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メ皇城之巅 十年文化,永久传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科幻·灵异┊] 《极品小白丁》作者: 司畅 已更新到140章

[复制链接]

乱世上校Lv.14

UID
157773
主题
227
精华
0
经验
18394 点
金钱
166824 ¥
亂世币
14084 元
阅读权限
140
注册时间
2009-3-22
在线时间
170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10-2

射手座龙记忆回眸英雄持剑

 楼主| 发表于 2013-4-12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卷 决战商海 138 话不投机
  听到夏沫玲这话,刘畅的脸都绿了。这是什么话,自己好心好意前来慰问一下,只是想缓和一下双方的关系。没想到刚刚见面就得到这么一个结果。

/**/ /**/ /**/ /**/ /**/
  

/**/ /**/ /**/ /**/ /**/
  虽然过来之前自己就想过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可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过来就这样。这女人算起来还真是个炮筒,不碰的话还没事,一碰就不得了了。

/**/ /**/ /**/ /**/ /**/
  

/**/ /**/ /**/ /**/ /**/
  而且自己也还没有碰她呀。只不过简单的安慰了几句而已,说起来自己还是处于好意,怎么就碰到这样狗咬吕洞宾的事情呢。对于刘畅来说这完全是话不投机。

/**/ /**/ /**/ /**/ /**/
  

/**/ /**/ /**/ /**/ /**/
  可他也没有办法,毕竟是自己跟张兆旭提出来的。如果不是自己或许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尴尬处境,只是这样一来让张兆旭有些不好做人。人家也是做个和事佬而已。却没想到这女人根本就不领情,和事佬没做成反而惹了一身骚。

/**/ /**/ /**/ /**/ /**/
  

/**/ /**/ /**/ /**/ /**/
  怎么办?之前的局面刘畅自然不希望继续如此,哪怕这时候几人在办公室对于刘畅来说都还是金钱在流失。所谓一寸光阴一寸金现在的刘畅倒是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毕竟时间拖得越久损失的钱就越多。

/**/ /**/ /**/ /**/ /**/
  

/**/ /**/ /**/ /**/ /**/
  忍,所谓忍一时风平浪静。刘畅决定忍着,看这女人还能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毕竟双方其实的仇怨也没有想象中的大,只要一方稍微退让一些或许这些问题就很容易搞定了。

/**/ /**/ /**/ /**/ /**/
  

/**/ /**/ /**/ /**/ /**/
  看到刘畅不说话,夏沫玲心里更是来气。在她想来,刘畅这是在自己面前默认了所作所为,只有心里有鬼的人才不敢反驳。

/**/ /**/ /**/ /**/ /**/
  

/**/ /**/ /**/ /**/ /**/
  看着坐在一边默不作声的张兆旭道:“张总,你看到了吧,如果不是他还有谁?现在没话说了吧,默认了吧!”

/**/ /**/ /**/ /**/ /**/
  

/**/ /**/ /**/ /**/ /**/
  张兆旭抬头看看夏沫玲,再看看刘畅。他的脸上此时完全成了酱紫色,虽然事不关己,但多少双方都是自己的朋友。夏沫玲在很多年以前就认识,而刘畅还是自己店里出去的员工。然而,此时因为点点滴滴的小事积累起来,形成了这么大的怨气。

/**/ /**/ /**/ /**/ /**/
  

/**/ /**/ /**/ /**/ /**/
  现在的夏沫玲已经完全颠覆了他心目中的形象,此时的夏沫玲看上去就像个疯女人。没有往日飘然若尘的气质,没有那种高贵典雅。此时的夏沫玲说是一个泼妇也不为过。

/**/ /**/ /**/ /**/ /**/
  

/**/ /**/ /**/ /**/ /**/
  然而,有些话他不敢说出口。本来此时夏沫玲的心情就很差,而万一自己再给刘畅争辩几句的话说不准把自己也一棍子打死。在这样的情况下从她的嘴里蹦出来一句天下乌鸦一般黑可是毫不稀奇的事。

