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メ皇城之巅 十年文化,永久传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历史·军事┊] 《亮剑前传》作者:楚之澍(已完结)

[复制链接]

一级士官Lv.3

UID
161197
主题
97
精华
0
经验
1638 点
金钱
7445 ¥
亂世币
7285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09-8-1
在线时间
1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7-22
 楼主| 发表于 2010-9-18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亮剑前传 011


陈章和没有什么文化,只是和李云龙比起来多识几个字。但是陈章和心细,还耐心。这个时候的红军队伍里,出现着一种特殊现象,那就是高级指挥员都是高级知识人才,甚至还有很大一部分是留学归来的。所以基层指挥员就缺乏大量的有文化的人。陈章和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有机会上来了。

下到部队中间,陈章和发现战士们情绪非常的饱满。他不得不佩服李云龙带的这支队伍的军事素质是过硬的,只要遇见战斗个个都能嗷嗷叫着冲锋在前,敢打仗,敢打大战,敢打硬战。他自己也是从这支部队里成长起来的,所以他也总是能和战士们打成一片。在队伍里转了一圈后,他就去炊事班里督促去了。他知道战士们太需要好好吃一顿了。

刘湘军团几路进攻的队伍都遇到了顽强的阻击。唯独第一路向川陕边界的两河口推进,准备切断红军入陕道路的很顺利的就完成了合拢。切断了红军向陕西突围的路线。可是让刘湘摸不着头脑的是,红军根本就没有向陕西突围的意向,而是死守万源地区。

打到第三天。不说攻不下万源,就是大面山也没有拿下,还白白的赔了三个团在大面山的阵地上。刘湘再也坐不住了,自己亲自跑到前沿阵地。

看着千多公尺的大面山,刘湘倒吸了一口凉气。四川的山,山顶上或是半山腰都是小小的盆地组成的,农田和山民就住在这一点地方,山下反而是乱石岗。这就对攻造成了不利,加上大面山的地质结构是外露型的喀斯特地貌,喀斯特地貌的特点就是石头坚硬且脆,一颗手榴弹炸起的飞石,都能对部队造成第二次杀伤力。难怪三天就丢了三个团呢。

本想下来对张维德训斥一番的,看到这情况,刘湘把话就咽了回去。

拿不下大面山就拿不下万源。刘湘心里很清楚这点。

“我再给你一个师加两个团由你指挥,你务必在两天内拿下大面山。”刘湘调整了部署。两个师交给一个师长指挥,这在刘湘的军事生涯中还是第一次。非常时期,非常手段嘛。

张维德突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就冲总长这个部署。

再次发动进攻的时候,张维德不象前三天,一次就用一个团两个团,最多就用三个团了,这次他一次就压上了8个团。进攻一开始,大面山阵地上就密密麻麻的铺满了人。很显然。这样的兵力部署还是有效的,不一会功夫部队就推进到了半山。

正在鼾声中做梦的李云龙被小刀推醒,小刀告诉他,师部1号首长的电话找他。

李云龙一听是1号找他就来了精神,腾的跳下床。凭他的经验,只要是1号首长找他不是给他处分就是给他最艰巨的任务。现在找他当然不是给他什么处分,肯定是有恶战要打了。

说到1号首长给李云龙处分,这在李云龙还是营长的时候在全师就出了名的。

一次部队我是驴河南巩县,地方负责接待的交通员告诉师首长说巩县有一个国民党的兵工厂。1号听了就来了劲,兵工厂呀,那就是武器库哟。当即就决定端掉这兵工厂,速战速决,搞到武器就走。那时正是部队到处游击的时候,国民党总是防不胜防。巩县守军根本就想不到一个师的红军会从天而降的,很快就束手就擒,拱手献出了县城。

李云龙那个营负责警备兵工厂,部队其他凡是能动的战员都去兵工厂搬武器。那好家伙,这个兵工厂正赶制了一批“中正”式步枪,大量的子弹和其他火武器,准备送到江西去装备中央军的。结果被1号的一个命令给来个搂草打兔子。

李云龙看着其他兄弟营连都高高兴兴的背着新枪,拿着弹药,心里就急呀。可自己又不敢乱动。正着急时,一小股没有肃清的敌人从李云龙后面摸了上来,也算这股敌人倒霉,正撞在心急火燎的李云龙的枪口上。被李云龙5分钟就解决了。打完了,李云龙觉得自己也吃了亏,怎么了?打的时候过瘾,武器弹药就没了计划,打完一清点,每个战士不到5发子弹了。没有弹药的部队还叫什么部队。李云龙眼看武器库里的东西快给搬完了,他突然心生一计。

李云龙突然横在最后一个库房的门口,拦住还要往里面走的战士说:1号说了,剩下的武器弹药就交给我们营,你们归队去吧。谁敢冒充1号的命令。听的人百分百相信,就都撤走了。李云龙一声令下,一个营的战士三下五除二搬空了武器库。最大的收获是还得到了几门山炮,李云龙让战士把山炮偷藏在马料里。把李云龙乐得睡觉都笑醒。


一级士官Lv.3

UID
161197
主题
97
精华
0
经验
1638 点
金钱
7445 ¥
亂世币
7285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09-8-1
在线时间
1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7-22
 楼主| 发表于 2010-9-18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亮剑前传 012


事情本就过去了。但是后来还是出事情了。这出事情就出在李云龙显摆上。部队从河南进入湖北时遇到一个土城久攻不下,李云龙和团长说,把任务给他们营吧,保证一个时辰拿下,团长知道李云龙打仗鬼点子多,就请示了1号,1号不但同意了,还调给李云龙1千颗手榴弹,李云龙居然说不用,团长和1号都纳闷,这小子买什么葫芦呢?

