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メ皇城之巅 十年文化,永久传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玄幻·奇幻┊] 《夜宠为妃》作者:莎含(已完结)

[复制链接]

一级士官Lv.3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0章:诉情
  慕凌云尴尬不已,不过经历了那么多,这些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脸上很快就丢新展起笑意,再次抬起头来时,已一副懵懂不知的小女孩模样。

  “姐姐刚刚说是要补血的方子?我这里正有几个,就拿去吧。”慕凌云从衣袖里掏出纸缓步走过去,尽自放在软榻上的方桌上,“在家里时,父亲常吃的补血的汤药正是这几副,都是当初宫里太医开的方子,民间都是寻不到的。”

  “有劳妹妹了”慕凌雪示意蔷薇收起来,全然的忽视她最后话里的重点。

  凤谷秋站起来,“准备一下,二日后去庄上。”

  将人送走了之后,慕凌雪才让水竹带慕凌云下去,此时没有外人在,慕凌云也不装了,整个脸都沉了下来,也没有了先前那副模样,一甩脸转身就出了屋,连话也没有多说一句。

  蔷薇看不过去,“主子,虽然慕姑娘是你的妹妹,可是她也太不把主子放在眼里了,这可是闲王府,让旁人看了去哪里岂不是照样学样?主子在这府里还怎么立威?”

  “她一直觉得是我欠她的,那就全当是我欠她的吧。”慕凌雪勾起一抹冷笑,“何况你也看到了,王爷可不喜欢主动送上门的,在说府里有那么多的女人挂念着王爷呢,这也不用咱们担心。”

  更重要的是那又不是她的男人,她不过是暂时住在这里罢了。

  蔷薇小心翼翼的探问道,“主子,奴婢看你对王爷在哪个姨娘那里一点也不生气,可是毕竟你才是这府里的女主子,王爷还不曾在这里过过夜、、、”

  往下蔷薇想说的很多,今日是她说出这些,也算是超出一个下人该说的话了,所以此时心里也忐忑不安起来。

  慕凌雪笑意的看着蔷薇,“蔷薇,我很高兴你能对我说这样的话,这样证明你是关心我的,你们是睿王送给我的下人,不用说大家都明白你们是睿王派来看着我的,可是你们既然能真心的关心我,只凭这一点,我也知足了。”

  蔷薇红了脸,咬着唇这件事情以前一直没有挑破,大家却都心知肚明,其实不知不觉间或者说从一开始,她和水竹就已经做好选择了。

  只是前事被说出来,还是会让她尴尬不已。

  慕凌雪起身拉过她的手,“好了,我说开了,是没有把你当外人,把你当成了自己人,你放心吧,我还是那句话,你与水竹真心跟着我,我定不会委屈了你们。昨日我让你告诉林大少在乞丐里收留五岁到七岁的孩子,他可说什么了?”

  蔷薇听到问起这个,脸上的笑明显欢愉起来,“林大少说这只是小事,可以让下人来做,奴婢说主子可说了一定要林公子亲手选每一个人,林大少虽应下了,可奴婢看着他可不满意着呢。”

  “他习惯对旁人呼哈的,哪里会习惯被人指使着,我和王爷去庄子的这些日子,你就留在京城里,待林大少把孩子们到药铺后,你就过去把人安排妥当了,找师傅教他们识字,记住了,我要的孩子一定要全是女的。”

  在这个时代里,女人没有地位,那她偏要让人们注重起女性来。

  蔷薇有些不放心,“主子,你身边没有个人照看可以吗?”

  “不是有绿儿吗?这两天我虽没有让她在我身边,只是想先让她好好休息,她从小就在我身边服侍着,你们就不必担心了。”

  蔷薇到没有在多说什么,“那奴婢就先过去收拾些在庄子上穿的衣物。”

  慕凌雪心里明镜似的,不过她并不想急着去解释,到时只需在行动上让她们明白,对于绿儿及她们,在她的眼里是同等的。

  夜色下,整个闲王府笼罩在祥和里,只见一道倩影沿着墙一路往前院而去,轻纱遮面,却看不清长相,只知道是一女子,让人惊异的是向来不让人进的书房院子,两边的侍卫竟没有拦着她,人轻松的进了院子。

  京八见来人,对里面喊了一声,“爷,人来了。”

  一边推开门让来人进去,随手从外面将门关了起来。

  昏黄的灯光下,女子走过屏风,微福身子站起来时,手也摘掉了脸上的面纱,笑如春水,“爷。”

  坐上的凤谷秋摆摆手,女子才轻盈的走过去,绕过书桌,很自然的坐进凤谷秋的怀里,凤谷秋微眯着眼睛,手揽着轻盈的腰,轻轻的揉捏着,脸上的神情很是享受。

  怀里的女子浑身似无骨一样瘫软在男人怀里,脸上升起红色,微咬着唇忍着嘴里轻意能呼出的呻吟声,“爷,从东晋回来的人打听出来的消息看,王妃并不是一个简单人,虽然王妃与王爷没有利益冲突,可是她身边的两个丫头却是睿王派来的人,前几日,暗线看到其中一个丫头与外面通过信。”

  “确定是王妃身边的丫头?”凤谷秋的声音很软,却让怀里女子的身子微微一僵。

  “妾身听知是正院里的下人。”

  凤谷秋眸子骤然一冷,将怀里的女人一把推开,声音冷硬,“记住,本王需要的是听话的女人,把你的小把戏在本王面前收起来。”

  女子跪到地上,手紧紧的扯住衣襟合在胸前,浑身颤抖不已,“妾身知错。”

  “回去吧”凤谷秋像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脸上一片和煦。

  地上的女子才爬起来,走出书房时,脸上已带上了面纱,京八垂头站在一旁,直到人走出院子,也没有多看一眼。

  “吩咐下去,让人盯着了她,莫弄出什么乱子来,给爷填麻烦”

  京八在外面爽快的应声,“奴才知道了。”

  也只有他才知道,主子的脾气并不如外面那样看着温柔,甚至一个眼神就能让人忍不住浑身颤抖。

一级士官Lv.3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1章:出行
  二日后,一辆青色的马车从闲王府出来,往京城外而去,马车外面看着极为普通,里面却宽敞的足够坐下六个人。

  靠在车的最里面,是一张牢固在车上的方匣子,上面可当桌子用,而左右两边抽出的抽屉放着点心和书籍,慕凌雪对古代的这些东西很好奇,在上一次出行中,她就了解了,这次有凤谷秋在,她也就没有在多细研究。

