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メ皇城之巅 十年文化,永久传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游戏·竞技┊] 《游戏在武侠世界里》作者:镜中倒影 (更新至 第九十二章 )

[复制链接]

乱世大将Lv.19

UID
159001
主题
829
精华
0
经验
33681 点
金钱
190844 ¥
亂世币
170621 元
阅读权限
190
注册时间
2009-5-4
在线时间
5435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10-29

情人节活动勋章亂世十周年永恒之心情人节活动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3-4-21 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十九章 王府别院的夜宴
    深秋的夜sè格外的凄凉,带着寒意的微风刮起了地上不断堆积的落叶,从陆耀阳和‘无情’的身上划过。郑府大院的地上还残留着当时搏斗的痕迹,尸体散乱的俯卧在各处,斑斑的血迹泼洒的到处都是。陆耀阳默默的推着‘无情’从这些凌乱中走过。

    从刚进郑府开始,陆耀阳就发觉了‘无情’的不适。坐在轮椅上的身体开始不断的颤抖。陆耀阳奇怪的想:“怎么回事?平时看她研究尸体时的神情,淡然的让陆耀阳感到害怕。现在怎么会反应这么大。”

    陆耀阳急忙用采集器对郑府的大院进行了采集。然后转到‘无情’的正面,蹲下身问道:“你是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无情’的状况越来越不好,整个人处于失神状态,身体开始慢慢从轮椅上往下滑。陆耀阳猛地想道:‘无情’的家不就是在她六岁时,被人灭门了吗?忙上前用力紧紧抱住她,在她耳边低声道:“不怕,有我在呢,不怕,不怕,都过去了,有我在呢。”

    随着陆耀阳在‘无情’的耳边不停地喃喃呓语,‘无情’开始慢慢从失神状态中回过神来。任由陆耀阳紧紧的抱住她,在陆耀阳的怀里无声的痛哭,泪水打湿了陆耀阳胸前的衣襟。这时候的‘无情’再也没有了平rì里的冷傲和孤僻,就像是路边不停被寒风蹂躏的百合,只知道躲在陆耀阳的怀里不停地战栗,让人说不出的怜惜。陆耀阳等到‘无情’逐渐把情绪稳定,才在她耳边轻轻的道:“我们回去吧。”

    ‘无情’可能对刚才的失态有点赫然。不敢抬起头来,只是微微点了下头。陆耀阳忙把她从郑府那yīn森的大院里推了出来。把‘无情’送到了‘神侯府’在南京下榻的客栈,亲自送她进了房间。不断叮嘱她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睡上一觉。这次‘无情’难得的没有不耐烦的赶他走,只是默默地听着陆耀阳的唠叨。直到反复交代了多遍后,才放下心来施施然的赶往汉王设宴招待的场所。

    汉王把宴客的地方设在了他在南京的别院。被汉王府的小厮一路引着穿过华丽的园林建筑,进入到宴会的大厅。大厅里摆了一张硕大的八仙桌。此时已经聚集了‘六扇门’的袁神捕和‘冷血’、‘锦衣卫’的第一高手‘鹰爪王’岙山,身后还跟着两个一看就是双胞胎的兄弟,30多岁长像甚是彪悍,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汉王府’照例是由总管出面,不过一个长得就像是一根可能随时被风吹倒的竹竿,高高瘦瘦的面目yīn冷的老者,像影子一样跟随在他的身旁。‘神侯府’的‘追命’和‘铁手’早已到场,现在加上陆耀阳共有10人正好凑成了一桌。

    看到进门的陆耀阳,‘汉王府’总管yīnyīn一笑道:“这次能追回银子,都是‘神侯府’‘判官’的功劳。我已经得到了消息,回京后皇上会陛见有功之臣。看来这次皇上的御赐金牌,‘判官’是志在必得了。”

    陆耀阳一愣,心道:“这是要用软刀子杀人啊,被他这么一说,不光是‘六扇门’、‘锦衣卫’要找他麻烦,就怕是‘铁手’、‘追命’也会有不服吧。”