不到一个时辰,李云龙拿下了土城。他有山炮的事情也传到了1号那。1号让团长去调查,一调查,问题就出来了。李云龙是师长眼里的功臣,团长处理不了这事情,就带李云龙到了1号那里。李云龙站在1号面前,双手拢在袖口里。嘿嘿的笑着。1号是有名的火爆脾气,可他这次没有发火,还给李云龙点上烟,倒上水,李云龙也不客气,烟抽着,水喝着。团长在边上使颜色,李云龙却没好气的说,你使什么颜色,师长的烟我就不能抽,师长的水我就不能喝,闹了团长一个大红脸。

师长被李云龙逗乐了,偷偷笑了笑,马上严肃下脸说:你背着营长的职务来我师部喂一个星期的马,就算是对你的处分吧。

李云龙没有想到处分这样轻,就这样你就算了呀,可他和师长讨价还价了:喂三天吧。

“两个星期。”师长没有想到还会有人和自己讨价还价。“五天吧,师长。”李云龙还还。

“三个星期。”师长开始上气了。

李云龙再也不敢说了。团长抿着嘴笑着出去后。师长在李云龙肩上狠狠的捶了一下说:你小子一点面子也不给我。好,象我,是喜欢。

从此,李云龙要有违规行为时,和他平级或是关系近的战友就会逗他说:三天。两个星期。五天。三个星期。每当这个时候李云龙就会说:去去去去-----你们知道什么呀,那是师长找借口留我和他部署战斗呢。

李云龙停止鼾声从床上跳下,去接1号的电话时,警卫连的战士都醒了。战士们习惯了李云龙的鼾声,没有团长的鼾声他们就睡不着。

果然是1号的电话。

“李云龙,你小子休息好没有?”

“报告首长,我休息好了,现在又可以打虎了。”

“好,我不要你打虎,我给你补齐你9团的建制,再另外给你一个团,两团由你统一指挥,让你去打人。”

“是,首长!”

“大面山丢了半个阵地,你要在天亮前给我夺回来!”

“是,首长,保证完成任务。”

“完不成任务,我先撤你的职,再到师部来喂马!”

“是,完成任务就来师部抽烟喝茶!”李云龙开始贫了。

“你少给我油嘴滑舌的,去执行命令吧!”1号下达命令向来果断。从不多话,这也就是李云龙,他才多了几句话。

“是,首长,我去执行命令。”李云龙心里乐开了花,自己指挥两个团,都快成师长了。

“小刀,命令部队集合。政委你去接补充的兵员,我们在大面山山上汇合。执行命令吧。”

李云龙带着剩余的部队先上到大面山山顶,换下了一团的人马,刚交接完,师长调配给自己的兄弟团也上来了。李云龙一看是三团,三团副团长是孔捷。没有见到正团长。团长的警卫员介绍说孔捷是他们团的团长,正团长昨天刚牺牲,孔捷接替了团长的位置。哈李云龙一听就哈哈打笑乐开了。

“孔二楞子,你不是不服老子指挥吗,你怎么来了?”孔捷一脸无奈,这要不是师首长调派,他是怎么也不会来会李云龙这小子的。早在30年的时候,他们俩就在一个班里,一次战斗中班长牺牲了,李云龙马上就自做主张的接替了班长的职务,还漂亮的完成了任务。就这样没有几天李云龙就升到了排长的时候。而孔捷还是他下面的班长,都是知根知底的人,孔捷自然就就不服李云龙的气。总闹别扭。

到了有次在根据地帮助当地百姓打土豪分田地的时候,李云龙他们撬开了一个大财主家的库房,这个财主是一个附庸风雅的文财主,库房里全是字画。李云龙他们一帮土包子那见过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就觉得没有用,正赶上孔捷那几天闹肚子跑茅房,也是巧,正在李云龙看着那些没有用的字画发呆时,孔捷在茅房里叫他给他点纸,李云龙顺手就拿起一张水墨画撕了一半给孔捷。

遇到上级首长清点财物的时候,李云龙就拿着那半张水墨画跟在首长后面,跟在首长身边的还有那个文财主。走着走着那文财主就叫了起来,看着李云龙手里是半张画说不出话来。

首长也是个文人,突然发现李云龙手里的半张画是明末清初八大山人的一副水墨山水。这次打这个文财主的目的就是要得到这张画,这张价值连城的画可以让部队好好的过一个冬天。行动前就在部队中有过交代,凡是见到字画都不可以随便乱动。


一级士官Lv.3

UID
161197
主题
97
精华
0
经验
1638 点
金钱
7445 ¥
亂世币
7285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09-8-1
在线时间
1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7-22
 楼主| 发表于 2010-9-18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亮剑前传 013



当李云龙知道自己犯的错误的时候,有点吓傻了。可在这时,孔捷一边从茅房里向外走,一边在嘴里骂着李云龙:李云龙你娘的什么意思,给我的纸害老子擦了一屁股黑墨水----话没有说完,发现首长在场,气氛也不对就刹住了。

首长发好大的火,李孔二人都降为士兵,关一个星期的禁闭。这时候李云龙才觉得在家乡的时候爹给他说的话有些道理,爹常说:这辈子自己最大的希望就是李云龙能读好书,说是这辈子谁都可以不敬,唯独不能不敬秀才,说秀才是文曲星下凡,不是凡人。只可惜自己那时太不愿意读书了。

完后,孔捷怎么都不愿意和李云龙在一起了,就磨着营长调到别的班去了。说是和李云龙在一起他老是指挥自己不说,还老跟着他倒霉。

现在李云龙得意了。

“你别他娘的得意,你我都是团长,谁指挥谁呀?”孔捷其实和李云龙性格很象的。

“好呀,你不服我指挥,那我现在就给1号打电话,让他换个团上来。”李云龙总是得理不饶人。

“算了算了,算我倒霉,刚当上团长就遇见这倒霉鬼。说吧,我们这战怎么打?”孔捷知道李云龙的脾气,他会真给1号打电话的。

“早这样不就好了。嘿嘿---小刀,带我和孔团长去前沿。其他人待命。”做起正事了,李云龙就象一个军人。

站在前沿的李云龙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佩服起自己的对手来。

这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虽然不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至少也是一个极好的易守之地。山脚那段虽然平坦,但是快到半腰时却是突然的陡峭笔直,敌人过就是容易过山脚,换句话说,就是守军放敌人过了山脚,这陡峭笔直之段如何上得来?补给怎么跟上?莫非敌人会飞不成?