/**/ /**/ /**/ /**/ /**/
  

/**/ /**/ /**/ /**/ /**/
  刘畅抬头看看张兆旭,心中颇有几分内疚。张兆旭这完全是遭了自己的无妄之灾啊。如果不是自己拜托张兆旭约夏沫玲过来,怎么可能让他如此尴尬。

/**/ /**/ /**/ /**/ /**/
  

/**/ /**/ /**/ /**/ /**/
  看着眼前这个貌美的女人,此时的刘畅忽然觉得漂亮的女人也不是那么好。脾气也不是想象中的温婉,性格也不如想象中的温柔。此时的夏沫玲在刘畅的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如果让刘畅再次选择的话,他一定觉得自己不会喜欢上这么一个女人。甚至此时他已经隐隐有了几分厌恶。女人怎么啦,女人就了不起,女人就可以随便冤枉别人。

/**/ /**/ /**/ /**/ /**/
  

/**/ /**/ /**/ /**/ /**/
  虽然心中实在不想继续谈下去,但是他不得不这么做。为了自己,也为了整个银城的市场。更加为了不让那个背后的黑手实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 /**/ /**/ /**/ /**/
  

/**/ /**/ /**/ /**/ /**/
  如果自己不认个输,不缓和一下双方的关系。那么夏沫玲势必也跟自己拼斗到底。然而,此时的刘畅已经不想再继续下去,但是有时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如果夏沫玲一味的打压,自己又不能完全不接招,毕竟不接招的话给人的感觉就是自己的银城一家不如安居阁,刘畅不如夏沫玲。

/**/ /**/ /**/ /**/ /**/
  

/**/ /**/ /**/ /**/ /**/
  那么以后在银城的市场他都只能排在夏沫玲的后面。哪怕自己的经济实力要强,哪怕自己的服务要周到,但是给人的感觉就是自己不如夏沫玲。而往往顾客的选择都是实力强劲的商家。他们不会看你是不是有多少钱,也不会觉得你是男人风度故意相让,只会觉得你在生意上不如一个女人,甚至有可能会被人家吞并。

/**/ /**/ /**/ /**/ /**/
  

/**/ /**/ /**/ /**/ /**/
  这就是刘畅最大的难处。不上不下的感觉真的很难受。他不想这样,因此才有了这么一次相约。

/**/ /**/ /**/ /**/ /**/
  

/**/ /**/ /**/ /**/ /**/
  可是事实并不像他设想中的那样,夏沫玲的话让他心里真的很难受。看着一脸怒气的夏沫玲,刘畅真的感觉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 /**/ /**/ /**/ /**/
  

/**/ /**/ /**/ /**/ /**/
  “张总,你们聊,我先有点事回去了。”刘畅站起身跟张兆旭打个招呼道。

/**/ /**/ /**/ /**/ /**/
  

/**/ /**/ /**/ /**/ /**/
  然而,这时候的夏沫玲却依然不依不饶的道:“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现在想要逃离现实吧!刘畅,你给我小心,法律一定会制裁你的!”

/**/ /**/ /**/ /**/ /**/
  

/**/ /**/ /**/ /**/ /**/
  刘畅真的很无语,为什么银城这么大就真的只认定是他呢?这么大的银城那么多人东个不选,西个不选,为什么单单选择了他刘畅呢?如果说银城这么大选择只喜欢刘畅一个那么他还会很开心,可是现在的情况是这么大个银城单单认定他是坏人。

/**/ /**/ /**/ /**/ /**/
  

/**/ /**/ /**/ /**/ /**/
  刘畅甚至都有些怀疑,夏沫玲是不是一直以来都对自己有偏见。否则也不至于每一次都不听自己的解释,每一次都是越离越远。

/**/ /**/ /**/ /**/ /**/
  

/**/ /**/ /**/ /**/ /**/
  “刘畅,这……”张兆旭面带尴尬的看着刘畅,又看了看夏沫玲。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低头不语。

/**/ /**/ /**/ /**/ /**/
  

/**/ /**/ /**/ /**/ /**/
  夏沫玲见刘畅到了门口,疾呼道:“刘畅,你等着。这次你做的事情我会还给你的!”