    陆耀阳抱拳道:“这次的功劳全赖‘六扇门’和‘锦衣卫’的通力协作,‘神侯府’众人的分工合作、齐心合力,才能那么快的找到银子。这不银子运回来还是靠了‘汉王府’的帮助啊。总管大人说是我一人的功劳,就有点居心不良了。这样上报朝廷,引起了误会可就是总管大人您的责任了。不然就变成了我侵吞了大伙的功劳。总管大人不会是想把我放在火上烤吧。”

    总管本想打击一下这个看上去极度让他讨厌的人,按照总管的说法,就算陆耀阳再怎么狡辩,众人的心中还是会有疙瘩的。这个哑巴亏陆耀阳是吃定了。可没想到陆耀阳不按牌理出牌,在‘汉王府’的别院,就敢直接和他撕破脸皮。

    在座的众人要说不受总管的话的影响,那是不可能的。老话说得好,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在场的大都是练武之人,怎么肯屈居人下。但是他们也不是愣头青了,总管用的挑拨之计他们怎么会不知,所以谁也不肯做出头鸟。

    总管身边的老者猛地拍桌而起,yīn测测的道:“小子,你年纪不大,口舌不饶人,我今天就要替诸葛侯爷教训教训你这个狂妄的小子。”

    陆耀阳笑笑道:“‘汉王府’的嚣张跋扈我早已领教,一言不合取人xìng命也是家常便饭。总管大人就连皇上对诸葛侯爷的看重都曾明言心中不服。我这么个小人物,你们要打要杀的也很正常。现在就划下道来吧,我接着。你只要不说我不敬长者就行。”

    总管‘嘿嘿’的干笑几声说道:“小兄弟,你可不要无中生有,无端败坏我‘汉王府’的名誉。这样的口舌不饶人,我看你今天人可以走出王府,舌头却要留下来了。”

    陆耀阳满不在乎的道:“那么,你们是想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上?”

    ‘铁手’和‘追命’也紧张的站了起来,不管怎样他们是一体的。谁也没想到陆耀阳这个愣头青是一步也不肯退让,直接把王府总管逼到了墙角。

    总管也没想到自己的一个小小打击行为,会遭到陆耀扬如此不留情面的反击。现在不管是为了王府的脸面,还是自己的尊严都不能罢手了。

    老者高瘦得的身影晃动,人已到了庭院中,大声道:“小子,不要曾口舌之利了,今天就算是我看你不顺眼,想要教训教训你。”

    现在这种情况下,老者的行为是解开这个尴尬局面的最好办法。把话题引到私人恩怨就不会造成‘神侯府’和‘汉王府’的直接对抗了。

    陆耀阳不痛不痒的道:“如果只是切磋一下,那就算我输好了。”说完还伸了个懒腰。“这么无聊的事,我才没兴趣呢。

    总管尖声道:“哪有那么便宜,认输的话就把你的舌头留下来。”

    陆耀阳笑嘻嘻的道:“那要是你们输了的话呢。”

    总管冷冷的道:“就算你是从娘胎里开始练武也别想赢。”

    陆耀阳只作未听见,说道:“那就把你的舌头押上好了。”

    总管没有啃声,显然不愿意自己尊贵的身份,去参与这样的赌博。陆耀阳却不肯放过他,刚才他故意认输就是为了让他跳出来,现在有了大好机会怎么肯轻易放过。高声道:“既然,总管大人愿意用自己的舌头和我做赌,那就请在座的各位做个见证。”

    ‘追命’上前拉了他一把。倒不是对陆耀阳的武功没有信心,而是长久的接触,让他们知道‘判官’这是下了狠心,想要总管的舌头了。如果这里不是王府的别院,他们相信‘判官’甚至会直接要了那个总管的命。但是这样**裸的得罪‘汉王府’,明显对事业才刚展开的‘神侯府’不利。所以才会想提醒一下‘判官’。陆耀阳上次就想找这个总管的麻烦,怎么肯就这样罢手。‘铁手’上前阻止了‘追命’轻声道:“算了,你还不了解‘判官’的脾气吗,现在就是世叔到场也未必劝得住。”

    此时,身在紫禁城的诸葛正我,正在养心殿里对皇上朱高炽做着案情的汇报。

    朱高炽摆了摆手,旁边侍立的太监机灵的端上了座椅。朱高炽的话语中有种掩不住的疲倦:“坐下说吧,我也想知道是什么人所为。”

    诸葛正我躬身施了一礼才敢落座,缓缓道:“据‘神侯府’的探查,劫银的人都是一个叫‘覆燕门’的组织。”

    朱高炽疑惑道:“‘覆燕门’是什么组织?”