“我听当地山民说,这陡峭笔直的地方有当年白莲教失败时留下的栈道遗迹,稍做修补就可以用的,难道敌人是这样上来的?”孔捷一直也是鬼主意多,喜欢到一个地方就究竟一个地方的历史,

“嗯,现在我们也没有办法证实这点了,只有把敌人先赶下峭壁。二楞子,你估计峭壁上有多少敌人。”

“按我们守军的部署,能在这样陡峭的峭壁上发起攻击,并成功的话,我看敌人至少有5个团。我是三团团长,不是二楞子。”说完自己的看法,孔捷也不忘对李云龙的不满。

“不对,我看有8个团。他们用两个团的火力远程压住我们的火力,一个团在峭壁下迂回,分散我们的精力,三个团在峭壁下助攻,两个团主攻。你们看看山脚下倒下的敌人的尸体就足足有一个团之多。再看看在峭壁上构筑阵地的敌人烧饭的炊烟,应该就是一个多团的阵势。”李云龙多年的战斗生涯,让他有了些判断事情的独特手段。

“团长,你不是说有两个团主攻上来了吗?怎么是一个多团,还有半个团呢?”小刀谋少于勇。

“还有半个团在主攻的时候损失了呀。”政委陈章和也和李云龙学了不少。这是李云龙最希望的。他觉得一个队伍里首先是指挥员要有过硬的军事头脑,才能带好自己的兵,才能让自己带的队伍打起战来嗷嗷叫。

“小刀,去给我把钻山豹叫来。”看着眼前的阵地,李云龙想要想突破眼前这片小盆地,把敌人赶下去,用大量的部队应该还是可以的,但是李云龙决定不这样做。李云龙打仗的宗旨就是:用最小的损失打最大的战。用他老放在嘴角磨茧的话说:我李云龙不干赔本的买卖。

师首长就喜欢他这点,战打赢了,损失又小。我们是多么需要更多的革命力量呀。

这片在两军面前略带点坡度的开阔地双方谁也不想轻易突破,但是都在蓄势待发。

李云龙让小刀去叫的钻山豹来自鸡公山腹地,从小就和山打交道,练了一手爬山的绝活,在李云龙眼里钻山豹还没有爬不上去的悬崖峭壁。

“报告团长,钻山豹奉命来到。”钻山豹一路小跑来到李云龙面前。

“你看我们这头顶的飞出来的山崖你能不能上去?”李云龙问。

“可以上去,团长!”

“你小子看都不看就说可以上去?”李云龙发现钻山豹没有看头顶就回答了自己的问话。

“是的,没有我不能上的山!”钻山豹还是不看。

“好,要是让你送几百公斤炸药上去呢?”

“也没有问题,但是要给我几个人。”这次钻山豹看了看头顶才回答。

“我给你一个排,天黑时开始行动,天亮前,给我把这片山崖轰掉。我给你记一大功。”

“是,但是我不要记功,我只要到团长身边来。”钻山豹耿直的说。李云龙乐了,他知道钻山豹一直和小刀叫着劲,都想到自己身边来,小刀来到自己身边后钻山豹就憋了一肚子气。其实李云龙有李云龙的安排。他知道自己打起战来总是冲在最前面。做他的警卫员有很大的危险性。他觉得小刀和钻山豹各有各的长处,在山区游击战中钻山豹的作用会更大些,所以李云龙想先护着钻山豹,就把他丢在了团炊事班。搞得钻山豹好长一段时间不和李云龙说话。这是他不知道团长的苦心。

“李云龙你小子好呀,我算知道你了,你小子想轰掉这半个山崖,让飞石变成你的武器呀。”孔捷也突然明白了李云龙的意图。其实孔捷从心里还是佩服李云龙的,就是看不得他那自大的德性。

“二楞子,你等着看好戏吧,走我们回团部喝酒去。”

孔捷见李云龙又叫自己二楞子,横眉盯了他一眼,还是跟李云龙走了。


一级士官Lv.3

UID
161197
主题
97
精华
0
经验
1638 点
金钱
7445 ¥
亂世币
7285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09-8-1
在线时间
1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7-22
 楼主| 发表于 2010-9-18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亮剑前传 014



李云龙回到后山半腰的团部,就拿出行军时,路边老乡塞给他的花生,拿出酒真准备喝了。

“老李,现在是战事时期。你不能喝酒的。”政委陈章和开始行使自己的权利了。

“去去去-----现在是战事时期,但是也是老乡见老乡时期,你没有见孔团长见到酒眼睛都直了吗?啊,是不是,孔团长?”李云龙狡猾的将目标转到孔捷身上。到弄得象是孔捷违反战时纪律一样。

“李云龙,你别拿我当挡箭牌,我不喝酒。”孔捷根本就不给面子。

“啧啧啧-----干嘛呀,给鼻子就上脸呀。你们不喝,我自己喝。”

“老李,你就听听我的吧,夺回阵地后,我让你喝好。”

“这可是你说的,说话可要算数!”陈章和实在是没有办法,就让了一步,李云龙见梯子来了,就逮着陈章和话下了台阶。

七月的天黑得晚。山上除了傍晚的雾霭外,斜阳如血的也挂在山的壑口处。有些山民正收拾好田间劳作的工具往各自家里走去。就仿佛在自己身边根本没有发生战斗一样。这是当地山民多年来对红四军这支队伍的信任。这信任首先来自,部队帮他们打了土豪,分了田地,其次来自于这支部队不会丢下山民自己跑路,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他们还没有见到这支部队在他们这里打过败战。

李云龙没有喝成酒,就干脆端了把椅竹子坐到了屋门口。这屋子也是临时向老乡借来做指挥所的。也不是完全借,就老乡腾出了一间,李云龙他们在这间指挥着战斗,老乡就进进出出的忙着自己的家务农务。按李云龙的话说:这就是***的队伍,就是穷人的队伍。

看着这些熟悉的景物,李云龙突然有点想在七里坪的爹了。出来6-7年了,没有一点爹的音讯,也不知道老人家怎么样,腿还痛不痛,二亩地自己还有没有能力打理-----唉----这可真是忠孝不能两全呀。

“团长,钻山豹他们开始行动了。”小刀来报。

“好的,命令开饭,让战士们吃饱。准备战斗。请陈政委和孔团长,各营的营长来我这。去吧。”李云龙想着这将是一场恶战,先前就特意命令部队上阵前要吃饱饭。这是他自己有亲身体会的事情。打仗时精神高度集中,打完后一松劲就会饿得站不起来,有几次整排整连的个战士打完战,就瘫在地上。副团长他们吓得不轻,以为战士们集体挂彩。但是李云龙知道那是饿了的。所以呀,在以后的战斗前,李云龙总会关照部队让战士们吃饱饭。这在以后的工作上,李云龙也总是把这事情当大事抓,后来还为吃饭的问题受过处分。

陈章和和孔捷,各营的营长都到了。孔捷还带来了他们团的三几个连长。李云龙褶了褶眉头,看着一边的小刀。似乎在问,我没有让你通知到连里呀,你怎么通知到连里了。

小刀一脸委屈看着孔捷。其实李云龙就知道小刀不会通知到连。他这就是做给孔捷看的。

“是我要带他们来的。”孔捷知道李云龙的牛脾气快上来了。想主动缓解。

“不行,我通知到什么级别就到什么级别,这事情不能含糊。”

“来都来了,这次就这样吧。”孔捷据理力争。

“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你是团长-----。”说了一半李云龙觉得这词有点不妥,人家孔捷也是团长呀。

“-----我也是团长,可1号要我在这次战斗中指挥两个团的。”李云龙总算把话说得好听点了。

“要想有这样的待遇你们只有好好打仗,升到营长就可以参加这样的会议了。”李云龙转身对那几个连长说。

“是,我们知道了,李团长!”那几个连长从骨子里护着孔捷。主动离开了。孔捷那个气哟。牙都咬出声音了。

“孔团长,我把我的三个营放在主攻上,你的两个营作为助攻,一个营留守团部。”

“不行,我们各用5个连作为主攻.”