  靠着车门口坐着的是绿儿,绿儿与慕凌雪中间坐着的是慕凌云,她斜对面正是靠在大迎枕上的凤谷秋,整个人闭着眼睛,让人看了只以为他是睡着了。

  因为他的存在,没有人开口,除了滴答的马中蹄声,车里静悄悄的,慕凌雪很享受这有节奏的马中蹄声,放在腿上的手指无意示的跟着打着节奏,直到感受到一抹冷光看过来,她才猜的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慕凌云含笑的眸子,不过这笑给人的感觉很讥讽。

  “姐姐,李姐姐还好吗?听说她也嫁过来了”慕凌雪搞不懂她是何意,只静静的看着她,听她又道,“当年在府里时,姐姐与李姐姐最好,李姐姐也向来很照顾我,多年不见,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她很好”慕凌雪不管她要做什么,不过在她眼皮底下,她决不允许。

  慕凌云轻盈的笑出一声,“姐姐好像很不愿意提起李姐姐,当年府里出事,姐姐和母亲还是去的李姐姐家里,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绿儿不满的抬起头,碍于王爷在马车上却不好开口,二小姐也太过份了些,眼下小姐嫁了人,已是王府的王妃,她还这般欺负小姐。

  慕凌雪难得收起脸上的笑,“凌云,不得无礼,王爷面前岂能乱了规矩?你我姐妹话家常有很多时间,这里也不是当年的慕府,闲王府有闲王府的规矩,我是府里的女主人,更要以后做责,你是本妃的妹妹,要比旁人做的更稳妥才是。”

  在从人面前,慕凌雪还是头一次落对方面子,特别还是在王爷面前,慕凌云脸色乍青乍红,咬着红唇,最后慢慢的低下头。

  “凌云知错。”

  慕凌雪并不觉得有外人在场,就该就此不在说什么,“你从边关逃出来,本就是带罪之身,以后行事要多低伏做小,不要引起旁人的注意才是,王爷本就是不过问世事,若出了什么事情由你而惹到王爷身上麻烦,本妃心里也会过意不去。”

  “行了,慕姑娘也是无心之举,毕竟在长姐面前总会随意些”凤谷秋突然开口,慕凌雪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到也不在多说。

  凤谷秋抬头看了一眼低着头的慕凌云,才淡淡开口,“本王多年不去庄上,这次要好好寻查一翻,你就多陪陪她吧。”

  慕凌雪甜甜一笑,“妾身知道了。”

  一旁的慕凌云脸上闪过阴郁,抬起头来欲说什么,终被慕凌雪一记凌厉的眼神给瞪了回去,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原先很软弱的人,今日竟然有这般犀利的眼神,难不成只因为她高嫁了,有一个当王爷的夫君?

  隐下心里的不快,慕凌云低下头,紧紧的拧着手里的帕子,不过是嫁了个闲散王爷就如此嚣张,着实可恶。

  慕凌雪本就没有打算过和慕凌云关系能好,听到绿儿说的那些,和慕凌云对自己的态度,这样的妹妹,她可承受不起。

  至于救人的事情有,两个人之前也说好了,凤谷秋不能出面,而他能做的不过是给她人,任她支配即可,若有一天暴露了形踪,一切与那个男人也无关。

  这想想起来,这买卖还是自己不合适,慕凌雪勾起唇角,或许她正好借这机会可以好好游玩一番,做这个摆设的王妃,还真不是个好差事。

  几个进辰之后,终于到了庄子上,众人下了马车后,庄子上的新总管早就带着庄子上的众人侯在了门口,新总管是慕凌雪在庄子上时换的,是姓董,原是庄子上的二管家,刘总管被撤下去之后,就被提了上来。

  “王爷”董总管领着众人上前问安。

  凤谷秋和煦的笑着让众人起来,这才挽着慕凌雪的腰进了庄子,在外人眼里,凤谷秋总是很温柔敦厚,甚至与王妃也是相亲相爱的。

  慕凌雪一脸的娇羞之色,把小妻子的形象装扮的很好,靠进凤谷秋的怀里,身后男人带着温度的怀抱让她很不舒服,那种温度不属她,所以让她很不适应,这也是她的一个习惯,当把一个人归到朋友圈里后,那么过度的亲密只会让她觉得恶心。

  身后的男人似乎感受到她身子的僵硬,大手微微一用力,微痛让慕凌雪瞬间忘记了呼吸,好一会儿才寻回自己的呼吸。

  好在这时已进了大厅,一脱离那个怀抱,慕凌雪本能快速的移开一段矩离,这微小的动作旁人或许没有注意到,凤谷秋却微微蹙起眉头,还是头一次有女人不喜欢离他这么近,莫名的让他竟有些不快。

一级士官Lv.3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2章:生气
  当天晚上,难得凤谷秋与慕凌雪两个要住一个房间,与在王府时相比,庄子夜间能听到蟋蟀的叫声,慕凌雪却没有那个心情。

  “王爷打算给妾身多少人?”慕凌雪放下手里的书,抬头看过去。

  昏黄的灯光下,对面的男人美的让人移不开眼,就像一个不问世事的孩子,可谁知道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在外人眼里是温柔的,而另一副真样子却一眼神就能冻死人呢。

  何况时辰也不早了,他不会真的要睡在这里吧?

  原本对于白天她厌恶的举动,凤谷秋心里莫名的就带着几分气,待看到她赶自己的样子,这口气更咽不下去了。

  身子往软榻里又靠了靠,翻了一页书,眼皮都没有挑起来,“你看要多少人够用?”

  将问题又踢了回来,慕凌雪当场咽了一下,她可不相信这男人没有看出来她是在赶他离开的意思,心下疑惑起来,自己到底哪里惹到这个男人了,明显他是在不高兴。

  “可是妾身有哪里做错了,让王爷不高兴了?”想想白天的事情,除了在马车上,两个人到庄子上也没有在接触过啊。

  凤谷秋将手里的书撇到桌上,“爷是那么爱生气的人?还是你觉得有什么地方惹到了爷?”

