿早就恢复了本体,一个劲地来回改变方向,一劲地躲避那梭子,可是无论如何躲避,那梭子如同定向导弹一样总是直奔目标。

  这时,战斗结束回到阿三身边的黑眼棕熊和铁头苍狼齐声惊诧地叫道,“难道这就是那夺命子母金梭吗?这东西已经三千年没有在我们妖界露面了。”

  感受着那夺命子母梭的神圣气息,内心中不由得不产生了一丝敬畏之情。其它妖人还好一些,不自觉间,这两个妖人竟然呆了。“妖界排名前二百名的大凶之器。八宝阴风扇、子母夺命金梭齐现世间,难道这妖界真的要乱了吗?不知要有多少妖人殒命了。”铁头苍狼叹气道。阿三闻言问道,“这两样宝贝真的那样厉害吗?”铁头苍狼听到问话答道:“队长难道不知道这些传闻吗?前面我们提到的宝贝都是远古时期大修者制造出的惊天凶器。每一个都足以让这世界流血飘橹。

  闻听此言,阿三心中也产生了一丝震惊。“那八宝扇我们已经见识过了,这子母夺命金梭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子母夺命金梭必须由持宝者与之合二为一,施展时,持宝者身体外面包裹着子梭,这时持宝者处于无意识状态,母梭会自动跟踪定位那敌人的位置,无论是谁,只要你被持有者施展了子母夺命金梭,就会不死不休,除非持宝者法力不够,否则中途不可打断。

  正在说话间,双头金雕已经从空中掉落,而那四季之门也因为没有人加持而哀鸣一声坠落到地上,迅速缩小回到金雕的身边大有护主之意。众人心里一惊,担心的事难道出现了?

  只轰地一声,那冷血狼獒也掉落到地上,大家忙奔跑过去查看,阿三上前双手一探抓住双头金雕的腕脉,发现金雕并没有受太重的伤,只是晕过去了。阿三这才放下心来,转头去查看冷血狼獒,发现冷血狼獒也是同样晕过去了。阿三这时也有些迷惑了,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法宝威力不够了?看来只能问他们自己了。

  妖人们见冷血狼獒二人全部晕过去了,连忙上来几个人,又是抚摩后背,又按是按摩前胸,再加上掐人中,然后阿三同另外一位小队长一起对这二人灌注功力,恢复修为,这二人才苏醒过来。

  冷血狼獒苏醒过来马上就找自己的法宝,确定它是否存在,见还在自己的手里,心一下子放肚子里去了。然后则询问双头金雕情况怎么样了,发现它还好后,就讲起了自己的感受,“我因为双头金雕所给的压力太大了,只好使用出了最后绝活。自己这个宝贝叫子母夺命金梭,一旦持有人附身于内的话,实力就会大涨,自己本身是三品妖灵的修为境界,可进入子梭后,自己全身竟然如同被捆绑似的。最后会变身成这个与子梭一模一样的金梭。进而子梭与这个变身的梭子结合成一体,子梭在外,自己这个持有者却在内,换句话说,自己成了为这子梭提供能量的动力之源。结果自己所有潜力好像被这“可爱”的宝贝一扫而光了。一下子让自己的魂灵同子梭成了一个,持有者就是子梭,子梭就是持有者。从而达到无视对手物理攻击和对手修为境界的目的。在梭子作用下,自己一下子从妖灵期强行提升为地妖期修为。可惜……

超级版主

UID
169914
主题
331
精华
0
经验
17832 点
金钱
212532 ¥
亂世币
478 元
阅读权限
255
注册时间
2010-5-29
在线时间
16086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4-4

恩爱夫妻佳偶天成永恒之心

 楼主| 发表于 2010-6-22 0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战前最后的比赛(三)

  第二十一章战前最后的比赛(三)

  “可惜什么?”众人笑吟吟地问道。

  “可惜功力不够,打败双头金雕后,我也坚持不住了。”

  “哈,哈,哈……”众人不由得大笑起来。

  “身体怎么样,使用这种超强武器,是要损伤身体的,怎么样,能坚持的住的吗?”阿三问道。“没事,我能坚持的住。对身体损伤的不是很厉害,休息两天就没事了。”“那就好,走,我们去看看媚女雪狐、猎手黑鹰的战斗。

  这两个妖人的战斗以以小巧为主,斗了半天还没有什么结果,两个打起来根本没有拼命的架势,大家都以欣赏的角度看这二人比赛。只见雪狐一把银色小剑祭起到半空,就变了,不是一剑化为万千小剑,而是化作了一个个漫天的花朵,千朵万朵撒落下来,这一刻,雪狐不在是妖女,而是成为了天女,是那样的神圣、玉洁冰清。在天地间,一切都不存在了,仿佛只有她一人,人们忘记了争斗,忘记了血与火。就是那银狐仙子也心甘情愿地拜服了,自叹不如。无论功力,还是美丽,虽然是白天,可是仍然如在都市夜景看灯一样绚丽而又让人陶醉。要不是那一个个的鲜花都向那猎手黑鹰卷去,人们也许主忘记了这是比赛,是要用汗水甚至用鲜血来证明的比赛。

  猎手黑鹰则聚气凝神,只有他才懂得那漫天花雨看着是那样美丽,但其实暗藏杀机。那花雨近了,离他不足五十米远了。果然,花变了,变成了银针,万千银针齐刷刷地射向了猎手黑鹰,猎手黑鹰的光罩早已经无声无息地张开。手中更是将一面黑色的盾牌早早地放大来迎击这美丽了。五十米是很近的距离,鲜花化雨,而且是针之雨,转眼就来到了猎手黑鹰近前,在黑鹰的盾牌上一个个爆裂开来。

  此时的花雨彻底地暴露出了她的本来面目。猎手黑鹰用手不禁的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幸亏自己没有大意,这那里是鲜花,分明是毒药。第一波刚刚过去,第二波花雨已经又一次漫天而来。

  这一次鲜花没有改变,猎手黑鹰高举盾牌全神贯注地等待花雨的进攻,但那花雨柔柔地,轻轻地,向猎手黑鹰的盾牌上撞了上去,猎手黑鹰只觉手上根没有遇到任何撞击力,初时还以为自己上当了。心中正在疑惑。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只感到心中忽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还说不出这种感觉是怎样的。鼻子里闻到一股花的香。是那样的甘美,那样的清新,那样的让人难以忘怀。

  猎手黑鹰心中一荡,“不对!”就他在心中喊不对时,雪狐的剑气已经临身了。

  “御风诀!”感觉到剑气临身,一阵清风刮过,猎手黑鹰运用法诀一闪而逝。即便这样,还是有一丝剑气同猎手黑鹰擦肩而过。鲜血从猎手黑鹰的肩头落了下来。

  对面传来雪狐银铃般的笑声,“黑鹰大哥看看我的千落花中的媚香怎么样。”“人们传说,媚女雪狐香媚落花,果真名不虚传。领教了。”“多谢大哥夸奖,我们再来。”

  话音刚落,变化又起,依就是千万朵落花,轻飘飘地落将下来,但这次不是鲜花,而是雪花。一片银白,猎手黑鹰一挥手,两道风龙打出,长达百余丈长短。小小雪花就在风龙身体的各处空间飞舞。

  风龙向前冲,小雪花就如同调皮的孩童一样跟随在它的左右,风龙要抓住小雪花,可小雪花却一跳躲开了,那风龙伸出巨爪要按住小雪花其中的一朵,可小雪花却又调皮地藏到风龙的腋下,想要用身体卷住他,小雪花又轻轻一跃逃开了。

  风龙好像不是在同小雪花决斗而是在捉迷藏。

  猎手黑鹰见耐何不得小雪花,一个法诀打开,风龙化作万千风仞,席卷空中所有的小雪花而去。雪花却融化了,融化的一点踪影都不见了,仿佛那万千风仞不是风仞而是温暖的春风。

  风仞刮过,那一个个的小雪花又出现了,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战斗了这半天,猎手黑鹰一点力气都用不上,即使以隐忍见长的他也有些不耐烦了。

  伸手拿出了一个布袋,布袋看起来极不起眼,但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敢小看它,猎手黑鹰拿出的岂能是平凡之极的东西。雪狐则仍然笑吟吟地看着猎手黑鹰。那笑容是那样明艳,是那样不可方物。

  雪狐笑的同时,却并不代表,会轻看猎手黑鹰,在看到那布袋的同时,雪狐手中多了一物,一面镜子。镜子上面刻满了许多古奥难懂的文字及图画。镜子被雪狐拿出来时,隐隐间多了一种威压。这种威压,每个人都感觉的到,但却没有一个认得这是什么样的法宝。

  猎手黑鹰把口袋打开,一段拗口的口诀念过,天地一暗,一阵黑风冉冉出现在天地间,那黑风迅速扩散到方圆十里之内,而后却慢慢地向中心处的雪狐处压了过去,压的慢极了,好像是在爬行。但周围的人却没有人能够感受到威压,如果不是这团黑风有一个坚定的目标,人们甚至认为它是无害的。

  威压内敛?威压内敛的法宝是最令人害怕的。咬人的狗不龇牙,龇牙的狗不咬人,这个道理是人人都懂的,雪狐更明白这个道理,于是发动了手中的镜子。

  雪狐手中的镜子金光大放,一道*的光柱直破苍穹,竟然连接了太阳的金火。接着金光四射,死死抵住四处向内挤压的黑风。金光仅坚持了零点一秒就开始溃败了,很慢、很慢,但是再慢也有结束的时候,雪狐几口精气喷在镜子上,金光大放,死死地抵着黑风不让它收缩,可那黑风还是在一寸一寸地收缩。……一个时辰过去了,这段时间,雪狐换了十几种手法,变了数十种法宝,雪狐此时想要遁走,却发现无处可遁了,四周如同闸门一样被黑风封锁住了。

  人们一齐看着雪狐怎样摆脱困境,只见那黑风不断地向中心挤压着,不断地加浓着。雪狐一脸地犹豫,似乎在考虑要不要使用什么招数。直到雪狐身前方圆二十丈布满黑风的时候,雪狐终于下定决心。

  雪狐再一次掏出了刚才的那把银剑,朝手中的镜子用力一穿,竟从中间贯通了过去。接着用剑尖在手上割了一个小口,几滴鲜血从手指上滑落下来落入到镜子中间,镜子立刻光芒大放,高高地升到几十丈上空停了下来,化作了一张巨大的金色人脸,接着那金色的人脸开始张开大嘴吸四周黑风。黑风,立刻被卷入到金色人脸处被它一张嘴吸了进去,黑风不知有多少,金脸也力有不穷。二者相互坚持着。

  再看雪狐脸色涨红,明艳的脸上,显得极度亢奋,明亮的大眼睛充满了战意,那对面的猎手黑鹰则脸色有些灰白,明显有些疲惫,但那黑风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个黑风口袋似乎也要透支身体修为为代价。

  天空中的巨大金色人脸在吸收了大量的黑风后鼓涨了起来,颜色也转为赤金色,随着赤金色的加浓,雪狐的全身上下也沐浴在金光之中,随着金光的降临,雪狐显得格外神圣起来。

  一道声音响起:“黑鹰大哥我们收手吧!一个比赛,为什么要斗的两败俱伤呢?”黑鹰明白,这是在给他个台阶下,明摆着,自己已经无法再施展其它妖术,施展黑风口袋对身体、神识、及修为都有很大的透支。施展一次要休息三天才能复原。

  “好吧!于是,二人不在相互攻击,而是慢慢收回功力。至此三场比赛全部结束,阿三下令队长休息一天,然后接着进行。妖兵们则要时刻训练。

  训练场上,妖人们修炼地更加勤奋了,这些日子的观看、体悟、较量,较量、体悟、观看,每个人都在进步中,每天都有人突破,每天都有人在兴趣高昂进行着较量。累了就去打坐,休息好了再去感悟,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训练,阿三感到,这支队伍修为更高了,进攻的融合度也进一步提升了。这是阿三希望看到的,也是三千妖人希望看到的,这一点从他们的反复高涨的热情就可以看的出。

  于是,阿三开始考虑把修炼相同元素法则的妖人把进攻的力量融合到一起看是否能叠加起来。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给那几个中队长时,立即得到了一致拥护。这些队长还希望尽快地把融合叠加的事情提升到议事日程上来。

  大军到达流云声城的第十五天,神风大队全体三千妖兵一早就来到训练场,目的就是在训练的同时观看三位队长的比赛。

  阿三对冷血狼獒、铁头苍狼、媚女雪狐说你们三个还是抽签决定胜负吧!三个人异口同声地对阿三道,“我们不比了。”“为什么?”“我们决定集体挑战队长大人。”

  阿三楞了一下,转瞬就明白了,连说:“好,好,好。”我一定满足各位的要求。不过我要准备一下。

超级版主

UID
169914
主题
331
精华
0
经验
17832 点
金钱
212532 ¥
亂世币
478 元
阅读权限
255
注册时间
2010-5-29
在线时间
16086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4-4

恩爱夫妻佳偶天成永恒之心

 楼主| 发表于 2010-6-22 04:29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妙法无痕与玄液冰墙

  第二十二章妙法无痕与玄液冰墙在场的妖人们等了半晌见还不比赛,开始小声议论起来。这个说“怎么了,难道,是三位队长在比赛中受伤了吗?”那个说,“不知道,也许是还没有准备好?”“这最后的强者比赛真的让人很期待呀!”

  过了一会儿,忽然传来,三个队长不比了的消息,“唉——”场上一下子情绪跌落下来,众人只好去比赛训练了,可是还没等众妖人散去,忽然听到阿三的亲兵巨蟒出来传出消息,说三位中队长要同大队长本人过招。

  “哇噻!太爽了!”训练场上开始沸腾了,人们开始还不敢相信这消息。继而开始猜测三位队长是一个个同阿三比呢,还是一起比?大家都想像着三个人一起同阿三比,但又不敢确定。要是一个一个同阿三比,应该肯定是不行的。要是三个人一齐上,那大队长大人能扛得住吗?

  过了一会,阿三同三位中队长一齐来到训练场上,众人一齐把眼睛瞪的大大的,希望观看并体悟一下这么高规格的比赛。

  阿三双脚半开站立,笑着对三位中队长说:“怎么样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三位中队长答道。

  三位队长开始念动咒语了,阿三看上去很悠闲地说“诸位,你们已经输了。”“什么,输了,大人没弄错吧?是你认输了吧,如果扛不住,认输也没什么,毕竟我们是三个人。”铁头苍狼带头说道。冷血狼獒接着说:“大人是故意分我们的心,好让我们在分神之际,他开始进攻。”铁头苍狼接着说:“那我们赶快念咒吧!”这时就听阿三大喝一声,“神烟无形、玄液冰墙。”立刻,三人立刻感觉到,身体好像被什么束缚住了,浑身上下布满了粘稠的液体,这液体极粘极粘的,连嘴巴都张不开了。念了半截子的咒语硬生地被截断*了回去。

  三人面对如此情况只好认输。阿三收回法力,三人楞了半天才回过味来,本来以为同阿三差一品的差距,三人即使打不赢阿三,应该能坚持一会儿的,没想到,三个人一起上去连一分钟都没有就被制作动弹不得。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三个懊恼极了,一脸的尴尬,有点下不来台。阿三见他们如此,连忙说到:“不必如此,我只不过功法有点特殊。”说完,对着训练场扬声道:“大家接着训练。”这时,近处训练场上的妖人们才明白过来,阿三赢了。远处的妖人还互相询问怎么样了,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比了吗?不久得到证实,阿三一人一招没费吹灰之力就赢了三人。顿时佩服不已。

  阿三带着六位中队长回到大帐之中开口道,“各位道友不如此懊恼,输赢对于我们来说是常事。如果不嫌弃,我们以后兄弟相称如何?”六人听了阿三的话心中高兴不已,有这么一位法力高强的人做大哥,在战场上还有什么怕的呢?