    诸葛正我忙站起躬身道:“乱臣贼子大逆不道的言语,臣下不敢说。”

    朱高炽摆手道:“说吧,恕你无罪。”

    诸葛正我道:“‘覆燕门’是‘靖难之变’的幸存者所组织,目的就是为了颠覆先皇。我们刚查到南京郑府与之有所勾连,没想到今早就发现满门被灭。真是惨不忍睹啊。”

    朱高炽沉默不语,从心里讲他是同情‘靖难之变’,反对自己父亲夺权后清除异己的狠辣手段的。登基后朱高炽首先做的,就是为‘靖难之变’中幸存的人平反,释放了大量还在狱中受到‘靖难之变’牵连的大臣。但是现在这个‘覆燕门’的行为,实在是威胁到了他的统治,而且手段非常的残忍。朱高炽在犹豫该怎么处理这个组织。

    诸葛正我知道朱高炽的所想,上前轻声道:“皇上,对这个‘覆燕门’可不同于‘靖难之变’的幸存者,他们手段残忍,组织隐秘。我怀疑有人在利用‘靖难’后幸存者的报复心,把他们组织起来,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朱高炽来回踱了几步,说道:“爱卿,这件事就拜托你继续查下去,但是千万不要声张,我怕一旦传扬开来,有人会再用清算‘靖难’幸存者这件事来做文章。”

乱世大将Lv.19

UID
159001
主题
829
精华
0
经验
33681 点
金钱
190844 ¥
亂世币
170621 元
阅读权限
190
注册时间
2009-5-4
在线时间
5435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10-29

情人节活动勋章亂世十周年永恒之心情人节活动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3-4-21 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十章 王府别院的比武
    此时陆耀阳和跟在总管身旁的老者也在庭院中动起手来。陆耀阳没有托大,一出手就直接拔剑攻击。老者倒是自持甚高,空着双手迎了上去。两人都擅长以快取胜,陆耀阳的剑分出数百道光芒笼罩了老者的全身。老者闪进剑圈里,丝毫不惧,双手拍、锤、弹、拿的击打着剑脊。显出不凡的身手和老道的经验。双方你来我往的斗了开来,那达到视野极限的速度挑战着观战者的眼力。‘铁手’和‘无情’都心下暗想道:“看来平时的切磋‘判官’并没拿出真功夫来啊。”

    所有人中看得最专注的就算是‘冷血‘了,自从上次双方交手后,陆耀阳就成了‘冷血’的追赶目标。只是上次的交手只是短短的几个回合,‘冷血’对陆耀阳武功的评判很是模糊,这次算是让他有了个清晰的了解。

    老者已经不再只用空手对敌了。从背后拔出了一直别在腰间的旱烟杆。乌黑的杆身,镶银的烟杆头。泛着金属的光泽,一看就知道分量不轻。院子里顿时响起了雨打芭蕉般的‘叮当’声。陆耀扬打发了xìng子,出手速度越来越快。众人只能见到腾起的团团寒光,急速的在老者的周身飘荡。到了最后老者已经不能再凭眼力来看清对手的招式了,只能凭经验和直觉勉力抵挡着陆耀阳狂风暴雨般的猛击。陆耀阳也是很久没人陪他打得那么痛快了,所以有意识的控制着出手。要不然就凭老者只能看运气的阻挡,如何阻止得了陆耀阳无懈可击的攻击。等到陆耀阳过足了瘾头,身体随着剑光直扑老者。老者看到陆耀阳终于不再用瀑布般倾泻而下的剑光攻击,以为陆耀阳终于后力不济了,心下大喜,也运足了力量猛击了回去,想在数招内定个输赢。陆耀阳的身体碰到了老者的回击,竟然像泥鳅一样,用违反自然规律的扭动闪过老者猛力的一击,钻入对方的怀里,剑尖急点了对方的几个穴道,最后一掌借力,以更快的速度飞了回来。这个方向正是总管的方向,王府总管只见陆耀阳在空中突然转身攻击他,吓得张嘴就要大叫侍卫。陆耀阳的剑尖顺利探入王府总管的嘴里,挑出了三寸多长的舌头。总管顿时捂着嘴倒在地上,不停地打滚嘶嚎。这时被点中了穴道的老者才刚倒在了地上。

