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メ皇城之巅 十年文化,永久传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6|回复: 3

几百个真人真事,让你看到尖叫!!!!!

[复制链接]

三级士官Lv.5

UID
149933
主题
29
精华
0
经验
5909 点
金钱
32855 ¥
亂世币
106544 元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08-10-5
在线时间
515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8-4
发表于 2013-1-10 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事大致有:六灶僵尸 万祥麻将9只手 书院鬼上身 还有奉贤仙骨(奉贤还是南汇未知) 航头黄鳝 坦直女半仙 三墩见鬼 南工技红衣少女 等等... 真人真事祖父讲的故事南汇农村现在水泥路四通八达,路路相通,村庄稠密可在上世纪30年代,农村多是羊肠小道,七转八弯像走迷宫,且人烟稀少一天傍晚祖父 从现东海乡丈人家回南汇家中,半路里天下起雨,天黑伸手不见五指还好看到不远处有一灯光,走近看是二间草屋里住一对老夫妻,祖父借了一把雨伞,随身带的一 包纱线寄放在老人家中次日还雨伞来到老人处,那有草屋和老人,只有两囗盖着稻草的棺材一包纱线放在棺材旁我婆婆对讲的真实的鬼故事以前我公公在村里教书, 一天下班后很晚回家,每天经过一条小河上面又做很小的桥,一到晚上几乎连个人也看不见 路灯也没有,那天下班回家的时候已经快12点走到这座桥上看见对面有个小孩穿的白色衣服,我公公就想这么晚怎么会有小孩在这里,于是就走上去想问下,怎么 还不回家当他走到一半时 看见那个小孩跳到水里不见了,我公公看水里也没有人上面也没有吓的跑回家,后来生病好几天有人说那个里死过一个小孩口述人:外婆人物:我外公时间:解放初 期某个夏天的夜晚地点:乡间小路详细内容:于市区夜归,穿田野小路之时,见一身着清朝服饰打扮女子手拿一块滴血手帕看着外公外公急速奔走,穿过田野进入村 庄,路遇一户在屋外乘凉人家,躲避于其间,其人不解问作甚?


外 公答曰:僵尸追我遂,众于家中拿出犁头铁扒等严正以待,却那女子顷刻化作绿色火焰飞驰而去 鬼摇船1960年我九岁,当时大家都吃不饱,长期饥饿的滋味实在难受为了增加点食物,我与姐姐和另一对姐妹俩去海边拾山芋一个星期六凌晨起来看看月亮很亮 就以为天快亮了[当时一般人家都没有钟表] 我们4个小孩沿南老公路向东行进,走到今远东大道附近时,听到公路下面的卫星河中有吱个吱个的摇橹声,在这万赖寂静的荒野中,显得格外清晰可借明亮的月光 大家找不到船的身影,不知谁说莫非是鬼摇船?听说鬼摇船只听到声音看不到影子我只觉得浑身一阵颤抖,头皮发麻,我扯开喉咙大喊,啥人!啥人!

可 那有人的回音!当时那里附近几里内没有人家,我们只能边跑边走,但可怕的摇橹声始终紧跟着我们一直跑到今港西卫星河桥上碰到一个守夜老人才发现摇橹声没有 了在如雪的浓霜中等了约2个小时才天亮我外公:我外公与一人划着小捉鱼船,在小河浜里捕鱼后回家,天已黑周围一片荒野这时河岸上传来一阵“咪哩嘛啦”的吹 号声,我外公连忙划船躲入野草(看枯)中,接着看到灯笼一大排与抬矫的看着就象是一队婚嫁队在行进中但他们横越河道沟坎田间如履平地,一路直线走去渐渐远 去如今我外公也已尘去,他应该知道是咋回事了?时间:前年夏天地点:宁噶村里人物:我同学那天我两个同学半夜在另外一个同学家吃好饭回家。

因 为太晚了,所以就像早点回家,走大马路远了点,所以两个人商量了下走乡下的水泥跑道骑着“木兰”,骑着骑着前面开的同学,看到前面一个人家旁边的围墙(围 墙不高,比膝盖高一点)上有一个小孩子坐在上面,头低垂着,因为是半夜三更了他很奇怪,怎么有一个小孩子独自坐在那边,所以有点怕怕(这时也没有跟后面的 同学说什么),只拉了下油门开了快点当骑过那个孩子时,坐在后面的同学也看见了,也感觉到很奇怪,但也不敢多声之道开走好远,两个人才说,刚刚有没有看见 那个小孩两人都感觉后背凉凉的,反正那两个同学被吓的够呛!时间:今年五月中旬地点:军港公路 汇龙苑附近本人亲身经历,晚上7点左右,天刚黑,我由北向南行驶,在路西有位老太太穿着深褐色衣服,向南走,当时我车速不快,距离她100多米,为了躲避 她我还往道路中间少许靠了点,这时对面过来一辆车开的是远光,我把车灯调成近光,对方也很自觉的调成近光,在对方调光的一刹那,那个老太从我眼前消失了第 二天,唉,第二天的事就不说了也是晚上在那段路里面时间:小时候地点:以前的大观园 现在的建德南郊别墅事情:以前大观园开不出就随便能进去了,我记得那次我们小时候就跑进去玩跑到一个湖那边的一种好像傣族的房子那边,突然有个穿着白衣服 的小男孩问我们要不要一起玩我们也没搭理他,继续走了,没走几步回头看的时候那小孩就不见了,当时我们就想那小孩怎么一下就不见了,回头想想他穿的白衣服 可是丧服现在感觉背后凉飕飕的!我听舅舅说的一个他的亲身经历舅舅是在外地的,那时候他住的地方附近就是个乱坟岗然后有一次收工回家,因为白天干活很累 了,乃么我是驴那个坟地的时候就在路旁的大树下坐着准备抽根烟,然后火柴点来点去点不着,这时候有个老头走过来问他,乃么我舅舅问他有没有火,老头没说话, 舅舅又问这么晚了在这里干吗呀,老头还是没说话,舅舅觉得有点奇怪,接着老头回过身就走了,但是恐怖的事瞬间发生了,舅舅当时差点没昏过去,老头竟然没有 脚,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是舅舅说的时候还是觉得很恐怖.........叔叔下班回家,那时候还没公路,都是乡间小路,乃么骑着自行车,叔叔一开始 骑车骑的蛮好的,乃么想抽根烟(我发现碰到鬼的时候点烟都点不着的),也是点不着,然后继续往前骑,这时候突然有个人出现在叔叔前面,当时吓了一跳,因为 那时候没有现在这么灯火通明,黑漆漆的,此人拿出一个饭盒,说这是我娘娘给我叔叔准备的夜宵托他带过来给他的,我叔叔当时一愣,心想:我不认识你啊,怎么 会带饭盒给我呢,但是又一想可能是娘娘的同事咯啥,所以就收下了,叔叔还没来得及说声谢谢,那人就不见了,叔叔当时就觉得背脊有点发凉,乃么骑车骑的很 快,到家后肚子也有点饿了,打开饭盒准备吃夜宵,谁知道里面都是石头叔叔不知道是有人恶作剧还是撞鬼了,总之也是被吓得不轻