  “拜见大哥!”六人听了阿三的一翻话后齐唰唰地一齐跪倒向阿三行礼。黑眼棕熊拜完阿三更是直爽地说:“刚开始我们还真地对大哥你不太拜服呢?没料到大哥你就象天神下凡,有这么超强的实力。修行界,无论神仙还妖魔鬼怪等等都是以实力为先。黑眼棕熊的一翻话确实是真心的。至此,一干妖人对阿三拜服的五体投地。

  接下来,阿三同众人开始进行力量融合训练。这件事进行的并不顺利。大军做战,所有力量同时发出,并不是很好做到的。例如,单是每一小队一百人虽然修炼的都是火属性功法,但是这些火属性功法却各不相同,在修炼的属性上,有的是阳刚之火,有的阴柔之火,在火的修炼来源上有的人修炼的是地脉之火,火山之火,雷火,其它不常见的还有太阳金火、幽冥阴火等等不一而足。修炼其它元素的妖人情况同修炼火属性妖人的情况大致也是一样。

  第一天训练,就出现了问题,太阳金火与幽冥阴火相融合时,竟发生了爆炸。伤了三人,虽然以妖人的身体,休息一下就可以了,但是如果不进行融合,大军作战,个人力量太小,很可能自己这些人就会成为炮灰,即使说,这些人是全军的精锐,如果到了战场上,天知道,有多少精锐。

  其实更确切地说,精锐,就是最先送死的那拔人。所以阿三才绞尽脑汁想出了把众人修为法则相同或相近的一些人组合到一起,然后进行融合。可现在进行不了,难道就直接去送死吗?阿三的眉头又紧紧拧成了一团。“大哥,实在不行,我们就直接同狗日的魔崽子们打不就得了。”黑眼棕熊看到阿三闷闷不乐的样子劝慰到。雪狐白了他一眼道:“你懂什么,大哥不忍心弟兄们去白白送死。”大军做战,个人的力量,能算得了什么,就你那点力量,一个天魔过来伸出一个小手指头就能把你捏出三魂七魄来。

  听了雪狐的话,棕熊也郁闷起来,“我这不是在劝慰大哥吗!”融合的事没有头绪,阿三只得暂时把这件事放到一边,去训练场上转转,大多数妖人都以赛代练。也有个别人在议论,议论的内容不外乎就是“都想成为象大队长一样的高手,”之类的话。这才多长时间,自己怎么成了大队里所有人的偶像了呢?阿三听了训练场上妖的议论不由得苦笑着。

  正走着,两个妖人正在议论兵器,“胖子,我也想有一个大棍,象黑眼棕熊大人那样的一个大棍。等我立功了,一有钱,我就马上打造一个那样的大棍。”“得了吧,黑眼棕熊大人那条大棍攻击力如此强大,据说是因为大棍上被制器宗师级高手刻制上了攻击阵法的缘故。那攻击阵可是大人花费了一百颗万年级妖丹获得的。你拿什么来做呀?”

  阿三正在沉思,忽然,听到两个妖人这样议论,不由得心里一楞,仿佛心里一层窗户纸被捅破了,但马上又模糊了。当下,他立刻叫住那两个妖人。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把刚才那话再重复一遍。”那两个妖人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吱吱唔唔地说道:“我们刚才说,说的是,黑,黑眼棕熊大人的大棍里刻有攻,攻击阵法。那,那是大人用一百颗万年级妖丹换来的。”“攻击阵!对,就是它,融合不到一起我们可以用阵法。”“你们是那个小队的,叫什么?”“我们是朔土队的,我叫朱大可,他叫朱二可。”原来这二位都是野猪妖。

  “你们回去到队长那里各领五十块晶石,就说是我说的。”说完,阿三转身飞快地跑向大帐。“真的?”“当然!”太好了,两个家伙就像忽然拣到金元宝一样,欢天喜地地领赏去了。

  还没到大帐,阿三就高兴地大叫起来,找到了,找到了,六位中队长连忙迎了出来,问到,“找到什么了,找到什么了,大哥?”

  连日来的郁闷一下子解除了,心境不觉间也提升了。忽然感到,自己修为提升了,由大乘期四品巅峰一下子上升到大乘期五品,为了稳定境界,连忙找地方坐下开始修炼。

  “这也能突破?这也太快了吧?我怎么就不行呢?”棕熊挠了挠脑袋说。其余五人不觉笑了。一齐说,“你不会试试吗?”

  双头金雕一拍棕熊的肩头说道,“我们还是先不要打扰大哥了,一起到帐外等候吧。”

  两个时辰之后,阿三感到境界稳定了,站起身来把棕熊等人叫进了大帐。众人连忙问,找到什么了,阿三说:“我们可以用阵法来解决不能融合的事呀!不知大家知道些什么阵法?”六人相互对视了一下不由的苦笑说,我们不懂什么阵法,阵法是修真的人类才有的。“那,棕熊你的大棍里的攻击阵法是从哪里得来的?”

  “我大棍里的阵法是我向天妖羊永真那里求得的,他的攻击阵法是不能用到我们的进攻上的吧?另外,羊永真在离这里数十万里的地方,即使能用,也是远水难救近渴的事情。”

  听了棕熊的话,大家刚刚提起的兴趣,不由的又低落了。见大家不言语,阿三笑道:“不要紧,我几百年前在人间界时,偶然从一个人族所谓的阵法大师手里抢得了一个阵法,是需要很多人的配合才能产生效力的。我们这里用这种阵法虽然效果差了一些,但是,有总比没有强啊。”

  说着,阿三带着众人来到帐外找了一根树枝在地上连说带画,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让众人明白了阵法的使用关键。同时还告诉众人,这个阵法的名称叫作日月颠倒乾坤阵。介绍完之后,阿三告诉大家,这个阵法摆成后,可以提高五成攻击力,如果有阵眼乾坤玉,可以让众人的力量提高十倍。

  “乾坤玉什么样子呢?”雪狐问道。“没有实物我也说不清楚,我们一会儿去流去城里去看看,说不定有呢。”听了这话,双头金雕、猎手黑鹰不由得也开口催促道:“大哥我们还等什么,一起去流云城吧!”“你们想去流云城玩了吧?”阿三听了这妖的话,也忍不住逗趣道。两妖不禁老脸一红。

  旁边的冷血狼獒等人也嘿嘿地坏笑了起来。

超级版主

UID
169914
主题
331
精华
0
经验
17832 点
金钱
212532 ¥
亂世币
478 元
阅读权限
255
注册时间
2010-5-29
在线时间
16086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4-4

恩爱夫妻佳偶天成永恒之心

 楼主| 发表于 2010-6-23 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猪鸡二妖湖边平缓的山坡上,一个鸡形面孔的妖人正在与一个长着黑色猪头脸的妖人斗法。一看就知道,这两个妖人一个是猪妖、一个鸡妖。

  那猪妖身上笼罩着一片黑色的妖雾,一动身就在身体上方形成一块黑色的妖云,只见他挥手之间将那块黑色妖云*到鸡妖上空,随后一道小儿手臂粗的闪电直接劈了下来。那鸡妖则是翅膀一振,飞离原地三十多丈远,那道闪电落下,接着一个炸雷也接踵而来,立刻将那平缓的山坡上凿出了一个两丈方圆的大坑。

  这时,那鸡妖用手一指,一道邪异的妖火喷出,向天空席卷而上,顿时将那头顶上黑去扫荡个干干净净。猪妖见道法被破,也不见怎么慌张,而是双手结出一个奇怪的手印,口中轻声念句:“黑雾天地阵,去。”

  立刻从从地面升起三十六道黑色气墙,以九道为一组,像海浪一样,以一浪高过一浪的气势,从四面向中央压拢过去。那鸡妖哈哈大笑,“你不知道,我背有双翅,用这种挤压的方法对我没有任何作用吗?”说完也不在意,双翅一振,立刻就要飞走。哪知,那鸡妖刚要脱离猪妖的,头顶上方,三道用黑雾凝结而成的巨大盖子呼啸而至。直到这时,那鸡妖的脸上才唰地一下变了颜色。

  眼看,那三道盖子就要落下,一旦那三道盖子落下,就会真的形成一个巨大的牢笼将鸡妖给闷在里面。鸡妖在危险临身之际,脸色变化了一下,立刻就恢复到了平时的模样。

  毕竟它也是修行了不知多少年头的老妖了。怎么可能让自己的无数个年头修炼的平常心被侵蚀掉呢。接着,它用力向胸部猛地拍了一下,立刻有一颗红色的闪着腾腾火焰的珠子喷了出来。鸡妖将这颗珠子对准那火焰那四面挤压过来的黑色雾墙一晃,那些雾墙立刻烟消云散了。

  “你有邪火妖丹,难道我就没有黑水妖丹吗?”说着大嘴一张,喷出了一颗带着浓浓水汽的黑色妖丹呈现在面前。此物一出,那刚才消失的黑色雾墙立刻再一次从四面包抄上来。

  “臭猪,你就不要妄想用黑水妖丹来降伏我了,我们两个的本领彼此相互非常清楚,你的黑水妖丹再厉害也是无法战胜我的牙火妖丹。”嘴中说着话,手中的妖丹早就飞了出去。邪火妖丹带着杀气腾腾的的烈火将周围上千丈的空间烧得一片滚烫。那猪妖立刻也将那黑水妖丹祭出,顿时妖丹周围上千丈范围内一片黑色的水域形成。

  两颗妖丹飞快地接近着,眼看就要撞到一起了。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一道圣洁的光芒从虚空中飞了过来。转眼将其中的二妖物的妖丹全部罩住了。随后,一个只穿着裤头的人凭空飞落下来。这人正是那渡劫的阿三。那两枚妖丹攻击力在那圣洁的光芒作用下攻击力全部消失,随后两枚妖丹以眨眼不及的速度向阿直扑而来。阿三此时刚刚穿越虚空,正处在迷茫之中,哪里躲得及。

  噗地一声响,两枚妖丹打进了阿三的身体里。阿三一下子就清醒过来,立时感觉自己体内如同烧开了的油锅一样,顿时沸腾起来。两个属性完全不同的内丹此时竟以阿三身体为战场开始了拼斗,一会冷,冷得阿三的身体表面结下一层厚厚的冰层,一会热,热得阿三如同融化了一般。

  转眼,在这两颗内丹作用下,阿三已经满身是血,脸肿的象打足气的气球一样大而透亮。这样一折腾,阿三又迷糊了。本来刚渡完劫,险些把命丢了,又来了两个凑热闹的,还不一下子把阿三折腾坏了。

  打架的两家伙全傻眼了,打了这N多年的架,竟头一回把内丹打丢了,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那两家伙一清醒过来,立刻挥拳向阿三打来。

  砰砰……一阵拳打脚踢,硬要把阿三体内的丹打出来,一顿爆打之后,阿三也清醒了,不知那里来的力气,竟一脚踢飞了那两家伙将那两家伙踢出三丈多远,然后慌不择路地跑了。

  “还我的内丹。”“还我的内丹。”两家伙大吼着,“小子你等着,我要杀了你,然后把你炼成法宝。这两家伙一边叫骂一边飞快地向朝阿三追来。

  阿三哪管他内丹不内丹,只是玩命地逃。逃走过程中,发现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一座类似于丹炉似的东西。那东西很大,大概有两丈多高,十来个人合抱那样粗。直觉告诉阿三,那东西可能能够救自己的性命。于是阿三拼命地向那丹炉跑去。

  跑到近前,阿三发现,上面有一个一人来高的门,当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头扎了进去。

  “小东西,你怎么跑到我的肚子里来了?”阿三抬头一看,发现一位须发皆白的的老头正在用一种贪婪的眼神看着自己,而且看上去这个老头的修为深不可测。面对着这样一个对自己有所企图的高手,阿三隐隐地感觉不妙。

  “渡劫期九品巅峰修为,身体里面还有两块妖丹。真是个很好的补品。”听着那老头喃喃自语,阿三心底再明白不过了。在修真界就有吞噬别人元婴的作法,那样可以省去自己很多年的修炼。虽然这种方法为正道修真人士所不齿但是也总是有人干。

  阿三转身想逃,那老头却早早地转到这个大“丹炉:的出口方向了,阿三一下子心里凉了半截,心中暗想到,这不是要要俺的命嘛。只见那老头摆出一副笑*的样子道:“我老人家问你呢,怎么钻到老夫的肚子里来了?”

  那老头见阿三没有回答,于是又问道。阿三转头向四周一看,这个大丹炉的里面竟象极了凡人界的灶堂。自己竟然逃到灶膛里来了,“你老难道是仙人?那你老是什么境界的仙人?是仙人怎么会住在灶膛里,阿三印象中的仙人都是极喜欢干净的。”对于阿三的提问,老头故做大方地道:“我当然是仙人,而且是大名顶顶的灶王。

  看你也是修真之人,难道你不知道,修仙界的境界分为低级和高级两部分,低级部分为练气、灵动、筑基、结丹、元婴、出窍、分神七个部分;高级部分则分为合体、渡劫、大乘、地仙、天仙、金仙、大罗金仙、罗天上仙、仙君、仙王、仙帝、仙尊等十二个境界,每个境界又大致分为九个品阶?”说完老头笑眯眯地看着阿三。似乎是对阿三一点伤害的意思都没有。“这个我当然知道,我只是不知道老仙人您到了什么境界?”“怎么,你还想逃走?”

  “不敢。”阿三说道,“谅你也没这个胆子,其实告诉你也不妨事,老夫的修为是金仙境界。”“这是哪里?”阿三继续麻痹老头地问道。老头接着回答说,“这里是妖界无名谷”阿三问道:“妖界无名谷?然后阿三把自己的经历向老头详细说了一遍,边说,边用眼睛看着四周,寻找着逃走的路线。

  嗯,老头咳嗽了一声后说到,“不要想着逃出去,这是我的真身,一切由我作主。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你怎么会碰上这样的天劫呢。天意,真是天意。”阿三听了这话,心里更加发毛了。但是阿三暗暗地告诫自己,不能股输,一旦心境上有了瑕疵,就已经输了一半了。甚至边自己的性命都会搭上。

  阿三边同老头交谈,边心如电转,不断思索着如何逃出去的方案。为了拖延时间,阿三继续问道:“那你既是仙人,怎么会出现在妖界呢?”