“以连为单位,指挥头绪太多,不好统一。”

“那么我上两个营主攻,你上一个营。”

“你孔二楞子故意要和我对着干呀。我这就给1号打电话。”

“你打吧,我主动抢战斗任务,我才不怕1号呢。”

“我怕了你,就按你的部署吧。”李云龙诡秘一笑,心里清楚得很,孔捷已经进了自己的套了。李云龙心里很清楚,如果钻山豹得手,就根本没有什么战打了,还不如让自己的部队多休息会。他知道孔捷要和自己争任务的,就故意那样先安排。果然孔捷就和他争上了。孔捷也不傻。他也知道李云龙的伎俩。但是作为昨天刚刚成为正团长的孔捷,他想在师首长面前表现一下,所以还是和李云龙争了。

李云龙把一营交给了孔捷,自己和二营三营就留在了团部。李云龙向来就是交代完任务就不重复的。他觉得自己就只需要等那声惊天动地的声音了。

一级士官Lv.3

UID
161197
主题
97
精华
0
经验
1638 点
金钱
7445 ¥
亂世币
7285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09-8-1
在线时间
1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7-22
 楼主| 发表于 2010-9-18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亮剑前传 015


两个团攻上大面山的半山后,张维德总算松了口气。刘湘也给他打了鼓励的电话。并要求他明天一鼓作气拿下整座山头。

在师指挥部里,张维德拿出一瓶红酒,用劲将木塞拔出,他侧耳在酒瓶口听着那声木塞拔出时酒瓶发出沉闷声响的余音。然后将鼻子放在瓶口深深的嗅了嗅,才将酒倒入酒杯。

打了多年的战,张维德也没有改变他这个习惯。在上海家里的时候,受从欧洲回来的父亲的影响,他慢慢养成了一些绅士的行为。眼看大学就要毕业,父亲准备送他去留法的时候,张维德突然退学,去报考了黄埔军校在上海的招生处,结果是一考就中。父亲一怒之下断了他所有的经济支持。还将他驱赶出门,没有办法,他只有跑到大哥大嫂家里。临去广州时,父亲突然派人送来了一大笔钱。那时张维德才知道这血的联系是然后事情都不能阻断的。他要去见父亲,来人告诉他老爷已经去了法国。而站在甲板上看着慢慢远去的黄浦江,张维德分明看见父亲就在那送行的人群之中。

张维德是个性情中人,也有远大的志向。受孙中山三*义思想的影响极大。报考黄埔军校就是冲着孙中山去的。在学校也结识了不少的***人,还听过周恩来的讲课。参加了热火朝天的北伐,觉得自己总算找对了一条正确的道路,对孙中山佩服得五体投地。

北伐后期,孙中山病逝,蒋介石秉承了三*义的大旗,但是张维德隐约觉得似乎这三*义在蒋校长手中就变了味了。北伐成功移师上海后,那场“”大屠杀就彻底让张维德蒙了。但是仍然有一条就是----我们校长是对的。校长就是三*义,三*义就是孙中山。从那时起张维德就开始以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为信条。

张维德推开窗子,一股清新的空气被晚风吹了进来。心情似乎就好了许多。这四天的战斗第一次让张维德尝到了代价的滋味。将近四团的损失已经压得他心头沉沉的。虽然刘湘没有斥责自己,反而还鼓励了自己。但是这惨重的损失还是明摆着的。这样的损失对于一个师长来说,那就是全军覆没。自己那还有颜面见到同仁和同学。而且这样的损失还是输在对手就是自己的同学-----徐向前的手上。

张维德就不明白。校长剿匪剿了这么多年,怎么就越剿越多呢?剿得老百姓都跑赤匪那边去了。在黄埔军校时自己有接触过***,也和他们有朋友之谊,那时就觉得***和国民党人好像在本质上有很大的区别。这区别在哪里呢?好多年自己都想不明白。当校长剿匪把老百姓都剿到赤匪那边去了的时候,他又似乎明白了些。

张维德是一个思想激进但不钻营的人,与他同届,更有后届的同学早就通过这样那样的关系爬到了更高的位置,而自己仍然还是一个少将师长,仍然在前线冲锋陷阵。这他自己也没有怨言。军人嘛,就应该冲锋陷阵在前。他就是想用战绩来给自己的人生涂抹上一笔浓浓的光环。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张维德总觉得自己与那些人有格格不入之处。更多的同学从前线回到后方时,都会想方设法的接近更高层的权贵和达官,而自己总会在一次一次的战役上总结和分析,当自己走出自己的小天地的时候,再和自己一起上前线的就不是自己那些同学和老同仁了。这事情总是让捉摸不定。

“报告师长,发现赤匪小股部队正在攀爬大面山腰的峭壁。”参谋进来报告说。

“带我去看看。”张维德听见有军情。立刻就从自己的沉思中回来。言语行动异常的果断。

来到山前半掩式的工事里。张维德举着望远镜,看着已经渐渐沉入夜色中的大面山。

“你们说的是半山的那两块伸出来的山崖?”

“报告师长,是!”

“什么时候发现的?”

“大约一个小时前。”

“为什么现在才报告给我?”张维德咄咄逼人又简明的追问式对话,是他是部下都领教过的,稍不留神就会回答错误。

“这个-------。”这个团长已经无法回答了。

“说,什么情况?”

“开始我们以为他们是山民在爬山砍柴。”

“愚蠢。后来为什么确定是赤匪?”

“发现他们背着带红穗的大片刀。”

“多少人?”

“大约半个排?”