/**/ /**/ /**/ /**/ /**/
  

/**/ /**/ /**/ /**/ /**/
  声音依然在门口徘旋,而刘畅的脚步已经毅然离开了办公室出了大厅。店面的销售人员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不知道办公室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他们也不知道办公室那个咆哮的美女是谁。

/**/ /**/ /**/ /**/ /**/
  

/**/ /**/ /**/ /**/ /**/
  刘畅坐上自己的汽车,摇摇头。心里感叹,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乱世上校Lv.14

UID
157773
主题
227
精华
0
经验
18394 点
金钱
166824 ¥
亂世币
14084 元
阅读权限
140
注册时间
2009-3-22
在线时间
170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10-2

射手座龙记忆回眸英雄持剑

 楼主| 发表于 2013-4-12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139 夏沫玲的“反击”
  从银城市到县城的竹湘人家路途中就花费了好几分钟的时间,到达竹湘人家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半。随意的叫厨房做了几个小菜吃过饭以后便待在办公室。

/**/ /**/ /**/ /**/ /**/
  

/**/ /**/ /**/ /**/ /**/
  此时的刘畅脸色有些不爽。自己好心好意的去与夏沫玲沟通,没想到却遭遇这样的待遇。而且他的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毕竟夏沫玲在自己临走的时候那几句话可是说得清清楚楚。

/**/ /**/ /**/ /**/ /**/
  

/**/ /**/ /**/ /**/ /**/
  女人理智的时候很聪明。然而,女人失去理智的时候是不可理喻的。只怕此时的夏沫玲就是这样一种情况。

/**/ /**/ /**/ /**/ /**/
  

/**/ /**/ /**/ /**/ /**/
  坐在宽大的老板椅上,身子斜靠着,椅子因为刘畅的脚步在地面滑动而转着圈儿。他在思考,夏沫玲到底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报复自己。在他想来,夏沫玲肯定不会用这种出人命的招式。毕竟女人天生就比男性具有爱心,她们对于生命也愈加尊重。

/**/ /**/ /**/ /**/ /**/
  

/**/ /**/ /**/ /**/ /**/
  可是,即使刘畅想破脑袋也不知道夏沫玲到底会出什么样的招子。心里不犹的有些懊恼,早知道这样的话就干脆在办公室的时候借着他心通探探夏沫玲心中的想法。不过此时后悔已经无用,而且那个关头自己也无法跟夏沫玲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

/**/ /**/ /**/ /**/ /**/
  

/**/ /**/ /**/ /**/ /**/
  而现在刘畅的他心通最大的缺点就是必须两个人有身体接触才能预测。否则的话也是空谈,在那样的情况下,别说跟夏沫玲身体接触了,哪怕跟她多说一句话都会让夏沫玲火气四冒。他可不敢在那时候去惹毛一个这样的女人。

/**/ /**/ /**/ /**/ /**/
  

/**/ /**/ /**/ /**/ /**/
  

/**/ /**/ /**/ /**/ /**/
  

/**/ /**/ /**/ /**/ /**/
  “哎,这又是何必呢……”张兆旭看着还有着些许热气的椅子,心中悠悠长叹。夏沫玲是他的朋友,刘畅也是他的朋友。对于这两个人,他是不希望他们出现这样的情况的。

/**/ /**/ /**/ /**/ /**/
  

/**/ /**/ /**/ /**/ /**/
  虽然这其中最重要的是为了自己的生意安安稳稳,不至于受到这么大的冲击。但出于朋友之情,张兆旭还是不想见到这样的情况。可惜,他已经努力了,不管是刘畅的要求,还是自己主动。他都在夏沫玲的面前说了不少的好话,为刘畅开脱了不少。然而,他不是当事人,并不清楚其中的具体细节。也不曾知晓刘畅和夏沫玲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闹翻的,在他的记忆中,刘畅和夏沫玲以前还是有过合作的。