今 天热闹的南汇桃花新村,在60年代可是真正的荒郊野外,东至梅花路,西至浦东运河,南至护城河,北至拱极路,四周全是河浜没有路桥相连,只在北面有条小路 进入里面,这里人称樊家圈,可里面没一户人家 60年代中期一个夏晚,我拿了鱼叉和手电进入里面叉田鸡,突然听到河里有扑通、扑通的拍水声,我把手电射向声响处,只见一条载满大粪的木船旁水面波纹连 连,可没发现任何动物,脑海里记起别人说过落水鬼喜欢坐在船沿上洗脚的话,害怕得心里别、别跳!决定立即回家,谁知发现有二个黑影正迅速向我走来,我又大 吃一惊,双手紧握鱼叉准备与鬼决一死战!我大喝一声啥人!!!

小赤佬,侬要吃生活伐?噢!原来 是一对野合男女!我心中害怕全消!我讲个真实的故事吧是我亲身遇见过的一件叫我想想后怕的事 事情还要从几年前的一个中午我记得是坐的631也就是现在的川芦专线我去大桥的一个亲戚家玩 我下了车 刚走没几步遇见了我高中的同学(名字我还是不说了)当时我很惊讶好多年没见的同学今天怎么碰上了 然后我就和他聊了起来我说上次同学会你怎么不来啊 他面色很难看 我说你在干嘛像大病一场似的他愣了愣面无表情说我死了好几年你不知道吗 当时我就一愣笑着说 几年不见你跟我开什么玩笑啊 他勉强的笑笑说不开玩笑了省的吓着你了 接着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然后他上了去南汇的631车上 我看着他远去脑子里还有很多问号 后来一天我碰到了另一个同学我说前几天我碰见了xxx他诧异的说你开什么玩笑你要死啊 我说这么拉 他说你什么玩笑不好开啊他都死了2年啦 我说你胡说什么啊咒人家死啊和你有仇啊 他说真的他2年前在大桥出交通事故死的 我当时被搞糊涂了 回去问了几个同学都说他死了 当时我的面神经差点瘫痪 从那以后我经过大桥就有种阴影了和鬼说话是有额记得去年我叔叔帮我说过的 他在南汇步行街上回家走着走着正好碰见他一个老朋友,两个人擦的很开心额...我叔叔的那个朋友叫我叔叔改天去他家喝老酒...那么过了几天我叔叔真的想 去了打电话去他家,是他老婆接的...我叔叔问她男人在家瓦...那女的一听就哭了说你不知道咯哇...今天正好是他的三七...他走掉了...我叔叔奇 怪了说开什么玩笑哈前两天我刚在路上碰见他他还叫我来你家喝老酒的...怎么变成三七了?说明我叔叔那天碰见他的时候已经死了十几天了......... 哈老老个...我叔叔那次被闷了好几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黄路有个朱裁缝,现在该七八十岁了吧当年做裁缝,都是东家邀请你过去,手工做的不象现在动不动就网 购有一天活做好已经天黑了,下着点小雨他回家走到一个堰上(就是小河中间筑起的一条小土路),发现堰旁边站着一个人他就上去好言相劝:侬不要站在这里,夜 里厢吓着小孩的结果那个人就一直背对着他,不说话朱裁缝走到左,他就转到右;朱裁缝走到右,他就转到左如此几次,朱裁缝恼火了,想这人怎么不听劝!猛地抓 住那人,扳过身子一看,吓呆了:那人的脸是平的,象一块板,脸上爬满了萤火虫完了,回家吓病了一场 N天以后,很相像的一个夜晚,老时间,老地方,朱裁缝脑子轰的一声,惊呆了:又看见一个黑乎乎的人站在堰上……朱裁缝恶向胆边生:我惹你什么了,又吓唬 我!拿起雨伞冲上去,用雨伞柄猛地一推,把那个鬼推入河里,疯一样的跑回家里,语无伦次的告诉老婆今夜又遇见鬼了……第二天天还没亮,房子的门被敲得震天 响,有人在狂骂:我好好的在堰上撒尿,你朱裁缝为什么把我推到河里!在上世纪20、30年代,我曾祖父是南汇地区一代名医,那时出门都靠船代步,我曾祖父 有一条纱和船,样子跟中共一大开会的那条船差不多的,还雇有一名船夫 . .一天在三灶地区出诊,回家时天色已晚,船走了几个小时发觉还在三灶地区,知道碰上了鬼打墙,船夫肚皮饿得摇不动船了这时看到岸上有一家人家亮着灯,就上 岸求人家弄点吃的,主人就用面粉做了点面疙瘩,放点青莱煮给他们吃,吃完上船回到家时,两人开始肚痛呕吐,吐出来的都是隔瑞和青草,才知道刚才是在鬼的家 中作了一回客!08年暑假 我在泥城新元南路旁边的河里面游泳、突然脑字什么都不知道了 然后游着游着到了河当中(我朋友跟我说的) 有那么一下下 我清醒了、我发现我游不动了、然后我就叫救命、但是喉咙就是喊不出话来不管我怎么叫 就是叫不出来、然后脑子一片空白了、只听到一个女的跟我说:“乃好起蛮、跟无起了” 她刚好这句话 我就被我朋友救上来了、我朋友跟我说 救我上来的时候 脸色苍白 跟死了一样了、他们都以为我死了、过了一会会 我吐出水醒来了、乃么 我妈妈叫我奶奶帮我算命去、(我奶奶就说我身体不舒服 其他什么都没说)然后算命的说 我遇见落水鬼了、是谁谁谁家的女儿、很准的、然后叫我一个礼拜不要出门什么的、 本人曾经亲手经历的一个故事哦 02年夏天地点在万祥万四村一个朋友家,因为一个朋友家的老房子拆掉后改建的小洋房当时房子是造好了,可里面还没有装修,窗户全部用尼龙布封起来的,朋友 怕晚上有人偷装修材料所以叫我们几个朋友通宵在里面打麻将,听朋友说以前的老房子是一个村里的人转让的,很喜欢赌博的,不知道什么原因死了... 朋友很好客,给我们准备了很多夜宵,我们麻将打到半夜过后,我们感到肚子饿了,就吃起了夜宵差不多凌晨2点左右,我们继续上桌打麻将,其实打归打,四个人 很困了,只是不想说出来而已,香烟一根接一根,乌烟瘴气,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时候还没有自动麻将机,靠自己的手洗牌的,就当我们一副牌好了以后在洗牌的 时候,发现多了一只手在帮我们洗牌,我怕自己看花眼了,仔细看看,真的多了一只手在洗牌,四个人应该八只手啊,数了数真的有9只手,而且这只手上牌很快, 轮流着帮我们四个人上着牌,我顿时吓死了我们四个人同时发现了这个奇怪的事情,一时不知所措四个人全停下来看着那只多出来的手不说话,过了大概10秒钟以 后,那只手大概发现我们看着他,就不动了一会,然后就自动消失!四个人吓的座着一直不敢说话,朋友后来大叫一声,不打了,回去睡觉,就这样我们四个人走出 了那套房子.........待续!我爸爸跟我说他小时候在家这边看到过僵尸,我们家那有一个窑厂(现在变成猪棚了),我爸那时候听他们说那边窑厂挖出一 具棺材,但是这棺材很诡异,后来由谁谁谁什么鉴定里面是不是僵尸,结果那人断言肯定里面是一具什么僵尸,我爸那时候10岁,由于好奇心,晚上一个人走去那 看,钻在附近的草丛里盯着这具棺材,但是他到了那只看到一个女人站在棺材头梳头发,但是只看到背影,我爸很害怕就跑回家了,一路上后面都有嗖嗖嗖的声音, 我爸害怕死了,以为她追来了,结果到家回家一看,后面是家里养的那只狼狗...怕我爸出事,跟着的... 汗...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 我爷爷的爸爸 拿了点东西(南汇话 地雷)回家 要我是驴老早头埋死人的地方 忽然走不出去了 爷爷说草都被他爸踩平了 后来还是走不出去 乃么好木大大 有咋狗出来 把我爷爷的爸爸带了出来 往后的日子那狗每天会送我爷爷 绝对真实 我外婆也遇到过走不出去的事情我同学也遇到过,他是在地下停车库里,两个人一起走的,可他怎么也走不过,他朋友拉他也没有最后她把口袋里的一块钱扔地上就 在走出来的,他说如果没那一块钱就困死在哪里了口述人:我妈地点:王桥向西的那条沿着新场五灶港的路 路下面都是坟墓我妈跟我说她厂里有一个妇女 以前小时候他们在新场制绳厂工作,那个时候经常做夜班,一天半夜下班回家,那个时候都是骑着凤凰牌或者永久牌的自行车,我***那个女同事先慢慢的骑着自行 车回家,等着后面的一位女同事,骑得很慢,然后忽然一阵阴风吹过,有点小雾,然后她看见一个白衣男子骑着凤凰牌的自行车嗖的一下往前去了,然后一下子就不 见了,她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回家后的第三天,那个女的的丈夫莫名其妙的翘辫子了.........