  阿三不解地问道。“都是因为五万年前的那场战争,当时战争残酷极了,几乎动用了仙、魔、妖、灵、鬼、怪等各界所有的力量,战争持续了整整三千年。三千年后战争结束时,我因为执行任务没来得及返回仙界就被迫留在了这里。”“哦!我明白了。”阿三说道。

  刚说到这,外面两家伙追到了,两家伙似乎知道,这是灶王仙人的真身,因此,也不追进来,而是在外面高声叫骂。“老东西,快把刚才进去的小崽子交出来。让我们拿他进补,我们之间的梁子一笔揭过。”

  “哈哈,交出去,老子好歹也是金仙修为,好不容易到手的东西怎么能够交出去呢?你们也太自不量力了吧?”两个妖接着嘲笑道:“金仙,灶王老头,这些年你的伤势也不见恢复一二,现在,你至多能够发挥一品地仙的战力就不错了。”

  一股浓烟喷了进来,“啊涕!”阿三的眼泪鼻涕随着浓烟的进入涂了一脸,“我爱你,不交出来,看老子要你的好看,连你的真身我都一起烧掉。“这时外面这两家伙正在一边喷火,一边骂骂咧咧。“再加把火,再加把火,老子五万年前的旧伤还没有好利索呢,老子最喜欢火了。有了火,老子就可以顺利疗伤了。”灶王仙人满不在乎地说道。

  外边那两个家伙不信邪,浓烈的妖火直通通地扑到灶王真身的里面来,而且,来的妖火还是一阴一阳两种属性。阴性的妖火中还隐隐地带着雷火,见那两股妖火扑来,也不见这老头有什么动作,只一挥手间就将那两股火焰凝聚在了一起,然后吸进了元神的嘴里去了,接着又吐了出来,这样反复几次后,做了一个伸懒腰的动作,惬意极了。一边吸收一边缓缓地朝阿三走来,那眼神就如同乞丐看到了金子一样。

  这下阿三急了,呸地吐了一口血水嚷道:“惹毛了老子,给你们玩个自爆,灶王真身给你炸烂它。”说完阿三的气势疯长起来。老头这下急了,忙道:“一切好商量,不要冲动,不要冲动。”

  “咱们再加把火,把那小子炼成丹,咱们俩把那小子再分成一人一半。”那只鸡对猪说。猪则回答说:“嗯,我看行。”那小子看上去也有两天道行,要是把他炼成丹,一定可以助长丹的药性,说不定咱们可以彻底化成人形呢。

  烈焰腾腾的妖火在两个妖物的摧动下,声势大涨。“既然,你们这样喜欢玩火,那老子就同你们玩玩。”灶王仙人说完,一纵身随着烟火飘到自己的真身外面去了。随后,一道仙火打来,与那两个妖物斗起法来。这下苦了阿三,灶王的真身内部烟火大旺,一时间竟没有了一个藏身之所。

  “老子同你们拚了!”阿三大喊一声,随后疯狂地向灶膛外冲去,可外面那两家伙,却成心要把阿三炼成仙丹。嘭、嘭、嘭一阵乱响,两个妖物见阿三想跑,立刻一通老拳将阿三轰了回来,阿三在里面呆不住,又出不去,于是在灶膛里继续狂奔起来,比当年猴子闹天宫被丢进八卦炉中还难受。

  跑着,跑着,终于发现那烟是往一个地方去的,不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扎了过去,却不料,头肿的忒大就严丝合缝地卡在那里。这下糟了,烟出不去,回流了。

  外面那两家伙一见烟火回流出不去,就加大潜力*进去,这下阿三可倒了大霉了,出不去又得受烟薰,被火烤。也不知外面那两家伙修了多少年道了,火力那叫一个猛呀!在老头真身里这么闹腾,老头怎么受得了,竟被搞得流了鼻血,老头抹了一把血,就把袍子甩了,光膀子同那两家伙叫起劲来。这下阿三可是又大发了。这样捣腾再好的身子也完了。

  阿三见逃不出去,只得拼了,一心分作两用,将头的部位真元频率拼命地提升,瞬间接近了那灶王的真元频率。头以下部位,阿三将真元由里向外配置,因为吞了那两家伙修炼了不知多少年的内丹,到现在还没有消化掉,所以,阿三不断地调整真元地频率,使其与两块妖丹频率无限地接近。并将这股力量不断地调整到体表。

  一心二用,并用自己真元的频率去模拟别人,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身心俱损。但是,现在的阿三也没有其它办法,只能拼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阿三终于将真元的频率调整到与妖丹的振动频率无限接近,渐渐地,那两块妖丹逐渐与阿三融为一体。这妖丹与阿三融为一体后,外面那两家伙不断*入的真元运行的频率变得与阿三现在的频率相近起来,于是三股真元进入步汇聚融合起来。

  慢慢地,阿三发现自己变得很奇特,一边身体振动频率为每秒钟九百万次,别一边身体的振动频率为每秒钟一千七百万次,通过改变真元振动频率,变得更加的象两团跳动的火。

  外面天空上的灶王这时候觉得与自己较劲力量忽然加强了,于是加大了力量。这样,整整地过了七七四十九天,阿三吸收转化真元到了极限,自我感觉修为又有了巨大的进步,唰地一下,竟然突破到了大乘期二品之境。阿三全身上下顿时感到一阵无比的舒适。

  更让自己惊喜的是,阿三觉得自己的身体经过这些日子的煅烧结实了许多。发出真元时,自己的婴火也变了,变得格外有力,阿三自己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火焰,但觉得应该是蛮厉害的。其实,阿三是吸收融合了那灶王的真元,婴火发生了质的变化,竟然一举化做了金仙才具有的五元天火。

  即使这样,阿三也很快到了所能够承受的极限,但外面三个家伙可不管这些,楞是还在不要命地向里输入真元,外面三股力量加上阿三的力量在灶神仙人的真身中猛地爆炸了开来,轰地一声,仿佛天空中一个炸雷掉到了灰堆里,一股小型的飓风狂涌而出竟把外面那三个家伙炸得飞出三里多外。老头的真身也被炸得分成无数碎块飞上了高空。

超级版主

UID
169914
主题
331
精华
0
经验
17832 点
金钱
212532 ¥
亂世币
478 元
阅读权限
255
注册时间
2010-5-29
在线时间
16086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4-4

恩爱夫妻佳偶天成永恒之心

 楼主| 发表于 2010-6-23 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猪鸡二妖湖边平缓的山坡上,一个鸡形面孔的妖人正在与一个长着黑色猪头脸的妖人斗法。一看就知道,这两个妖人一个是猪妖、一个鸡妖。

  那猪妖身上笼罩着一片黑色的妖雾,一动身就在身体上方形成一块黑色的妖云,只见他挥手之间将那块黑色妖云*到鸡妖上空,随后一道小儿手臂粗的闪电直接劈了下来。那鸡妖则是翅膀一振,飞离原地三十多丈远,那道闪电落下,接着一个炸雷也接踵而来,立刻将那平缓的山坡上凿出了一个两丈方圆的大坑。

  这时,那鸡妖用手一指,一道邪异的妖火喷出,向天空席卷而上,顿时将那头顶上黑去扫荡个干干净净。猪妖见道法被破,也不见怎么慌张,而是双手结出一个奇怪的手印,口中轻声念句:“黑雾天地阵,去。”

  立刻从从地面升起三十六道黑色气墙,以九道为一组,像海浪一样,以一浪高过一浪的气势,从四面向中央压拢过去。那鸡妖哈哈大笑,“你不知道,我背有双翅,用这种挤压的方法对我没有任何作用吗?”说完也不在意,双翅一振,立刻就要飞走。哪知,那鸡妖刚要脱离猪妖的,头顶上方,三道用黑雾凝结而成的巨大盖子呼啸而至。直到这时,那鸡妖的脸上才唰地一下变了颜色。

  眼看,那三道盖子就要落下,一旦那三道盖子落下,就会真的形成一个巨大的牢笼将鸡妖给闷在里面。鸡妖在危险临身之际,脸色变化了一下,立刻就恢复到了平时的模样。

  毕竟它也是修行了不知多少年头的老妖了。怎么可能让自己的无数个年头修炼的平常心被侵蚀掉呢。接着,它用力向胸部猛地拍了一下,立刻有一颗红色的闪着腾腾火焰的珠子喷了出来。鸡妖将这颗珠子对准那火焰那四面挤压过来的黑色雾墙一晃,那些雾墙立刻烟消云散了。

  “你有邪火妖丹,难道我就没有黑水妖丹吗?”说着大嘴一张,喷出了一颗带着浓浓水汽的黑色妖丹呈现在面前。此物一出,那刚才消失的黑色雾墙立刻再一次从四面包抄上来。

  “臭猪,你就不要妄想用黑水妖丹来降伏我了,我们两个的本领彼此相互非常清楚,你的黑水妖丹再厉害也是无法战胜我的牙火妖丹。”嘴中说着话,手中的妖丹早就飞了出去。邪火妖丹带着杀气腾腾的的烈火将周围上千丈的空间烧得一片滚烫。那猪妖立刻也将那黑水妖丹祭出,顿时妖丹周围上千丈范围内一片黑色的水域形成。

  两颗妖丹飞快地接近着,眼看就要撞到一起了。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一道圣洁的光芒从虚空中飞了过来。转眼将其中的二妖物的妖丹全部罩住了。随后,一个只穿着裤头的人凭空飞落下来。这人正是那渡劫的阿三。那两枚妖丹攻击力在那圣洁的光芒作用下攻击力全部消失,随后两枚妖丹以眨眼不及的速度向阿直扑而来。阿三此时刚刚穿越虚空,正处在迷茫之中,哪里躲得及。

  噗地一声响,两枚妖丹打进了阿三的身体里。阿三一下子就清醒过来,立时感觉自己体内如同烧开了的油锅一样,顿时沸腾起来。两个属性完全不同的内丹此时竟以阿三身体为战场开始了拼斗,一会冷,冷得阿三的身体表面结下一层厚厚的冰层,一会热,热得阿三如同融化了一般。

  转眼,在这两颗内丹作用下,阿三已经满身是血,脸肿的象打足气的气球一样大而透亮。这样一折腾,阿三又迷糊了。本来刚渡完劫,险些把命丢了,又来了两个凑热闹的,还不一下子把阿三折腾坏了。

  打架的两家伙全傻眼了,打了这N多年的架,竟头一回把内丹打丢了,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那两家伙一清醒过来,立刻挥拳向阿三打来。

  砰砰……一阵拳打脚踢,硬要把阿三体内的丹打出来,一顿爆打之后,阿三也清醒了,不知那里来的力气,竟一脚踢飞了那两家伙将那两家伙踢出三丈多远,然后慌不择路地跑了。

  “还我的内丹。”“还我的内丹。”两家伙大吼着,“小子你等着,我要杀了你,然后把你炼成法宝。这两家伙一边叫骂一边飞快地向朝阿三追来。

  阿三哪管他内丹不内丹,只是玩命地逃。逃走过程中,发现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一座类似于丹炉似的东西。那东西很大,大概有两丈多高,十来个人合抱那样粗。直觉告诉阿三,那东西可能能够救自己的性命。于是阿三拼命地向那丹炉跑去。

  跑到近前,阿三发现,上面有一个一人来高的门,当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头扎了进去。

  “小东西,你怎么跑到我的肚子里来了?”阿三抬头一看,发现一位须发皆白的的老头正在用一种贪婪的眼神看着自己,而且看上去这个老头的修为深不可测。面对着这样一个对自己有所企图的高手,阿三隐隐地感觉不妙。

  “渡劫期九品巅峰修为,身体里面还有两块妖丹。真是个很好的补品。”听着那老头喃喃自语,阿三心底再明白不过了。在修真界就有吞噬别人元婴的作法,那样可以省去自己很多年的修炼。虽然这种方法为正道修真人士所不齿但是也总是有人干。

  阿三转身想逃,那老头却早早地转到这个大“丹炉:的出口方向了,阿三一下子心里凉了半截,心中暗想到,这不是要要俺的命嘛。只见那老头摆出一副笑*的样子道:“我老人家问你呢,怎么钻到老夫的肚子里来了?”

  那老头见阿三没有回答,于是又问道。阿三转头向四周一看,这个大丹炉的里面竟象极了凡人界的灶堂。自己竟然逃到灶膛里来了,“你老难道是仙人?那你老是什么境界的仙人?是仙人怎么会住在灶膛里,阿三印象中的仙人都是极喜欢干净的。”对于阿三的提问,老头故做大方地道:“我当然是仙人,而且是大名顶顶的灶王。

  看你也是修真之人,难道你不知道,修仙界的境界分为低级和高级两部分,低级部分为练气、灵动、筑基、结丹、元婴、出窍、分神七个部分;高级部分则分为合体、渡劫、大乘、地仙、天仙、金仙、大罗金仙、罗天上仙、仙君、仙王、仙帝、仙尊等十二个境界,每个境界又大致分为九个品阶?”说完老头笑眯眯地看着阿三。似乎是对阿三一点伤害的意思都没有。“这个我当然知道,我只是不知道老仙人您到了什么境界?”“怎么,你还想逃走?”

  “不敢。”阿三说道,“谅你也没这个胆子,其实告诉你也不妨事,老夫的修为是金仙境界。”“这是哪里?”阿三继续麻痹老头地问道。老头接着回答说,“这里是妖界无名谷”阿三问道:“妖界无名谷?然后阿三把自己的经历向老头详细说了一遍,边说,边用眼睛看着四周,寻找着逃走的路线。

  嗯,老头咳嗽了一声后说到,“不要想着逃出去,这是我的真身,一切由我作主。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你怎么会碰上这样的天劫呢。天意,真是天意。”阿三听了这话,心里更加发毛了。但是阿三暗暗地告诫自己,不能股输,一旦心境上有了瑕疵,就已经输了一半了。甚至边自己的性命都会搭上。

  阿三边同老头交谈,边心如电转,不断思索着如何逃出去的方案。为了拖延时间,阿三继续问道:“那你既是仙人,怎么会出现在妖界呢?”