/**/ /**/ /**/ /**/ /**/
  

/**/ /**/ /**/ /**/ /**/
  那次夏沫玲没货还是刘畅和他的一帮朋友帮忙。没想到时间只有几个月两人居然成了仇敌,而且是这种看上去根本无法化解的仇敌。

/**/ /**/ /**/ /**/ /**/
  

/**/ /**/ /**/ /**/ /**/
  

/**/ /**/ /**/ /**/ /**/
  

/**/ /**/ /**/ /**/ /**/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夏沫玲一个人在办公室生着闷气,昨天才送过来的茶杯再一次的在她的手中报废。这短短半年的时间,她的手中已经不知道摔碎了多少茶杯,划坏了多少支圆珠笔,生了多少闷气。

/**/ /**/ /**/ /**/ /**/
  

/**/ /**/ /**/ /**/ /**/
  清脆的茶杯落地声让待在前面办公室的秘书不犹的心里一颤,轻轻的把门打开一个缝隙。看到俏脸宛若寒冰的夏沫玲偷偷了伸了伸舌头,准备把门关上。

/**/ /**/ /**/ /**/ /**/
  

/**/ /**/ /**/ /**/ /**/
  “小徐,你进来把这里收拾一下!”看到秘书在门口鬼鬼祟祟,夏沫玲也不以为意。她也知道最近自己因为心情的缘故让公司不少员工心惊胆战,这个小徐也是因为冲着自己开出的高薪才愿意做秘书的。

/**/ /**/ /**/ /**/ /**/
  

/**/ /**/ /**/ /**/ /**/
  “是,夏总!”小徐恭恭敬敬的点头,便从门角拿了扫帚,小心翼翼的打扫。生怕惹恼了这个“更年期”的老板,其实更年期这个说法只是大家私下里说说,自然没有人敢在夏沫玲面前提起。

/**/ /**/ /**/ /**/ /**/
  

/**/ /**/ /**/ /**/ /**/
  看到已经打扫完毕,开门准备出去的小徐,夏沫玲道:“小徐,给我送一辈咖啡进来!”

/**/ /**/ /**/ /**/ /**/
  

/**/ /**/ /**/ /**/ /**/
  小徐自然连连应是,出了房门不到五分钟时间,一辈热气腾腾的咖啡便到了夏沫玲的办公桌。而小徐也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 /**/ /**/ /**/ /**/
  

/**/ /**/ /**/ /**/ /**/
  夏沫玲轻轻的抿了一口咖啡,感觉咖啡太热。心中愈加不爽,难道自己真的这么好欺负,不知道天热么?还给自己弄这么热的咖啡。不过好在夏沫玲也不是那种完全不管不顾的人,倒也没有再做追究。

/**/ /**/ /**/ /**/ /**/
  

/**/ /**/ /**/ /**/ /**/
  只是心里思考着要怎么对付刘畅,既然那家伙不仁那也休怪自己不义。

/**/ /**/ /**/ /**/ /**/
  

/**/ /**/ /**/ /**/ /**/
  要不找人去闹闹?夏沫玲的脑海中浮现这么一个想法。不过仔细一想觉得又不对,毕竟自己是一个女人,以前也没有跟那些小混混打过交道。保不准他们会狮子大开口,自己不仅没整到刘畅,反而损失一大笔那可就不值得了。

/**/ /**/ /**/ /**/ /**/
  

/**/ /**/ /**/ /**/ /**/
  要不也让他的货源出问题?不行,这个招式他已经用过了,自己怎么可以学他的招式,这样岂不是显得自己不如他么?而且现在那条道上也修建了那么多的报警亭,而且那个拐角那里也重修修好了。只怕要弄出这么一起安全事故还真不容易。况且为了报复刘畅而让他人殒命实在有些说不过去,那是对生命的不尊重。想到这些,夏沫玲便把这个方案也取消掉了。

/**/ /**/ /**/ /**/ /**/
  

/**/ /**/ /**/ /**/ /**/
  怎么搞?怎么搞?