    陆耀阳用内力抖动剑尖,一汪秋水般的长剑上再也不留任何的痕迹。‘沧’的一声长剑插回了背上的剑鞘。陆耀阳淡淡的道:“各位为在下做个见证,这只是一场赌博而已,既然我已经赢了,又拿了彩头,这就告辞了。”说完,独自一人向别院外行去。留下了‘铁手’和‘追命’不停地安抚着王府中的侍卫。

    披着月sè,陆耀阳默默地向客栈行去。心里不禁为自己刚才的莽撞开始后悔。“自己倒是痛快了,可以想象‘神侯府’肯定会遭到‘汉王府’的打击。”

    远处突然传来了数十匹马匹的声音,由远而近的向陆耀扬的方向驰来。刚闯了大祸的陆耀阳暗暗提高了戒备。心中也是不解:“自己是在大庭广众下打赌赢得的比斗,难道王府真敢明目张胆追杀我。”

    没有容陆耀阳多想,马匹已经到了近前。斑驳的月光下,隐隐约约能看见马上骑士都是黑sè的衣裤。最重要的是脸上都带着狰狞的面具。陆耀阳的心倒是放了下来,陆耀阳已经断定这些人是王府中派来对付他的。既然还要遮脸那就是表示对方还不想撕破脸和‘神侯府’直接对抗。

    马匹的冲击力加上长刀全力的劈斩,显然是要把陆耀阳留在这里。只要没有明确的证据,就算全大明都知道是‘汉王府’下的黑手,‘神侯府’又能怎么样。

    陆耀阳也不甘示弱,单脚跺地,身子如离铉的箭shè向了挥刀劈斩的骑士。陆耀阳的单手拍在了刀面上。马上骑士的刀犹如被陆耀阳的手吸住了。随着骑士收刀的动作,陆耀阳的人也钻进了马上骑士的怀里。骑士的应变极快,扔下了手里的长刀,一手用力圈住陆耀阳扑来的身体,不让陆耀阳闪避,一手摸出怀里的匕首,朝着陆耀阳的胸口扎去,完全不理陆耀阳对他的攻击,这是以命换命的打法。

    陆耀阳也是怒极,心想:“我倒要看看谁更不要命。”也不闪避,只在匕首触及身上时,肌肉颤动卸去刀上部分的力量。锋利的匕首被‘软猬甲’所阻没能给陆耀阳带来伤害。陆耀阳一个肩撞,正撞在对手的胸口,含着多重爆发力的一击,直接震碎了马上骑士的心脏。滚下马立时就死了。

    说起来长,其实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陆耀阳毫不停歇,又向下一个扑去。直到杀了5个马上骑士,他们也发觉骑在马上反而影响了他们的合击,让陆耀阳占了便宜。纷纷跃下马来。陆耀阳却不和他们纠缠,骑在马上飞奔而去。等到他们骑马追击,陆耀阳又故技重施,杀了两个追来的骑士。黑衣骑士虽然都是王府培养的死士,攻击的方式都是以命换命的打法。但是这不代表他们会明知无效还要白白送死。为首的黑衣人发觉了情况的不利,一声呼哨带着众人撤退了。

    陆耀阳虽然侥幸取得了胜利,但是也不是毫发无伤。那些攻击是被‘软猬甲’挡住了。但是武器上蕴含的内力还是让他吃了些小亏。陆耀阳怕他们会继续追击,不敢直接回到客栈,怕把人引到客栈后,会导致‘无情’的受伤。在外面兜了几圈。没有发现埋伏,才敢进入客栈休息。没想到自己的房间里亮着烛光。里面不但有‘追命’和‘铁手’在等他,就连‘无情’也用担心的目光看着他。这还是陆耀阳第三次看到‘无情’在他面前表露情绪,而且光今天就发生了两次。看来‘无情’通过晚上在陆耀阳的怀里痛哭后,对陆耀阳不知不觉中产生的牵绊发生了质变,面对陆耀阳也越来越掩饰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陆耀阳忙对大家说道:“今天王府确实派人来杀我了。不过被我跑了。你们放心,我一点事都没有。”