  阿三不解地问道。“都是因为五万年前的那场战争,当时战争残酷极了,几乎动用了仙、魔、妖、灵、鬼、怪等各界所有的力量,战争持续了整整三千年。三千年后战争结束时,我因为执行任务没来得及返回仙界就被迫留在了这里。”“哦!我明白了。”阿三说道。

  刚说到这,外面两家伙追到了,两家伙似乎知道,这是灶王仙人的真身,因此,也不追进来,而是在外面高声叫骂。“老东西,快把刚才进去的小崽子交出来。让我们拿他进补,我们之间的梁子一笔揭过。”

  “哈哈,交出去,老子好歹也是金仙修为,好不容易到手的东西怎么能够交出去呢?你们也太自不量力了吧?”两个妖接着嘲笑道:“金仙,灶王老头,这些年你的伤势也不见恢复一二,现在,你至多能够发挥一品地仙的战力就不错了。”

  一股浓烟喷了进来,“啊涕!”阿三的眼泪鼻涕随着浓烟的进入涂了一脸,“我爱你,不交出来,看老子要你的好看,连你的真身我都一起烧掉。“这时外面这两家伙正在一边喷火,一边骂骂咧咧。“再加把火,再加把火,老子五万年前的旧伤还没有好利索呢,老子最喜欢火了。有了火,老子就可以顺利疗伤了。”灶王仙人满不在乎地说道。

  外边那两个家伙不信邪,浓烈的妖火直通通地扑到灶王真身的里面来,而且,来的妖火还是一阴一阳两种属性。阴性的妖火中还隐隐地带着雷火,见那两股妖火扑来,也不见这老头有什么动作,只一挥手间就将那两股火焰凝聚在了一起,然后吸进了元神的嘴里去了,接着又吐了出来,这样反复几次后,做了一个伸懒腰的动作,惬意极了。一边吸收一边缓缓地朝阿三走来,那眼神就如同乞丐看到了金子一样。

  这下阿三急了,呸地吐了一口血水嚷道:“惹毛了老子,给你们玩个自爆,灶王真身给你炸烂它。”说完阿三的气势疯长起来。老头这下急了,忙道:“一切好商量,不要冲动,不要冲动。”

  “咱们再加把火,把那小子炼成丹,咱们俩把那小子再分成一人一半。”那只鸡对猪说。猪则回答说:“嗯,我看行。”那小子看上去也有两天道行,要是把他炼成丹,一定可以助长丹的药性,说不定咱们可以彻底化成人形呢。

  烈焰腾腾的妖火在两个妖物的摧动下,声势大涨。“既然,你们这样喜欢玩火,那老子就同你们玩玩。”灶王仙人说完,一纵身随着烟火飘到自己的真身外面去了。随后,一道仙火打来,与那两个妖物斗起法来。这下苦了阿三,灶王的真身内部烟火大旺,一时间竟没有了一个藏身之所。

  “老子同你们拚了!”阿三大喊一声,随后疯狂地向灶膛外冲去,可外面那两家伙,却成心要把阿三炼成仙丹。嘭、嘭、嘭一阵乱响,两个妖物见阿三想跑,立刻一通老拳将阿三轰了回来,阿三在里面呆不住,又出不去,于是在灶膛里继续狂奔起来,比当年猴子闹天宫被丢进八卦炉中还难受。

  跑着,跑着,终于发现那烟是往一个地方去的,不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扎了过去,却不料,头肿的忒大就严丝合缝地卡在那里。这下糟了,烟出不去,回流了。

  外面那两家伙一见烟火回流出不去,就加大潜力*进去,这下阿三可倒了大霉了,出不去又得受烟薰,被火烤。也不知外面那两家伙修了多少年道了,火力那叫一个猛呀!在老头真身里这么闹腾,老头怎么受得了,竟被搞得流了鼻血,老头抹了一把血,就把袍子甩了,光膀子同那两家伙叫起劲来。这下阿三可是又大发了。这样捣腾再好的身子也完了。

  阿三见逃不出去,只得拼了,一心分作两用,将头的部位真元频率拼命地提升,瞬间接近了那灶王的真元频率。头以下部位,阿三将真元由里向外配置,因为吞了那两家伙修炼了不知多少年的内丹,到现在还没有消化掉,所以,阿三不断地调整真元地频率,使其与两块妖丹频率无限地接近。并将这股力量不断地调整到体表。

  一心二用,并用自己真元的频率去模拟别人,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身心俱损。但是,现在的阿三也没有其它办法,只能拼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阿三终于将真元的频率调整到与妖丹的振动频率无限接近,渐渐地,那两块妖丹逐渐与阿三融为一体。这妖丹与阿三融为一体后,外面那两家伙不断*入的真元运行的频率变得与阿三现在的频率相近起来,于是三股真元进入步汇聚融合起来。

  慢慢地,阿三发现自己变得很奇特,一边身体振动频率为每秒钟九百万次,别一边身体的振动频率为每秒钟一千七百万次,通过改变真元振动频率,变得更加的象两团跳动的火。

  外面天空上的灶王这时候觉得与自己较劲力量忽然加强了,于是加大了力量。这样,整整地过了七七四十九天,阿三吸收转化真元到了极限,自我感觉修为又有了巨大的进步,唰地一下,竟然突破到了大乘期二品之境。阿三全身上下顿时感到一阵无比的舒适。

  更让自己惊喜的是,阿三觉得自己的身体经过这些日子的煅烧结实了许多。发出真元时,自己的婴火也变了,变得格外有力,阿三自己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火焰,但觉得应该是蛮厉害的。其实,阿三是吸收融合了那灶王的真元,婴火发生了质的变化,竟然一举化做了金仙才具有的五元天火。

  即使这样,阿三也很快到了所能够承受的极限,但外面三个家伙可不管这些,楞是还在不要命地向里输入真元,外面三股力量加上阿三的力量在灶神仙人的真身中猛地爆炸了开来,轰地一声,仿佛天空中一个炸雷掉到了灰堆里,一股小型的飓风狂涌而出竟把外面那三个家伙炸得飞出三里多外。老头的真身也被炸得分成无数碎块飞上了高空。

超级版主

UID
169914
主题
331
精华
0
经验
17832 点
金钱
212532 ¥
亂世币
478 元
阅读权限
255
注册时间
2010-5-29
在线时间
16086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4-4

恩爱夫妻佳偶天成永恒之心

 楼主| 发表于 2010-6-23 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猪鸡二妖湖边平缓的山坡上,一个鸡形面孔的妖人正在与一个长着黑色猪头脸的妖人斗法。一看就知道,这两个妖人一个是猪妖、一个鸡妖。

  那猪妖身上笼罩着一片黑色的妖雾,一动身就在身体上方形成一块黑色的妖云,只见他挥手之间将那块黑色妖云*到鸡妖上空,随后一道小儿手臂粗的闪电直接劈了下来。那鸡妖则是翅膀一振,飞离原地三十多丈远,那道闪电落下,接着一个炸雷也接踵而来,立刻将那平缓的山坡上凿出了一个两丈方圆的大坑。

  这时,那鸡妖用手一指,一道邪异的妖火喷出,向天空席卷而上,顿时将那头顶上黑去扫荡个干干净净。猪妖见道法被破,也不见怎么慌张,而是双手结出一个奇怪的手印,口中轻声念句:“黑雾天地阵,去。”

  立刻从从地面升起三十六道黑色气墙,以九道为一组,像海浪一样,以一浪高过一浪的气势,从四面向中央压拢过去。那鸡妖哈哈大笑,“你不知道,我背有双翅,用这种挤压的方法对我没有任何作用吗?”说完也不在意,双翅一振,立刻就要飞走。哪知,那鸡妖刚要脱离猪妖的,头顶上方,三道用黑雾凝结而成的巨大盖子呼啸而至。直到这时,那鸡妖的脸上才唰地一下变了颜色。

  眼看,那三道盖子就要落下,一旦那三道盖子落下,就会真的形成一个巨大的牢笼将鸡妖给闷在里面。鸡妖在危险临身之际,脸色变化了一下,立刻就恢复到了平时的模样。

  毕竟它也是修行了不知多少年头的老妖了。怎么可能让自己的无数个年头修炼的平常心被侵蚀掉呢。接着,它用力向胸部猛地拍了一下,立刻有一颗红色的闪着腾腾火焰的珠子喷了出来。鸡妖将这颗珠子对准那火焰那四面挤压过来的黑色雾墙一晃,那些雾墙立刻烟消云散了。

  “你有邪火妖丹,难道我就没有黑水妖丹吗?”说着大嘴一张,喷出了一颗带着浓浓水汽的黑色妖丹呈现在面前。此物一出,那刚才消失的黑色雾墙立刻再一次从四面包抄上来。

  “臭猪,你就不要妄想用黑水妖丹来降伏我了,我们两个的本领彼此相互非常清楚,你的黑水妖丹再厉害也是无法战胜我的牙火妖丹。”嘴中说着话,手中的妖丹早就飞了出去。邪火妖丹带着杀气腾腾的的烈火将周围上千丈的空间烧得一片滚烫。那猪妖立刻也将那黑水妖丹祭出,顿时妖丹周围上千丈范围内一片黑色的水域形成。

  两颗妖丹飞快地接近着,眼看就要撞到一起了。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一道圣洁的光芒从虚空中飞了过来。转眼将其中的二妖物的妖丹全部罩住了。随后,一个只穿着裤头的人凭空飞落下来。这人正是那渡劫的阿三。那两枚妖丹攻击力在那圣洁的光芒作用下攻击力全部消失,随后两枚妖丹以眨眼不及的速度向阿直扑而来。阿三此时刚刚穿越虚空,正处在迷茫之中,哪里躲得及。

  噗地一声响,两枚妖丹打进了阿三的身体里。阿三一下子就清醒过来,立时感觉自己体内如同烧开了的油锅一样,顿时沸腾起来。两个属性完全不同的内丹此时竟以阿三身体为战场开始了拼斗,一会冷,冷得阿三的身体表面结下一层厚厚的冰层,一会热,热得阿三如同融化了一般。

  转眼,在这两颗内丹作用下,阿三已经满身是血,脸肿的象打足气的气球一样大而透亮。这样一折腾,阿三又迷糊了。本来刚渡完劫,险些把命丢了,又来了两个凑热闹的,还不一下子把阿三折腾坏了。

  打架的两家伙全傻眼了,打了这N多年的架,竟头一回把内丹打丢了,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那两家伙一清醒过来,立刻挥拳向阿三打来。

  砰砰……一阵拳打脚踢,硬要把阿三体内的丹打出来,一顿爆打之后,阿三也清醒了,不知那里来的力气,竟一脚踢飞了那两家伙将那两家伙踢出三丈多远,然后慌不择路地跑了。

  “还我的内丹。”“还我的内丹。”两家伙大吼着,“小子你等着,我要杀了你,然后把你炼成法宝。这两家伙一边叫骂一边飞快地向朝阿三追来。

  阿三哪管他内丹不内丹,只是玩命地逃。逃走过程中,发现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一座类似于丹炉似的东西。那东西很大,大概有两丈多高,十来个人合抱那样粗。直觉告诉阿三,那东西可能能够救自己的性命。于是阿三拼命地向那丹炉跑去。

  跑到近前,阿三发现,上面有一个一人来高的门,当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头扎了进去。

  “小东西,你怎么跑到我的肚子里来了?”阿三抬头一看,发现一位须发皆白的的老头正在用一种贪婪的眼神看着自己,而且看上去这个老头的修为深不可测。面对着这样一个对自己有所企图的高手,阿三隐隐地感觉不妙。

  “渡劫期九品巅峰修为,身体里面还有两块妖丹。真是个很好的补品。”听着那老头喃喃自语,阿三心底再明白不过了。在修真界就有吞噬别人元婴的作法,那样可以省去自己很多年的修炼。虽然这种方法为正道修真人士所不齿但是也总是有人干。

  阿三转身想逃,那老头却早早地转到这个大“丹炉:的出口方向了,阿三一下子心里凉了半截,心中暗想到,这不是要要俺的命嘛。只见那老头摆出一副笑*的样子道:“我老人家问你呢,怎么钻到老夫的肚子里来了?”

  那老头见阿三没有回答,于是又问道。阿三转头向四周一看,这个大丹炉的里面竟象极了凡人界的灶堂。自己竟然逃到灶膛里来了,“你老难道是仙人?那你老是什么境界的仙人?是仙人怎么会住在灶膛里,阿三印象中的仙人都是极喜欢干净的。”对于阿三的提问,老头故做大方地道:“我当然是仙人,而且是大名顶顶的灶王。

  看你也是修真之人,难道你不知道,修仙界的境界分为低级和高级两部分,低级部分为练气、灵动、筑基、结丹、元婴、出窍、分神七个部分;高级部分则分为合体、渡劫、大乘、地仙、天仙、金仙、大罗金仙、罗天上仙、仙君、仙王、仙帝、仙尊等十二个境界,每个境界又大致分为九个品阶?”说完老头笑眯眯地看着阿三。似乎是对阿三一点伤害的意思都没有。“这个我当然知道,我只是不知道老仙人您到了什么境界?”“怎么,你还想逃走?”

  “不敢。”阿三说道,“谅你也没这个胆子,其实告诉你也不妨事,老夫的修为是金仙境界。”“这是哪里?”阿三继续麻痹老头地问道。老头接着回答说,“这里是妖界无名谷”阿三问道:“妖界无名谷?然后阿三把自己的经历向老头详细说了一遍,边说,边用眼睛看着四周,寻找着逃走的路线。

  嗯,老头咳嗽了一声后说到,“不要想着逃出去,这是我的真身,一切由我作主。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你怎么会碰上这样的天劫呢。天意,真是天意。”阿三听了这话,心里更加发毛了。但是阿三暗暗地告诫自己,不能股输,一旦心境上有了瑕疵,就已经输了一半了。甚至边自己的性命都会搭上。

  阿三边同老头交谈,边心如电转,不断思索着如何逃出去的方案。为了拖延时间,阿三继续问道:“那你既是仙人,怎么会出现在妖界呢?”