我 讲的不是故事,是真实的事大概在一年前吧,南汇芦潮港那里,有一家三口,住的比较偏僻,跟普通家庭一样,父母上班,儿子在家里复习准备着高考,直到有一 天,男孩子突然没回家,打他手机发现手机放在家里,电瓶车也不在家等到第二天还没回家,两口子奇怪了,然后去那男孩子的同学家打听,还是没消息,第三天两 口子忍不住了,急了,报了警,叫上亲戚四处找,从早上找到晚上,最后在芦潮港有一条路(旁边有很高的树,两旁有小房子(墓碑),再过去点还有以前打仗留下 来的碉堡)就在那旁边发现了电瓶车,然后众人就在那周围找,接着又在一个碉堡里找到了男孩子的衣服,叠的整整齐齐,地上还有瓜子壳,有人说那男孩子这失踪 的几天一直都呆在那里,可男孩子呢,于是又找,一群人找到天昏昏暗了,男孩子的父亲不小心摔了一觉,他坐在上终于忍不住眼泪,狠狠的朝河里扔了块石头,大 喊了一句“弄再伐特无册来,爸爸妈妈伐行弄了,弄自噶看了办”,就在这时,河面上浮起了样东西,众人手电筒照过去,发现就是那男孩,急忙打捞上来,可惜男 孩子已经死了,两口子痛不欲生,怎么想不通,好好的孩子怎么会死,第四天,法医鉴定,那男孩子死了有4天了,也就是失踪第一天就死了这个是我外婆外公讲的 事情,主角应该是我外婆的婶婶吧,就是她死的时候是那种阴时阴刻吧,那个时候都没有火化的,都是葬棺材里的,乃么有段时间村里老是有人在雾蒙蒙的早上看见 她的坟头有个头发很长的女人,后来一个雷打下来,正好把她的棺木劈开了,一看,人还像活着的时候一样,头发和指甲很长了,鞋底都是泥,后来专门弄僵尸的人 把她切成一块块放在一个个缸里我外婆说这样的人很影响后辈子孙的,她的儿子生了八个小孩,死了四个这个事情肯定是真的还有一个事情是我爸爸的同事,那个时 候八几年吧,厂里加夜班,乃么他凌晨下班回家,可是骑了很长时间就是没有到家么,他本人还不知道,就是觉得越来越累,后来一直到了天亮了,走在路上的种田 人看见他一直在兜圈子骑车,知道肯定被弄了,连忙叫他,他才知道,回家病了半个月我爸爸还去看他的50年代南汇地区田野里棺材、坟山比房子还多,占用了很 多农田,还给耕种农田带来很大不便于是***在60年代初发动了平坟运动所有坟山被挖开,棺材板被人们拿去做家俱或当柴烧饭,死人骷髅头、手骨、腿骨随路可 见,我们门小孩拿骷髅头当足球踢有些富户的坟山底里放上成吨生石灰后放上棺材,再用砖头砌成拱形把棺材密封起来,这样就形成了干尸即僵尸一天听说在今兴东 佳宛广场西侧挖到了僵尸,我马上前往观看,只见我叔叔等人把僵尸身上的衣服剥下来堆成一大堆后用粪箕挑到他家中,红红绿绿很漂亮的衣服后来当破布卖给收破 烂的!