    ‘铁手’上前拍拍陆耀阳的肩膀道:“你要小心,这件事我已经通知了世叔,相信很快就会解决的。”

    ‘追命’只是对他使了个暧昧的颜sè。当然是背着‘无情’的。整个‘神侯府’中和陆耀扬最聊得来的人就是他了,所以有些话即使不明说,陆耀阳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追命’随着‘铁手’一起出了房门。‘无情’也转动轮椅,想跟在他们后面离开。陆耀阳也不知道今天哪根线搭错了。一把拉住了‘无情’的轮椅。

    ‘无情’用力不能转动轮椅,就抬起了头毫无表情的望着陆耀阳,陆耀阳也不管她是不是冷着脸。在她面前蹲下身,拉着她纤弱的手道:“别为我担心,你看,我没有什么事。”

    ‘无情’被他大胆的动作吓了一跳,红晕顿时布满了略显苍白的脸。慌忙低下头道:“你受不受伤关我什么事。我要回去了,快放手。”说着用力挣动着被陆耀阳拉住的手。陆耀阳不敢过于逼迫她,心想:“还是不要超之过急,一步一步来就好,反正现在也算有了很大的进展了。”

乱世大将Lv.19

UID
159001
主题
829
精华
0
经验
33681 点
金钱
190844 ¥
亂世币
170621 元
阅读权限
190
注册时间
2009-5-4
在线时间
5435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10-29

情人节活动勋章亂世十周年永恒之心情人节活动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3-4-21 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十一章 郑府的密室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的陆耀阳,索xìng爬起身来。站在窗前,望着撒了一地的银sè月光,不自禁的又想起了‘无情’布满红晕的脸。陆耀阳现在只要一想到‘无情’羞赫的表情,就会整个人都暖洋洋的,总感到一股难言的柔情把自己的整个心房都填满了。

    反正也睡不着,陆耀阳拿起了桌上的茶壶帮自己沏了壶茶。一边品茶,一边把脑中由‘采集器’采集到的郑府灭门的场景,在脑中不停地翻看着,寄希望于能找到什么线索。

    “果然和‘鹰嘴峡’的杀人手法一致,除了没有移走尸体。想来因为这是城里,凶手转移尸体不那么方便。”陆耀阳自言自语道。陆耀阳在脑海中基本上把郑府的每寸土地都翻过了。最后在郑府的后花园的假山处,陆耀阳发现了隐蔽的密道,密道是通向假山下一丈距离的一座狭小的密室。如果用暴力破除还真是有点麻烦。密室很狭小肯定不会用来藏金银珠宝,陆耀阳有种感觉里面一定有关于‘覆燕门’的某些秘密。只是想进去看的话要花500积分。反正最终是要在现实中打开密室的,陆耀阳可不想因为一时的好奇,随随便便就把积分给浪费了。翻找了半天,确定在郑府再也没有别的线索了,陆耀阳才打着哈欠爬上了床。

    第二天,陆耀阳是被‘无情’的敲门声惊醒的。还残留着睡意的陆耀阳带着一脸的怨怼,用充满委屈的眼神望着‘无情’。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陆耀阳这么直直的望着,原来对什么都不假辞sè的‘无情’,现在面对着陆耀阳特别收敛不住情绪。‘无情’的脸上露出了少女的娇羞,但那只是一闪而逝马上又迅速恢复冷静。冷冷的道:“我已经收拾好心情了,现在就要去郑府查看灭门案。”

    ‘无情’的所有表情一丝不少的都被一直盯着她看的陆耀阳收到眼里。对自己能牵动‘无情’这样,冰山似得人的心绪,陆耀阳有种说不出的成就感和莫名的感动。只是听到‘无情’还要再上郑府,陆耀阳不乐意了。原则上来说陆耀阳是喜欢‘无情’再去郑府的,最好能再抱着他大哭一场,这样两人的感情一定会更进一步。但是想到昨天‘无情’撕心裂肺般的无声哭泣,陆耀阳心疼了。他不希望‘无情’再经受一次痛苦回忆的摧残。每当想到‘无情’瘦弱的身躯,要独自承担这么多的疼苦,他就感同身受。蹲在她的轮椅边,望着她担心的说道:“不需要你一起去的,如果有什么线索,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你,好不好?”