/**/ /**/ /**/ /**/ /**/
  

/**/ /**/ /**/ /**/ /**/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夏沫玲的嘴角浮现一丝诡异的微笑。脸色兴奋得有些发红,不时的摇头晃脑感觉自己的方案确实不错。

/**/ /**/ /**/ /**/ /**/
  

/**/ /**/ /**/ /**/ /**/
  

/**/ /**/ /**/ /**/ /**/
  

/**/ /**/ /**/ /**/ /**/
  离上次跟夏沫玲见面已经五六天了。一直以来夏沫玲都还没有什么行动,刘畅心里寻思着,难道夏沫玲那女人这回真的想通了。这样一来的话倒是好事。

/**/ /**/ /**/ /**/ /**/
  

/**/ /**/ /**/ /**/ /**/
  然而,刘畅高兴的太早。此时的电话铃声已经不合时宜的响起,电话那头是银城一家的负责人。

/**/ /**/ /**/ /**/ /**/
  

/**/ /**/ /**/ /**/ /**/
  刘畅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有些愕然。银城一家这两天的销售额居然比平常翻了好几倍,那么自己的亏损也就多了好几倍。难道这就是夏沫玲的反击?

/**/ /**/ /**/ /**/ /**/
  

/**/ /**/ /**/ /**/ /**/
  只是刘畅还不知道,夏沫玲的反击不仅仅如此。那丫头也着实是个精明人,既然自己占不到便宜,自己要亏本,那这钱就干脆让刘畅亏。是以,她每天安排好了人去刘畅的店里低价购买,然后到自己的货柜上面依照同样的价格卖掉。而她只需要支付这中间的搬运法和车费就可以。

/**/ /**/ /**/ /**/ /**/
  

/**/ /**/ /**/ /**/ /**/
  这一招算起来还真是很毒很辣。

乱世上校Lv.14

UID
157773
主题
227
精华
0
经验
18394 点
金钱
166824 ¥
亂世币
14084 元
阅读权限
140
注册时间
2009-3-22
在线时间
170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10-2

射手座龙记忆回眸英雄持剑

 楼主| 发表于 2013-4-12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140 悲剧的夏沫玲
  只是夏沫玲还没有得意几天,刘畅便指定了新的方案。

/**/ /**/ /**/ /**/ /**/
  

/**/ /**/ /**/ /**/ /**/
  其实刘畅的方案很简单。那就是限量购买,对,就是限量购买。

/**/ /**/ /**/ /**/ /**/
  

/**/ /**/ /**/ /**/ /**/
  对于做生意的人而言,买家买得越多自然越好。然而刘畅目前的情况却不是如此,卖出去的东西越多,刘畅的亏损也就越大。他自然不希望这样的情况继续持续下去。而且现在夏沫玲指定出这么一条狠毒的计划自己自然不能让她太过容易得逞。

/**/ /**/ /**/ /**/ /**/
  

/**/ /**/ /**/ /**/ /**/
  现在银城一家的购买方式改变了,限量。用银城一家的说法是为了保证顾客可以使用食用到最新鲜的物品,必须统一按照会员卡或者身份证购买。一次购买的量也有限制。

/**/ /**/ /**/ /**/ /**/
  

/**/ /**/ /**/ /**/ /**/
  虽然刚开始有些人觉得银城一家这样子做不好,会让很多客户流失。可是银城一家的管理层特意强调必须如此,而且此时他们也不在乎客户流失,毕竟客户越多损失就越多。

/**/ /**/ /**/ /**/ /**/
  

/**/ /**/ /**/ /**/ /**/
  而有些客户也确实发现,银城一家购买的新鲜食物特别的鲜,像蔬菜什么的完全是当天从地里采摘出来的,跟自己家种的没什么区别。这样以来银城一家的名声就愈加响亮了,购买的客户也多了起来。