亲身经历的:我家在沪南公路旧盐港北面的村庄里,其实我家离路口就前面一家人家的距离而 已,但在我们路口有一座小房子,以前里面住着两个老人,后来相续去世...房子一直空关着,里面只有两个老人的遗照在我大概7 或八岁的时候,在一个夏天,我跟我两个姐姐去路口乘凉,我的一个二姐姐小跑+大跑的把我甩在了后面到了沪南公路路口站着笑我不敢走夜路,我追不上她只能跟 在大姐姐一起慢慢走,这时奇怪的事情出现了,忽然在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人影,把我吓得大叫一声,(我大姐姐也看见的)那个影子却不慌不忙的走到小房子边上 一下子穿进去了,我看了吓得差点昏过去,跟我大姐姐一口气跑到了路口,问我二姐姐看见哇,他说没看见,你们说奇怪瓦,明明我跟大姐姐看见了,我二姐看着我 们走到沪南公路的却没看到亲身经历我是建桥学院的学生,学校宿舍很多都是那种三室一厅的那种,然后合用一个卫生间,我经常半夜起来上厕所,我刚刚下床准备 开门,听到抽马桶的声音,然后心想这么巧,奔出去想看看是谁,进厕所一看,空无一人那个大便池的水箱还在蓄水我房间到厕所不到10步路的距离,而且我是快 步过去的大雾的事情我也碰到过,那次好像是元宵节前后吧,那个时候我大伯的厂在三墩,我爷爷奶奶帮忙看门房所以过节一般都去三墩的,那天回家差不多七八点 吧,我大伯他们开车先走了,我老爸那天突发奇想要走小路,突然的一阵大雾,是啦盲桑头额,真的是什么都看不见,能见度半米有哇我和我妈本来还嘻嘻哈哈的突 然都不说话了,我那个时候心里拼命的默念佛祖包邮,祖宗庇佑,在我老爸大概不超过15码的速度之下,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开到了大路上,真是劫后余生的感 觉,奇怪的是大路上一点点雾气都没有

我爸爸年轻的时候 在彭镇的一个厂 有次上夜班和同事骑自行车一起回家 经过一片农田的时候 听到婴儿哭的声音 那农田的附近 有个没有人住的房子 每年到了卖桃子的季节 有个外地的老头来住的 专门编了筐去卖给当地卖桃子的人家 那老头说他一直会半夜听到婴儿哭的声音的我也有个亲身故事小时候我和我奶奶睡,有一天不知为什么事半夜和奶奶吵,她说在吵叫爷爷作怪把你抓去(我爷爷是抗 美援朝战士,据说打仗时瞎了一个眼睛,在我爸爸9岁那年修一个自己家的广播触电死的)然后她说完又呼呼睡去,过了一会,我听见床上头(老式床,上面有顶蚊 帐的隔板)有悉悉索索很大声的声音,有时还有劈劈啪啪的声音,吓的我直哆嗦,屏了很长时间终于向奶奶投降,奶奶醒过来说:妹妹乃吓了哇?老头子乃去老,把 妹妹吓死了然后真的听不见声音了这是至今记忆犹新!

我也说一个 最近几天发生的 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那天我躺在房间里面上网 因为房子是租的 旁边一个女的反正只要她休息着就很勤奋的 老是拖我是猪 洗衣服 那天我上网上到一半 听见外面水龙头开水声音很响 那么就是那种很大的提桶装水的霹雳啪啦的声音 我以为她就是又开始打扫了 就没去管她 等到饿了就起来泡面吃 看到外面根本没人 跑到她房间敲了门也没人应 我也没听到 开门关门的声音 哈了我要死 马上把红绳子咯 金器咯什么辟邪的都带上我也想起一件事和140楼一样,我们家新房子造在南六路边上,那块地基以前是桃园,桃园里有一个地主家的坟墓,我们家造房子么叫人 家墓地搬迁了,当中发生了点小纠葛,但还是造下来了想起来那时我老公每年要发烧生病,到医院也看不出什么毛病,他妈妈也给弄了老迷信,但还是每年有断时间 浑身乏力发烧有一次又烧了,晚上热么热来要死,空调又不敢开,怕我老公生病冻着,半夜我迷迷糊糊醒来,只听见楼上有凳子桌子在拖来拖去的很大声音,我们住 2楼我爸妈住3楼,就我们上面我一开始觉得挺奇怪,晚上半夜不睡觉好像在搬场听了有半小时,还是很大声的拖椅子声音,可我老公睡得象死猪,楼上也没什么人 声,他们睡的那么沉,怎么就我听见呢?那次我也吓的要死,记得我还叫醒我老公一次,但没对他说这事,他没听见什么似的很快又睡过去,身体么很烫,只有我又 听那讨厌的声音,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我累了迷迷糊糊睡去再说一个,本来不想说的,因为外公已经去世了··· 外公年轻的时候去乡里参加大会,本村只有他一个人被邀请了散会的时候比较晚了,太阳下山有段时间了,外公走在小路上,慢慢山里起了雾霭,能见度比较低外公 走着走着,隐约看到前面有个穿花格子衬衫的人,外公心想这下好了,两个人边聊边走要快些于是便喊着“等等我”小跑的赶上去了,谁知道前面的人根本没听见一 样,还是慢慢的往前走,也奇怪,外公当时就纳闷了,怎么我跑还没他走得快当时也没想那么多,一直继续向前跑追那个人大概有10分钟左右,前面的人一下子不 见了,外公就慢慢的停下来向前走谁知道走到前面的一个亭子前,忽然看见那人坐在亭子里,背对着外公于是外公很生气,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不等我的,说着慢 慢的走上前这时候,那人猛的一转身,外公看见了一张没有五官的脸,当时就吓得懵掉了,那人也一下子就不见了后来外公回到家,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天一夜才缓过 来村里有老人说,外公不应该追那人的,冲撞了投胎的鬼魂千真万确的事情,口述给我听的上海浦东吸血鬼经典来了!!我中学时人家说是一个科学家吃错药.结果 要喝人血........当时我觉得可信度非常高.传说上海郊区某生化研究所试验失败 某生化学家必须靠血液才能维持生存 作案数次 为了逮捕它牺牲了2个警察 全部被吸干鲜血 最后一次出现是在虹口公园记得那时班级里面 挂十字架的 挂大蒜的 戴十字架手链的都有 笑死我了那是真事儿,95年下半年闹的,那个科学家姓凌,具体叫什么名儿记不清了,是北京远炎药业跟上海一家外资合搞的研究所请的研究员,好像在德国拿过 博士,挺有实力的.听我妈在上海那个公司的熟人说,姓凌的跟同事相处的一般,老自己搞什么名堂,下班了他还留着研究什么玩艺儿,他那帮同事也看不懂他写的 东西,以为是德语,后来才知道是古西伯来语 那b变身后来过四平路一带,喝了好多老鼠血,我怀疑他其实不想杀人.最让我想不通的是,现在四平路的老鼠还那么多,真烦(浦东的郊区就是南汇,据说就是出 现过两只大老鼠的那里,两只老鼠也是因为那个生化所才............)   刚才发现一个微 信号,当你关注它之后的回复太尼玛福利了,我都脸红了,赶紧去加,去晚了没位置了,我的童年啊。号码是:2459815959,知道如何增加***时间么,知道如何高潮么。你懂得。。赶紧的。

