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メ皇城之巅 十年文化,永久传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玄幻·奇幻┊] 《夜宠为妃》作者:莎含(已完结)

[复制链接]

一级士官Lv.3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0章:暴打
  一路上,慕凌雪的步子时而快,时而慢,后面的彭掌武总时距那几步跟不上,彭掌武可是头一次遇到这么有意思的小娘子,怎么能放过呢,一路欢喜的跟着,他身旁的小厮甚至还在一旁起哄,这让彭掌武更高兴,甚至扬扬得意。

  水竹到也不担心,虽然身边没有侍卫跟着,可知道暗下京八定会让人守着的,只是不知道主子这是要做什么。

  “王妃、、、”她上前轻哄了一声。

  慕凌雪对她摆摆手,“前面的巷子里人少吧,咱们就去那里吧。”

  虽然她可以不如此生事,但是看在林丞之那个笨蛋如此费心弄药铺的事上,就小试身手收拾一下彭掌武吧,只是如此,林丞之可得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行。

  水竹隐隐猜到主子的想法,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却也不好说什么,一路快了几步紧追上主子,生怕一会让主子吃了亏。

  一见前面的小娘子走到了没有人的巷子,彭掌武搓着手掌一脸好色的走上前去,“小娘子好懂得风趣,也知道寻这种没有人的地方与小爷亲热,你放心,小爷不会亏待了你。”

  那一脸的**之我是狗的水竹直反胃,还是本能的拦在前面,“放肆,还不退下。”

  却并没有说出慕凌雪真正的身份来,这样也是为了保护慕凌雪的名声,不管怎么说堂堂闲王府的王妃出来一副勾引人的模样、、、、想到这,水竹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哟,还有一位呢?小爷今日的艳福可不浅啊,来,让小爷亲一个。”

  彭掌武只顾着高兴,这才发现还有一个貌美的丫头,眼睛又是一亮,还毫不遮掩的往水竹丰满的胸盯了一眼,水竹又羞又恼。

  “大胆狂徒”水竹在王府是虽是个丫头,可王府里的丫头又是王爷特意要陪养的,那与平常人家的大家闺秀可差不多。

  所以水竹跟本就没有骂过人,更是连大声喝人都没有过,今日受到这样的侮辱,让她恨不得直接就冲过去,好在骨子里的气质让她冷静下来。

  当声一喝,到有几分不怒而威的气势,到让彭掌武微微一愣。

  随后他又淫笑起来,却是吩咐身后的下人,“把外面守好了,不管里面有什么动静都不许进来。”

  “小的们知道的”

  “就是爷兴奋的喊救命也不能进来”彭掌武还得意的补了一句。

  这正是慕凌雪需要听到的,眼里闪过阴毒,这种**之徒就让她收拾收拾,也让他长长记性,等彭掌武再回过头来时,慕凌雪已将水竹扯到身后,以一个雷人之速一个劈腿就向彭掌武踢去。

  在现代她虽是钻研中医,不过为了健身散打还是学了些的,原本是想和同学一样学抬掌到,只是那规矩太多,还不如散打自由,最后索性和一群男子学了散打,虽然学的一般,不过眼下拿出来对付彭掌武还是绰绰有余的。

  一脚正中彭掌武的下巴下,他哀嚎一声捂着脸就蹲到了地上,慕凌雪跟本不给他机会,一揽下身的底裙对着没有一点准备的彭掌武接连又是几脚下去,彭掌武就倒在地上。

  “来人啊,快来人”他回过神来就大叫起来。

  只是有了他先前的吩咐哪里还有人敢过来,旁的不说,就这是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他们听到主子唤救命就跑了进去,哪里知道主子是舒服的直呼救命,而他们因为打扰了主子好事,事后被主子一顿骂,所以这次听到主子又像上次一样,没有一个人动,甚至还彼此嘱咐对方不要在闯进去像上次一样。

  慕凌雪见没有人进来,也不急了,不无优雅的撸起衣袖,“彭小爷,这样你可满意?要是不满意下面还有更刺激的呢?”

  语罢便是一愣奸笑,这声音很大,听在外面那些下人耳里,还以为是女人和调笑声呢。

  彭掌武胆战心惊的往后挪着身子,可是胡同本就小,他身子早就贴到了墙上,“你不要过来,告诉你,小爷可是将军府的人,我爹不会放过你的。”

  “将军府又怎么了?本姑奶奶打的就是将军府的人,也真不嫌弃丢人,这么大了还只知道有事就找爹,丢人。”慕凌雪抬脚又是一脚。

  彭掌武痛的哀嚎一声,“好你个小娘们,敢打小爷,小爷和你拼了。”

  慕凌雪哪里给他扑过来的机会,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若不是这身子太弱,哪里用打这么多下,彭掌武肿着猪头一样的脸晕倒在地上,慕凌雪才收了手。

  “走吧”她把衣袍捋好。

  回头看水竹裂着嘴呆愣在那里,慕凌雪娇声一笑,“回去找时间也教教你和蔷薇。”

  此处不宜久留,拉着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水竹大步往外走,那些家丁刚要回头,被慕凌雪给喝住,“你们主子可说了,穿衣服时被哪个偷看了,定要拨了他的皮。”

  不知是慕凌雪的话吓到了他们,还是主子的原本的性子就吓到了他们,果然没有一个人敢回头,从众人让出来的位置,慕凌雪拉着水竹大摇大摆的离开。

  水竹哪里料到事情会这么简单,而且向来文静的王妃竟然还有拳脚在身,今日给水竹的震惊实在是太大了,直到被王妃拉到一个酒楼靠窗坐下,整个人才回过神来。

一级士官Lv.3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1章:打赌
  慕凌雪这次长了记性,一路到酒楼里,手在墙上抹了一把,最后抹在脸上,这样一脏,到将她艳美的容颜遮挡了几分,看过来的人到也少了。

  水竹此时已在没有力气去惊讶了,这才一上午的功夫,王妃给了她太多的惊喜,担心害怕之余又觉得很刺激,甚至羡慕这样的举指。

  慕凌雪见水竹一脸崇拜的看自己,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还不点菜,今日你们主仆同席,可不能浪费了这难得的机会。”

  听了这话,水竹才想起什么,慌乱的站起来,慕凌雪顺势又拉着她坐下,“行了,你也知道我向来是不注重规矩的,你若这样,这顿饭吃的也就无味了。”