  阿三不解地问道。“都是因为五万年前的那场战争,当时战争残酷极了,几乎动用了仙、魔、妖、灵、鬼、怪等各界所有的力量,战争持续了整整三千年。三千年后战争结束时,我因为执行任务没来得及返回仙界就被迫留在了这里。”“哦!我明白了。”阿三说道。

  刚说到这,外面两家伙追到了,两家伙似乎知道,这是灶王仙人的真身,因此,也不追进来,而是在外面高声叫骂。“老东西,快把刚才进去的小崽子交出来。让我们拿他进补,我们之间的梁子一笔揭过。”

  “哈哈,交出去,老子好歹也是金仙修为,好不容易到手的东西怎么能够交出去呢?你们也太自不量力了吧?”两个妖接着嘲笑道:“金仙,灶王老头,这些年你的伤势也不见恢复一二,现在,你至多能够发挥一品地仙的战力就不错了。”

  一股浓烟喷了进来,“啊涕!”阿三的眼泪鼻涕随着浓烟的进入涂了一脸,“我爱你,不交出来,看老子要你的好看,连你的真身我都一起烧掉。“这时外面这两家伙正在一边喷火,一边骂骂咧咧。“再加把火,再加把火,老子五万年前的旧伤还没有好利索呢,老子最喜欢火了。有了火,老子就可以顺利疗伤了。”灶王仙人满不在乎地说道。

  外边那两个家伙不信邪,浓烈的妖火直通通地扑到灶王真身的里面来,而且,来的妖火还是一阴一阳两种属性。阴性的妖火中还隐隐地带着雷火,见那两股妖火扑来,也不见这老头有什么动作,只一挥手间就将那两股火焰凝聚在了一起,然后吸进了元神的嘴里去了,接着又吐了出来,这样反复几次后,做了一个伸懒腰的动作,惬意极了。一边吸收一边缓缓地朝阿三走来,那眼神就如同乞丐看到了金子一样。

  这下阿三急了,呸地吐了一口血水嚷道:“惹毛了老子,给你们玩个自爆,灶王真身给你炸烂它。”说完阿三的气势疯长起来。老头这下急了,忙道:“一切好商量,不要冲动,不要冲动。”

  “咱们再加把火,把那小子炼成丹,咱们俩把那小子再分成一人一半。”那只鸡对猪说。猪则回答说:“嗯,我看行。”那小子看上去也有两天道行,要是把他炼成丹,一定可以助长丹的药性,说不定咱们可以彻底化成人形呢。

  烈焰腾腾的妖火在两个妖物的摧动下,声势大涨。“既然,你们这样喜欢玩火,那老子就同你们玩玩。”灶王仙人说完,一纵身随着烟火飘到自己的真身外面去了。随后,一道仙火打来,与那两个妖物斗起法来。这下苦了阿三,灶王的真身内部烟火大旺,一时间竟没有了一个藏身之所。

  “老子同你们拚了!”阿三大喊一声,随后疯狂地向灶膛外冲去,可外面那两家伙,却成心要把阿三炼成仙丹。嘭、嘭、嘭一阵乱响,两个妖物见阿三想跑,立刻一通老拳将阿三轰了回来,阿三在里面呆不住,又出不去,于是在灶膛里继续狂奔起来,比当年猴子闹天宫被丢进八卦炉中还难受。

  跑着,跑着,终于发现那烟是往一个地方去的,不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扎了过去,却不料,头肿的忒大就严丝合缝地卡在那里。这下糟了,烟出不去,回流了。

  外面那两家伙一见烟火回流出不去,就加大潜力*进去,这下阿三可倒了大霉了,出不去又得受烟薰,被火烤。也不知外面那两家伙修了多少年道了,火力那叫一个猛呀!在老头真身里这么闹腾,老头怎么受得了,竟被搞得流了鼻血,老头抹了一把血,就把袍子甩了,光膀子同那两家伙叫起劲来。这下阿三可是又大发了。这样捣腾再好的身子也完了。

  阿三见逃不出去,只得拼了,一心分作两用,将头的部位真元频率拼命地提升,瞬间接近了那灶王的真元频率。头以下部位,阿三将真元由里向外配置,因为吞了那两家伙修炼了不知多少年的内丹,到现在还没有消化掉,所以,阿三不断地调整真元地频率,使其与两块妖丹频率无限地接近。并将这股力量不断地调整到体表。

  一心二用,并用自己真元的频率去模拟别人,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身心俱损。但是,现在的阿三也没有其它办法,只能拼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阿三终于将真元的频率调整到与妖丹的振动频率无限接近,渐渐地,那两块妖丹逐渐与阿三融为一体。这妖丹与阿三融为一体后,外面那两家伙不断*入的真元运行的频率变得与阿三现在的频率相近起来,于是三股真元进入步汇聚融合起来。

  慢慢地,阿三发现自己变得很奇特,一边身体振动频率为每秒钟九百万次,别一边身体的振动频率为每秒钟一千七百万次,通过改变真元振动频率,变得更加的象两团跳动的火。

  外面天空上的灶王这时候觉得与自己较劲力量忽然加强了,于是加大了力量。这样,整整地过了七七四十九天,阿三吸收转化真元到了极限,自我感觉修为又有了巨大的进步,唰地一下,竟然突破到了大乘期二品之境。阿三全身上下顿时感到一阵无比的舒适。

  更让自己惊喜的是,阿三觉得自己的身体经过这些日子的煅烧结实了许多。发出真元时,自己的婴火也变了,变得格外有力,阿三自己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火焰,但觉得应该是蛮厉害的。其实,阿三是吸收融合了那灶王的真元,婴火发生了质的变化,竟然一举化做了金仙才具有的五元天火。

  即使这样,阿三也很快到了所能够承受的极限,但外面三个家伙可不管这些,楞是还在不要命地向里输入真元,外面三股力量加上阿三的力量在灶神仙人的真身中猛地爆炸了开来,轰地一声,仿佛天空中一个炸雷掉到了灰堆里,一股小型的飓风狂涌而出竟把外面那三个家伙炸得飞出三里多外。老头的真身也被炸得分成无数碎块飞上了高空。

超级版主

UID
169914
主题
331
精华
0
经验
17832 点
金钱
212532 ¥
亂世币
478 元
阅读权限
255
注册时间
2010-5-29
在线时间
16086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4-4

恩爱夫妻佳偶天成永恒之心

 楼主| 发表于 2010-6-23 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猪鸡二妖湖边平缓的山坡上,一个鸡形面孔的妖人正在与一个长着黑色猪头脸的妖人斗法。一看就知道,这两个妖人一个是猪妖、一个鸡妖。

  那猪妖身上笼罩着一片黑色的妖雾,一动身就在身体上方形成一块黑色的妖云,只见他挥手之间将那块黑色妖云*到鸡妖上空,随后一道小儿手臂粗的闪电直接劈了下来。那鸡妖则是翅膀一振,飞离原地三十多丈远,那道闪电落下,接着一个炸雷也接踵而来,立刻将那平缓的山坡上凿出了一个两丈方圆的大坑。

  这时,那鸡妖用手一指,一道邪异的妖火喷出,向天空席卷而上,顿时将那头顶上黑去扫荡个干干净净。猪妖见道法被破,也不见怎么慌张,而是双手结出一个奇怪的手印,口中轻声念句:“黑雾天地阵,去。”

  立刻从从地面升起三十六道黑色气墙,以九道为一组,像海浪一样,以一浪高过一浪的气势,从四面向中央压拢过去。那鸡妖哈哈大笑,“你不知道,我背有双翅,用这种挤压的方法对我没有任何作用吗?”说完也不在意,双翅一振,立刻就要飞走。哪知,那鸡妖刚要脱离猪妖的,头顶上方,三道用黑雾凝结而成的巨大盖子呼啸而至。直到这时,那鸡妖的脸上才唰地一下变了颜色。

  眼看,那三道盖子就要落下,一旦那三道盖子落下,就会真的形成一个巨大的牢笼将鸡妖给闷在里面。鸡妖在危险临身之际,脸色变化了一下,立刻就恢复到了平时的模样。

  毕竟它也是修行了不知多少年头的老妖了。怎么可能让自己的无数个年头修炼的平常心被侵蚀掉呢。接着,它用力向胸部猛地拍了一下,立刻有一颗红色的闪着腾腾火焰的珠子喷了出来。鸡妖将这颗珠子对准那火焰那四面挤压过来的黑色雾墙一晃,那些雾墙立刻烟消云散了。

  “你有邪火妖丹,难道我就没有黑水妖丹吗?”说着大嘴一张,喷出了一颗带着浓浓水汽的黑色妖丹呈现在面前。此物一出,那刚才消失的黑色雾墙立刻再一次从四面包抄上来。

  “臭猪,你就不要妄想用黑水妖丹来降伏我了,我们两个的本领彼此相互非常清楚,你的黑水妖丹再厉害也是无法战胜我的牙火妖丹。”嘴中说着话,手中的妖丹早就飞了出去。邪火妖丹带着杀气腾腾的的烈火将周围上千丈的空间烧得一片滚烫。那猪妖立刻也将那黑水妖丹祭出,顿时妖丹周围上千丈范围内一片黑色的水域形成。

  两颗妖丹飞快地接近着,眼看就要撞到一起了。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一道圣洁的光芒从虚空中飞了过来。转眼将其中的二妖物的妖丹全部罩住了。随后,一个只穿着裤头的人凭空飞落下来。这人正是那渡劫的阿三。那两枚妖丹攻击力在那圣洁的光芒作用下攻击力全部消失,随后两枚妖丹以眨眼不及的速度向阿直扑而来。阿三此时刚刚穿越虚空,正处在迷茫之中,哪里躲得及。

  噗地一声响,两枚妖丹打进了阿三的身体里。阿三一下子就清醒过来,立时感觉自己体内如同烧开了的油锅一样,顿时沸腾起来。两个属性完全不同的内丹此时竟以阿三身体为战场开始了拼斗,一会冷,冷得阿三的身体表面结下一层厚厚的冰层,一会热,热得阿三如同融化了一般。

  转眼,在这两颗内丹作用下,阿三已经满身是血,脸肿的象打足气的气球一样大而透亮。这样一折腾,阿三又迷糊了。本来刚渡完劫,险些把命丢了,又来了两个凑热闹的,还不一下子把阿三折腾坏了。

  打架的两家伙全傻眼了,打了这N多年的架,竟头一回把内丹打丢了,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那两家伙一清醒过来,立刻挥拳向阿三打来。

  砰砰……一阵拳打脚踢,硬要把阿三体内的丹打出来,一顿爆打之后,阿三也清醒了,不知那里来的力气,竟一脚踢飞了那两家伙将那两家伙踢出三丈多远,然后慌不择路地跑了。

  “还我的内丹。”“还我的内丹。”两家伙大吼着,“小子你等着,我要杀了你,然后把你炼成法宝。这两家伙一边叫骂一边飞快地向朝阿三追来。

  阿三哪管他内丹不内丹,只是玩命地逃。逃走过程中,发现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一座类似于丹炉似的东西。那东西很大,大概有两丈多高,十来个人合抱那样粗。直觉告诉阿三,那东西可能能够救自己的性命。于是阿三拼命地向那丹炉跑去。

  跑到近前,阿三发现,上面有一个一人来高的门,当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头扎了进去。

  “小东西,你怎么跑到我的肚子里来了?”阿三抬头一看,发现一位须发皆白的的老头正在用一种贪婪的眼神看着自己,而且看上去这个老头的修为深不可测。面对着这样一个对自己有所企图的高手,阿三隐隐地感觉不妙。

  “渡劫期九品巅峰修为,身体里面还有两块妖丹。真是个很好的补品。”听着那老头喃喃自语,阿三心底再明白不过了。在修真界就有吞噬别人元婴的作法,那样可以省去自己很多年的修炼。虽然这种方法为正道修真人士所不齿但是也总是有人干。

  阿三转身想逃,那老头却早早地转到这个大“丹炉:的出口方向了,阿三一下子心里凉了半截,心中暗想到,这不是要要俺的命嘛。只见那老头摆出一副笑*的样子道:“我老人家问你呢,怎么钻到老夫的肚子里来了?”

  那老头见阿三没有回答,于是又问道。阿三转头向四周一看,这个大丹炉的里面竟象极了凡人界的灶堂。自己竟然逃到灶膛里来了,“你老难道是仙人?那你老是什么境界的仙人?是仙人怎么会住在灶膛里,阿三印象中的仙人都是极喜欢干净的。”对于阿三的提问,老头故做大方地道:“我当然是仙人,而且是大名顶顶的灶王。

  看你也是修真之人,难道你不知道,修仙界的境界分为低级和高级两部分,低级部分为练气、灵动、筑基、结丹、元婴、出窍、分神七个部分;高级部分则分为合体、渡劫、大乘、地仙、天仙、金仙、大罗金仙、罗天上仙、仙君、仙王、仙帝、仙尊等十二个境界,每个境界又大致分为九个品阶?”说完老头笑眯眯地看着阿三。似乎是对阿三一点伤害的意思都没有。“这个我当然知道,我只是不知道老仙人您到了什么境界?”“怎么,你还想逃走?”

  “不敢。”阿三说道,“谅你也没这个胆子,其实告诉你也不妨事,老夫的修为是金仙境界。”“这是哪里?”阿三继续麻痹老头地问道。老头接着回答说,“这里是妖界无名谷”阿三问道:“妖界无名谷?然后阿三把自己的经历向老头详细说了一遍,边说,边用眼睛看着四周,寻找着逃走的路线。

  嗯,老头咳嗽了一声后说到,“不要想着逃出去,这是我的真身,一切由我作主。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你怎么会碰上这样的天劫呢。天意,真是天意。”阿三听了这话,心里更加发毛了。但是阿三暗暗地告诫自己,不能股输,一旦心境上有了瑕疵,就已经输了一半了。甚至边自己的性命都会搭上。

  阿三边同老头交谈,边心如电转,不断思索着如何逃出去的方案。为了拖延时间,阿三继续问道:“那你既是仙人,怎么会出现在妖界呢?”

  阿三不解地问道。“都是因为五万年前的那场战争,当时战争残酷极了,几乎动用了仙、魔、妖、灵、鬼、怪等各界所有的力量,战争持续了整整三千年。三千年后战争结束时,我因为执行任务没来得及返回仙界就被迫留在了这里。”“哦!我明白了。”阿三说道。

  刚说到这,外面两家伙追到了,两家伙似乎知道,这是灶王仙人的真身,因此,也不追进来,而是在外面高声叫骂。“老东西,快把刚才进去的小崽子交出来。让我们拿他进补,我们之间的梁子一笔揭过。”

  “哈哈,交出去,老子好歹也是金仙修为,好不容易到手的东西怎么能够交出去呢?你们也太自不量力了吧?”两个妖接着嘲笑道:“金仙,灶王老头,这些年你的伤势也不见恢复一二,现在,你至多能够发挥一品地仙的战力就不错了。”

  一股浓烟喷了进来,“啊涕!”阿三的眼泪鼻涕随着浓烟的进入涂了一脸,“我爱你,不交出来,看老子要你的好看,连你的真身我都一起烧掉。“这时外面这两家伙正在一边喷火,一边骂骂咧咧。“再加把火,再加把火,老子五万年前的旧伤还没有好利索呢,老子最喜欢火了。有了火,老子就可以顺利疗伤了。”灶王仙人满不在乎地说道。

  外边那两个家伙不信邪,浓烈的妖火直通通地扑到灶王真身的里面来,而且,来的妖火还是一阴一阳两种属性。阴性的妖火中还隐隐地带着雷火,见那两股妖火扑来,也不见这老头有什么动作,只一挥手间就将那两股火焰凝聚在了一起,然后吸进了元神的嘴里去了,接着又吐了出来,这样反复几次后,做了一个伸懒腰的动作,惬意极了。一边吸收一边缓缓地朝阿三走来,那眼神就如同乞丐看到了金子一样。

  这下阿三急了,呸地吐了一口血水嚷道:“惹毛了老子,给你们玩个自爆,灶王真身给你炸烂它。”说完阿三的气势疯长起来。老头这下急了,忙道:“一切好商量,不要冲动,不要冲动。”

  “咱们再加把火,把那小子炼成丹,咱们俩把那小子再分成一人一半。”那只鸡对猪说。猪则回答说:“嗯,我看行。”那小子看上去也有两天道行,要是把他炼成丹,一定可以助长丹的药性,说不定咱们可以彻底化成人形呢。

  烈焰腾腾的妖火在两个妖物的摧动下,声势大涨。“既然,你们这样喜欢玩火,那老子就同你们玩玩。”灶王仙人说完,一纵身随着烟火飘到自己的真身外面去了。随后,一道仙火打来,与那两个妖物斗起法来。这下苦了阿三,灶王的真身内部烟火大旺,一时间竟没有了一个藏身之所。

  “老子同你们拚了!”阿三大喊一声,随后疯狂地向灶膛外冲去,可外面那两家伙,却成心要把阿三炼成仙丹。嘭、嘭、嘭一阵乱响,两个妖物见阿三想跑,立刻一通老拳将阿三轰了回来,阿三在里面呆不住,又出不去,于是在灶膛里继续狂奔起来,比当年猴子闹天宫被丢进八卦炉中还难受。