我是亲口听我 爸爸说的,我爸爸小时候差不多拔秧的季节,晚上么天灰蒙蒙的,应在就在富强那里,现在的丹桂佳苑 六灶湾的后面,那时候好多人赶工分,天晚了都还在拔秧,第二天好早期插秧去,突然下雨了伴有闪电,有人抬头看到远处有个灰色的影子,像一只羊那种的,但体 形比较大,缓缓的移动着,好多人吓得扔掉秧苗逃回家了,我爸爸亲眼看到的,他也在帮家里拔秧,至今都是很清晰的有听奶奶说过黑白无常我有个堂姐比我大5岁 由于家庭原因从小跟我奶奶一起生活,事情发生的时候姐姐才是个刚学走路的P孩,有个冬天的早晨奶奶带着姐姐在"水桥头"淘米,不多时后奶奶看到姐姐背后一 家人家的柱子旁站了2个很高很大的人,带着高帽子,奶奶看到吓的忙拉着姐姐奔回了家

我记得小学 2,3年级的时候 那天是6月1日,有个同学生病了 班主任带着我们全班同学带着乱78糟的礼物去看望她,就在去她家院前的时候 班主任和几个男同学看到她家院前的竹林里有东西在跳 像个“粽子” 那次影响很深而且 那个女同学家连年不幸之后几年里 父母离婚了 她邻居弟弟生脑癌去世了,她奶奶的脚不知道什么原因也骨折了!直到她跟着她妈妈搬出去后 才没什么不幸的事发生真人真事 很怪很怪!下沙牌楼一带的人都知道的事我外婆是去年去世的老公的奶奶是今年去世的今年4月5号那天 我和我老公去看了我外婆没去看他的奶奶 我外婆只有我一个外甥 他奶奶也只有他一个孙子 因为都是第一个清明所以就想第二年去奶奶那里谁知道就4月5号晚上我老公突然发烧身体烫的很厉害 到了一点好么的的好了老公问我几点了我说一点多了他就说现在没事了 那天晚上我下的不敢睡我同事说的说一人家的小孩生病而亡后来夫妻两就搬了出去住有时他们也回回家有次他们夫妻俩回家了,宅子上的人就去他们家白相,同事也 去了他们一起打牌咯啥额乃么玩着玩着,那些人听到他们家楼上功咚功咚的声音,说是像是浴缸里放水似的声音,宅子上的人就问是啥声音,去上面看看咯啥额,但 那夫妻俩的神色有点怪,也没回答是怎么回事... 后来宅子上的人都觉得怪怪的,就都陆续回家去了前阵子乡下头老房子成危房了,所以推掉重造然后家里的材料没人看,老爸就在车里晚上睡在边上然后5月底的时 候,老爸背脊突然疼痛不舒服,医院也查不出什么然后他的2个姐姐帮他去看了大仙,大仙说是遇见死去的人了(是死去2年的爷爷,5月底正好是祭日还有个是邻 居家的老人),活人看不到死人只要在家里烧点钱烧点香什么就可以了然后我白天上班去后,他们在家里搞活动,烧钱烧香,还弄了碗面,然后就突然字噶好了于是 再弄了个狗元宝自己带着....神秘西西的清明节值班,同事一起聊天,同事给我们说了个亲身经历的事我同事和我妈同龄,他年轻时在村里做会计,那时晚上要 村里值班什么的,下雨天,他和他弟弟,晚上喝好就去大队值班,路上走,看见远处一个小孩坐在路边一动不动,他弟弟当时吓的走不动路了,他胆子稍微大点,拉 着他弟弟从小孩旁边走过,连看都不敢看,他说当时要是一个人,也早就吓的跑掉了