  这阵子水竹也了解主子的脾气,那是说一不二的,到也不在坚持,唤了小二过来,把酒楼的特色菜点了个遍,二小笑的合不拢嘴下去了。

  枉日里说话一口一个‘本妃’就让慕凌雪觉得别扭了,能像今日这样无所顾及的想做什么时候便做什么,她也极开心,一边往外看着街上的人群。

  “主子,是林大少”水竹一眼便认出了人群里大摇大摆的林丞之。

  “他出来的到是挺快,你去叫人叫上来”慕凌雪看过去,看他浑身上到到全好完整,想来林丞相只训了他几句。

  远远的看着水竹走过去,跟林丞之说了几句,他便抬头往酒楼看来,慕凌雪很享受他僵硬的神情,还心情好的对他摆摆手。

  不多时林丞之和水竹就前后的上了楼,最后还看到了林丞之的五金走在后面,他眼睛往前面四处寻着,眼里闪过一抹失落,自是没有人注意到他的举动。

  “王、、、”

  “林公子起来吧,在外面不必多礼,坐吧”慕凌雪拦了他的话,大厅还有旁的客人。

  林丞之听出王妃是不想暴露身子,到也知趣,在水竹惊愕中一撩袍子坐了下来,男女本就不该这样见面却又同坐一桌,水竹咽了咽口气,终是没有开口,见主子看过来,这才小心翼翼的坐到另一边,林丞之看了不由挑眉。

  “去药铺时正赶上林丞相带你回去,到也没有空说话,想不到你这么快就出来了,到也正好一起用饭”慕凌雪直接快人快语的说了出来,林丞之脸色一阵不好看。

  在外面闯祸被父亲带了回去,那是让他最觉得丢脸的事情,眼下被这个女人给戳破了,越发的觉得尴尬。

  慕凌雪手支着下巴,绕有兴趣的看着他,“不知道林大少要怎么感谢我才行,今日我可帮你出了口恶气呢,眼下想来彭大公子正在救医呢。”

  “你、、、”林丞之听了没有激动,反而越发的对眼前的女人惧怕起来。

  说起来从山上回来后,他也暗下让人去打听了,打听回来的消息,这女人在东晋国虽是第一才女,可是因为全家被贬之后,只剩下她与生母被丞相府收留,最后却被人撞破她与旁的男子私混这才坏了名声,而她能联姻过来,全还是睿王求了皇上又念极与其父的交情这才有了今日的身份。

  转而又安慰自己,也是,怕正是因为她是这个的女人,才有那日那样对自己的举动,可惜眼下自己是着了她的道了,心里为自己委屈着。

  慕凌雪将他的神情一览无余的收入眼底,微垂下眸帘,“林大少知道我以前的事情?到不如说出来,有些事情说开了才开,不然存在心里大家都不舒服。”

  其实她也是想知道自己这具身子过去到底经历了什么,而名声坏成那般。

  “没、、、没有”林丞之被看穿了,慌乱的拿起茶水来遮掩,到不由得呛到了。

  “是不是听到我与人有私情?其实有些东西就是这样,一句话到了另一个人嘴里就变了味道,不如这样吧,林大少可愿与我打个睹?”

  林丞之漂浮不定的迎上她的眼神,“睹什么?”

  “既然外面如此传闻,想来我家王爷也定会听到,若王爷对我冷言冷色,那我二话不说,以后在也不为难林大少,若是王爷与我琴瑟和鸣、、、”

  “那小的自然听王妃差遣”林丞之忙接过话。

  他就不信一个男人能接受得了自己的妻子是这种人,何况这男人还是个王爷,不管怎么样他得摆脱这个女人的束缚才是。

  水竹暗下摇头,这林大少脑子却也太不好使了,他也不去想想王爷何时待人冷言冷色过,何况这婚事是皇上赐的,心里在不满,也不会当着外人面表现出来,万一传到皇上耳朵里,那样岂不是更不招皇上喜欢了?

  想到王妃几句话就又将林大少死死的给绑住了,水竹知道凭王妃的心计,怕是跟本不会被人所利用,到也松了口气。

  一顿饭下来,林丞之胃口大开,慕凌雪也不挑破,待几杯酒下肚后,林丞之的本性也露了出来,“你不帮我打人,小爷我也不会放过他,将军府怎么了?小爷打的就是将军府,要是给小爷几千兵带,小爷也能照样保护边疆,哼,那将军府不就是能把军营里的用药从东晋回弄来吗,不靠这个他算个什么东西。”

  听着主子的话说的越来越不着调,五金想在一旁插话,抬眼见王妃扫过眼神来,不由得又退回去,更不敢冒然劝阻了。

  “那是,林大少可是丞相之子,岂是一般人能比的?如此我到是有个好主意”慕凌雪主动给他倒了杯酒,也不理会他话里的用词,“我看林公子眼下里一切费用还要靠家里,若相爷不高兴了,怕手里也会很紧,人句话说的好,靠谁都不如靠自己,我有庄大买卖,若是做成了,不说一辈子不愁吃不愁穿,却也够你富贵的活上几年。”

  一听到钱,林丞之眼睛又亮了几分,“真的?”

  想到那个才装修的药铺,林丞之又打了退堂鼓,慕凌雪淡淡一笑,“若是咱们以半价将药卖到军中去,你觉得如何?”

  “半价?”那样算起来也不是一算小数啊。

  “是啊,草药山上到处都是,对咱们来说跟本就不需要本钱,挣到钱也是足利的。”慕凌雪又补了一句。

  一旁的五金和水竹乍舌不已,竟不想王妃还有这能耐,东晋国什么人最富,发属大夫和卖药的,这可偏西晋国控制的厉害,这边认草药的人几乎没有,就是有认识一两种的,也不过是乡野村夫,只知道治个擦破皮的,可见东晋国对大夫和认识草药的人有多需要。

一级士官Lv.3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2章:失救
  五金在一旁看着,心想自己在不上前阻拦,一会少爷将自己卖了都不知道,那军中用药的事情,岂是什么说想往里送都行的,要是老爷知道了,还不得拔了少爷一层皮?

  平面上看着东晋与西晋国很友好,暗下却总会有小挑衅的事情发生,边关将士那边也是碰不得的地方,谁不想好好过日子而去送命?

  也明白军功这个道理,可东晋国和西晋国的力量悬殊在那里,哪个也不是睁眼瞎,谁愿去送死,所以说眼下将军府能成为皇上眼前的红人,还不是因为皇家需要人家去卖命吗?