  “那是妾身理解错了。”慕凌雪看着眼前在闹脾气的男人,暗下摇头,她可是成年人了,还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治气。

  凤谷秋换了个姿势,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女人处事和秉性与年岁很不相符,而眼前这小小的举动,就已很轻松的惹起了他的不悦,能轻易惹事起他情绪的人还真是不多。

  眼前的女人就是一个。

  “服侍本王沐浴”

  平淡的话在屋里显得异常的大,慕凌雪到没有惊慌,只咦了一声,“王爷该记得与妾身之间的约定。”

  凤谷秋淡淡一笑,“本王应下的也可以收回。”

  “王爷说笑了,妾身不相信王爷是言而无信的人。”

  “本王就是呢?”凤谷秋手托着下巴,脸上带着笑。

  这我是狗在慕凌雪眼里很刺眼,心里也不悦起来,却不好当场落脸色,“王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妾身让人备热汤去。”

  慕凌雪转身就下了软榻,低头穿脚时,就听到身后凤谷秋又淡声道,“大婚前一夜你在睿王府与睿王同屋而住,发生了什么事情?”

  慕凌雪的身子微微一愣,随后不紧不慢的穿好鞋,站起身时回过身淡淡一笑,“男人和女人同在一个房间有什么事情王爷不是最清楚吗?”

  凤谷秋双眼慢慢眯成一条缝,看得出来他已经生气了,而且火气很大,慕凌雪纵然经历了两世,背后还是不由得一麻。

  “去备热汤”眨眼之间,眼前濒于怒火边缘的男人竟又恢复回原来的样子。

  慕凌雪转过身去,走到门外时交待京八去让人备热汤,而自己整个内衣都被汗给打透了,这样的男人最让人摸不透,脾气就像那天气变化的太快。

  热汤早就备好了,不多时京八就带着两个婆子抬着浴盆进来,后面跟着两个小厮提着木桶,里面正是冒着热气的水。

  桶放在内间又倒满水,众人退下去屋里才安静下来。

  慕凌雪再次开口时,心下已平静,“王爷,热汤备好了,妾身服侍您洗澡吧。”

  既然免费让看光身子,干嘛还要不高兴?占便宜的是自己才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男人竟然会在此时拿自己在睿王府那一晚讽刺自己。

  若说起来他睡过的女人可很多,凭什么男人就可以满上‘放火’,而女人连‘点灯’也不可以呢,她就看不贯的就是这样。

  这些也越发的坚定了她要让女人地位强大起来的信念,西晋国不是缺大夫和认草药的人吗?她偏要让女人会这些,到要看男人还珍不珍惜女人。

  慕凌雪胡思乱想间哪里注意到她已野蛮的将男人的衣袍都给拔下来了,只剩下一条衣裤在身上,凤谷秋看着眼前的女人没有一点羞涩,心里莫名的升起一股火气,一把将人推开。

  慕凌雪踉跄的往后退了两步,差点摔到地上,一股恼的火了,猛的站起来,姑奶奶不伺候了还不行吗?

  “退下”你还有理了?眼前瞪着自己的小女人,让凤谷秋也火了,浑身不由得散出寒意来。

  慕凌雪听到后求知不得,转身就走,好在他知趣,不然她还真不怕呢,大不了一拍两散,没有了独木桥,就不信自己过不了河。

  京八守在外面,见王妃怒气的走出来,也惊讶不已,特别是王妃生气时用力跺脚的声音,整个院子都有回声,侧耳注意了一下屋里,好在主子没有发脾气,这口气才松了出来。

  凤谷秋沉着脸进到热水里,两只胳膊自然的搭在木桶的两边,看到男人光着身子竟然也不害羞,除了已不是完璧的女子,又怎么会有这般。

  这样的猜测让凤谷秋烦燥不已,深吸一口气,对那个女人他关注太多了,这不像他的性格,何况他心里已有挂念的女子。

一级士官Lv.3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3章:故人
  次日天还没有亮,慕凌雪就上路了,除了慕凌云和绿儿两个外,其他的皆是男子,其中打头的慕凌雪认得,正是凤谷秋身边的龙虎。

  一辆灰色的小马车,后面是八个侍卫,一行人借着夜色而去,天大亮时,已出了京城的地界,可见其速度有多快。

  马车的颠簸让慕凌雪很难受,待中午停下来歇息时,人一下马车就哇的一声吐了出来,绿儿见了忙将水袋递过去。

  “小姐,今日刚出来,不如先慢一些吧,等小姐适应了在赶路也不迟,这样下去小姐的身子也吃不消。”

  慕凌雪接过水袋,漱口后才摇摇头,“此次出行本就时间紧,这点小事怎么能耽搁了行程。”

  她的声音不大,让一旁的几个侍卫听了到不由得满意的点点头,原本以为王妃只空有一副皮囊,竟也能吃得这样的苦,甚至一点娇气也没有,相比起那些大富人家的女子来,到让人敬佩了几分。

  慕凌云也一脸的菜色,不过这几年在边关的日子,到底也让她不似大家千金那般娇气,她坐在马车里,面露讥笑。

  “姐姐还是先保重自己的身子才行,今非昔比,姐姐如今可是堂堂的闲王妃。”

  慕凌雪懒的与她虚伪,“你心里对我有不满想来在见到我那日都说完了,如今听你这口气,心里莫不是恨着我?想当年在慕府,你过的可比我好,你怨的难不成是免死金牌给了我?那这就怨不得旁人了,要怪只怪你姨娘不争气,没让大少爷从她肚皮里生出来。”

  四下里冷吸一口气,不管如何,他们没有想到王妃这般一点情面也不留,怎么能不让人震撼。

  慕凌云紧咬着唇,只差咬出血来,“姐姐说的对,所以妹妹岂敢怨,更不敢恨,不过是恨自己命不好罢了。”

  “命不好就挺着,把不满发泄到旁人身上,不是自私之人的行为吗?”

  这句话堵的马车里慕凌云再也没有开口。

  慕凌雪早就受够了她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像谁都欠她她是主角一般,若不是为了那对这身子好的兄长,自己岂会真因为她的几句话就来救人?那她也太高看了自己。

  众人歇脚的地方是一处分路口的小茶棚子,里面主食就是馒头和咸菜,见龙虎欲言又止的样子,慕凌雪只淡淡一笑,先进了茶棚。

  龙虎一行人毕竟在这种地方吃习惯了,也习惯了吃苦,可王妃却不同,又是一个女子,这要的东西怕王妃身边的下人也难以下咽。

  待看到王妃很淡然的拿起馒头吃时,龙虎及几个侍卫的心才落下,莫名的对王妃也多出了一份崇敬来。

  “小雪?”一男子激动的声音方落,健挺的身子就已站到了慕凌雪的面前。

  听到‘小雪’两字时,慕凌雪的心猛的一抽,她脑子里瞬间就蹦出一个想法了,只希望这不是在叫自己,可在看到陌生的男子站在眼前,慕凌雪只抽了抽嘴角。

  这样亲蜜的叫唤,想来跟自己这具身子的关系该很不一般吧?