  跑着,跑着,终于发现那烟是往一个地方去的,不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扎了过去,却不料,头肿的忒大就严丝合缝地卡在那里。这下糟了,烟出不去,回流了。

  外面那两家伙一见烟火回流出不去,就加大潜力*进去,这下阿三可倒了大霉了,出不去又得受烟薰,被火烤。也不知外面那两家伙修了多少年道了,火力那叫一个猛呀!在老头真身里这么闹腾,老头怎么受得了,竟被搞得流了鼻血,老头抹了一把血,就把袍子甩了,光膀子同那两家伙叫起劲来。这下阿三可是又大发了。这样捣腾再好的身子也完了。

  阿三见逃不出去,只得拼了,一心分作两用,将头的部位真元频率拼命地提升,瞬间接近了那灶王的真元频率。头以下部位,阿三将真元由里向外配置,因为吞了那两家伙修炼了不知多少年的内丹,到现在还没有消化掉,所以,阿三不断地调整真元地频率,使其与两块妖丹频率无限地接近。并将这股力量不断地调整到体表。

  一心二用,并用自己真元的频率去模拟别人,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身心俱损。但是,现在的阿三也没有其它办法,只能拼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阿三终于将真元的频率调整到与妖丹的振动频率无限接近,渐渐地,那两块妖丹逐渐与阿三融为一体。这妖丹与阿三融为一体后,外面那两家伙不断*入的真元运行的频率变得与阿三现在的频率相近起来,于是三股真元进入步汇聚融合起来。

  慢慢地,阿三发现自己变得很奇特,一边身体振动频率为每秒钟九百万次,别一边身体的振动频率为每秒钟一千七百万次,通过改变真元振动频率,变得更加的象两团跳动的火。

  外面天空上的灶王这时候觉得与自己较劲力量忽然加强了,于是加大了力量。这样,整整地过了七七四十九天,阿三吸收转化真元到了极限,自我感觉修为又有了巨大的进步,唰地一下,竟然突破到了大乘期二品之境。阿三全身上下顿时感到一阵无比的舒适。

  更让自己惊喜的是,阿三觉得自己的身体经过这些日子的煅烧结实了许多。发出真元时,自己的婴火也变了,变得格外有力,阿三自己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火焰,但觉得应该是蛮厉害的。其实,阿三是吸收融合了那灶王的真元,婴火发生了质的变化,竟然一举化做了金仙才具有的五元天火。

  即使这样,阿三也很快到了所能够承受的极限,但外面三个家伙可不管这些,楞是还在不要命地向里输入真元,外面三股力量加上阿三的力量在灶神仙人的真身中猛地爆炸了开来,轰地一声,仿佛天空中一个炸雷掉到了灰堆里,一股小型的飓风狂涌而出竟把外面那三个家伙炸得飞出三里多外。老头的真身也被炸得分成无数碎块飞上了高空。

超级版主

UID
169914
主题
331
精华
0
经验
17832 点
金钱
212532 ¥
亂世币
478 元
阅读权限
255
注册时间
2010-5-29
在线时间
16086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4-4

恩爱夫妻佳偶天成永恒之心

 楼主| 发表于 2010-6-23 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猪鸡二妖湖边平缓的山坡上,一个鸡形面孔的妖人正在与一个长着黑色猪头脸的妖人斗法。一看就知道,这两个妖人一个是猪妖、一个鸡妖。

  那猪妖身上笼罩着一片黑色的妖雾,一动身就在身体上方形成一块黑色的妖云,只见他挥手之间将那块黑色妖云*到鸡妖上空,随后一道小儿手臂粗的闪电直接劈了下来。那鸡妖则是翅膀一振,飞离原地三十多丈远,那道闪电落下,接着一个炸雷也接踵而来,立刻将那平缓的山坡上凿出了一个两丈方圆的大坑。

  这时,那鸡妖用手一指,一道邪异的妖火喷出,向天空席卷而上,顿时将那头顶上黑去扫荡个干干净净。猪妖见道法被破,也不见怎么慌张,而是双手结出一个奇怪的手印,口中轻声念句:“黑雾天地阵,去。”

  立刻从从地面升起三十六道黑色气墙,以九道为一组,像海浪一样,以一浪高过一浪的气势,从四面向中央压拢过去。那鸡妖哈哈大笑,“你不知道,我背有双翅,用这种挤压的方法对我没有任何作用吗?”说完也不在意,双翅一振,立刻就要飞走。哪知,那鸡妖刚要脱离猪妖的,头顶上方,三道用黑雾凝结而成的巨大盖子呼啸而至。直到这时,那鸡妖的脸上才唰地一下变了颜色。

  眼看,那三道盖子就要落下,一旦那三道盖子落下,就会真的形成一个巨大的牢笼将鸡妖给闷在里面。鸡妖在危险临身之际,脸色变化了一下,立刻就恢复到了平时的模样。

  毕竟它也是修行了不知多少年头的老妖了。怎么可能让自己的无数个年头修炼的平常心被侵蚀掉呢。接着,它用力向胸部猛地拍了一下,立刻有一颗红色的闪着腾腾火焰的珠子喷了出来。鸡妖将这颗珠子对准那火焰那四面挤压过来的黑色雾墙一晃,那些雾墙立刻烟消云散了。

  “你有邪火妖丹,难道我就没有黑水妖丹吗?”说着大嘴一张,喷出了一颗带着浓浓水汽的黑色妖丹呈现在面前。此物一出,那刚才消失的黑色雾墙立刻再一次从四面包抄上来。

  “臭猪,你就不要妄想用黑水妖丹来降伏我了,我们两个的本领彼此相互非常清楚,你的黑水妖丹再厉害也是无法战胜我的牙火妖丹。”嘴中说着话,手中的妖丹早就飞了出去。邪火妖丹带着杀气腾腾的的烈火将周围上千丈的空间烧得一片滚烫。那猪妖立刻也将那黑水妖丹祭出,顿时妖丹周围上千丈范围内一片黑色的水域形成。

  两颗妖丹飞快地接近着,眼看就要撞到一起了。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一道圣洁的光芒从虚空中飞了过来。转眼将其中的二妖物的妖丹全部罩住了。随后,一个只穿着裤头的人凭空飞落下来。这人正是那渡劫的阿三。那两枚妖丹攻击力在那圣洁的光芒作用下攻击力全部消失,随后两枚妖丹以眨眼不及的速度向阿直扑而来。阿三此时刚刚穿越虚空,正处在迷茫之中,哪里躲得及。

  噗地一声响,两枚妖丹打进了阿三的身体里。阿三一下子就清醒过来,立时感觉自己体内如同烧开了的油锅一样,顿时沸腾起来。两个属性完全不同的内丹此时竟以阿三身体为战场开始了拼斗,一会冷,冷得阿三的身体表面结下一层厚厚的冰层,一会热,热得阿三如同融化了一般。

  转眼,在这两颗内丹作用下,阿三已经满身是血,脸肿的象打足气的气球一样大而透亮。这样一折腾,阿三又迷糊了。本来刚渡完劫,险些把命丢了,又来了两个凑热闹的,还不一下子把阿三折腾坏了。

  打架的两家伙全傻眼了,打了这N多年的架,竟头一回把内丹打丢了,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那两家伙一清醒过来,立刻挥拳向阿三打来。

  砰砰……一阵拳打脚踢,硬要把阿三体内的丹打出来,一顿爆打之后,阿三也清醒了,不知那里来的力气,竟一脚踢飞了那两家伙将那两家伙踢出三丈多远,然后慌不择路地跑了。

  “还我的内丹。”“还我的内丹。”两家伙大吼着,“小子你等着,我要杀了你,然后把你炼成法宝。这两家伙一边叫骂一边飞快地向朝阿三追来。

  阿三哪管他内丹不内丹,只是玩命地逃。逃走过程中,发现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一座类似于丹炉似的东西。那东西很大,大概有两丈多高,十来个人合抱那样粗。直觉告诉阿三,那东西可能能够救自己的性命。于是阿三拼命地向那丹炉跑去。

  跑到近前,阿三发现,上面有一个一人来高的门,当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头扎了进去。

  “小东西,你怎么跑到我的肚子里来了?”阿三抬头一看,发现一位须发皆白的的老头正在用一种贪婪的眼神看着自己,而且看上去这个老头的修为深不可测。面对着这样一个对自己有所企图的高手,阿三隐隐地感觉不妙。

  “渡劫期九品巅峰修为,身体里面还有两块妖丹。真是个很好的补品。”听着那老头喃喃自语,阿三心底再明白不过了。在修真界就有吞噬别人元婴的作法,那样可以省去自己很多年的修炼。虽然这种方法为正道修真人士所不齿但是也总是有人干。

  阿三转身想逃,那老头却早早地转到这个大“丹炉:的出口方向了,阿三一下子心里凉了半截,心中暗想到,这不是要要俺的命嘛。只见那老头摆出一副笑*的样子道:“我老人家问你呢,怎么钻到老夫的肚子里来了?”

  那老头见阿三没有回答,于是又问道。阿三转头向四周一看,这个大丹炉的里面竟象极了凡人界的灶堂。自己竟然逃到灶膛里来了,“你老难道是仙人?那你老是什么境界的仙人?是仙人怎么会住在灶膛里,阿三印象中的仙人都是极喜欢干净的。”对于阿三的提问,老头故做大方地道:“我当然是仙人,而且是大名顶顶的灶王。

  看你也是修真之人,难道你不知道,修仙界的境界分为低级和高级两部分,低级部分为练气、灵动、筑基、结丹、元婴、出窍、分神七个部分;高级部分则分为合体、渡劫、大乘、地仙、天仙、金仙、大罗金仙、罗天上仙、仙君、仙王、仙帝、仙尊等十二个境界,每个境界又大致分为九个品阶?”说完老头笑眯眯地看着阿三。似乎是对阿三一点伤害的意思都没有。“这个我当然知道,我只是不知道老仙人您到了什么境界?”“怎么,你还想逃走?”

  “不敢。”阿三说道,“谅你也没这个胆子,其实告诉你也不妨事,老夫的修为是金仙境界。”“这是哪里?”阿三继续麻痹老头地问道。老头接着回答说,“这里是妖界无名谷”阿三问道:“妖界无名谷?然后阿三把自己的经历向老头详细说了一遍,边说,边用眼睛看着四周,寻找着逃走的路线。

  嗯,老头咳嗽了一声后说到,“不要想着逃出去,这是我的真身,一切由我作主。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你怎么会碰上这样的天劫呢。天意,真是天意。”阿三听了这话,心里更加发毛了。但是阿三暗暗地告诫自己,不能股输,一旦心境上有了瑕疵,就已经输了一半了。甚至边自己的性命都会搭上。

  阿三边同老头交谈,边心如电转,不断思索着如何逃出去的方案。为了拖延时间,阿三继续问道:“那你既是仙人,怎么会出现在妖界呢?”

  阿三不解地问道。“都是因为五万年前的那场战争,当时战争残酷极了,几乎动用了仙、魔、妖、灵、鬼、怪等各界所有的力量,战争持续了整整三千年。三千年后战争结束时,我因为执行任务没来得及返回仙界就被迫留在了这里。”“哦!我明白了。”阿三说道。

  刚说到这,外面两家伙追到了,两家伙似乎知道,这是灶王仙人的真身,因此,也不追进来,而是在外面高声叫骂。“老东西,快把刚才进去的小崽子交出来。让我们拿他进补,我们之间的梁子一笔揭过。”

  “哈哈,交出去,老子好歹也是金仙修为,好不容易到手的东西怎么能够交出去呢?你们也太自不量力了吧?”两个妖接着嘲笑道:“金仙,灶王老头,这些年你的伤势也不见恢复一二,现在,你至多能够发挥一品地仙的战力就不错了。”

  一股浓烟喷了进来,“啊涕!”阿三的眼泪鼻涕随着浓烟的进入涂了一脸,“我爱你,不交出来,看老子要你的好看,连你的真身我都一起烧掉。“这时外面这两家伙正在一边喷火,一边骂骂咧咧。“再加把火,再加把火,老子五万年前的旧伤还没有好利索呢,老子最喜欢火了。有了火,老子就可以顺利疗伤了。”灶王仙人满不在乎地说道。

  外边那两个家伙不信邪,浓烈的妖火直通通地扑到灶王真身的里面来,而且,来的妖火还是一阴一阳两种属性。阴性的妖火中还隐隐地带着雷火,见那两股妖火扑来,也不见这老头有什么动作,只一挥手间就将那两股火焰凝聚在了一起,然后吸进了元神的嘴里去了,接着又吐了出来,这样反复几次后,做了一个伸懒腰的动作,惬意极了。一边吸收一边缓缓地朝阿三走来,那眼神就如同乞丐看到了金子一样。

  这下阿三急了,呸地吐了一口血水嚷道:“惹毛了老子,给你们玩个自爆,灶王真身给你炸烂它。”说完阿三的气势疯长起来。老头这下急了,忙道:“一切好商量,不要冲动,不要冲动。”

  “咱们再加把火,把那小子炼成丹,咱们俩把那小子再分成一人一半。”那只鸡对猪说。猪则回答说:“嗯,我看行。”那小子看上去也有两天道行,要是把他炼成丹,一定可以助长丹的药性,说不定咱们可以彻底化成人形呢。

  烈焰腾腾的妖火在两个妖物的摧动下,声势大涨。“既然,你们这样喜欢玩火,那老子就同你们玩玩。”灶王仙人说完,一纵身随着烟火飘到自己的真身外面去了。随后,一道仙火打来,与那两个妖物斗起法来。这下苦了阿三,灶王的真身内部烟火大旺,一时间竟没有了一个藏身之所。

  “老子同你们拚了!”阿三大喊一声,随后疯狂地向灶膛外冲去,可外面那两家伙,却成心要把阿三炼成仙丹。嘭、嘭、嘭一阵乱响,两个妖物见阿三想跑,立刻一通老拳将阿三轰了回来,阿三在里面呆不住,又出不去,于是在灶膛里继续狂奔起来,比当年猴子闹天宫被丢进八卦炉中还难受。

  跑着,跑着,终于发现那烟是往一个地方去的,不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扎了过去,却不料,头肿的忒大就严丝合缝地卡在那里。这下糟了,烟出不去,回流了。

  外面那两家伙一见烟火回流出不去,就加大潜力*进去,这下阿三可倒了大霉了,出不去又得受烟薰,被火烤。也不知外面那两家伙修了多少年道了,火力那叫一个猛呀!在老头真身里这么闹腾,老头怎么受得了,竟被搞得流了鼻血,老头抹了一把血,就把袍子甩了,光膀子同那两家伙叫起劲来。这下阿三可是又大发了。这样捣腾再好的身子也完了。

  阿三见逃不出去,只得拼了,一心分作两用,将头的部位真元频率拼命地提升,瞬间接近了那灶王的真元频率。头以下部位,阿三将真元由里向外配置,因为吞了那两家伙修炼了不知多少年的内丹,到现在还没有消化掉,所以,阿三不断地调整真元地频率,使其与两块妖丹频率无限地接近。并将这股力量不断地调整到体表。