  要是少爷真将将军府惹急了,人家一撩挑子,皇上怪罪下来,少爷用命抵也没有用啊。

  “少爷,你喝多了”想到这些,五金硬着头皮上前着,“老爷今天才发过火,少爷还是早些回家吧。”

  “去,等爷挣了钱,爹也不会总骂我没用了”林丞之说出真话到也不怕丢人,一边看向慕凌雪,“王妃,今日我就是王妃的人了,王妃只需一句话,让我上刀山下火活在所不辞。”

  这到又成绿林好汉了,水竹在一旁抿嘴笑。

  慕凌雪却拿起娇来,“我是看林公子的,只是林公子的秉性我实在不放心把这么大的事情全交给你,不如林公子先回家问问林丞相在做决定也不晚。”

  好个计谋,水竹听了不由眼睛一亮,这下林公子怕更会嘴死了。

  果然,只见林丞之站起来,一拍桌子,“小爷的事情自己做主,就这么定了。”

  五金黑着脸,只觉得这天怕是要塌下来了。

  慕凌雪拉他坐下,小声道,“你够意思,那有挣钱的机会咱们就一起赚,我还是那句话,今日这事可不能让旁人知道了,特别是我家王爷。”

  见他看自己,慕凌雪深叹一口气,觉得心平静了,才道,“你也知道哪个男人喜欢让自己的女人在外面抛头露面呢,我也不怕被你笑话,我家王爷院里养着那么多美娇娘,我又是一个临国来和亲的,能靠的住的也就是手里多握些银子,万一哪里被休出府,我也有钱安置自己。”

  她说完还煞有介事的抹了一把眼角,林丞之本就是个没有心计又心软的,听到这向来在自己面前强硬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诉苦甚至还说出心里话,怎么能不感动。

  他一脸严肃的认真道,“王妃放心,这事我定会保密。”

  “谢谢林公子了。”慕凌雪在心中比化了一个‘耶’的胜利手势。

  分开前,慕凌雪把事情交代了他一翻,到也不是旁的,只让他改日去上次的庄子上拿草药的样子,然后找人上山采药。

  最后两人又一起去了药铺,里面只有一个小厮在守着,正打着瞌睡,一见主子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女子,慌乱的起身迎过去。

  见药铺装饰按照自己当日说的那样做的,慕凌雪很满意,走时还激励林丞之,“药铺一开业,一个月就能赚这个五。”

  她伸出手,林丞之瞪大了眼睛,“五、、、五百两?”

  慕凌雪摇摇头,压低声音,“五千两。”

  一旁的五金和水竹也错愕的合不拢嘴,老天啊,五千两那得是多少银子啊,怕最爱宠的睿王府一年的盈利也得不到这个数。

  这西晋国靠山另一边又靠大河,南边到是适合种粮食,可一天夏天就发大水,尝尝是水灾,跟本就没有多少粮食丰收,至于北边京都这边,全是山。

  所以说与东晋国比起来,西晋国是又穷又小,哪里是对手,只能是受欺负的份。

  五千两银子对他们这些在权贵人家生活的人来说都是个天数,难怪他们是这种反应,慕凌雪却不知道这些,到是林丞之激动的只恨欢呼出来。

  回来的路上,水竹不勉有些担心,“主子,能挣这么多的银子何不与王爷说了,这样一来,王爷也会对主子多看一眼。”

  本就是在王府里出来的,她明白容侧妃和董氏为何能得王爷的眼,还不是她们身后的力量,可王妃这么能挣钱又懂得医药,岂不是更厉害。

  “王爷本就不相信我,而且呢,也不想去低着身子做人,这样更好。”远远的慕凌雪见街道口一个女的要饭的正被几个流氓挑衅,而那女的却似傻了一样,只跪下在地上,抱着头低那几个人摸。

  水竹见了也看过去,到没有多大惊讶,这种事情太多了,西晋国这么穷,到处可见乞丐,可是到了跟前时看到那女子眼里的空洞,还是忍不下心去。

  “连个要饭的便宜也占,穿的人模狗样的,却办畜生做的事,真是丢人”慕凌雪已开口骂过去。

  几个小混混看过来,哟了一声,就围上去,“小娘子好厉害的一张嘴,不如陪哥几个玩玩吧。”

  慕凌雪抬手打掉要碰自己的手,嫌恶的冷看过去,瞪的那小混混身后退了一步,不相信一个女子竟有这样犀利的眼神。

  只这一片刻的功夫,那原本还跪在地上的女要饭的,竟然一个猛身向小混混撞去,她这一撞不好,小混混身子撞到了后面的摊子上,上面的鸡蛋散了一地,这下可乱了。

  鸡飞狗跳的功夫,慕凌雪拉着水竹早走远了,不过也很快发现那女要饭的一直跟在后面,水竹得了主子的眼神,掏出几个大钱走过去,哪知女要饭的跟本不要,只几步走到慕凌雪面前,直直的看着慕凌雪。

  那样熟悉又带着怨恨,甚至还有伤心的眼神,看的慕凌雪愣住了。

  只听她带着哭声道,“姐姐好狠的心,只顾着自己富贵,到是忘记父亲和我们这些妹妹了。”

一级士官Lv.3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3章:姐妹
  慕凌雪惊愕不小,愣愣看着眼前的女子,脑子里只有妹妹两个字在回荡,她本就不是真正的慕凌雪,却也没有特意去打听过慕凌雪的家事,只以为嫁到这边就不会在有联系,却不知竟有找上门的一天,一时之间到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又说什么。

  “莫不是姐姐不认识妹妹了?那我就介绍一下吧,我叫慕凌云,乃东晋国原将军府二女儿。”

  水竹先委身上前行了礼,“见过二小姐。”

  有了这么个功夫,慕凌雪才收回气,平静下心,“是二妹啊,不想有生之年你我姐妹二人还能见面。”

  她只知道慕府除了她和那个亲生母亲,所有人都被发配到边关去了,所以也不敢多说,生怕会让对方起疑心。

  慕凌云冷冷一笑,“几年不见,姐姐还是这样的性子,姐姐不想知道父亲怎么样了吗?”