一级士官Lv.3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4章:旧爱
  慕凌雪跟本不认识眼前的男人,所以除了之前蹦出来的想法外,她脸上没有任何反应,只仰头看着站在面前的男人。

  而让众人错愕的还是男人下面说出来的话,“即嫁了人为何又不守妇道?真是死性难改。”

  长的人模狗样的,说的竟不是人话,看起来眼前的男人该和她是仇人才是,分析了一下处境,慕凌雪也有了应对的方法。

  龙虎靠上前去,“大胆,还不退下。”

  “哼,闲王还真如外面传言一样,堂堂男儿竟容得下被戴绿帽子,到不是谎言。”

  “沐将军,有些话可以放在心里却拿不得面上来,我姐姐此时可是堂堂的闲、、、”

  “住口”不待慕凌云把话说完,慕凌雪就快语打断她的话,“你还是未出阁的姑娘,在男子面前这般成何体统。”

  她们这次出来可是隐秘的,若就这样被说出身份,被有人心听了去,岂不是酿成大祸,虽然此时茶棚里并没有外人,只他们这两股人。

  “哼,自己没有做好,竟还有面教训旁人”慕凌云被慕凌雪的眼睛威胁的没有敢开口,到是沐然则讥讽的接过话。

  不错,眼前的男人正是与慕凌雪曾有过婚约的边关少奖沐然则,此次到东晋国来办事,不成想在边界处竟遇到了慕家姐妹,怎么能不巧。

  绿儿看不过去了,大步上前,“沐将军,你有何资格指责我家小姐?不要忘记了当初可是你先不履行婚约背叛我家小姐在先。”

  “以下犯上,该打。”

  慕凌雪听了这句话终于忍不住嗤笑出声,众人疑惑不解的看过去,她也不在意,只独自在那笑够了,看到自己在不说话,眼前的男人就欲杀人的样子了,她才慢慢收了笑。

  一脸的冷色,“男人没有心胸也成就不了大事,在沐将军眼里我本就是那种人,行为举指自然就会放荡,只是沐将军是不是也忘记了自己的本份?我已嫁为他人妇,岂容人在此指责咒骂,我看沐将军是跟本没有把西晋国放在眼里,若因为沐将军一句话,引得两国战事,那沐将军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

  沐然则嗤笑,那意思很明显,他跟本没有把西晋国放在眼里。

  这样的神情,让龙虎及几个侍卫不满起来,不过碍于王妃在场,临行前又听了王爷的话万事听王妃的,这才没敢冒然行动,不然早就动家伙了。

  慕凌雪也不及着反驳他,只接着没有说完的话说,“二者,看沐将军对我的火气,似很恨我一般?当初是沐将军凯旋回来与丞相府小姐成就郎才女貌,又如何扯到我身上有错了?沐将军莫不是还在贪恋着我的美色?”

  在场的人无不抽了抽嘴角,这、、、、、话说的怎么听着都不像闺中女子大家闺秀所能说出来的,沐然则听了脸也一黑。

  “美色?本将军岂会喜欢一个**?”

  慕凌云在一旁看着心里解恨,面上却不好表现出来,只一副担心的样子,“沐将军,念在你与姐姐当年的情份上、、”

  不待她说完,慕凌雪站起来,扬起手一巴掌就甩到了沐然则的脸上,这一动作可惊呆在了场的每一个人,让他们惊骇的还在后面。

  慕凌雪随后回头看向慕凌云,“你在不安份,似不似我现在就把你的嘴缝上?”

一级士官Lv.3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5章:极品
  慕凌雪的话音一落,已让在场的人震骇不已,皆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纵然有很多人心里带着狠劲,却是从来不会说出来,而像她这般说出来又不觉得有一点不妥的还是头一个。

  慕凌云也吓的身子微微一颤,到底不敢多说什么了,当初在慕府时,她虽是庶女,却一直庄在慕凌雪的头上,而慕凌雪的性子更是从不敢还一句口,连个不高兴也不敢表现出来,因为什么?不就因为每次只要她稍一出头,最后就会牵连着刘氏被父亲责骂一顿,继而慢慢的慕凌雪也认了,乖乖的在她们母女面前服软。

  可今日这样犀利又带着狠劲的慕凌雪却是她没有见过的,在闲王府时,她只当着因为闲王妃的身份,她才能与以往不同,眼下出了府,竟越发的让人惧怕,她才知道这并不是她认为的那种。

  而先前的举动,此时也让她暗悔不已,毕竟她还有重要的事要利用对方,可眼下竟让对方、、、

  至于慕凌云嘴里的刘氏,正是慕凌雪的生母,那个已死去的慕府夫人。

  沐然则也惊骇不已,更让他惊奇的是眼前的女人让他不认识了,在他的记忆里,眼前的女子一见到他只会害羞的躲到丫头的身后,头也不敢抬,看都不敢看他一眼,如何今日竟能这般了?

  决不可能是因为她成为王妃的原因。

  “你不是慕凌雪,你是谁?”转念一想,他当场喝出声来。

  “大胆”龙虎再次拦到前面。

  其他侍卫也跟着上前来,手搭在腰间的配剑上,势有大动干戈的样子。

  刚刚王妃的气迫,更让他们振奋不已,这样的女子才能醒得上主子,才能与主子共进退,只因慕凌雪的一个举动,就已瞬间收买了这些人的人心,她要是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高兴。

  可眼前,她却只冷眼看着质问自己的男人,唇角似笑非笑,却泛着寒意,“沐将军,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行,大庭广众之下,你拦下他人之妇就已失了道德,难不成你还要背上欺辱妇人的名声?我西晋国虽不及东晋国富强,可我西晋国的男子,决不允许女人被人侮辱。”