    ‘无情’能感受到陆耀阳眼睛里的担忧,语气中的恳求。细心敏感的她虽然不能读到陆耀阳的心思。但是陆耀阳那满满的柔情,满到从心里溢出来,流向了‘无情’那被千年冰封的心底。‘无情’现在就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用全力武装起来的,坚硬冰冷的心,正被温暖着、融化着、沦陷着、占据着,而她只能在一边傻傻的被动的接受,一点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或许从她心底里就不愿意反抗吧。

    ‘无情’感受到那股温暖,越来越热,已经把她的脸颊烧烫了。连忙把头再垂得低些。但是从乌黑柔顺的发丝中隐现的红霞暴露了她的害羞。这一切都呈现在陆耀阳灼热的目光中。又看到了‘无情’的窘迫,陆耀阳没能忍住‘噗呲’笑出了声来。

    这下彻底把‘无情’弄的羞恼了,转动的轮椅极快的撞向了还在取笑她的陆耀阳。陆耀阳的武功够高,自然反应就够快。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闪身避开。但是耳边‘刺刺’的暗器声,让他猛地顿住了身形,不然就等于自己往暗器上撞了。时间紧迫眼看就要被轮椅撞上,无奈的陆耀阳只能拿出压箱底的本事,让身体最大限度的扭曲着。最终还是被轮椅檫到了边,轮子更是在陆耀阳的脚趾上滚过。

    陆耀阳故意抱着脚在那里大声呼疼,好让‘无情’觉得出气了。把轮椅转到房门口的‘无情’,背对着陆耀阳冷冷的道:“我是一定会去的。”小小报复了一下陆耀阳的‘无情’虽然语气还是那么冰冷,但是微微上翘的嘴角暴露了她现在的心情。只可惜陆耀阳没有眼福看到,不然不知道又会得意多久。

    郑府大院现在已经完全被‘神侯府’接管了。不管是‘六扇门’还是‘锦衣卫’都没空来管这件案子。‘神侯府’已经找到了被劫银两,现在适当的从劫银案中消失,是符合官场规矩的。利益均沾是有必要的。所以谁也没有怀疑把心思扑在‘郑府灭门案’上的‘神侯府’的动作。

    陆耀扬推着‘无情‘走进了郑府。里面的尸体已经被完全清理了。只有暗红的地面向人们展示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灭门惨案。

    陆耀阳担心的道:“你可不要硬撑着,如果不舒服就要明言。”

    ‘无情’没有理他。陆耀阳知道她是在表示自己不耐烦了。也是,这一路上类似的话语已经不下百遍了。但是陆耀阳还是觉得放不下心来。

    陆耀阳推着‘无情’把郑府的每个角落都观察了个遍。这样一来,一个上午就过去了。陆耀阳是故意的,他不能一进郑府就说后院假山下有密室,那样别人会把他当妖孽的,虽然他现在已经够妖孽了。最后终于磨蹭到了假山边,陆耀阳装模作样的观察了很长时间后对‘无情’道:“这里可能有密道。”

    他的表现在‘无情’眼里就象是个把戏演的错漏百出的戏子。‘无情’的心思多敏锐啊。陆耀阳在查看郑府的每个角落时,‘无情’就感觉到他是在敷衍。根本没把注意力集中到上面。只有到了假山这,虽然陆耀阳还是在装模作样,但是‘无情’敏感到他的目的就是这里。果然过不多久,陆耀阳说假山下有密道。这让‘无情’很是惊愕,要知道她也算是机关大家了,竟然没有一点发现,反而是做戏的陆耀阳发现了密道。‘无情’自行上前仔细查看,心想:“如果真的有密道,他是怎么发现的。昨天由于自己的不适,都没有走到后院来。难道他晚上一个人又来查过。”

    经过了‘无情’仔细又仔细的辨别,查找。到了将近天黑,俩人才打开了进入密道的机关。‘无情’吩咐道:“你先在外面等着,我要确定里面还有没有机关。”

    陆耀阳不放心道:“还是我下去吧。”