  水竹见四下里有人看过来,忙上前道,“二小姐一路奔波,不如先到府中休息后在说也不迟。”

  慕凌云像受了刺激一样,瞬间就喊了起来,“怎么?姐姐怕丢人了吗?还是姐姐觉得自己仍旧是第一才女?好,我不怕丢人,我就告诉姐姐,父亲现如今病了,却还要被鞭子打着上山上去背炭,姐姐听到这些可满意?不过我知道父亲见姐姐过的这么好,一定会高兴的,因为姐姐永远都是他心里那个一度被世人捧着的第一才女,而不是罪臣之女,更是西晋国闲王府的王妃。”

  慕凌云虽然将军府二小姐,却是姨娘所生,性子本就很偏激,当初将军府出事后,老将军只把免死金牌给了嫡女和正妻,就已让她恨的咬牙切齿,到了边关后整日里与那些罪犯在一起干活,眼看着白嫩的手变的全是茧子又粗糙,待在听到京城里传来消息,慕凌雪已联姻嫁到了西晋国做王妃,只差吃的吐血,凭什么?难不成只因为她是庶女就要承受这不该承受的一切?而所有的好事都慕凌雪一个人承担?

  她不服,偷偷跑出来,本被发配的地方就与西晋国相临,所以她一路要着饭过来,待到了西晋成的城都之后她才发现自己太过天真,以她现在要饭的身份怎么可能靠近闲王府呢。

  甚至、、、好在一切都过来了,遇到了这个让她又恨又想急需找到的女人。

  “妹妹既然在这里,怎么不见父亲?”慕凌雪往她四周打量一眼,并没有见到旁的人。

  虽然她不是古代人,却也隐隐知道被发配到边关的罪犯是不能私下出城的,更不能逃走,那就和逃奴没有什么区别。

  慕凌云冷哼一声,“你既然这么孝心,当了王妃后怎么不想着去看看父亲?现在关心起来了,猫哭耗子假慈悲。”

  这人跟本就不可理喻,句句话里带刺,要不是看在这具身子真欠了她们的,慕凌雪早就顶回去了,在看她那狼狈样,也不稀罕与她计较。

  “行了,先回府在说吧。”慕凌雪转身就走。

  水竹才松了口气,“二小姐请。”

  不管怎么样不在街上丢人就行了,慕凌云对水竹的尊敬跟本就没有放在眼里,冷哼一声,往前面走去,大户人家的小姐都被娇生惯养,何况这还是当年东晋国将军府的二小姐,那就更了不得了,所以这样的态度水竹到也没有意外。

  谁人不知道东晋国的慕老将军,那可是赫赫有名,甚至功名盖过上面的皇上,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功高盖主而惹得皇上忌讳,在有人举报慕老将军与西晋国私通信件后,东晋国的皇上直接就治了慕老将军的罪,整个慕府里的人也全被一起发配边疆。

  慕老将军却在这危机时刻用先皇赐的一块勉死金牌救下自己的长女和夫人,这也事当时也被传为一段佳话。

  慕凌雪对这些事情也略有耳闻,但是其中的细节却并不知道,就像突然眼前蹦出一个妹妹来,这就让她很史料未及。

  慕凌雪回府带了一个像要饭一个的女人,不多时便在府里传开,不过因为她的威慑在,所以并没有人敢上门来打探什么。

  待蔷薇带着梳洗打扮好的慕凌云走进来时,慕凌雪才发现竟还是个美人,虽然不知道那个名义上的爹长什么样,不过种子这么好,想来本人也不错。

  水竹早让人备了一桌子的菜摆好,待慕凌云一进来,福了福身子,带着屋里的下人退了出去,只留下姐妹二人在屋里。

  慕凌雪坐在软榻上用毛笔写着药方,自然全是简笔记,能看懂的也没有几个,所以她很放心,即使这药方被偷走了对那些人来说也没有用。

  “这是做什么?有什么话吃完饭在说吧,那样骂起来也有力气。”没有抬头也能感受到一双目光盯着她。

  慕凌云坐到桌前,看着一桌子的菜,没有一咪感激却满满的全是恨意,想着这几年来在边关整日就是连吃稀的都吃不饱,而她却有下人服侍又是锦衣玉食,凭什么这么不公平?

  慕凌雪放下手里的笔,起身走到桌前,拿起筷子先各样吃了几口,“妹妹既然是来寻我的,想来也不是只为了和我质气或骂我一顿吧?”

  慕凌云一扭头,“父亲在在边关呆下去,怕也挺不了多久了,姐姐如今是王妃,想来定有办法将父亲救出来才是。”

  等不来对方说话,她抬头看过去,嘴角略带讥讽,“难不成姐姐是怕了?”

一级士官Lv.3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4章:怨气
  慕凌雪觉得她真的不必太好心,要好好的跟前眼这个一脸怨恨的‘妹妹谈一谈了’,到也不在劝她吃饭,转身回到榻上坐下。

  见她这副优雅的举动,莫凌云眼里就闪过恨意,是的,她恨那种高高在上天生富贵的举指是她学不出来的,更是让人不由自主的惭愧的低下头。

  “妹妹既然说我怕了,想来也知道其中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到还和我说这些话,是不是觉得我过着好日子而你们在那里受苦心里觉得不公平?”看她眼神一抬,慕凌雪知道自己说对了,强压下心底的不高兴,“人各有命,这句话妹妹也该明白,许是妹妹觉得我现在过的很却,家爱有本难念的经,妹妹又岂会知道我的苦处呢,若可以重来,我到希望这机会让给妹妹,我与父亲去边关,到也省心,这高宅大院里的事情让人活的也不痛快。”

  她也不指望着眼前的妹妹能体谅她,“不过正如妹妹说的,不管如何,父亲那里我也不会不管,妹妹就放心的住下吧,等王爷病好了,我就去与王爷说。”

  慕凌云见此,态度才好转一些,“姐姐也莫怪妹妹说话难听,妹妹在家里也一直是这副直脾气,要不是心疼父亲,我也不会担了逃奴的罪名跑到这里来,还要被那些流氓、、、、、”

  “好了,先吃些东西吧”慕凌雪也看出这个妹妹不是那么好处的,对于她突然又向自己示好了,到也没有多少好感。

  听到外面水竹与人说话,慕凌雪才唤了一声,不多时蔷薇推门走了进来,身后带着紫依,看来是府里有事了,慕凌雪直看过去。

  “禀王妃,宫里派了人来,皇后宣王妃进宫说话。”紫依福了身子直接把事情说了。

  “宫里的人在前院正等着”蔷薇担心的补了一句。

  “那就不要让宫里的人等久了,更衣吧”