  当下,官道上正好有些路人走过,听到慕凌雪的犀利言词,不由也得停了下来,虽不知道怎么回事,可看向沐然则的眼神明显不悦起来。

  东晋国一直以来都是以大欺小,常常有边界的官兵骚扰住民,可西晋国却是敢怒不敢言,只能佯装不知道,以希望一些平民却不与东晋国发生口角,可这些平民百姓都看在眼里哪个不知道,所以慕凌雪的这句话,也不由得勾起了众人的爱国仇恨。

  慕凌雪早就在蔷薇和水竹那里把东西晋两国的情势打听了消楚,说起这些话来自然是不想让沐然则好过,若是换成聪明的男人,听到这番,自是说几句好听的,早早的走人,可眼前的沐然则却是个极品。

  要说这个人是个怎么样的极品,那就得听听他以往做的那些事情了,旁的不说只说他与慕凌雪婚事一事,当初慕府出事,做为早就与慕凌大小姐订亲又满城皆知的沐然则,不但没有表现出一副仁义的一面,收留无家可归身无分文的慕家母女,更是以自己提升之势,与丞相府的千金玩起了暧昧关系,还招若众知的在街上共骑一马,可见是把无情无义势力的一面做的淋漓尽致,暗下没少招来骂声。

  “慕凌雪,你休在这里挑拨事非,你是什么样的品行,在场的人不知,本将军可清楚的狠,你不是最喜欢京城里那孙二赖吗?本将军可亲眼看到你在他怀里献媚,你这样不知羞耻的女人,还敢言语将说本将军不履行婚约,明明是个荡、、、”

  不待他把下面的话说完,龙虎已拔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面,很有用的让沐然则闻了嘴,嘴唇也颤抖起来,“你、、、你要做什么?你敢动本将军一下,小心成为两国的罪人。”

  “龙虎,你可要小心点,千万不要伤了,特别是不要‘误伤’‘错伤’了沐将军,他可是东晋国的将军,万一东晋国怪罪下来,引起两国战事,岂不是咱们的错。”

  慕凌雪故意咬重‘错伤’‘误伤’四个字,在场的人谁不明白,沐然则的脸当然就白了,声音也失了调,“好歹毒的女人、、、嘶、、、你、、、你敢伤本将军?”

  当沐然则说前句时,皮就被划破了一块,痛楚让他瞬间就吓的不敢在乱说,在场的人谁都看的出来他是慌了,堂堂的将军竟能如此,也真是让人笔话,不然怎么能说是极品呢,这样怕死又没有担当的男人竟然当上了将军,还曾与慕凌雪订过亲,慕凌雪眸子一暗,莫不是这亲事也是那位姨娘订下的?

一级士官Lv.3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6章:魄力
  龙虎面对沐然则的质问,没有一点惧怕,只冷然的看着他,那份眼神就让沐然则有些承受不住,明明是个侍卫,可竟然有这样的气势,小小的西晋国、、、沐然则的心猛的一沉。

  慕凌雪还在一旁解释着,“沐将军大人有大量,万不会跟我这样的妇人计较,何况还是误伤。”

  明明剑都架在人家脖子上了,还说是误伤,能这样坦然说出这些又不觉得脸红的,当属慕凌雪一个,可竟没有人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或是丢人,却是更加的佩服起来。

  “慕、、、你不要太得意了。”被脖子上架着的剑一威胁,沐然则嘴上老实了很多。

  “人而无仪,不死何为?人活着如果不重视礼仪,那么就如同死人,沐将军,你贵为将军,这点道理都不明白,又如何服众?又如何统领众将士追随与你,若真追随了你,岂不是与你同流合污?”慕凌雪的话让沐然则身后的几个属下脸微微一红。

  原本他们就是被将军带到西晋国来办事的,眼下原本看着是沐将军为难的是当初京城里传闻一时的**,又是给沐将军戴绿帽子的,只打算在一旁观看。

  可越到后来越觉得不对,皆竟不管怎么样,对方都嫁入了王府,岂是随变羞辱的,可是更明白将军的性子,此时若上前劝他,那火气只会发到他们身上。

  直到最后那剑架到了将军脖子上,他们早就吓的不敢动了。

  此时被这样一说,也羞愧的低下头,可不是,堂堂大男人去针对一个妇人,这岂是男子所为。

  沐然则羞恼的红了脸,“你这没有廉耻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说本将军?”

  慕凌雪又笑了,“沐将军从见到我之后就一直骂我不知廉耻,不知廉耻二字在沐将军眼里又是怎么理解的?廉是廉洁,无论见到什么,不起贪求之心,没有想点便宜的心,而养成大公无私的精神,所以这个廉字我确实不敢当,别说我不敢,随变拿出个人问问,哪个没有私心?至于羞耻?人若无耻,等于禽兽一样,耻乃自尊自重也。从打沐将军见到我之后,便一直戳戳逼人,我不过是自保还之,到是沐将军忘记了自尊自重,人若不自重,必羞之。沐将军,你我本就是井水不犯河水,若真说起来,不过就是当年那一婚约,可是当年的事情,相信到底实情是怎么回事,沐将军心里比谁都清楚,慕、、我若真是**,何不寻个富贵公子哥,而是找个混混,想我东晋第一才女有很多入目之宾,何愁找不到好男人?我不追究过去,并不代表我就认下,沐将军好自为之,蔑人者必自灭。”

  一番话下来,只觉得周围的风都静止了。

  直到有一男子脆声喝道好,这时众人才发现,不知何时,在茶棚的一旁,竟站着一个背着竹篓的男子,一头黑发乱蓬蓬的乱着,还能看着上面粘着的草芥。

  ‘噗哧’慕凌雪先自己忍不住笑出来。

  其他人虽然没有笑出声来,可看着样子也是在急力忍着笑呢,想想一番气势磅礴的言论,在场有身份的人没有反应,到是一个要饭花子叫起好来了,这样的对比,显得有些讽刺,却又带着一抹恶趣。

  慕雪笑着着走近的人,这才发现长的很是俊秀,脑子里竟瞬间蹦出另一种想法来,好好装扮起来,不知道与凤谷秋相差多少,马上就有了一个决定。

  “你是何人?”

  “小生崔颢,见过姑娘。”

  ‘嗤’是小绿忍不住笑了,弄的慕凌雪脸一红,早上出门时,小绿梳头时,慕凌雪来了兴趣,才知道少女和夫人的发髻是不一样的,她这才起了让小绿给自己梳个姑娘发髻的心思,难怪出门时,凤谷秋看她的眼神透着一股怪异呢,到是的个。

  慕凌雪也不解释,“你家住哪里?可有亲人?”