  一心二用,并用自己真元的频率去模拟别人,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身心俱损。但是,现在的阿三也没有其它办法,只能拼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阿三终于将真元的频率调整到与妖丹的振动频率无限接近,渐渐地,那两块妖丹逐渐与阿三融为一体。这妖丹与阿三融为一体后,外面那两家伙不断*入的真元运行的频率变得与阿三现在的频率相近起来,于是三股真元进入步汇聚融合起来。

  慢慢地,阿三发现自己变得很奇特,一边身体振动频率为每秒钟九百万次,别一边身体的振动频率为每秒钟一千七百万次,通过改变真元振动频率,变得更加的象两团跳动的火。

  外面天空上的灶王这时候觉得与自己较劲力量忽然加强了,于是加大了力量。这样,整整地过了七七四十九天,阿三吸收转化真元到了极限,自我感觉修为又有了巨大的进步,唰地一下,竟然突破到了大乘期二品之境。阿三全身上下顿时感到一阵无比的舒适。

  更让自己惊喜的是,阿三觉得自己的身体经过这些日子的煅烧结实了许多。发出真元时,自己的婴火也变了,变得格外有力,阿三自己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火焰,但觉得应该是蛮厉害的。其实,阿三是吸收融合了那灶王的真元,婴火发生了质的变化,竟然一举化做了金仙才具有的五元天火。

  即使这样,阿三也很快到了所能够承受的极限,但外面三个家伙可不管这些,楞是还在不要命地向里输入真元,外面三股力量加上阿三的力量在灶神仙人的真身中猛地爆炸了开来,轰地一声,仿佛天空中一个炸雷掉到了灰堆里,一股小型的飓风狂涌而出竟把外面那三个家伙炸得飞出三里多外。老头的真身也被炸得分成无数碎块飞上了高空。

超级版主

UID
169914
主题
331
精华
0
经验
17832 点
金钱
212532 ¥
亂世币
478 元
阅读权限
255
注册时间
2010-5-29
在线时间
16086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4-4

恩爱夫妻佳偶天成永恒之心

 楼主| 发表于 2010-6-23 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猪鸡二妖湖边平缓的山坡上,一个鸡形面孔的妖人正在与一个长着黑色猪头脸的妖人斗法。一看就知道,这两个妖人一个是猪妖、一个鸡妖。

  那猪妖身上笼罩着一片黑色的妖雾,一动身就在身体上方形成一块黑色的妖云,只见他挥手之间将那块黑色妖云*到鸡妖上空,随后一道小儿手臂粗的闪电直接劈了下来。那鸡妖则是翅膀一振,飞离原地三十多丈远,那道闪电落下,接着一个炸雷也接踵而来,立刻将那平缓的山坡上凿出了一个两丈方圆的大坑。

  这时,那鸡妖用手一指,一道邪异的妖火喷出,向天空席卷而上,顿时将那头顶上黑去扫荡个干干净净。猪妖见道法被破,也不见怎么慌张,而是双手结出一个奇怪的手印,口中轻声念句:“黑雾天地阵,去。”

  立刻从从地面升起三十六道黑色气墙,以九道为一组,像海浪一样,以一浪高过一浪的气势,从四面向中央压拢过去。那鸡妖哈哈大笑,“你不知道,我背有双翅,用这种挤压的方法对我没有任何作用吗?”说完也不在意,双翅一振,立刻就要飞走。哪知,那鸡妖刚要脱离猪妖的,头顶上方,三道用黑雾凝结而成的巨大盖子呼啸而至。直到这时,那鸡妖的脸上才唰地一下变了颜色。

  眼看,那三道盖子就要落下,一旦那三道盖子落下,就会真的形成一个巨大的牢笼将鸡妖给闷在里面。鸡妖在危险临身之际,脸色变化了一下,立刻就恢复到了平时的模样。

  毕竟它也是修行了不知多少年头的老妖了。怎么可能让自己的无数个年头修炼的平常心被侵蚀掉呢。接着,它用力向胸部猛地拍了一下,立刻有一颗红色的闪着腾腾火焰的珠子喷了出来。鸡妖将这颗珠子对准那火焰那四面挤压过来的黑色雾墙一晃,那些雾墙立刻烟消云散了。

  “你有邪火妖丹,难道我就没有黑水妖丹吗?”说着大嘴一张,喷出了一颗带着浓浓水汽的黑色妖丹呈现在面前。此物一出,那刚才消失的黑色雾墙立刻再一次从四面包抄上来。

  “臭猪,你就不要妄想用黑水妖丹来降伏我了,我们两个的本领彼此相互非常清楚,你的黑水妖丹再厉害也是无法战胜我的牙火妖丹。”嘴中说着话,手中的妖丹早就飞了出去。邪火妖丹带着杀气腾腾的的烈火将周围上千丈的空间烧得一片滚烫。那猪妖立刻也将那黑水妖丹祭出,顿时妖丹周围上千丈范围内一片黑色的水域形成。

  两颗妖丹飞快地接近着,眼看就要撞到一起了。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一道圣洁的光芒从虚空中飞了过来。转眼将其中的二妖物的妖丹全部罩住了。随后,一个只穿着裤头的人凭空飞落下来。这人正是那渡劫的阿三。那两枚妖丹攻击力在那圣洁的光芒作用下攻击力全部消失,随后两枚妖丹以眨眼不及的速度向阿直扑而来。阿三此时刚刚穿越虚空,正处在迷茫之中,哪里躲得及。

  噗地一声响,两枚妖丹打进了阿三的身体里。阿三一下子就清醒过来,立时感觉自己体内如同烧开了的油锅一样,顿时沸腾起来。两个属性完全不同的内丹此时竟以阿三身体为战场开始了拼斗,一会冷,冷得阿三的身体表面结下一层厚厚的冰层,一会热,热得阿三如同融化了一般。

  转眼,在这两颗内丹作用下,阿三已经满身是血,脸肿的象打足气的气球一样大而透亮。这样一折腾,阿三又迷糊了。本来刚渡完劫,险些把命丢了,又来了两个凑热闹的,还不一下子把阿三折腾坏了。

  打架的两家伙全傻眼了,打了这N多年的架,竟头一回把内丹打丢了,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那两家伙一清醒过来,立刻挥拳向阿三打来。

  砰砰……一阵拳打脚踢,硬要把阿三体内的丹打出来,一顿爆打之后,阿三也清醒了,不知那里来的力气,竟一脚踢飞了那两家伙将那两家伙踢出三丈多远,然后慌不择路地跑了。

  “还我的内丹。”“还我的内丹。”两家伙大吼着,“小子你等着,我要杀了你,然后把你炼成法宝。这两家伙一边叫骂一边飞快地向朝阿三追来。

  阿三哪管他内丹不内丹,只是玩命地逃。逃走过程中,发现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一座类似于丹炉似的东西。那东西很大,大概有两丈多高,十来个人合抱那样粗。直觉告诉阿三,那东西可能能够救自己的性命。于是阿三拼命地向那丹炉跑去。

  跑到近前,阿三发现,上面有一个一人来高的门,当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头扎了进去。

  “小东西,你怎么跑到我的肚子里来了?”阿三抬头一看,发现一位须发皆白的的老头正在用一种贪婪的眼神看着自己,而且看上去这个老头的修为深不可测。面对着这样一个对自己有所企图的高手,阿三隐隐地感觉不妙。

  “渡劫期九品巅峰修为,身体里面还有两块妖丹。真是个很好的补品。”听着那老头喃喃自语,阿三心底再明白不过了。在修真界就有吞噬别人元婴的作法,那样可以省去自己很多年的修炼。虽然这种方法为正道修真人士所不齿但是也总是有人干。

  阿三转身想逃,那老头却早早地转到这个大“丹炉:的出口方向了,阿三一下子心里凉了半截,心中暗想到,这不是要要俺的命嘛。只见那老头摆出一副笑*的样子道:“我老人家问你呢,怎么钻到老夫的肚子里来了?”

  那老头见阿三没有回答,于是又问道。阿三转头向四周一看,这个大丹炉的里面竟象极了凡人界的灶堂。自己竟然逃到灶膛里来了,“你老难道是仙人?那你老是什么境界的仙人?是仙人怎么会住在灶膛里,阿三印象中的仙人都是极喜欢干净的。”对于阿三的提问,老头故做大方地道:“我当然是仙人,而且是大名顶顶的灶王。

  看你也是修真之人,难道你不知道,修仙界的境界分为低级和高级两部分,低级部分为练气、灵动、筑基、结丹、元婴、出窍、分神七个部分;高级部分则分为合体、渡劫、大乘、地仙、天仙、金仙、大罗金仙、罗天上仙、仙君、仙王、仙帝、仙尊等十二个境界,每个境界又大致分为九个品阶?”说完老头笑眯眯地看着阿三。似乎是对阿三一点伤害的意思都没有。“这个我当然知道,我只是不知道老仙人您到了什么境界?”“怎么,你还想逃走?”

  “不敢。”阿三说道,“谅你也没这个胆子,其实告诉你也不妨事,老夫的修为是金仙境界。”“这是哪里?”阿三继续麻痹老头地问道。老头接着回答说,“这里是妖界无名谷”阿三问道:“妖界无名谷?然后阿三把自己的经历向老头详细说了一遍,边说,边用眼睛看着四周,寻找着逃走的路线。

  嗯,老头咳嗽了一声后说到,“不要想着逃出去,这是我的真身,一切由我作主。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你怎么会碰上这样的天劫呢。天意,真是天意。”阿三听了这话,心里更加发毛了。但是阿三暗暗地告诫自己,不能股输,一旦心境上有了瑕疵,就已经输了一半了。甚至边自己的性命都会搭上。

  阿三边同老头交谈,边心如电转,不断思索着如何逃出去的方案。为了拖延时间,阿三继续问道:“那你既是仙人,怎么会出现在妖界呢?”

  阿三不解地问道。“都是因为五万年前的那场战争,当时战争残酷极了,几乎动用了仙、魔、妖、灵、鬼、怪等各界所有的力量,战争持续了整整三千年。三千年后战争结束时,我因为执行任务没来得及返回仙界就被迫留在了这里。”“哦!我明白了。”阿三说道。

  刚说到这,外面两家伙追到了,两家伙似乎知道,这是灶王仙人的真身,因此,也不追进来,而是在外面高声叫骂。“老东西,快把刚才进去的小崽子交出来。让我们拿他进补,我们之间的梁子一笔揭过。”

  “哈哈,交出去,老子好歹也是金仙修为,好不容易到手的东西怎么能够交出去呢?你们也太自不量力了吧?”两个妖接着嘲笑道:“金仙,灶王老头,这些年你的伤势也不见恢复一二,现在,你至多能够发挥一品地仙的战力就不错了。”

  一股浓烟喷了进来,“啊涕!”阿三的眼泪鼻涕随着浓烟的进入涂了一脸,“我爱你,不交出来,看老子要你的好看,连你的真身我都一起烧掉。“这时外面这两家伙正在一边喷火,一边骂骂咧咧。“再加把火,再加把火,老子五万年前的旧伤还没有好利索呢,老子最喜欢火了。有了火,老子就可以顺利疗伤了。”灶王仙人满不在乎地说道。

  外边那两个家伙不信邪,浓烈的妖火直通通地扑到灶王真身的里面来,而且,来的妖火还是一阴一阳两种属性。阴性的妖火中还隐隐地带着雷火,见那两股妖火扑来,也不见这老头有什么动作,只一挥手间就将那两股火焰凝聚在了一起,然后吸进了元神的嘴里去了,接着又吐了出来,这样反复几次后,做了一个伸懒腰的动作,惬意极了。一边吸收一边缓缓地朝阿三走来,那眼神就如同乞丐看到了金子一样。

  这下阿三急了,呸地吐了一口血水嚷道:“惹毛了老子,给你们玩个自爆,灶王真身给你炸烂它。”说完阿三的气势疯长起来。老头这下急了,忙道:“一切好商量,不要冲动,不要冲动。”

  “咱们再加把火,把那小子炼成丹,咱们俩把那小子再分成一人一半。”那只鸡对猪说。猪则回答说:“嗯,我看行。”那小子看上去也有两天道行,要是把他炼成丹,一定可以助长丹的药性,说不定咱们可以彻底化成人形呢。

  烈焰腾腾的妖火在两个妖物的摧动下,声势大涨。“既然,你们这样喜欢玩火,那老子就同你们玩玩。”灶王仙人说完,一纵身随着烟火飘到自己的真身外面去了。随后,一道仙火打来,与那两个妖物斗起法来。这下苦了阿三,灶王的真身内部烟火大旺,一时间竟没有了一个藏身之所。

  “老子同你们拚了!”阿三大喊一声,随后疯狂地向灶膛外冲去,可外面那两家伙,却成心要把阿三炼成仙丹。嘭、嘭、嘭一阵乱响,两个妖物见阿三想跑,立刻一通老拳将阿三轰了回来,阿三在里面呆不住,又出不去,于是在灶膛里继续狂奔起来,比当年猴子闹天宫被丢进八卦炉中还难受。

  跑着,跑着,终于发现那烟是往一个地方去的,不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扎了过去,却不料,头肿的忒大就严丝合缝地卡在那里。这下糟了,烟出不去,回流了。

  外面那两家伙一见烟火回流出不去,就加大潜力*进去,这下阿三可倒了大霉了,出不去又得受烟薰,被火烤。也不知外面那两家伙修了多少年道了,火力那叫一个猛呀!在老头真身里这么闹腾,老头怎么受得了,竟被搞得流了鼻血,老头抹了一把血,就把袍子甩了,光膀子同那两家伙叫起劲来。这下阿三可是又大发了。这样捣腾再好的身子也完了。

  阿三见逃不出去,只得拼了,一心分作两用,将头的部位真元频率拼命地提升,瞬间接近了那灶王的真元频率。头以下部位,阿三将真元由里向外配置,因为吞了那两家伙修炼了不知多少年的内丹,到现在还没有消化掉,所以,阿三不断地调整真元地频率,使其与两块妖丹频率无限地接近。并将这股力量不断地调整到体表。

  一心二用,并用自己真元的频率去模拟别人,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身心俱损。但是,现在的阿三也没有其它办法,只能拼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阿三终于将真元的频率调整到与妖丹的振动频率无限接近,渐渐地,那两块妖丹逐渐与阿三融为一体。这妖丹与阿三融为一体后,外面那两家伙不断*入的真元运行的频率变得与阿三现在的频率相近起来,于是三股真元进入步汇聚融合起来。

  慢慢地,阿三发现自己变得很奇特,一边身体振动频率为每秒钟九百万次,别一边身体的振动频率为每秒钟一千七百万次,通过改变真元振动频率,变得更加的象两团跳动的火。

  外面天空上的灶王这时候觉得与自己较劲力量忽然加强了,于是加大了力量。这样,整整地过了七七四十九天,阿三吸收转化真元到了极限,自我感觉修为又有了巨大的进步,唰地一下,竟然突破到了大乘期二品之境。阿三全身上下顿时感到一阵无比的舒适。