  等慕凌雪换了一身诰命服出来时,慕凌云眸光略闪了闪,慕凌雪吩咐水竹照看慕凌云,这才带着蔷薇往前院去。

  上了轿子后,慕凌雪脸色才沉了下来,上次皇后派来的人被打了,转天就让人接自己进宫,醉翁之意不在酒,这次怕是鸿门宴啊。

  轿子直接被抬进了皇宫,慕凌雪下轿之后就看到高高的红色城墙,古朴带着庄严的宫殿,门口对立两排粉色宫装的宫女,被前面宫人引到门口时,听到太监鸭子一样的嗓音宣报后,才有宫人挑起门帘,慕凌雪走了进去。

  她到也不怕,低着头走到中间,想着水竹教她的礼数行了大礼,等不到上面的声音也不敢起来,久到她的腿麻木的没有了知觉,才听到上面叫起。

  慵懒的声音带着不可忽视的威严,她站起来后被宫人扶到一旁的椅子坐下,但听到上面让抬起头来,她才慢慢抬起头来,正对上一双凤眸带着犀利能穿透你心底的眼神。

  “闲王妃果然是天下绝色”皇后淡淡一笑,这笑还不如不笑,反而让人觉得不舒服。

  多说多错,慕凌雪也不开口,到是发现李凝芙也坐在对面,略闪惊讶,不过瞬间就掩饰了下去,任人跟本无法发觉。

  吕皇后打量着眼前的女子,绝艳中却带着一抹稚嫩,小小年岁就有这般的容貌,难怪儿子会在大婚之前将之留在房中一晚,想到因此儿子被人暗下说占其皇嫂,吕皇后看向慕凌雪的目光略不善起来,她决不允许任何一个人在名声让玷污儿子。

  再想到自己派去的人被打了回来,这样的事情何时发生过,虽然皇上已有些糊涂了,她却不好做的太明显,但是眼前的女人却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闲王妃,你可知错?”吕皇后眼皮一垂。

  慕凌雪不慌不乱的从椅子起身,委身跪到地上,“臣妾知错。”

  “噢?那你说说你错在了哪里,本宫也想听听。”

  “妾身该拦下王爷,即使被打扰了,也不该把皇后派的人打出去,求皇后责罚。”

  吕皇后一听,气的眼睛都瞪大了,连说三个好字,“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闲王妃小小年纪就能这般厉害,真是让本宫佩服,听你的话是怪本宫不该派人去探病了?派去的人被打了,让本宫脸上无光也是本宫自找的是不是?”

  慕凌雪神色不变,“妾身不敢。”

  “不敢?本宫看你的胆子大着呢,也是,闲王小小年岁时就搬出宫去,你年岁也不大,府里又没有老人教你们规矩,到是本宫没有想到,何况那些不是出自皇家的,就是不懂得规矩,在怎么顶着皇家的身份,也掩饰不了出身。”

  “妾身惶恐”嘴上说着惶恐,可脸上却一点怕也没有,气的吕皇后又高了几分。

  “这几日你便在宫里住下吧,让林嬷嬷教教你皇家的规矩,至于府上,两位侧妃在,你也不必担心”吕皇宫命令道。

  转头她看向一旁坐在椅子上的李凝芙,“你也留下来吧。”

  随后不在管两人,搭着身旁的老宫女站起来,“嬷嬷,她们两个就交给你了,真是不知道东晋国那么大,怎么教出来的女子这样的没有规矩。”

  吕皇后一走,屋里除了宫女只剩下慕凌雪和李凝芙两个人,李凝芙看向慕凌雪的眼神略有不善,还是走过去扶起她,“姐姐这又是何苦惹恼了皇后呢。”

  慕凌雪借力站起来,一脸的无辜,“妹妹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

  行,你想装傻子是吧,反正以后有你受的,李凝芙到也不在多说。

一级士官Lv.3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5章:过往
  慕凌雪被留在宫里,她只能吩咐蔷薇出宫带话,在让蔷薇带着平日里的换洗衣服,在皇宫里住的院子,正是皇后宫殿的一处侧院,与李凝芙两人住到了一个院里。

  一没有了外人,李凝芙忙拉着慕凌雪的手,“姐姐可和王爷说过了?”

  “说过了,而且这事我看妹妹也不要太急,眼下睿王在南边治水,要是他还想着成亲之类的,到时岂不是让人拿着做说词,说睿王是贪恋美色的不是吗?”慕凌雪淡淡一笑,强压下心里的不耐烦。

  李凝芙想了一下,“姐姐说的对,到是我误会王爷了。”

  想起她与王爷在一起的欢爱,脸忍不住一红,她却不知道男女之间的情事竟是那般美好,难怪女子都在嫁了人后与丈夫甜蜜无间呢。

  趁着她发呆的功夫,慕凌雪回了自己的屋,虽然是皇宫,还是偏院,却也比她在闲王府住的地方好,折腾了一天,一会儿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呢,得了机会她就躺下休息。

  今日她敢那般对皇宫回话,也是想到自己大摇大摆进宫的,皇后不可能对自己下狠手,那么暗下的那些小手段怕是不能少了。

  胡思乱想间听到外面有人叩门,更不是不应声人就走了进来,慕凌雪一个挺身坐了起来,看清走进来的是李凝芙身边的绿儿,脸色略为难看,这也太没有规矩了。

  绿儿看出她的心思,跪到了地上,“小姐,奴婢知道你一直在怪奴婢,可当初也是小姐把奴婢送给李小姐的,若奴婢对小姐有一点多观注意,李小姐就会打骂奴婢,所以后来奴婢也就与小姐生份了,只是奴婢希望小姐能知道,不知之前还是以后,在奴婢心里,真正的主子只有小姐一个。”

  “你若说完了,就回去吧,莫让人多想了”

  慕凌雪绷着一张脸,脸上神情不变,心下却很是惊讶,不承想这绿儿以前竟是自己的丫头,这样也好,省着带在自己身边,让她察觉出来自己不是本人。

  “小姐,当初在李丞相府时,李小姐抢了小姐的未婚夫,奴婢知道小姐心里是恨的,所以最后才做出那样的事情,只是小姐一定要记得,在也不要多与李小姐多接触,她心里一直是看不起小姐的。”绿儿红了眼睛。

  当初将军府出事,李凝芙以小姐闺中好友的身份将小姐和夫人收留在丞相府,却只是在外博得好的名声,在丞相府内却似下人一样待小姐和夫人,夫人大病之后更不是不给请大夫,而让夫人就这样去了,只留下她与小姐相依为命。

  李凝芙却还是不觉得解恨,生生的从小姐身边将自己抢走,甚至这次联姻过来,独将自己带在她身边,目地是什么?不就是想用自己拿捏着小姐吗?