  “小生只有一个妹妹寄养在姑母家,因无父母,小生靠采药为生。”

  看他样子,到也是个性情中人,“你可愿跟着我?”

  众人一愣。

  龙虎也没有想到王妃竟有了这样的心思。

  沐然则当时就讥笑接过话,“**。”

  不过跟本就没有人理他,慕凌云在一旁装了许久的哑巴,想理他也不敢开口,毕竟刚刚的威胁她可没有忘记了。

  “小生愿追随姑娘。”崔颢也不是迂腐之人。

  刚刚的一番话连男子都说不出来,何况眼前的是一位年岁不过十五的小姑娘,这岂是池中之物,他也有自己的报复,有了机会岂能放岂。

  “好,莫愁前路无知已,天下何人不识君” 有人愿追随,这样鼓舞人心,激励人之举动,怎么能不让慕凌雪满怀信心和力量。

  在场地的人也无不被她的自信的神情而震撼道。

  崔颢喃喃念着这句诗,眼睛慢慢泛出光来,当场就跪拜在地上,“崔颢见过主子。”

  这句诗正好将他心里郁积喷满而出,让他定不移的认准了主子。

一级士官Lv.3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7章:出手
  才一出京城就收了一个人在身边,这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龙虎的剑还架在沐然则的脖子上,看着他怒火烧红的眼睛,就知道他此时有多大的火气。

  是的,明明是个放荡的女人,竟然会有人追随,而他竟然还在这种丢人的形势下,想他从升职之后,何时这样丢人过,又有哪个不把他放在眼里,今日竟然被这个**的女人弄的无还手之力。

  “龙虎,将沐将军放了吧,想来他也想明白了,更知道哪个轻哪个重。”慕凌雪扫他一眼,唇角边带着隐隐的笑,“有能力的人都厚脸皮。”

  噗、、

  连向来严肃的龙虎也忍不住笑出来了,其他几个侍卫虽没有笑出声,可那颤抖的肩膀也知道在极力忍着笑意。

  慕凌雪话里的讥讽任在场的谁都听的出来,可面上似又在表扬他们自己,毕竟眼前的情况下,他们是占着上山峰的。

  得到自由的沐然则羞辱的红了脸,只狠狠的瞪了一眼慕凌雪,对身边的属下喝道,“咱们走。”

  眼见他走了几步又回过身子来,脸上带着莫名寒意的笑,“慕二小姐叛国罪可是要碎尸的。”

  丢下话,人大步离去。

  沐然则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躲在人身后的女子在嫁了人之后,整个人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嘴皮子厉害的让人还不上话,可又不像发泼的女人那般,每句话说的都是大道理。

  特别是再次见面的交锋他竟然败了下峰,又在属下面前,让他心里已升起股股的恨意,待有机会,他决不会放过那个女人。

  “甲一,你马上赶回边关去,把今日的事告诉我叔父”沐然则的叔叔,正是管束发往边关的犯人的。

  甲一领命,调转马头往来时的路而去。

  在场的人都明白,慕府的人被发配了,慕二小姐是逃出来的,这次给叔老爷送信,想来叔老爷也会有一些提前准备。

  另一边慕凌云听到沐然则的话后,后背升起一股寒意来,心里本能的怨恨起慕凌雪来,要不是她把人得罪了,或者是让沐然则认出来,沐然则又怎么会发现自己在这里。

  当年在慕府时,早就该让母亲将她嫁出去,不然也省着现在这么多的麻烦,而那免死金牌也将是自己的,自己又怎么会被发配到边关去呢。

  想到当年,慕凌云只觉得那时的她才是风光的,沐然则不过是父亲身边的一个品级最低的武将,只不过沐家的族亲正好在京城里有一座好宅子,母亲这才同意这门亲事,慕府的嫡出小姐又怎么样?不还是被母亲用来只换了一座宅子?

  以前如此,将来也会如此,眼前的一切一定很快就会过去,慕凌云信心满满,脸色也不在那么难看,慕凌雪可没有时间去理会她。

  沉思了一下,“咱们的行踪怕是那边不久就会知道,我看不如这样,龙虎你先带着人去边关,毕竟你们的脚力快一些,我写封信你带给我兄长,到时你只管按着他说的做即可。”

  慕凌雪知道,把姓沐的得罪了,他一定会通知边关那边,既然这样,她一定要抢在前面先见到人,而且听小绿说的那些,她相信虽还见不到人,但是只要兄长见到自己写的信,就会有了决定,哪怕即使她当面送信,也不会改变兄长的决定。

  龙虎不放心,“主子,属下一人去就行了,让他们留下吧。”

  慕凌雪想了一下,“你还是带一个人吧,这么多人一起,也多容易引起人注意。”

  原先打算以王妃的名义出行,只不过想到会引起睿王和皇后那边的注意,这才隐了身份急忙的往边关而来,算起来,这笔买卖里,慕凌雪只不过是得到几个下手罢了,不过她心里也明白,与那样的男人做买卖,吃点亏跟本不算什么,与那样的人做买卖可不是好做的。

  “属下明白”

  崔颢在一旁微垂着头,却一句也不多问,这安份的样子,让慕凌雪很满意,只有看的清自己身份的人,才会有更大的作为。

一级士官Lv.3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8章:尾巴
  越往东晋走时,也没有了官道,只有树林里的小路,而且岔路很多,站在岔路口,几个人一时难辨从哪条路走。

  慕凌雪眼睛在几条路扫了一下,有了试探之心,“崔颢,你来看一看,咱们该走哪条路?”

  崔颢也不虚套,直接走上前几步,看了一眼后,拱手道,“主子,咱们该走最南边的一条。”

  在路上时,慕凌雪已说过是去东晋。

  慕凌云冷笑道,显然是表决崔颢说错了,毕竟她是一路从东晋国的边关逃到西晋的,没有人能质疑她的判断。

  崔颢对这一声冷笑到也不辩解,本份的退回到原来的位置。

  慕凌雪满意的点点头,“不错,最南边的泥路远远看过去已泛着光,可见走的人很多,东晋国到西晋国从商的人走的多了,这路也就越平。”

  这算是肯定了崔颢的判断,慕凌雪看向一脸不服的慕凌云,“你一路走的急,哪时会注意到这些细节,从哪里条走的你也记不得。这三条路最后汇在一起,想来是你走到一半时才错走了另一条路上。”

  这样一说,慕凌云才想起来,在她逃生的过程中,确实有一条因为躲避后面的追兵而躲到树林里,最后除险些迷失在树林里,好在最后找到了路,莫不是就在那个时候走错了?