我说个自己 的,10几年前了,我亲奶奶去世,晚上,我爷爷的妹妹一家人都住在我家,当时是夏天,床也不够,乡下大家都知道,以前就一床席子铺地就睡了,我睡床上,我 爷爷的妹妹一家睡地上,我爸他们晚上守灵,这件事是到了早上我爷爷的妹妹告诉我的,说我半夜起床上厕所,起来指着睡在地上的她们说了很多话,说她们身上盖 的衣服都是死人穿的,总之乱七八糟说了很多,然后就继续躺床上去,吓的她们一晚没睡好然而我自己缺一点都不知道有这事,也不知道起来上厕所我从小到大从没 发生过此类事件南无阿弥陀佛记得以前我外婆家那里有个小姑娘下班回家,已经是晚上九十点了开着大概是小毛驴吧,他家那边是小路了,快要到家的前一个转弯的 时候,他看到了一伙人,拿着火炬穿着古代的那种衣服向他走过来,他当时吓死了..第二天她爸妈发现他没有回家,在家那边的一个猪棚里找到他,那时候他已经 说不来话了,过了好几天那女的还是痴痴呆呆的,后来弄了老迷信,好像就好了但是问他怎么会进猪棚的他自己也不知道... 我来讲个不是鬼,但是类似的我外公去世很多年了,我们每年都会给他烧锡箔,有一年的时候,拜祖宗的时候,过了几天,我外婆就一直生病,也看不出是什么病, 我姨妈有天晚上就做梦,梦到我外公穿着破破烂烂的来跟她哭诉,说他没有钱了,然后么就去弄老迷信,老迷信的人就说,我们给我外公烧的那些钱都被附近的一些 小鬼抢光了,我外公也回不到他呆的地方,身上穿的破破烂烂,所以就一直呆在家里面,于是我妈妈她们就弄了很多很多的锡箔烧给我外公,我外婆的病就突然好 了~~以前听爸爸的朋友(一个开了很多年擦头的师傅)说什么半夜里拉到个女的说要去旧盐港...下车之后照旧收好钱,找好零,他就开走了半途也没发生什么 事结果第二天一看,变成举钞票~我在说个小时候听老人们说的故事,说有一伙小孩在一起玩,大人们老看见多出个陌生的孩子和宅上的孩子一起玩,也不知道他哪 里来几时回的,也从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和小孩们玩耍于是有一家的家长在家抄了几把蚕豆,叫孩子们来吃,每人排成一排,然后把刚炒出来的热蚕豆每人手心里 放一把,轮到那个陌生的小孩,也把手伸出来,家长把滚烫的蚕豆往他手心一放,只听见一声怪叫,立马那小孩化作一滩血水,不见踪影!十几年前,同村的几个人 看见一女的骑木兰,路上就她一人,自己开到路下去了,还骨折了可她却一口咬定是被路中央的 一老人推下去的奇怪的是,第二天同一地方又有一 男的摔了,说是为了避开路上的 老人六灶汤店(坐周南线,龙滨线的 知道)有一老头很牛,时不时早上起来会跟人说,昨晚又去某大队某小队捉某某人了,别人去一打听,果然那里的某某昨晚去了有一次,他还罢工了一回,说那人还 年轻,又是家里顶梁柱,不忍心去捉现在她已不干这工作好多年!好像去年10月份的样子 一个新的小区 什么德的 满偏僻的 在供级路那里的蛮多人拆迁的 房子都还是很空的 几乎没多少人家我先楼下去了等我姐姐在楼下 楼梯灯倒是有的晚上12点左右 就我一个人 凉飕飕的我本来就是很多想的那种我看着电梯那里 突然电梯自己关门 自己上去了我擦......那个时候汗啊我马上什么香港鬼片里面的情景全部想出来我就看着他 我已经刚特了那时候 就看着他 到了5楼还不知道几楼 突然又下来...到了1楼 门开了 我擦 那时候我脑子都快炸开了 我擦擦擦 真的吓死的 然后马上一个人飞奔出小区那个小区第一次去 路不熟,都不知道怎么走快步走了1分钟 听说不能跑所以我快步走的 时不时的往回看走了大概1分钟 正好有一辆车经过 我就顺着那车灯的方向走出了这个小区 到了门卫 马上打了个电话让我朋友来接...真的吓死了脸都发白了 我也说个就今年过年,我们全家还有我阿姨 姨夫一起 还有我家的狗,到江阴老家祖籍在那边的过年,然后么我们要回上海的前一天去老祖宗的坟上上坟,第二天就在回上海的路上,一开始我姨夫开的车,我爸不知道怎 么回事说,你到旁边休息会,我来开,刚开了十分钟左右,悲剧了,车子后胎爆了,车速140左右,车子就在高速上面转了两个圈,什么都没撞到,隔离带都没碰 到,车上一个人都没事,我家的狗就很莫名的看着,我爸就紧紧的握着方向盘,后来我爸慢慢的开到最旁边,弄车子,我们所有人都吓得了脸色惨白,我阿姨说,她 想一条老命要起了,回家以后我爸说肯定是去上坟,还有我们抱狗,所以没事70年代晨光,南汇乡下头放露天电影,一日夜头,一个姑娘看好电影一介头回到屋里 去,开始有同路宁,最后一段路没同路宁,姑娘一介头走,心里有念毛夹夹、吓势势,走过一座小桥,看到桥上有个宁,走近一看,搿个宁着一件白格长衫,一看面 孔,呒下巴格,伊听大宁讲过鬼是呒下巴格,胶咾心里吓来不得了,硬是头皮朝前走,身后头像格有个宁跟伊啦,伊不敢回头看,走了一段路,看见路上有几个宁, 马上对搿个几个宁讲,前头桥上有个没下巴的宁,搿个几个宁搭伊讲,侬看看伲,伲下巴有格洼,姑娘一看搿个几个宁当中,三个宁呒下巴格.再别转头一看,边头 还有一个红小囡,一身红衣裳,血血红的舌头从嘴巴里伸出来直到腰包子里.姑娘回到屋里后生了一场大病,后来打听清爽,搿座桥上几十年前有个姑娘从桥上跌到 河浜里死脱格.我也讲一个吧!是我舅舅的,他曾经可是位空军哦!现在约有60岁故事是这样的,南汇郊区以前人死后是不火化的,放在棺材埋了,然后等尸体烂 了再把骨头拾起来放罐子里的(土话叫挂热磅)郊区的应该能看懂现在讲正题:我舅舅小时候喜欢用网捕鱼,然后小溪边放着是棺木,舅舅把渔网洒下,然后发觉余 光那里有啥东西,就朝那方向看去,不得了看江一个人坐在棺木上梳头(头发很长很长),背对着他,他急忙就跑,告诉我奶奶,邻居和奶奶再去看的时候啥都没了 (补充一下差不多就5分钟的时间)如果要听我还有呀?呵呵!跟老人相处比较多,所以总归听到点

呵 呵,我也来顶顶吧口述人:妈妈(奉贤嫁南汇),所以事情其实是发生在奉贤我外婆生了五个女儿,那时候人家都说我外婆家有五只金凤凰事情是发生在我去世的二 姨身上,那时候我妈妈都还没出嫁,我的二表哥才4岁,我三表哥还在我三姨的肚子里我的二姨是服农药自杀的,原因是对婚姻的不满,和公婆相处也不是很好吧, 总之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妈妈说我二姨的婚姻是我外婆一手做主的,那时候男方家境不错,但是二姨想婚姻自由吧,总之是很不乐意嫁的妈妈说,死了的人身上是 不能沾活人的眼泪,可能因为沾了活人的眼泪吧,所以家里发生了一些很灵异的事情,这些事情我小时候不知道,直到前几年我妈妈说起,妈妈说当时二姨去世,在 他们家那里传的很厉害说我小姨身上有什么“仙骨” 我二姨有时候会附在我小姨身上