“天暗,又远实在看不清楚。”

“好了,没有事,就是是赤匪,他们也是在选择逃跑的路线。”

“是,师长英明!”见张维德口气软了下来,那团长底气又足了点。

“让各部队做好天亮就战斗的准备,今天务必拿下大面山。”张维德回身对参谋长说

一级士官Lv.3

UID
161197
主题
97
精华
0
经验
1638 点
金钱
7445 ¥
亂世币
7285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09-8-1
在线时间
1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7-22
 楼主| 发表于 2010-9-18 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亮剑前传 016


不错,张维德部队看见的人就是李云龙派出的钻山豹带的那个排在攀爬山崖。

李云龙把全团和孔捷他们团最好也是最精良的武器都给了钻山豹他们。这里面包括德国20响的镜面快慢机十把,美国汤姆逊折叠冲锋枪20把,钻山豹他们身上背的边区兵工厂造的木柄手榴弹全换成了美国的乌龟弹。钻山豹乐得都不和拢嘴了。

李云龙又向师长要来了全师的炸药,看着不够,在电话里又和师长磨了半天,师长说全师的都给你了,你小子还不满足呀。李云龙说,这不是我用的呀,我是给刘湘准备的一道大餐,按我们乡下的规矩,请客就得请人家吃好,客人吃不好,咱丢不起那人呢。

师长在电话里接连说了几个你小子就扯淡吧。李云龙还说,你师长做好事就做到头,麻烦您老家去徐总指挥那去给我调些炸药过了,我让您老人家看出好戏。

就在李云龙吵着要喝酒,钻山豹正出发的时候,师长还真派人给他们送来了足够的炸药。

钻山豹他们趁着夜色摸到峭壁下面。他环视了一下这峭壁,就穿上自己特制的一双带有铁钩的鞋子,拿着一根也带有铁钩的长长的竹竿,开始了攀爬。

看着钻山豹攀爬战士在下面都为他捏着一把汗。要是在白天这山对钻山豹根本就不在话下。这夜晚脚下倒是好办,不好办的就是前方得靠那根带钩的竹竿去摸索,必须摸索到峭壁上的树根或是透出的石块,用力试探牢实才能向上攀爬一次。

钻山豹也是艺高人胆大,一会功夫,他的身影就在下面战士的视线里消失了。

听得见的就是他用竹竿探索山体和他脚上的铁钩与山石摩擦时发出的声音。战士们都屏住呼吸等着。

好在正是阴历六月半,虽然有些云层挡住了月光,但是月光还是时隐时显的出来。每当月光出来的时候,钻山豹就抓紧时间快速攀爬一下,月光被挡住的时候,他就歇歇手脚。就这样用了大约三个多时辰,钻山豹终于凡身上到了峭壁的平面处。他在地上瘫软了一下累到极限的身体,就把身上背着的一根长长的绳子栓在一棵大树上,然后用力将另一头甩到了山下。

不一会又有两个班的战士每人都背着一根绳子上来了。留在下面的战士就负责栓好炸药,上面的战士把炸药给拉了上来。运上炸药,埋好炸药。做完这些,天空已经有了一丝亮光。

钻山豹命令所有的战士都先撤了下去。自己将定时器的时间定为了30分钟。他想30分钟足够自己下山并隐蔽好了。

这定时器也是李云龙发明的。说是定时器,也就是用一个闹钟给改的。他就好捣腾这些东西。什么手榴弹拉弦后延时三秒再投可以在半空爆炸,加大杀伤力哟,使双枪时不用瞄准凭感觉哟,使大刀要使出风来先吓破敌人的胆哟。

师首长就要见识一下这些功夫。李云龙就使了大刀给师首长看,果然就是不错。又使了双枪,李云龙抬手就不瞄准,树上两只正叽叽喳喳叫着的家雀就应声落地。就是使手榴弹时差点出了事情。怎么了?那时部队都用的是边区兵工厂做的手榴弹,技术水平有限,李云龙拉完弦延时三秒刚投出去,手榴弹就炸了,人倒是没有炸到,就是李云龙的耳朵聋了三天。幸亏那时兵工厂的冶炼技术不过关,手榴弹爆炸后,弹壳就只炸成了两半。师长就下命令。凡是边区兵工厂的手榴弹都不准这样投掷了。

李云龙后来说,那次丢人可是丢到家了。在后来的战斗中,李云龙只要见到缴获的敌人的手榴弹或是乌龟弹时,眼睛就泛绿光,不管是谁缴获的,也不管是那个部队缴获的,他总会想方设法给弄到手。鄂豫皖反围剿时,他就曾经用一挺歪把子机枪和孔捷换了一箱缴获的国民党兵工厂做的手榴弹。

后来去打伏击,他一个人就用他投掷手榴弹的方法,把那箱手榴弹投掷完了,结果是我们方伤亡减小了,敌方伤亡加大了,我方还节约了好多枪支子弹。

师首长知道后,又表扬了李云龙,要全师都向他学习。结果是那段时间打扫战场时,战士们都争着抢着去找敌人的手榴弹。

钻山豹看着天色亮了。就掏出接受任务时李云龙给他的一块挂表看了看时间。和李云龙约好的时间正好对上。

他拿起信号枪,对着敌人的阵地射出了三颗红色的信号弹。这是李云龙教他的,信号弹就直接射向敌人,说是要的就是让敌人看见,他们看见了就会以为我们发起了冲锋,他们就会集合队伍,用李云龙的话说:老子就是要他们集中,才好一锅烩了他们。

钻山豹启动定时器,然后抓住绳子飞快的向山下滑去。

一级士官Lv.3

UID
161197
主题
97
精华
0
经验
1638 点
金钱
7445 ¥
亂世币
7285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09-8-1
在线时间
1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7-22
 楼主| 发表于 2010-9-18 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亮剑前传 017


“小刀,拿表我看。”站在前沿的李云龙头都不回的说。

“团长,来了,你看。”小刀动作极为夸张的将用绳子背在身后的一只闹钟甩到前面来。

“正好5点半。钻山豹应该点燃了炸药。”李云龙一边用望远镜看着远方一边说。

这个时候就是钻山豹启动定时器的时候。李云龙看钟的时候钻山豹射出的三颗红色信号弹也正照在敌人的阵地上。

“小刀,传令孔团长准备战斗。”

“是,团长。”小刀接令就跑。

“回来。还是不去吧。”李云龙突然想起人家孔捷也是团长,自己这样婆婆妈***要被他笑话的。再说部署早就完毕。各自完成任务就可以了。

“小刀,你说我们这离敌人的阵地有多远?”