  不过面上她并不想认输,只扭开头。

  这几天路上,她们名义上是姐妹,可明眼的都看的出来,两人感情并不好,甚至跟本不像姐妹,而像仇人,那次在沐然则面前,慕凌云想挑事的举动让众人不满,更惹毛了慕凌雪。

  她出来是救人的,而这个救她救人的人,竟然还想着给她制造麻烦。

  “我是你姐姐,不过教养你并不是我的责任,我想你也不需要的我教你什么,在见到父亲之后,我该做的也都做了,你想怎么样还有父亲,想来你能忍到那个时候吧?”慕凌雪话里的威胁之意虽不明显,却也不能让人忽视。

  慕凌云不傻,而她的目地想要做的一切,也需要救出父亲才行,那个时候,她就在也不用在眼前的这个女人面前低头伏小了。

  见她还算乖巧,慕凌雪很满意,她从来没有求过眼前的女人会感谢她或者感恩,转头对一旁的侍卫使了眼色,侍卫心领神会的转身就往回走。

  在慕凌云还没有搞清是怎么回事,就见侍卫已抽出腰间的剑,快速的向草丛里砍去,安静的草丛瞬间也动了起来,剑与剑对上后,蹦出来了刺耳声落后,几个黑影也从草丛里滚了出来,成一字站成一排,手挂剑与侍卫对恃着。

  蒙面只有两只眼睛露在外面,可见是死士,慕凌雪还是头一次看到小说中的刺客,要不是她一路有习惯晃头的习惯,还真不能发现有人跟着。

  慕凌云第一个反应就是躲到慕凌雪的身后,这举动让在场所有人一愣,就是那几个死士也微微一呀,慕凌雪看到后冷冷一笑。

  到是崔颢,很安静的站在一旁,跟本没有动过,更是本份的像之前一半半低着头,似跟本没有看到几个死士一般。

  慕凌雪眼皮微微一挑,这样沉得住气,竟被她无意中捡到了一块金子。

  几个死士已动起来,几招下来,就看的出来他们也并不是简单角色,慕凌雪抿起唇来,可见她们的行踪是曝光了,到还真是小看了皇后,只是这样一来,凤谷秋那装弱的怕就要被发现了。

  慕凌雪也担心起自己的处境来,这样想不趟混水都不可能了,眸子一暗,莫不是凤谷秋顾意这样做的?好个奸诈的男人,竟然敢算计她?

  面前刀光剑影,慕凌雪却恨的咬牙切齿,向来是她算计旁人,不然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被这个男人给算计了?着实可恶,若自己不让他明白一下自己的实力,岂不是以后随意的让他拿捏?

  心里有了计较,慕凌雪回过神来时,那几个死士已倒地命绝,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人死而且是受命与她被杀死。

  “走吧”至于这几个人尸体怎么处理,相信凤谷秋会派人收尾。

  到也没有人质疑她,只人转身时,崔颢眸子动了动,人就在面前被杀死,竟然一点波澜也没有,这要什么样的身份才能做到?

  在他选择择跟着这主子时就已知道她定不是普通的,遇到被人追杀,这样的事情发现,可见定不是普通人。

一级士官Lv.3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9章:显露
  众人再次上路,因有死士一事,也没有了先前那般轻松,剩下的七名侍卫前三后四,中间是慕凌雪三人,因为到了东晋国与西晋中通商之道,碰到人也多了起来。

  大多是经商之人,而且多有压货的商队在路边休息,慕凌雪这一行人看着到似富家小姐,却没有车队随行,也多随来侧目。

  因为赶路,又是在路上,几个人只能吃带着的干粮,龙虎在时还好些,毕竟能打些猎物来,他提前走了,为了安全,几个侍卫是寸步不离开慕凌雪的身边。

  这样走了两天,并没有事发生,直到第三天,还没有走近,就能听到前面一阵阵的哀嚎之声,几个侍卫立马绷紧了身子,手搭在腰间的剑上,警惕着四周。

  慕凌雪神情一凛,“到前面看看。”

  这声音听着到像是人痛苦之时发出来的,上一世她是一个医学院的高材生,经常在病人之间奔走,这种声音没少听过。

  几个侍卫紧随,一行人中,只有慕凌云的步子慢了下来,绿儿看了一眼,垂下眼帘错过她,直接大步随上前去。

  拨开草丛,眼前的景象将众人惊呆了,只见草地上杂七杂八的躺着数十人,那哀嚎之声正是从他们嘴里传出来的,这群人中有男有女,更有老少妇媷,在细看下去,待看清她们脸上手臂上那些像红泡一样布满全身的东西,众人冷吸一口气。

  “是天花”慕凌云最后一个上来,却第一个惊骇的呼出声,身子后是本能的往通蹦了几步,脸色都白了。

  她还记得那年东晋国京城里也起了天花,当时死了不少人,又没有人能治住,最后皇上下了命令,将得了天花的人都赶出京城的一处山上自生自灭去,那一年京城里不少人家是家破人亡,人民的怨恨声更大,可是皇上的武力镇压,平常百姓哪里能反抗的了呢。

  绿儿也变了脸,她也记得当年在京城里的事情,当时府里有个采买的下人也得了病,姨娘直接就把那下人交了出去,甚至连那下人接触过的人及家人都交了出去,虽然那些人并没有被传上天花,可也被当成了天花传带者,直接被赶出了京城,与那些天花的人一起被弄到山上去自生自灭了。

  “主子”几个侍卫拦在前面。

  这天花可不是小事,这样的霍乱传上之后跟本没有病求的办法,要是王妃出了什么差错,他们怎么和王爷交代呢。

  崔颢难得脸上也升起严禁的神色来。

  慕凌雪微眯着眸子,唇角略隐笑意,“无妨,我过去看看。”

  其中有了病者之心,更多是的那种面对挑战时的战斗力被勾起来了。

  几个侍卫不好拦着,身份差距在那里呢,崔颢听了却眼睛一亮,有大气势又有大善之心,这样的人岂能是跟错了?