  更让自己惊喜的是,阿三觉得自己的身体经过这些日子的煅烧结实了许多。发出真元时,自己的婴火也变了,变得格外有力,阿三自己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火焰,但觉得应该是蛮厉害的。其实,阿三是吸收融合了那灶王的真元,婴火发生了质的变化,竟然一举化做了金仙才具有的五元天火。

  即使这样,阿三也很快到了所能够承受的极限,但外面三个家伙可不管这些,楞是还在不要命地向里输入真元,外面三股力量加上阿三的力量在灶神仙人的真身中猛地爆炸了开来,轰地一声,仿佛天空中一个炸雷掉到了灰堆里,一股小型的飓风狂涌而出竟把外面那三个家伙炸得飞出三里多外。老头的真身也被炸得分成无数碎块飞上了高空。

超级版主

UID
169914
主题
331
精华
0
经验
17832 点
金钱
212532 ¥
亂世币
478 元
阅读权限
255
注册时间
2010-5-29
在线时间
16086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4-4

恩爱夫妻佳偶天成永恒之心

 楼主| 发表于 2010-6-23 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猪鸡二妖湖边平缓的山坡上,一个鸡形面孔的妖人正在与一个长着黑色猪头脸的妖人斗法。一看就知道,这两个妖人一个是猪妖、一个鸡妖。

  那猪妖身上笼罩着一片黑色的妖雾,一动身就在身体上方形成一块黑色的妖云,只见他挥手之间将那块黑色妖云*到鸡妖上空,随后一道小儿手臂粗的闪电直接劈了下来。那鸡妖则是翅膀一振,飞离原地三十多丈远,那道闪电落下,接着一个炸雷也接踵而来,立刻将那平缓的山坡上凿出了一个两丈方圆的大坑。

  这时,那鸡妖用手一指,一道邪异的妖火喷出,向天空席卷而上,顿时将那头顶上黑去扫荡个干干净净。猪妖见道法被破,也不见怎么慌张,而是双手结出一个奇怪的手印,口中轻声念句:“黑雾天地阵,去。”

  立刻从从地面升起三十六道黑色气墙,以九道为一组,像海浪一样,以一浪高过一浪的气势,从四面向中央压拢过去。那鸡妖哈哈大笑,“你不知道,我背有双翅,用这种挤压的方法对我没有任何作用吗?”说完也不在意,双翅一振,立刻就要飞走。哪知,那鸡妖刚要脱离猪妖的,头顶上方,三道用黑雾凝结而成的巨大盖子呼啸而至。直到这时,那鸡妖的脸上才唰地一下变了颜色。

  眼看,那三道盖子就要落下,一旦那三道盖子落下,就会真的形成一个巨大的牢笼将鸡妖给闷在里面。鸡妖在危险临身之际,脸色变化了一下,立刻就恢复到了平时的模样。

  毕竟它也是修行了不知多少年头的老妖了。怎么可能让自己的无数个年头修炼的平常心被侵蚀掉呢。接着,它用力向胸部猛地拍了一下,立刻有一颗红色的闪着腾腾火焰的珠子喷了出来。鸡妖将这颗珠子对准那火焰那四面挤压过来的黑色雾墙一晃,那些雾墙立刻烟消云散了。

  “你有邪火妖丹,难道我就没有黑水妖丹吗?”说着大嘴一张,喷出了一颗带着浓浓水汽的黑色妖丹呈现在面前。此物一出,那刚才消失的黑色雾墙立刻再一次从四面包抄上来。

  “臭猪,你就不要妄想用黑水妖丹来降伏我了,我们两个的本领彼此相互非常清楚,你的黑水妖丹再厉害也是无法战胜我的牙火妖丹。”嘴中说着话,手中的妖丹早就飞了出去。邪火妖丹带着杀气腾腾的的烈火将周围上千丈的空间烧得一片滚烫。那猪妖立刻也将那黑水妖丹祭出,顿时妖丹周围上千丈范围内一片黑色的水域形成。

  两颗妖丹飞快地接近着,眼看就要撞到一起了。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一道圣洁的光芒从虚空中飞了过来。转眼将其中的二妖物的妖丹全部罩住了。随后,一个只穿着裤头的人凭空飞落下来。这人正是那渡劫的阿三。那两枚妖丹攻击力在那圣洁的光芒作用下攻击力全部消失,随后两枚妖丹以眨眼不及的速度向阿直扑而来。阿三此时刚刚穿越虚空,正处在迷茫之中,哪里躲得及。

  噗地一声响,两枚妖丹打进了阿三的身体里。阿三一下子就清醒过来,立时感觉自己体内如同烧开了的油锅一样,顿时沸腾起来。两个属性完全不同的内丹此时竟以阿三身体为战场开始了拼斗,一会冷,冷得阿三的身体表面结下一层厚厚的冰层,一会热,热得阿三如同融化了一般。

  转眼,在这两颗内丹作用下,阿三已经满身是血,脸肿的象打足气的气球一样大而透亮。这样一折腾,阿三又迷糊了。本来刚渡完劫,险些把命丢了,又来了两个凑热闹的,还不一下子把阿三折腾坏了。

  打架的两家伙全傻眼了,打了这N多年的架,竟头一回把内丹打丢了,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那两家伙一清醒过来,立刻挥拳向阿三打来。

  砰砰……一阵拳打脚踢,硬要把阿三体内的丹打出来,一顿爆打之后,阿三也清醒了,不知那里来的力气,竟一脚踢飞了那两家伙将那两家伙踢出三丈多远,然后慌不择路地跑了。

  “还我的内丹。”“还我的内丹。”两家伙大吼着,“小子你等着,我要杀了你,然后把你炼成法宝。这两家伙一边叫骂一边飞快地向朝阿三追来。

  阿三哪管他内丹不内丹,只是玩命地逃。逃走过程中,发现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一座类似于丹炉似的东西。那东西很大,大概有两丈多高,十来个人合抱那样粗。直觉告诉阿三,那东西可能能够救自己的性命。于是阿三拼命地向那丹炉跑去。

  跑到近前,阿三发现,上面有一个一人来高的门,当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头扎了进去。

  “小东西,你怎么跑到我的肚子里来了?”阿三抬头一看,发现一位须发皆白的的老头正在用一种贪婪的眼神看着自己,而且看上去这个老头的修为深不可测。面对着这样一个对自己有所企图的高手,阿三隐隐地感觉不妙。

  “渡劫期九品巅峰修为,身体里面还有两块妖丹。真是个很好的补品。”听着那老头喃喃自语,阿三心底再明白不过了。在修真界就有吞噬别人元婴的作法,那样可以省去自己很多年的修炼。虽然这种方法为正道修真人士所不齿但是也总是有人干。

  阿三转身想逃,那老头却早早地转到这个大“丹炉:的出口方向了,阿三一下子心里凉了半截,心中暗想到,这不是要要俺的命嘛。只见那老头摆出一副笑*的样子道:“我老人家问你呢,怎么钻到老夫的肚子里来了?”

  那老头见阿三没有回答,于是又问道。阿三转头向四周一看,这个大丹炉的里面竟象极了凡人界的灶堂。自己竟然逃到灶膛里来了,“你老难道是仙人?那你老是什么境界的仙人?是仙人怎么会住在灶膛里,阿三印象中的仙人都是极喜欢干净的。”对于阿三的提问,老头故做大方地道:“我当然是仙人,而且是大名顶顶的灶王。

  看你也是修真之人,难道你不知道,修仙界的境界分为低级和高级两部分,低级部分为练气、灵动、筑基、结丹、元婴、出窍、分神七个部分;高级部分则分为合体、渡劫、大乘、地仙、天仙、金仙、大罗金仙、罗天上仙、仙君、仙王、仙帝、仙尊等十二个境界,每个境界又大致分为九个品阶?”说完老头笑眯眯地看着阿三。似乎是对阿三一点伤害的意思都没有。“这个我当然知道,我只是不知道老仙人您到了什么境界?”“怎么,你还想逃走?”

  “不敢。”阿三说道,“谅你也没这个胆子,其实告诉你也不妨事,老夫的修为是金仙境界。”“这是哪里?”阿三继续麻痹老头地问道。老头接着回答说,“这里是妖界无名谷”阿三问道:“妖界无名谷?然后阿三把自己的经历向老头详细说了一遍,边说,边用眼睛看着四周,寻找着逃走的路线。

  嗯,老头咳嗽了一声后说到,“不要想着逃出去,这是我的真身,一切由我作主。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你怎么会碰上这样的天劫呢。天意,真是天意。”阿三听了这话,心里更加发毛了。但是阿三暗暗地告诫自己,不能股输,一旦心境上有了瑕疵,就已经输了一半了。甚至边自己的性命都会搭上。

  阿三边同老头交谈,边心如电转,不断思索着如何逃出去的方案。为了拖延时间,阿三继续问道:“那你既是仙人,怎么会出现在妖界呢?”

  阿三不解地问道。“都是因为五万年前的那场战争,当时战争残酷极了,几乎动用了仙、魔、妖、灵、鬼、怪等各界所有的力量,战争持续了整整三千年。三千年后战争结束时,我因为执行任务没来得及返回仙界就被迫留在了这里。”“哦!我明白了。”阿三说道。

  刚说到这,外面两家伙追到了,两家伙似乎知道,这是灶王仙人的真身,因此,也不追进来,而是在外面高声叫骂。“老东西,快把刚才进去的小崽子交出来。让我们拿他进补,我们之间的梁子一笔揭过。”

  “哈哈,交出去,老子好歹也是金仙修为,好不容易到手的东西怎么能够交出去呢?你们也太自不量力了吧?”两个妖接着嘲笑道:“金仙,灶王老头,这些年你的伤势也不见恢复一二,现在,你至多能够发挥一品地仙的战力就不错了。”

  一股浓烟喷了进来,“啊涕!”阿三的眼泪鼻涕随着浓烟的进入涂了一脸,“我爱你,不交出来,看老子要你的好看,连你的真身我都一起烧掉。“这时外面这两家伙正在一边喷火,一边骂骂咧咧。“再加把火,再加把火,老子五万年前的旧伤还没有好利索呢,老子最喜欢火了。有了火,老子就可以顺利疗伤了。”灶王仙人满不在乎地说道。

  外边那两个家伙不信邪,浓烈的妖火直通通地扑到灶王真身的里面来,而且,来的妖火还是一阴一阳两种属性。阴性的妖火中还隐隐地带着雷火,见那两股妖火扑来,也不见这老头有什么动作,只一挥手间就将那两股火焰凝聚在了一起,然后吸进了元神的嘴里去了,接着又吐了出来,这样反复几次后,做了一个伸懒腰的动作,惬意极了。一边吸收一边缓缓地朝阿三走来,那眼神就如同乞丐看到了金子一样。

  这下阿三急了,呸地吐了一口血水嚷道:“惹毛了老子,给你们玩个自爆,灶王真身给你炸烂它。”说完阿三的气势疯长起来。老头这下急了,忙道:“一切好商量,不要冲动,不要冲动。”

  “咱们再加把火,把那小子炼成丹,咱们俩把那小子再分成一人一半。”那只鸡对猪说。猪则回答说:“嗯,我看行。”那小子看上去也有两天道行,要是把他炼成丹,一定可以助长丹的药性,说不定咱们可以彻底化成人形呢。

  烈焰腾腾的妖火在两个妖物的摧动下,声势大涨。“既然,你们这样喜欢玩火,那老子就同你们玩玩。”灶王仙人说完,一纵身随着烟火飘到自己的真身外面去了。随后,一道仙火打来,与那两个妖物斗起法来。这下苦了阿三,灶王的真身内部烟火大旺,一时间竟没有了一个藏身之所。

  “老子同你们拚了!”阿三大喊一声,随后疯狂地向灶膛外冲去,可外面那两家伙,却成心要把阿三炼成仙丹。嘭、嘭、嘭一阵乱响,两个妖物见阿三想跑,立刻一通老拳将阿三轰了回来,阿三在里面呆不住,又出不去,于是在灶膛里继续狂奔起来,比当年猴子闹天宫被丢进八卦炉中还难受。

  跑着,跑着,终于发现那烟是往一个地方去的,不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扎了过去,却不料,头肿的忒大就严丝合缝地卡在那里。这下糟了,烟出不去,回流了。

  外面那两家伙一见烟火回流出不去,就加大潜力*进去,这下阿三可倒了大霉了,出不去又得受烟薰,被火烤。也不知外面那两家伙修了多少年道了,火力那叫一个猛呀!在老头真身里这么闹腾,老头怎么受得了,竟被搞得流了鼻血,老头抹了一把血,就把袍子甩了,光膀子同那两家伙叫起劲来。这下阿三可是又大发了。这样捣腾再好的身子也完了。

  阿三见逃不出去,只得拼了,一心分作两用,将头的部位真元频率拼命地提升,瞬间接近了那灶王的真元频率。头以下部位,阿三将真元由里向外配置,因为吞了那两家伙修炼了不知多少年的内丹,到现在还没有消化掉,所以,阿三不断地调整真元地频率,使其与两块妖丹频率无限地接近。并将这股力量不断地调整到体表。

  一心二用,并用自己真元的频率去模拟别人,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身心俱损。但是,现在的阿三也没有其它办法,只能拼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阿三终于将真元的频率调整到与妖丹的振动频率无限接近,渐渐地,那两块妖丹逐渐与阿三融为一体。这妖丹与阿三融为一体后,外面那两家伙不断*入的真元运行的频率变得与阿三现在的频率相近起来,于是三股真元进入步汇聚融合起来。

  慢慢地,阿三发现自己变得很奇特,一边身体振动频率为每秒钟九百万次,别一边身体的振动频率为每秒钟一千七百万次,通过改变真元振动频率,变得更加的象两团跳动的火。

  外面天空上的灶王这时候觉得与自己较劲力量忽然加强了,于是加大了力量。这样,整整地过了七七四十九天,阿三吸收转化真元到了极限,自我感觉修为又有了巨大的进步,唰地一下,竟然突破到了大乘期二品之境。阿三全身上下顿时感到一阵无比的舒适。

  更让自己惊喜的是,阿三觉得自己的身体经过这些日子的煅烧结实了许多。发出真元时,自己的婴火也变了,变得格外有力,阿三自己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火焰,但觉得应该是蛮厉害的。其实,阿三是吸收融合了那灶王的真元,婴火发生了质的变化,竟然一举化做了金仙才具有的五元天火。

  即使这样,阿三也很快到了所能够承受的极限,但外面三个家伙可不管这些,楞是还在不要命地向里输入真元,外面三股力量加上阿三的力量在灶神仙人的真身中猛地爆炸了开来,轰地一声,仿佛天空中一个炸雷掉到了灰堆里,一股小型的飓风狂涌而出竟把外面那三个家伙炸得飞出三里多外。老头的真身也被炸得分成无数碎块飞上了高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亂世メ皇城之巅 ( 粤ICP备16039306号 )

GMT+8, 2018-8-16 18:10 , Processed in 0.140627 second(s), 6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