“也就千把米吧。”小刀看看后说。

“我说最少有1800米。”李云龙竖起右手的大拇指,咪着左眼,似模似样的测量了一下说。

“团长,俺不信。”

“不信?那我们打赌。你输了,把你別在腰里的那双新鞋给我。我输了,给你一只20响。”

“团长,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小刀早就眼馋李云龙手中的两把20响了。

“没错,是我说的。”李云龙拍着胸脯说。

“傻小子,你输定了,你就先把鞋给他吧。”政委陈章和过来时,就听见他们的说话,伸手在小刀腰里抽出鞋放到李云龙的手里。

“老李,各单位都准备完毕。”陈章和是从队伍中上来的。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每次战斗任务一布置完,李云龙直到战斗打响是不会再管了的。

陈章和第一次去做这样的检查时,李云龙说他是脱裤子放屁。陈章和不信。下去看了一圈上来,告诉李云龙各单位准备得非常完好。李云龙乐了,指着陈章和说:说你是脱裤子放屁吧。我的队伍我从来不发出二次命令的,也从不检查。同志呀,这是军事行动,没有人敢轻率的。我看哪个敢拿脑袋在我面前玩儿。

这也是实话。他李云龙就是这样带部队的。但是陈章和每次还是照自己的做,成了习惯李云龙也就不说了。用他的话说:政委嘛,就是做些婆婆妈***事情的。说多了,咋看陈章和走路咋有点娘娘味。李云龙就告诉陈章和,自己笑得哈哈的。陈章和也不恼,说:你怎么就老把政委要想成你自己心中的那样呢。

在李云龙的思维逻辑里,有文化的人就不是打仗的人,政委在部队里是有文化的人,政委就不是打仗的人。搅合多了,陈章和也懒得和他李云龙说了。

在一次战斗中陈章和一个人和三个白匪军拼刺刀。李云龙要帮忙,陈章和吼了李云龙一声:你滚开。吼得李云龙一楞一楞的。陈章和硬是一个人把那三个白匪给捅死了,自己还一点伤都没有。

“乖乖,这才象我九团的人呀。”

“老子从参军就在九团。怎么就不是九团的人。”

“乖乖乖乖,骂上娘了,这更象我九团的人了。”从那以后,李云龙开始对陈章和多了些尊重。

“小刀,钟。”李云龙每次为自己设计的战斗要开始前总是很兴奋。用李云龙的话说:我儿子要出生了。

“时间到了,小刀给我冲锋枪。”李云龙话音刚落,山崩地裂的爆炸就响彻了整个大面山。

爆炸腾起的浓烟顷刻间就笼罩住了敌我双方的阵地。躲在爆炸死角的钻山豹和其他战士们就见无数的石块,树木,还有被炸飞的小动物的尸体,铺天盖地的向山下泄去。钻山豹在心里佩服他的团长呀,也只有他的团长能做出这样的大手笔。

钻山豹跟李云龙参加过一次战斗,那是一次突围战,李云龙抡着大刀片子冲在前面,那抡起的大刀片子呼呼的带着风,从远处看去,李云龙抡起的大刀就形成了一个发光的圆圈,把李云龙围在中间。凡是碰到李云龙大刀的敌人没有一个能幸免的,不是掉了脑袋,就是断了腰。看得钻山豹眼都直了,要不是李云龙叫他一声,就差点被一个从后面过来的敌人给捅了。

硝烟快散去的时候,到处飞溅的大大小小的石头也没有了。钻山豹大喊一声:兄弟们冲呀。

钻山豹也是一个见到战斗就来血性的人。其实李云龙这次交给他的任务就是爆炸。爆炸成功后就可以归队,但是走时他给李云龙说:团长,让我们也参加战斗吧!李云龙说:不行,小兔崽子在炊事班快憋出病来吧。说完就笑了。见李云龙笑了。钻山豹知道团长默许了他的请求,跳着就跑开了。

就在钻山豹喊冲的时候,孔捷也带着部队上来了。孔捷背着一把大刀,腰里别着把20响,手上提着冲锋枪。


一级士官Lv.3

UID
161197
主题
97
精华
0
经验
1638 点
金钱
7445 ¥
亂世币
7285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09-8-1
在线时间
1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7-22
 楼主| 发表于 2010-9-18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亮剑前传 018


清晨的张维德正站在他指挥所的那副挂墙的军用地图前,突然来的那阵山崩地裂把他手中的茶杯和挂在墙上的地图都震得掉在地上。指挥所里一下子乱着了一团。参谋们忙着给前沿挂电话问情况,传令进进出出的跑着。

虽然这样,张维德仍然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他很清楚,这肯定是赤匪的扰袭,没有什么可怕的。我压在前沿的团就有九个之多,赤匪不可能集中九个以上的团想从我这突然的。刘湘安排的多路进攻,肯定把赤匪的兵力分散了。最不可能的就是,赤匪怎么会选择通往达县的方向突然呢,我达县还有重兵在镇。

“糟了。”张维德心里突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郝强,快跟我去前沿,”被张维德叫着郝强的是他的参谋长。一个自己的老乡,一个追随自己放弃家业的朋友。

赶到前沿的张维德被眼前的景象给镇住了。就在昨天半山腰下的那片开阔地都还是平平的,眼前的却是大大小小的乱石滩了。最为恐怕的是,伴随着石头滚落下来的还有很多死伤的士兵。

“师座,看来赤匪是炸塌了山崖,他们是要夺回山崖下丢失的阵地,看来上面的两个团凶多吉少了。”郝强的叔叔是北伐的战将,他先去在他叔叔手下做副官,后来叔叔战死,死前告诉他要想还从军,就去找你的老朋友张维德,那年轻人不错,你跟着他有出息的。所以,耳闻目染,加上他在军事上的天赋,很快就被张维德提升为了师参谋,后来打了几次硬战,他都有不俗的表现,就稳稳的坐在了参谋长的位子上了。

张维德认为打仗就是要有天赋,至于随机应变的问题都是后天培养起来的。

“是的,这真是我担心的,站住,为什么向回跑?”张维德拦住一个向回跑的上尉。

“报告长官,赤匪把山炸了,半山的兄弟们都被炸了下来,通讯全部中断,团长要我跑步到师部报告去。”那上尉看见张维德的肩上杠着少将军衔。想应该是一个不小的官。

“我就是师长张维德,你现在立刻回到你的部队去参加战斗。”