我妈妈说那 时候她还没出嫁,二姨去世后,家里晚上总听到有人好像拿了席子在地上拖来拖去的脚步声,后来外婆梦见我二姨了 ,说我二姨感觉很热我妈妈有一次在灶头间,看到以前用的那种勺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应该小时候在乡下住过的人知道),说看到那勺子自己竖起来了妈妈说 二姨很渴,想喝水再后来是我外公,我外公是在我4岁的时候,从二楼自己摔下去去世的那时候盛传说是我二姨叫我外公去的外婆给我说是说是外公因为得了气喘的 病,难受所以自己跳楼的其实盛传的有很多很多,我只是说了几个我记得的,后来外婆家把在奉贤乡下的房子卖了,再卖的时候,我外婆又梦到我二姨了,二姨说这 个房子不能随便卖的,要卖一定要卖给有家里老祖宗保护好的人家,然后说谁家会来看房子的,要卖给谁谁家后来那户人家真的来问了,所以外婆家把一幢乡下的房 子卖了(后续话题,听说卖的很便宜,乡下那是大房子,那时候算是很好的房子了)鬼故事没有!听说的几个闹鬼的地方!城北桃源民俗村北边的河里晚上有鬼摇 船!瓦屑某村有丢瞎眼!白玉兰大道某路口大晚上月亮嗷嗷亮,没下雨的天气!见一大一小两个穿红色雨衣,带安全帽呆立在路边!旁边没有摩托车哦!我老公读中 学的时候骑个摩托车回家,乃么开到离家不远的一条小路上被人遮住了眼睛,然后么就拐倒在地什么也看不见了,迷迷糊糊中看到他曾祖父撑着个拐杖向他走过来, 没过多久就醒了,还好摔得不是很严重,就把嘴唇磕破了,到现在那个疤都还在,变厚嘴唇了= =#,刚认识他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嘴巴张水泡了!还有一件就是我亲身经历过的,就在他家,睡到半夜我翻了个身,我确定翻身的时候我醒了,因为很困么继续睡 了,结果刚把眼睛闭上就听见窗外有人叫我老公的名字,我是靠窗那边睡的,听得很清楚,是个小青年,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全身就不能动了,乃么么我就想到了鬼 压床,我杂那么倒霉,过了会被我挣脱掉了,被压的时候我不停叫我老公名字,就是叫不出声音,后来能发出声音了,我老公就醒了,他问我怎么了,我说碰到鬼压 床了,晕死,他一开始还安慰我,后来他说他也没睡着,总觉得耳根子不清净,他还问我是男是女,我说男的,而且是从窗的右后方传来的,乃么他就说大概是他们 家前面那户人家,他听他奶奶讲那户人家的老祖宗很坏的什么的,,想想这东西明明是冲着他去的么噶,汗死了,绝对真实~~~~他家住在三墩的,周围都是桃 树,,,感觉还是蛮偏的!怕怕啊

我来说一个,我父亲的亲身经历:父亲小时候,家里穷,就到中山 堂(南园宾馆)这里抓黄鳝去卖(以前中山堂这里全是芦苇,小河,棺材什么的)有一天夜里抓了特别多的黄鳝要回家,可是一直走的小路,那天走了很久就是走不 出去,后来实在走不动了,就在一个棺材前面坐了下来这时候听到后面的棺材里有小孩哭的声音,更多鬼故事加一三九五一零八零零零看大图(老爸属于胆子特别大 的,否则也不会一个人晚上去这种地方抓黄鳝),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就拿起鱼叉,踢开早已破破烂烂的棺材板,朝里一看,原来是几只刺猬老爸又坐下来,拿 出身上的自来火,一根没着,二根没着,三根还是没着,那天晚上是没有风的,后来光火了,一下子拿出靠十根一起点,一下子就着,然后老爸大喊:乃我好走啊 吗?结果马上就走出去了清明扫墓讲究前7后8,我们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每年去扫墓的有一年,不知什么原因正清明过了还没去扫墓那天夜里,老爸突然半夜里背 痛的不得了,然后老妈给他捶背,热水捂都没用第二天早上,老爸说走不动,叫我一定要马上去爷爷奶奶的墓去看看(在英雄新村的西面有个墓地,惠南的人应该知 道的)结果去一看,cnm,不知道谁家缺德,迁祖坟把骨灰盒带走了,结果把放骨灰盒的水泥罩子扔在爷爷奶奶的墓上面我就去把水泥罩子拿掉,马上回家到家 后,老爸好了,一点也不疼了后来老爸告诉我,半夜做梦碰到爷爷奶奶,他们说,他们很吃力,有东西压住他们了,然后老爸就开始背疼 千真万确的事情,我也算当事人了汗汗汗南汇 三灶野生动物圆当时在建造时候 发生 一件非常让人非议思索的事情 当时有一间小屋 傍边就是一条河 周围都是竹林 很多拆迁公司 过去拆迁也没办法拆掉 因为我表哥当时就是拆迁上班 事情被他说的怕怕 好几个民工用大榔头 去咋那个房子 只要靠近那个房子 榔头举起 就没有一点力气 开始还不信 一个个民工上去都这个样子 榔头不行 后来老板让工人用铲车 挖掘车去施工 但是车一过去都熄火 开不动了 后来上报南汇有关部门 据说新闻也来拍摄了 经最后一致研究 用炸药炸掉那个房子 可奇怪的是 当打火机点然 怎么也点不然导火线 好多工人 发烧生病 就是拆迁不掉这个房子 动物园很多保安 晚上巡逻 在那个地方 都听到一个人哭泣的声音 哭泣声非常低沉 有胆的朋友可以去那个地方 好像在鸟林区现在哪里周围被封闭 周围都是河了 据说这个房子里面挂着一个老人的照片 后来听说 找到了这家屋子的主人 陪同法师做法 才得以拆掉 据动物园周边人士反映 那个老人身前是横死的 一般横死的人 都怨气太深 这个事情我们这里很多人都知道 开始听的怕怕的我同事的妈妈亲眼所见,地点是书院的,乡下的做衣服的厂有三班翻的,那天中班是在晚上十一点下班的,她妈妈跟一个同事一起骑自行车下班!两 个人有说有笑的回家,在路上,突然那个女的一下子全身抽筋,嘴巴里不停的喊着:老爷不要打我老爷不要打我!她妈妈吓的类!后来打110的!带去医院后自己 醒了,什么事情都不记得的!是不是鬼上身啊!