  小姐已经够苦的了,她不能在让小姐受委屈了。

  慕凌雪坐在上面,看到她眼里闪过坚定的神色,心里一颤,觉得自己怕是误会这个丫头,或许她对真正的慕凌雪是忠心的,只是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罢了。

  心里更为惊讶的是李凝芙竟然真的抢了这‘慕凌雪’名义上的未婚夫,不过想来那个男人也不怎么样,还好两个人并没有在一起。

  “小姐,奴婢以后怕在也没有机会在小姐身边服侍了,小姐一定要保重自己。”语罢,连叩了三个头,也不等慕凌雪说什么,起身就往外走。

  慕凌雪伸出手,终是没有出声,对于绿儿她不敢肯定是不是真的对自己忠心,或者受了李凝芙的指示来靠近自己。

  当天晚上,突然听到对面传来尖叫声,慕凌雪直接就冲出了屋,直觉是绿儿出事了,果然看到几个宫女围着一口井,一脸的惊骇之色。

  对面李凝芙也被惊醒,出来了还喊着,“绿儿”

  哪里有人应声。

  慕凌雪冲到井旁,看到里面飘着一具身子,隐隐的只能看到是女的,也不多想,扯过打水的井绳就跳了下去,四下里的宫女又是一阵惊呼,引得门口的李凝芙也呆愣一下,然后跑向井边。

  虽是夏天,可是井深,所以井水很冰又带着寒气,身子一跳进来,瞬间就打透了,慕凌雪打了个冷战,把要落下去已没有反应的身体托起来翻过来一看,不正是绿儿。

  被冻的浑身颤抖,仰头对上面喊道,“往上拉井绳。”

  这时上面慌乱的人群才有了方向,众人七手八脚的像平日里打水一样往上往井绳,又得侍卫得了消息涌进来,有了他们拉,慕凌雪终于抱着绿儿被拉了上来。

  “这怎么是好,还不将闲王妃扶进去”李凝芙喊着人。

  慕凌雪撇开众人,把绿儿放在自己的腿上,用膝盖顶着她的肚子,拍着后背,几下就听见绿儿哇的吐出一大滩水来,被放下手人咳了几声,才缓缓的睁开眼睛,她眼神迷离,慢慢看清自己被众人围着,知道是被救上来了,待在看到王妃一身的湿意,隐隐猜到了什么,扑到慕凌雪怀里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原本她早就该死了,可是在将军府出事那天,是小姐将她带了出来,到了丞相府之后被李小姐要去而拿捏小姐,她想过寻死,可是她实在不放心小姐,直到联姻之后,她想着终于可以放心了,又被带到了这边,却不想主子被睿王同宿一晚,她不放心,怕小姐因为而被闲王不喜欢,所以又隐忍的活着,直到去闲王府那次,她看到闲王对小姐是好的,终于可以放心了,只是终不能在死之前不能和小姐说一句话,她实在是不甘心啊。

  李凝芙站在一旁,看到这一慕,脸气的都变了色,不多时皇后那边也被惊动了,林嬷嬷带着几个宫女走了进来,听到知情的宫人学过事情的经过之后,不由得多打量了慕凌雪几眼。

  “在皇宫中寻死,岂不是玷污了皇宫,来人,将人拿下。”下一刻,林嬷嬷冷冷的开口。

一级士官Lv.3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6章:冲撞
  好不容易将人救回来了,听了又要治人罪,慕凌雪知道这是规矩,可是她不能就这样看着绿儿去送死,在跳进井里那一刻,她就做了决定,将绿儿救活后就要回自己的身边。

  所以在那些婆子靠上前时,慕凌雪直接看过去,“绿儿本就是我慕府的家生子,要治罪就由我这个做主子的承担吧。”

  四下里一片冷吸气声,就是连几个侍卫也抽一口气。

  这林嬷嬷是皇后的奶娘,在后宫里除了皇后和皇上,就是那些嫔妃见了也要尊称给几分颜面,这还不算,林嬷嬷的手段更是下人中听了无不惧怕的。

  每隔几年就会有宫女被放出去,又有一些新的宫女被选进宫来,最让人记忆深刻的是当年有一个叫扇儿的宫女,长的似三月里的桃花,让人移不开眼。

  那时睿王还是二皇子,没有被封王而住在宫里,平日里总往皇后这里来,久而久之睿王也看上了扇儿,扇儿更以自己的容貌为傲,觉得自己天生就是做娘娘的命,所以对于二皇子的情她跟本熟视无睹,眼睛只放在皇上身上。

  就凭这一点,就触犯了皇后的禁忌。

  皇后面上自是不会表现出来嫉妒一个宫女,这些只交给了林嬷嬷,一次扇儿不经意打破了一只茶杯,林嬷嬷二话不说,只直就上前掌嘴,一圈巴掌下来,扇儿的脸肿的和猪头一样,耳朵更是被打聋了,就凭这一点容貌好了,也不可能在往上爬当上主子。

  这事还没有完,从此扇儿到也本份了,偏林嬷嬷跟本就没有打算放过她,一次她说错了话,当着众侍卫和宫女的面,直接拿针线将扇儿的嘴给缝上了,这可吓坏了不小宫女,就让那些大老爷们的侍卫都吓的不小,扇儿终于忍受不了这样的折磨悬梁自尽了。

  从那以后,皇宫里那些怀着不安份心思的宫女老实了,就连那些嫔妃也老实了不小,林嬷嬷的狠毒也让众人都知道了。

  奈何她是皇后的人,别说告诉皇上,眼下皇上两耳不闻窗外事,整日听曲看舞,连朝中的事都不怎么过问,哪里会管这些事。

  “闲王妃既然这么说,奴婢也不好做主,闲王妃就随奴婢去见皇后娘娘吧。”林嬷嬷一张脸就像老松树皮一样,说话时扯动着脸上的皮肤生硬的没有一点表情。

  慕凌雪并不急着站起来,“林嬷嬷你是皇后身边的老人,最是知道规矩的,本妃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这样去见皇后也失规矩,况且这院内有着侍卫,嬷嬷就让本妃这样让众人看着吗?”