“是,长官。”那上尉稍有犹豫就向后跑去。张维德的部队都知道张维德治军严格,临阵脱逃,张维德就有生杀大全。随时可以毙了你。

“参谋长。立刻通知准备进攻部队压上去,我就不信赤匪还能翻了天不可。”

张维德错了,这次确实就是翻了天,李云龙搞翻了天。师部1号首长也打来电话问李云龙怎么回事。

“首长,我给敌人准备的大餐开始了。”

“你小子动静闹得真大呀,徐总那里都有动静,还以为地震了。夺回阵地后你来我这一趟。”

“是,老首长。”1号一直就是李云龙的上级。李云龙回答完后就接过小刀递过来的冲锋枪向外冲,边冲边对陈章和说:政委,团部交给你了、

“老李,你又违反师长命令。”

“管不了那么多了,你少打我小报告就可以了。”

师长曾经对李云龙下过死命令:不准你李云龙冲在部队前面,我不想失去一个好指挥员。并把这督促的任务交给了陈章和。陈章和又什么时候能督促得了李云龙呢?

“我不是打小报告,我是执行师长的命令。”陈章和话都没有收尾,李云龙已经不见身影了。

孔捷不喜欢冷兵器,冲到阵地后,他根本就不用刀,而是拿着枪到处突突。打了不到5分钟,孔捷觉得怎么就没有敌人的反抗了,心想我还没有过足瘾呀。

确实是没有敌人了。那声山崩地裂嘣出的石块和巨大的气浪,加上炸山时引起的山体滑坡,不是把敌人砸死了,就是被气浪给掀到了山下摔死了。

等到李云龙跑上来的时候,孔捷都坐在地上抽着烟,看着战士们在打扫战场。

“孔二楞子,你他娘的不仗义,剩饭都不给我留点。”

“谁让你上来的?你不怕师长骂你娘?”孔捷现在和李云龙斗时,开始找他的软肋。

“嘿嘿,我这不是上来部署新的任务吗?”他还是蛮怕师长的。见战斗结束,没有硝烟,李云龙也少了血气。

“刘参谋,命令部队马上构筑工事,准备敌人的反扑。”做李云龙的参谋长是最难的,比做政委还难。难就难在李云龙的计谋总是比别人高明。所以李云龙的参谋长基本上就成了他的传令兵了。

“李云龙,你这手太黑了吧。把人都炸死了,武器也都毁得差不多了。你说这战场还有什么好打扫的。你看看这些被你弄得断胳膊断腿的敌人,倒还给我们添了,麻烦。”孔捷喜欢在战斗中发财,就是弄些武器装备补充自己的队伍。师首长曾经说过,以团为单位,战场缴获的武器,除了少有的重武器和炮类武器要上交师部外,其他轻武器和冷兵器可以以团为单位留下。这项政策李云龙孔捷这批团级军官都喜欢。这也是这支部队武器要好于其他部队是原因之一


一级士官Lv.3

UID
161197
主题
97
精华
0
经验
1638 点
金钱
7445 ¥
亂世币
7285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09-8-1
在线时间
1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7-22
 楼主| 发表于 2010-9-18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亮剑前传 019


“这好办,杀了他们算了。”李云龙这是激将孔捷。孔捷就曾经因为杀战俘被一撸到底,做了战士。要不是孔捷会打仗他早就上不来了。

“你说得轻巧,我现在可是有很强的组织纪律性了。”

“你得了吧,二楞子,还想猪插大蒜装像呀。”

“团长,俺把鞋子给你吧。”小刀蔫头耷脑的过来,把那双新鞋子交给李云龙。

“怎么了?哦,傻小子,逗你玩的。留你新鞋子娶媳妇的时候用吧。”

“俺愿赌服输,我刚用脚步量了,正好1800米。”

“啊?真是1800米。看来我水平又提高了。”李云龙得意得哈哈大笑。这是他小时跟一个猎户打猎时学来的,办法是土了点,但是管用。他还学了一招看地形的本领,什么地形图他看看后和地图一对照,还真*不离十。

“算了,你知道就好了,不要你鞋子。”

“不行,俺输了就要给你,要不以后和你赌,你输了俺就得不到你东西了。”

“咦---你这小子怎么就这样死心眼呢,好了好了,你还是别你腰里,就算替我保管吧。”

“去去去,一边去,老子有正事要做了。”李云龙见小刀还想说,就把他撵开了。李云龙是看见钻山豹带着队伍过来了。

“报告团长,我们完成任务归队来了。”钻山豹敬礼报告。

“好小子,我就看见你两眼在眨,都成泥猴了。怎么样,你们伤亡大不大?”

“报告团长,无一伤亡!”

“没有伤亡?你小子吹牛吧?”

“真没有,36个人全部在这,请团长检查。”

“嗯,不错,为什么迟迟才归队?”李云龙看着钻山豹他们身上都多了些武器,就绷着脸问。

“团长,有一些白匪挡在我们归队的路上,被我们顺便解决了。”

“你他娘的就跟我扯淡吧,你从哪归队?白匪的部队在哪?他们昏了头呀。”

“报告团长。他们是被你炸昏了头。”钻山豹说完,在场的人都笑了。

“去去去,回你的炊事班去。”

“团长,我不去,我就留你身边。”

“不按时归队还想回我身边?不行,回去!”

“是-----”钻山豹知道再说也没有用了,蔫蔫的回答。

“我没有听见,大声点!”

“是,团长,钻山豹奉命回炊事班去!”

孔捷告诉李云龙,不算被石头和气浪弄下山去的敌人,我们共打死打伤敌人900多人。

“乖乖,他们又报销了两个团。知道我们的对手是谁了吗?”

“刘湘呀!”

“捣什么乱,刘湘会上前沿指挥。”

“那就不知道了。我去带个俘虏过来问问就知道了。”孔捷在俘虏队伍拉出一个杠少校军衔的人来。

“什么职务?”李云龙问。

“报告长官。团参谋长。”

“你们前沿最高长官是谁?”