    ‘无情’抬头注视着他道:“你会破解机关?”今天破解了一天的机关,也让‘无情’知道陆耀阳对机关之术根本是一窍不通,这更让她想不通陆耀阳是怎么能肯定假山下有密道的。

    陆耀阳虽然被她用话给顶着了,但是还是坚持的堵在洞口。说道:“不行,还是我下去,起码我的武功比你好,应变迅速。你在上面呆着就好。”说完不等‘无情’和他争论,人已经没入了洞口。‘无情’只能摇摇头,紧跟而下。只是轮椅制作的再巧妙,也让她不良于行,等磕磕绊绊的进入了洞里,陆耀阳已经拿着东西出来了。

    等俩人回到地面,陆耀阳看到‘无情’的脸sè不好。忙讪讪的凑上去道:“没想到下面什么机关都没有,我还想在你面前露一手呢。”

    ‘无情’依旧没理他。陆耀阳只好道:“里面没有别的,只有这个梳妆盒。我就把它拿了出来。你想看看嘛。”说着信手打开了梳妆盒,连‘无情’想提醒他小心机关的话都没有来得及出口。

    梳妆盒里都是些信件文稿,陆耀阳知道自己的古文有限,只好交给了‘无情’,嘴里还喃喃道:“还是你来看吧,到了这,我就跟文盲没两样。”

乱世大将Lv.19

UID
159001
主题
829
精华
0
经验
33681 点
金钱
190844 ¥
亂世币
170621 元
阅读权限
190
注册时间
2009-5-4
在线时间
5435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10-29

情人节活动勋章亂世十周年永恒之心情人节活动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3-4-21 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十二章 夜战郑府后院
    在这一点上‘无情’很是同情陆耀阳,谁也想不到仿佛无所不能的陆耀阳竟然不识字。

    ‘无情’专注的看着文稿。半晌后幽幽的道:“此人曾经做过户部侍郎,只是在‘靖难之变’时,因政见不同,受到了牵连被罢官返回原籍。在这里隐居时,有一个叫‘覆燕门’的组织找上了他,组织成立的宗旨就是为了推翻燕王的统治,迎回建文帝。所以因为同情‘靖难之变’,而遭到清算的他就加入了。”

    陆耀阳兴奋的道:“那他有没有留下关于‘覆燕门’的线索?”

    ‘无情’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线索,他加入‘覆燕门’近20年,平时有任务时荒宅的老汉会和他的管家联系。如果有紧急情况要向上面汇报,就放飞组织留给他的鸽子,自有人会化妆潜入他的家中找他联系。”

    陆耀阳恨恨的骂了一声,像无头苍蝇般在庭院里兜着圈子。忽然想到一个计策。高兴的蹦了起来:“我有办法了。”

    南京城里传出一个奇怪的消息,郑府灭门案有新线索了。南京府衙的衙役在清理郑府时,发现了后院假山有密道。现在府衙们正在用暴力清除假山,然后进入密道探查,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隐秘。

    还是那间yīn森的密室中,锦衣人一边捻着胡须,一边轻柔的说道:“你跟我的时间也不短了,怎么能这么关键的时候,发生这么大的纰漏呢。”

    黑衣人伏在地上浑身颤抖,“请主子恕罪,我一定在官府发现密室中的物品前,把东西先带回来。”

    锦衣人走上前,拍了拍黑衣人跪在地上颤栗的肩膀。话语声说不出的温柔:“你啊……。”话声中,手腕一翻,三寸多长的银针直刺入黑衣人的后背要穴。黑衣人顿时惨叫了起来。锦衣人的声音仿佛能结成冰渣子般一颗颗的吐出道:“不要让他死了,我要他活着享受到生不如死的滋味。”yīn影中出现一个人影把还在地上不停翻滚的黑衣人拖了下去。

    “能不能查到究竟有没有密道?有的话密道中究竟有些什么东西?”锦衣人的话声有些高,看来对现在的情况很是不安。

    又一个黑衣人跪伏在地,低声道:“主子,密道是由南京府的衙役发现的,当时有很多衙役在现场,从外观上看也不像是伪造的。密道被发现后,现在郑府已经完全被‘神侯府’的人封锁了,外人根本没法接近里面。”

    锦衣人道:“不管用什么办法,不能让任何威胁到我们的东西在世上出现。”

    黑衣人低头应声道:“主子,如果这是官府的陷阱怎么办?”