  “王妃教训的是,是奴婢忘记了规矩”

  林嬷嬷竟然会记错,让众人又是错愕不已,此时此刻众人更佩服的是这位闲王妃,几句话就让林嬷嬷失了规矩,所以看向慕凌雪的目光也特别的崇敬起来。

  语罢,林嬷嬷吩咐院内的侍卫退了下去,慕凌雪这才扶起绿儿,往自己的屋走,待两人换了衣服后,慕凌雪拉着绿儿的手,“你放心,一切有我在。”

  绿儿红了眼睛,“小姐,是奴婢对不起你,又让你、、、、”

  “走吧,一会儿到皇后那里,你什么都不要说,只认错,要说什么有我说就行了。”出门前慕凌雪还嘱咐她。

  绿儿用力的点点头,一出门就看到李凝芙站在门口。

  她笑着走上前来,“姐姐,绿儿毕竟是我的丫头,我也有错,我与姐姐一起去皇后那里认错吧。”

  慕凌雪也不和她绕弯子,“妹妹,绿儿早前就是我家的家生子,那时家里出事,我才将绿儿交给妹妹,让妹妹照看,眼下里我想将绿儿要回来带在身边,想来妹妹也不会拒绝吧。”

  李凝芙脸上神情一呆,她确实没有料到慕凌雪会直接说出来,随后笑的有些勉强,“姐姐,你我都是从东晋来的,从家里来时,我只带了绿儿一个,若是绿儿跟了姐姐回去,我身边没有熟人到有些不习惯,不如等我习惯一下旁的丫头,在把绿儿给姐姐送去怎么样?”

  “妹妹,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去想也不想多想,说多了怕伤了咱们的感情,眼下不过是一个丫头,妹妹不会为了一个丫头与我生份是吧?西晋这边说起来也就咱们两个最亲了,不是吗?”

  李凝芙走过去挽过她的胳膊,“看姐姐说的,不过是个丫头,哪里比咱们姐妹的情份重要。”

  若是在东晋哪里会这般,果然是跳起来了,就知道威胁人了,眼下自己还要用着她,自然不好得罪,不然岂会咽下这口气,当初把绿儿要过来,就是想着折磨绿儿而看着她难受却又没有办法的样子,如今绿儿在皇宫里惹事了祸,既然她想背着就让她背着去吧。

  三人这才随着侯在院门口的林嬷嬷往皇后那边去。

一级士官Lv.3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7章:顶撞
  大殿上,一进去就看到了皇后那双带着怒气的眸子,直直的射了过来,李凝芙身子微微一颤,其实她是想讨厌好皇后的,毕竟睿王是皇后唯一的亲生儿子,而自己联姻过来也是希望能当上王妃,可眼下睿王不说举行大婚的事,她也想通过皇后这里能取得皇后欢喜让皇后出面,所以当今日一听皇后招她进宫,脸上的欢喜是难以遮掩的,可待看到皇后后,她知道自己太天真了。

  皇上的目光犀利而不让人没有逃避的地方,跟本不是她所有哄骗的,在看到因慕凌雪而受到牵连,她心里也恨起慕凌雪来,想不到自己堂堂丞相之女,到这边要受这样的待遇。

  “闲王妃,你这不是想让本宫背上狠毒的罪名吗?”有了先前之见,吕后也不问知不知罪了。

  “妾身不敢”慕凌雪一跪下,绿儿也跟着跪下。

  李凝芙不可能独站,何况先前绿儿还是她的下人,只能跟着一起跪下。

  “不敢?本宫看你的瞪子很大啊?这才刚进宫就闹的寻死觅活,本宫到要问问可是本宫哪里刻薄你了,让闲王妃如此这般?你可知道你这样做将皇家的颜面放在了何处?你还真以为本宫不敢动你是不是?”吕后直接将手里的茶杯丢了出去。

  慕凌雪没有躲,硬生生的让那茶子落到自己的额角边,刺痛过后只觉有热水流下来,明知是血也不抬手去擦,只任之流着。

  绿儿在一旁看了,欲上前去被慕凌雪一个眼神给制止住,若绿儿这时站起来,那自己岂不是白挨骂白挨打了?

  “林嬷嬷,将那个下人给本宫拉下去杖毙。”指的正是绿儿。

  慕凌雪抬起头,“皇后,这丫头是妾身的家生子,妾身远嫁到这边,身边已没有亲人,只有这丫头一个,皇后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妾身不懂规矩,皇后日后多教教才是,一个本就救死的下人,皇后在若治她的罪,传出去岂不是玷污了皇后的声誉,求皇后开恩。”

  为了一条人命,磕个头也不算什么。

  吕后紧抿着唇,“闲王妃到是善良,这样一来,到说是本宫心狠了。”

  “妾身哪里是善良,不过是睿王在南边治水,南边大灾,皇后为天下子民祈福,岂会在这时怪罪一个不懂规矩的下人。”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希望能顶用吧。

  而且她也略有耳闻,听蔷薇说皇后明明很歹毒,却是一个很注重自己名声的人,自己这翻话希望能提醒她名声才重要。

  果然,吕皇的脸色好了许多,可是就这样让她咽下这口气,怎么可能,慕凌雪又道,“妾身自知失了规矩,求皇宫责罚。”

  “回去抄妇德十遍”吕后这才松了口,让慕凌雪也松了口气。

  吕后狠狠的收回眼神,“林嬷嬷,明日起,在规矩上你就多教教闲王妃吧。”

  林嬷嬷上前应声,“皇后放心,奴婢定当好好教王妃规矩。”

  真是狠啊,不过就是些规矩,到也不错,只是抄那些妇德,到让慕凌雪黑了脸,那书厚的有三指,这十遍得抄到何年何月去啊。

  到是李凝芙跟着去了,到也没有受到牵连,总算是松了口气。

一级士官Lv.3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8章:过往
  回到住的小院后,李凝芙拉过绿儿,“在我身边这几天辛苦你了,如今你又回到你家小姐身边,你可尽心照顾才事。”

  转头又一副亲热的对慕凌雪道,“姐姐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吱声才是,咱们姐妹可不要生分了。”

  慕凌雪笑着点点头,李凝芙这才不甘心的转身往自己的屋走去,慕凌雪拉过绿儿进了屋子,绿儿才松了口气。

  她还是勉不了一脸的担心,“小姐,你莫在要为李小姐的表面给骗了,她要是真把小姐当成姐妹,又怎么会抢走小姐的未婚夫呢?”