“报告长官。是少将师长张维德。”

“少将师长张维德?嗯,没有听说过。”

“张维德长官也没有听说过,他可是黄埔军校的高才生。在蒋委员长那可是-------。”

“好了,你话太多了,把他押下去。”那上校见李云龙也就是一个团长,开始有点放肆,被李云龙挡了回去。

李云龙多年来和国民党的杂牌军打交道多,当然不知道张维德。

李云龙刚才一听说是少将师长在前沿。心里咯噔了一下。怎么了?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是和一个师在对抗。当然他更不知道他对抗的是两个师。先前觉得1号给他两个团是多余的想法也就没有了。

想到1号,李云龙突然想起1号让他去一次师部的。差点忘了这事情。

“刘参谋长,张政委你们俩协助孔团长构筑工事,防止敌人反扑,副团长回团部守城。你们刚才都听见了,敌人是一个师在我们的对面,我们不能小意。小刀和我去师部。各自去执行吧。”

小刀最喜欢和团长去师部了。师部有个报务员小姑娘是他的老乡,他喜欢到了那就和人家去搭讪搭讪。

师部离前沿有十多公里,李云龙拉出他的黑驹。这黑驹就是一匹纯黑的马。马中白马,棕色马,杂色马多,要是找一匹纯黑的马就不太好找了。这匹马是李云龙攻下一座县城后,在一个县警察局的局长家的后院找到的。是那个局长给他老婆的生日礼物。听说还是从内蒙古专门买来的。李云龙爱不释手。有次被师长见到,师长想要过去。李云龙不干了,给师长出难题,要师长给他十门山炮。结果是被师长臭骂了一通,马也给了师长。可是没有过几天师长又派人给他送回来了。李云龙问那人怎么回事,那人告诉他说师长说了:李云龙的东西不能随便要,这家伙是一个不吃亏的种,你要要了他的东西,他敢向你要师长当。

一级士官Lv.3

UID
161197
主题
97
精华
0
经验
1638 点
金钱
7445 ¥
亂世币
7285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09-8-1
在线时间
1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7-22
 楼主| 发表于 2010-9-18 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亮剑前传 020


在万源保卫战刚开始的时候,红四军方面军总部的部署是:东线以9军25师担任主要方向防御任务,坚守万源东南的大面山,抗击敌人主力的进攻;4军12师大部坚守万源西南的玄祖殿,配合25师作战;33军一部和12师34团2个营,坚守万源以东的花萼山,主要对付从城口方向进攻的土匪王三春部;12师35团布于万源以北的滚龙坡地区,警戒陕南敌军;30军88、89师和31军274、279团作为预备队,分别配置在万源以东的孔家山和万源西南的南天门地区;西线部队在小通江河一带牵制敌第一、二、三、四路,配合东线部队作战。会上,徐总指挥长强调:现在我们已退到根据地的后部万源一线,不宜再退也没有地方再退了。万源保卫战,是关系着川陕革命根据地和川陕红军生死存亡的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

当刘湘开始他的“六面围剿”计划的时候,面对来势汹汹的20万刘湘大军,还在万源县城内的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就召开了高级指挥员的军事会议。这次会议就是针对敌众我寡的形式召开的。面对如此庞大的敌人的进攻势头,红四军只有收缩战场阵地,以高山峻岭,沟壑天堑,丛林草甸为天然工事牵制敌人,伺机打击歼灭。

会议认为,西线敌我隔小通江河对峙,山脉多南北走向,利敌节节抗击,而不便红军的发展。东线敌军虽强,但遭打击最重,红军居高临下,反击得手后可顺着山脉走向直捣敌人后方,而且不击破敌主力第五路,也难以彻底粉碎六路围攻。因此,确定从东线开始反攻的计划,准备先击破第五路,而后再挥戈西向。

从万源县出发,绕过重重青山,穿过长达数公里的幽幽山道,越过道道险滩大河,再行约两小时,便万源地区有名的玄祖殿了。

这玄祖殿也有些来历。相传嘉靖年间,四川连年遭灾,苛捐杂税使得民不聊生。百姓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陕西一寺院长老和尚——玄祖,得此消息,决心为四川百姓造福、免灾。他令手下和尚到民间化钱粮。有一农妇因无钱粮,便将头上银簪取下作为捐款。谁知这些和尚认为这是对长老不敬,便把银簪扔在路旁草丛里。事后被长老玄祖知道了,非常气愤,责备了手下和尚。长老得知当地老百姓也有困难,便不忍心再出去化钱粮,决心亲自到四川为民免灾。于是他念了七七四十九天经,修行满,“坐化”了,变成一金身罗汉。在一个月明星稀、鸡不叫狗不咬的夜晚,东北方向忽地一道金光滑破长空向大巴山飞来,正正当当地落在这座山顶上,人们料是福星降临。第二天山顶聚满前来看究竟的人。说也奇怪,只见一金身铁铸的菩萨,四米来高,腿有水桶粗,脚指丫还卡着根雪白的银簪。膀有一米来宽,手臂有小脸盆般粗,面目慈祥温和,盘脚合掌坐在草坪上,身旁还有一口铁钟,口面有斗口大小,还一稀可见钟上的字迹。据说玄祖带着两口钟,刚飞到离山顶几十米处,鸡叫了,飞在后面的大钟就掉下来,落在一口枯井里。自从钟掉进枯井后,这口竟常年缘水盈盈,天干不枯,雨淋不溢。人们为福星降临而奔走相告,欣喜若狂,自觉筹集钱粮为玄祖菩萨修庙宇。经过一个多月的忙碌,一座金碧辉煌的庙宇修成了。玄祖殿分大殿、中殿和后殿。选择菩萨供在大殿的正中,两边八大金钢护卫,大中悬在正梁上。从此取名“选择殿”。

对于红军来说,这些不过是些民间的传说。这时的红军主要是看中了这个易守难攻的战略要地。从万源县城收缩阵地后的红军就把总指挥部设在了这里。

独具战略慧眼的徐总指挥就在这地势险要,陡峭挺拔的山上运筹帷幄,傲视强敌。

刘湘军团也对玄祖殿发动了数次进攻,每次都铩羽而归,但他们仍不死心,不惜动用整团整旅的人马发起轮番进攻,但是红军据守险要地势,每次都让来犯的刘湘的队伍吃尽苦头。

1号首长的师部就设在玄祖殿山下偏西的地方。这是1号首长在总指挥那里据理力争来的。目的就两个:一是离大面山近,便于指挥战斗。二是可以保卫总部首长安全。

开始时总部首长就不同意,说你们都在我前面,我还怕什么。还是1号首长分析了这里复杂的地形,怕敌人小股部队偷袭,总指挥才勉强同意。条件是:部队精力要放在歼敌上。

李云龙和小刀此时就策马飞奔在去师部的路上。一般没有特殊战斗任务,师部首长是不会要李云龙直接去师部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亂世メ皇城之巅 ( 粤ICP备16039306号 )

GMT+8, 2018-5-27 10:58 , Processed in 0.281252 second(s), 8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