    锦衣人沉凝道:“郑府加入组织近20年了,我不知道他们发现了些什么隐藏在密道中?虽然组织的结构严密,平时就非常注意保密,但是还是不能大意啊。越是在接近成功时,往往离失败也越近,所以越是要小心。我就算把那些死士都赔在了郑府,也好过被朝廷发现了什么线索,导致功亏一篑。所以,这次就算那些死士都死光了,也要把密道内的东西销毁。”

    黑衣人沉声道:“主子放心,养兵千rì,用兵一时。他们不会让您失望的。”

    锦衣人摇摇头,挥手让黑衣人退下。他是心痛那些死士啊。这些人都是各地收集的孤儿,每个人都在封闭的深山里训练了10年以上。不知花了他多少的银子和jīng力啊。锦衣人拧着眉想道:“这次,不知道有没有人能活着回来。”

    一片漆黑的郑府,只有后花园处灯火通明,一班衙役正在努力的打通假山的密道。陆耀阳低头对坐在轮椅上的‘无情’道:“我看,你还是到客栈休息,这里有我们就可以了。”

    ‘无情’回头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是怕我会拖你们的后腿?”

    陆耀阳凑近‘无情’道:“我是怕你会受伤。”

    ‘无情’躲开越凑越近的陆耀阳的脑袋,头又低垂了下来,披散的长发很好的遮住了她的羞涩。陆耀阳满意的一笑。现在没事逗逗‘无情’已经开始变为他新的爱好。

    忽然点着的火把被暗器熄灭。一队队黑衣人猛地冲进了郑府后院中,从人数看怕有不少于数百人之多。那些挖通道的衙役早就得到了通知,乘着黑暗象撒开了腿的鸭子,急急地躲在了假山后面。

    铺散在各处的火堆被纷纷点亮,整个郑府被火光照耀得犹如白昼。此时,由‘冷血’领着的‘六扇门’,由‘鹰爪王’岙山领着的‘锦衣卫’,‘铁手’、‘追命’领着的‘神侯府’众人,纷纷从隐藏的暗处冲了出来。今天的行动,要不是陆耀阳和‘汉王府’发生了冲突,对他们的成见甚深。就连‘汉王府’都会通知到。这么大的功劳,一家独食而肥,只会受到大家的联合打击,再说,凭‘神侯府’的人马还未必吃得下。这一次三方汇合,为了确保行动计划不被泄露。从协定好开始,三方的人就聚合在一起,互相监督,谁也不能离开郑府。

    黑衣人武功高强,又经过常年的军阵训练,真正是训练有素的杀人机器。这也是他们明知可能是陷阱,也敢闯进来的原因。三方的人从‘鹰嘴峡’劫银案就得知这些黑衣人的厉害,已经有了全盘的准备。一排排暗藏的弓弩手早就安排到位,随时准备shè出致命的一击。‘六扇门’和‘锦衣卫’、‘神侯府’的人都没有冲上去和那些人拼命,只是把他们围在了后院。接着就听见‘嗖嗖’的尖啸声不绝于耳,密集的shè向黑衣人聚集的地方。

    黑衣人的首领知道中了陷阱,吆喝一声:“冲上去,和他们混战在一起。”

    三方的捕快,拿出准备好的大盾挡在了前面,后面的人纷纷用加长的长枪从盾牌的间隙中向前方捅出,阻止对方冲进人群混战。弓弩手们在后面不停地shè击着。几个自持武功高强的不肯躲在盾牌后面,冲在前面和对方厮杀了起来。双方不时的有人倒在了地上,惊呼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陆耀阳在盾牌的后面,牢牢的守在‘无情’身边,他才不会冲动的冲上去和那些亡命之徒拼杀,在他眼里保护好‘无情’才是最重要的。

    ‘无情’瞄了他一眼道:“你怎么不上去帮忙?”

    陆耀阳正sè道:“我的任务是保护好你,谁让你非要留在这的。”

    ‘无情’不满的‘哼’了一声:“你去帮忙吧,我答应你就留在后面,绝不上前一步。”

    陆耀阳摇头道:“我不放心,反正我们现在处在上风。我去不去又有什么关系?”

    ‘无情’道:“你武功这么好,我只是想你上去帮忙,好少死些人而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亂世メ皇城之巅 ( 粤ICP备16039306号 )

GMT+8, 2018-8-21 22:26 , Processed in 0.109376 second(s), 4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