  慕凌雪在回来的路上就一直在想要怎么对绿儿讲,此时听她这么说,才犹豫不决的开口,“绿儿,其实到了闲王府之后,我曾生了一场病,在醒来时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所以今日你来与我说那些时,我也是朦胧的不知该怎么办。”

  绿儿惊讶不已,“那小姐现在好了吗?从不小姐的身子就不好,更不要说在这西晋国这么穷的地方了。”

  主仆二人拉着手在榻上坐下,慕凌雪才悠悠的叹了口气,“好是好了,只是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不如你与我说说以前的事情吧。”

  抬头看了一眼绿儿,她又低下头,“进宫前有个说是我妹妹的人找到了我,我也不认得,人眼下还在府里呢。”

  这语气配上这样哀怨的神情,绿儿哪里还会多疑,“外人都说小姐的命好,却不知道其实小姐的命是最苦的一个,当年在将军府里,夫人身子不好,内院的事都由叶姨娘管着,那些下人也谄媚的暗下给夫人和小姐穿小鞋,夫人性子软,也不多说什么,小姐也随了夫人的性子,又整日里院子里读书画画,所以将军府里俨然叶姨娘成了真正的主母,二小姐慕凌云便是叶姨娘生的,老爷每年回来的时候,都因为叶姨娘会哄人,而多休息在叶姨娘那里,要不是因为夫人生下了大少爷,咱们慕府的嫡长子,怕是这正妻的位置也不保不住了。”

  “所以二小姐的性子一直是张扬跋扈惯了的,相对小姐的恬静,老爷是个武将,更喜欢二小姐活泼的性子,当年老爷出事后,抄家的圣旨到了府门口,夫人拿出了免死金牌要给大少爷,毕竟那里家里唯一的子嗣,老爷却隐晦的说想要给二小姐,叶姨娘也在一旁抹泪,夫人气急硬生生的吐了一口血来,最后大少爷当场就做了主把这免死金牌给了小姐和夫人。”

  “那老爷、、、、我爹爹不生气吗?”慕凌雪听了有些不懂。

  绿儿讥讽的撇撇嘴,“老爷怎么会不生气,只是那免死金牌是大少爷当年立功求来的,当年大少爷就总对小姐说功高盖主,树大招风,更有很多人眼睛盯着慕将军府,奴婢还记得那时小姐总不懂问大少爷是什么意思呢,如今奴婢明白了,大少爷是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不然岂会早早的就用军功求了那块免死金牌呢。”

一级士官Lv.3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9章:商议
  慕凌雪听了这些之后,脑子里才慢慢清晰起来,“照这样说,那我能回下来,跟本不是父亲用免死金牌换下来的,而是大哥了?那现在我大哥也在边送?”

  果然事实与外界的传闻总是那么不相符,还好绿儿是个知内情的人,不知按慕凌云找上自己那态度和说词,她还真以为欠了他们的呢。

  绿儿点点头,“慕府的人都被发配到边关去了,奴婢记得好像叫什么配县,好像是与西晋国相邻的那个边界上,不过二小姐怎么能找到这里来?难不成是私逃出来的?这样岂不是害了所有人?”

  惊骇之后,绿儿有些慌了,“小姐,二小姐成了逃奴,那大少爷一定也会被追究责任,奴婢听说被发配到边关的日子很苦的,吃不饱穿不暖,眼看着这马上就天气冷了,若因为二小姐而牵连了大少爷,真不知道大少爷会不会挺的住。”

  看来她名义上的那个父亲真不怎么样,不然怎么会让绿儿只记挂着兄长一个人而决口不提一定之主呢?慕凌雪沉思起来。

  不管怎么样,眼下她已算是这身份的新主人了,这真正的慕凌雪没有报答她的兄长,那么一切就由她来还吧,而且听绿儿说的,这位兄长似乎也不错,在这陌生的地方孤单一个人总比不过有家人的陪伴。

  “像二小姐这样的事,受牵连的家人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

  绿儿不敢肯定,“奴婢只听说会受到牵连,至于什么处罚,想来不会轻了,毕竟在他们眼里大少爷就是犯人,错上加错,怎么会轻了。”

  这点到是不错,慕凌雪听了后也觉得事情很紧急,“眼下只有出了宫才有想办法,不然在这皇宫里咱们除非有翅膀,不然跟本什么也做不了,等出了宫,我就让人去边关打听一下。”

  她也想好了,实在不行就将人硬救出来,反正东晋国已把他们当成罪犯了,罪犯逃走了很正常,难不成还为了一个失势的家族而追到西晋回来?

  绿儿也知道眼下只能这样,何况就她们两个弱女子能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对了,那那个抢走未婚夫又是怎么回事?”

  绿儿咬着唇,“小姐,奴婢一直都说杨二郎配不起小姐,要不是他父亲是老爷手下的副将,而他又在军中从军,小姐怎么会嫁与他那样的野夫,所以这事你也不必往心里去,当年府里出事后,他杨家没有出来帮老爷,还指出老爷私通外敌的证据,那杨二郎更是在得了军功后,在外面招摇的与李凝芙共骑一马,要不是小姐看到他们亲热的举动,又怎么会冲动下做出那样的举动,而坏了自己的名声。”

  “你是说我被传为**是因为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那我与旁的男人在一起又是怎么被发现的?”有一抹说不清的头绪在脑子里闪过,快的让慕凌雪抓不到。

  一提起这个,绿儿还一脸的愤怒,“还不是那个无情无义的杨二郎带着人去抓的,明明是他看小姐落破了又因为慕府之事而不想承认亲事,到最后反而带人去抓小姐的奸,说是小姐的错。”

  慕凌雪诡异一笑,这就说的通了,不管怎么说,第一才女的女子性情一定是孤傲的,不然也不会有要被睿王占便宜而撞死的一幕, 这样的女人连王爷都不屑,又怎么会旁的男人有私扯呢?想来这定是那杨二郎设下的圈套罢了,这其中又有没有李凝芙参与呢?

  “小姐,奴婢一直觉得当年李小姐收留小姐和夫人是不怀好意,只是那时小姐太相信她。”绿儿也不怕被主子不喜,“所以不管小姐会不会生气,奴婢仍旧要说,小姐以后还是少与她牵扯的好,奴婢怀疑她联姻过来是受命打听什么消息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亂世メ皇城之巅 ( 粤ICP备16039306号 )

GMT+8, 2018-7-21 23:06 , Processed in 0.140626 second(s), 8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