  绿儿虽然担心主子,可是只要主子的决定,她是决对不会反对的。

  “你疯了?那是天花,会传染,你不想活着,我们还不想死呢”慕凌云第一个跳出来。

  这个女人越来越不对了,她不该是这个样子子,她该遇事就躲到人身后,然后无助的哭泣,可是现在全然变了。

  之前可以当做她是在王府里,以王妃这势压人,眼下呢?明明知道那是天花,竟然还要过去?她以为她是谁?神医吗?要想突出自己也不该是在这种时候。

  “慕凌雪,你高高在上的身份是可以给你一切,却给不了你生命,你忘记你这次出来是为了什么了?父亲还在等着你,难不成在你眼里这些人比父亲还重要?你要当一个不孝之女吗?当初你和夫人被放走时,你就已背上不孝的名声了,我看这不是说错了你,你最好认清楚了,眼前你该做的是什么。”慕凌云毫不给面子的说了一堆。

  当年大哥把勉死金牌给她们母女时,京城里所有人都暗下觉得她是不孝,更是贪生怕死之辈,所以那第一才女的好名声也被隐了下去,名声越来越不好。

  慕凌雪并不知道这些,若是知道她也不在乎,毕竟她早就不是那个真正的慕凌雪。

  其他人皆看向慕凌云,虽然他们觉得也不该过去,毕竟天花传染,可也没有眼前这个女子如此自私,只顾着自己的死活,还脸皮厚的指责到旁人身上来说旁人不对。

  原本这一路上他们就看不起这个二小姐,只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可她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罪臣之女,还是偷逃出来的,要不是王妃心善,换成旁的人谁会管她的死活。

  她没有一点死恩的心,竟然总处处针对王妃,更是不管不顾说一堆羞辱王妃的话来,还真以为谁欠她什么,众人看向慕凌云的眼神也越发的厌恶起来。

  慕凌云不是感受不到,她不管得自己哪里有错,把这一切都怪到了慕凌雪的身上,要不是她,这些人怎么会这样看自己?一切都是她的错。

  “你可以先走,不用跟我们一起,你也认得路,不是吗?”跟这样的人多说废话或争吵,她也不配。

  这种无视的态度让慕凌云火大,却又什么也做不了,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是的,以前都是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低头做小,自己是高高在上的,自己无视着她,甚至享受着她的无助,可一切都变了,让她想发病。

  不,她要忍,当久之后,自己会在一次压在这个女人之上,今日的一切一定会让这个女人全还回来。

  慕凌云在这里暗恨的时候,慕凌雪已走向那群躺在地上无助的人们,她在离自己最近的人身边蹲下,伸出手拿起那妇人的手,细看着那皮肤上的脓包,在古代这种技术下,天花跟本就治不了,不过眼前的这些人得的并不是天花,而是水豆,慕凌雪松了口气。

  水豆虽然不及天花,但是水痘预后一般良好。痂脱落后大多无瘢痕,但在痘疹深入皮层以及有继发感染者,可留有浅瘢痕,通常出现在前额与颜面,呈椭圆形。重症水痘或并发重型脑炎、肺炎者可导致死亡。

  望了一眼躺在这地上的人,很多人都忍不住痒,用力的挠着身子,让慕凌雪心一阵钻痛,“来人,看看附近哪里有水源?”

  一边又吩咐崔颢,“这是水豆,并不是天花。避免用手抓破疱疹:特别注意不要抓破面部疱疹,以免疱疹被抓破化脓感染,若病变损伤较深,有可能留下疤痕。你去附近找找,找一些退烧的草药,最要紧的是让他们把烧退下去才是。衣被不宜过多过厚过紧,太热了出汗会使皮疹发痒。绿儿,你去将众人的衣服都打开,记得要小心,不要让自己的手碰到他们身上的疱疹上面,特别是那液体,在告诉他们尽可能的忍着不要去抓,抓破了会破相,那疱疹里的液汁流到哪里去,哪里都会被传上。”

  她这样一说,众人心里也有了方向,更重要的是不在担心了,好在不是天花就行。

  慕凌雪又吩咐剩下的几个侍卫把小孩的手都绑住,大人都控制不住去挠,何况是他们了,所以只能强硬的将人绑住。

  找水的侍卫很快就回来了,“主子,树林的后面正好有一条小溪。附近我是贰佰五的人都误以为这是天花,都绕开路走了,正是走的小溪那边。”

  慕凌雪点点头,“既然离的近,就让人都起来,能走的自己走到小溪边,告诉他们用水多洗身子,而不要太用力,小心把疱疹弄破了,一会儿安排好了,你带两个人去打些猎物回来。”

  这些人看着衣服破成这样,想来也都是穷人家的,得了水豆,最重要的是体力要好,这些人瘦成这样,看起来是几天没吃东西了。

  侍卫应声退了下去,只见躺在地上的人听到侍卫的话后,有的慢慢坐了起来,他们都以为自己得的是天花,被官兵赶到这里等死,眼下见到有人来救他们,怎么能不激动,也顾不得太多,都跪下来冲磕头。

  慕凌雪鼻子一酸,这个不把人命当成蝼蚁的年代,真是让人心寒啊。

  伤者多往小溪那边走,有的走不动就爬,那些孩子都被按慕凌雪出的主意,用两个粗树枝,衣袍拦在树枝之间做成了简易的担架,将孩子一个个抬到了小溪旁边。

  原本还有商人我是贰佰五的小溪,在看到一群‘得了天花’的人在小溪边洗身子后,惊骇的马上吊头就走,慕凌雪冷眼看着一切,不过很快崔颢就回来了,背后的竹篓里装着一堆草药,其中有黄麻和银翘,到都是好药。

  因在外面,只能在小溪边找了一块大石头,用树枝捣起草药来,流下的汤汁每给得水豆的人喝下去。

  慕凌云原本离的很远,待看到众人有条不叙的做着一切时,咬了咬唇在离小溪不远的地方坐了下来,有了慕凌雪的指导,用水洗澡降温之后,那痒疼感少了许多,有了救出的希望,大人们也强忍着痒感,甚至还能打个下手,帮着一起照看孩子。

  只觉折腾了一会儿的功夫,可看看西下的西夕,天竟然都要黑了,不知不觉竟然弄了一小天,慕凌雪仰望着要落的太阳,露出一抹慧心的笑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亂世メ皇城之巅 ( 粤ICP备16039306号 )

GMT+8, 2018-8-21 22:26 , Processed in 0.171877 second(s), 8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