我来讲一个,真人真事,我家的一个远亲是航头人, 那是在八几年的时候,那时都不富裕,那时他17岁,夏天傍晚他就出门去下钩子抓黄鳝,有天他走的比较远,来到航头和下沙的交界乡下处比较偏远,荒凉,杂草 有半人高,在两条河里下了10几个钩子,然后回家了第2天清晨(4点多,当时人起的都比较早),他出去收,收获不小,等来到昨天那地收时,第一条河的黄鳝 一条都没有,可到另一条河时,收上来第一条,他一阵狂喜没见过这么粗的,起码有1斤多,收了5条那么大的,收到最后一个时,找不到了,摸了半天,摸到一个 圆的,硬的,拿上一看,奶奶的,是一骷髅头,吓的差点尿裤子,顿时觉得头皮发麻,后背发凉,蒙蒙亮的天略带点雾气,空气凝滞,恐怖的气氛,他大口喘着气傻 坐那,(吓闷掉了,还小啊,还有那时迷信还是比较相信的)等回过神来拿了黄鳝拔腿就跑,跑在那半米高的杂草丛中,跑累了停下看看,才发觉没跑多远,继续 跑,(可能碰到鬼打墙了,当时不知道),累了停,有力气了继续跑,跑了半天其实没跑出那些半米高的杂草丛,不知怎么的他撒了一泡尿(童子尿哦),鸡也开始 打鸣了,他跑出来了,(不知道是童子尿还是鸡鸣把鬼打墙弄掉了)回家跟父母说了这事,大人把他骂了一顿,那里不能去,还让他把黄鳝全放了,(那里是坟山, 那些黄鳝吃肉的所以又大,另一条河没有也很难解释两条河其实隔的不远)是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阿拉妈***奶奶身上,事体是特能嘎个,那次我妈***奶奶死 了,然后全家人都已经披麻戴孝在哭的时候老 人家突然醒来问他们这是在干吗?然后她说我到了地府,阎王问她,叫她报上名字,她一报,阎王一翻生死薄,说你还没到,叫她回去,然后旁边的牛头马面让她骑 着白马送回来了她说,阎王的胡子好长好长,男的一间,女的一间,关在不同房间里当时把家里人,都吓坏了,诈尸阿... 后来她活到了98岁,那时候才七十多还有一个,02年的时候,坦直有个女半仙,有次在田头看到2个女僵尸从下面转出来,在田茛上烧饭吃,吃好回去,后来打 了110,公 安来了,他们不信有僵尸,就约定明天要挖开来,开棺验尸那时夏天,秧都插好了,消息传开了,那里是人山人海,有几百几千人(不夸张的,为了看的清楚点,把 秧都踩平了),可当正要开挖时,雷声大震,暴雨倾盆,后来就没开,是怕了吧坦直人大都知道的...故事是十几年前夏天晚上乘凉聊天的时候邻居说给我们听 的,邻居她娘家的也是三墩的,具体什么地方我给忘了,事情就发生在她娘 家的大队里她们那有户人家,一脉单传到了这一代也只有一个儿子(那时的时代背景下还是比较少见的)这孩子比较调皮在加上只有这一个孩子就比较受奶奶的宠 爱,但很不幸死于非命(具体怎么死的已经记不得了好像是淹死的)死时也就十多岁家人哭得死去活来,奶奶由于爱惜孩子最后决定土葬了这孩子下葬的位置选在了 进出大队的必进之路的河对面,河上有座桥是通向田里的站在桥上正好可以看到坟墓下葬后一段时间内也没什么,直到有一天大队里有个农妇在田里干活直到天黑了 才收工,在经过桥的时候看到那个站在自己的墓碑上对着她笑,她吓得把身上的农具一丢 直接往家跑,之后大病一场3个月后才好的在她之后陆续也有几个人也碰到了,都是看到那孩子站在坟头上对这他们笑 后还我这位邻居回娘家都是早早去,早早的回来,如果晚了就干脆过夜在娘家这是她口述给我们听的可信度还是很高滴那时候在南工技校读书,我是住宿生,我们住 的是教学楼,只有三个寝室,到了晚上就有个老头会把两头的门锁起来 一天晚上,和室友们无聊所以讲起了鬼故事,讲到一半的时候看见有个穿红衣服的女孩端着个洗脸盆从我们门口走过,当时我们并不在意,可是过了很久很久也没看 她再走回来,天是我们去隔壁两个宿舍去问,可她们都说没有人出去过,于是我们壮着胆去厕所看,可是两边的门已经锁了,厕所里也没人,我们大叫着跑回宿舍, 从那天起我再也不敢一个人晚上起来上厕所了。


                            帥神农丶

乱世少校Lv.12

UID
191450
主题
116
精华
1
经验
13424 点
金钱
60052 ¥
亂世币
26481 元
阅读权限
120
注册时间
2011-8-29
在线时间
3355 小时
最后登录
2015-5-21
发表于 2013-1-10 02:5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一半不爱看了,那么密密麻麻的眼睛都看花了,建议楼主一个故事一个故事隔一段

二级士官Lv.4

UID
49319
主题
185
精华
0
经验
4007 点
金钱
30226 ¥
亂世币
51389 元
阅读权限
40
注册时间
2008-4-10
在线时间
94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3-6-17
发表于 2013-1-20 13:16 | 显示全部楼层
真长。

上等兵Lv.2

UID
50058
主题
9
精华
0
经验
802 点
金钱
2812 ¥
亂世币
4102 元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08-4-16
在线时间
14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5-3-20
发表于 2013-6-29 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乱世威武
http://t3.baidu.com/it/u=2957340239,2828137600&fm=0&gp=42.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亂世メ皇城之巅 ( 粤ICP备16039306号 )

GMT+8, 2018-1-18 17:44 , Processed in 0.156252 second(s), 5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