/**/ /**/ /**/ /**/ /**/
  

/**/ /**/ /**/ /**/ /**/
  不过刘畅的损失却依然不是很大。毕竟限制了每天的流量,总之每天只有那么多东西卖出去。

/**/ /**/ /**/ /**/ /**/
  

/**/ /**/ /**/ /**/ /**/
  

/**/ /**/ /**/ /**/ /**/


/**/ /**/ /**/ /**/ /**/
  牵牵我心,夏沫玲坐在办公桌。手中握起了茶杯,然而,此时她有放了下来。自己最近真的砸了不少茶杯了。夏沫玲不犹的苦笑,看着眼前公司员工获取的资料,心里不犹的有些苦涩。

/**/ /**/ /**/ /**/ /**/
  

/**/ /**/ /**/ /**/ /**/
  刘畅这家伙还真是不好对付,自己好不容易想个法子出来,这家伙两天时间就针对自己弄出了方案。而且还是那么的无懈可击,更是因为刘畅的方案让自己这边的顾客流失了不少。

/**/ /**/ /**/ /**/ /**/
  

/**/ /**/ /**/ /**/ /**/
  夏沫玲的心中不犹的升起一丝丝的无力感。可惜他不知道刘畅这个方案只花了半个小说就想出来,否则的话她会更加郁闷。

/**/ /**/ /**/ /**/ /**/
  

/**/ /**/ /**/ /**/ /**/
  

/**/ /**/ /**/ /**/ /**/
  

/**/ /**/ /**/ /**/ /**/
  “老板,好消息啊!两家最近打得火热,据说夏沫玲损失很大啊!”常山市的一个洗脚城,中年男人对电话另一头的人说道。

/**/ /**/ /**/ /**/ /**/
  

/**/ /**/ /**/ /**/ /**/
  “是吗?那是好事啊!要不你再给他们加把火!”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很不爽,感觉阴恻恻的。让人一想就觉得不是个好人。

/**/ /**/ /**/ /**/ /**/
  

/**/ /**/ /**/ /**/ /**/
  “行,老板,有什么吩咐您就说,保证指哪打哪!”中年男人恭敬的道。

/**/ /**/ /**/ /**/ /**/
  

/**/ /**/ /**/ /**/ /**/
  “那好,就这样%……这样……”电话那头的声音一通叽叽歪歪,整个通话过程持续了半个多小时。

/**/ /**/ /**/ /**/ /**/
  

/**/ /**/ /**/ /**/ /**/
  

/**/ /**/ /**/ /**/ /**/
  

/**/ /**/ /**/ /**/ /**/
  夏沫玲还在办公室生着闷气,却还不知道另外一场灾难再次向她的安居阁袭来。

/**/ /**/ /**/ /**/ /**/
  

/**/ /**/ /**/ /**/ /**/
  

/**/ /**/ /**/ /**/ /**/
  

/**/ /**/ /**/ /**/ /**/
  刘畅惬意的喝着刚刚泡好的黑茶,淳淳的茶香扑鼻,淡淡的苦涩缭绕。椅子不时的摇晃一两下,刘畅此时的心情还是不错的。虽然之前和夏沫玲的何解没有达成。而且反而引起夏沫玲更大的误会,不过此时的他已经想通了。

/**/ /**/ /**/ /**/ /**/
  

/**/ /**/ /**/ /**/ /**/
  女人还是要征服,自己不能一味的退让。既然她喜欢斗,那自己就跟她斗。

/**/ /**/ /**/ /**/ /**/
  

/**/ /**/ /**/ /**/ /**/
  这不,夏沫玲出招,自己轻松的接下。而且还让之前损失巨大的局面稍微有了些许好转,而更加意想不到的是,居然在客户中间形成了良好的口碑。

/**/ /**/ /**/ /**/ /**/
  

/**/ /**/ /**/ /**/ /**/
  此时的刘畅颇有几分志得意满的感觉。想象着夏沫玲最后还在败在自己的手中,只怕到时候自己再去何解的话那女人应该不会多想了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愣子,你叫几个人到银城一家去闹腾闹腾,记住每天要去啊!”中年男人在常山的一个小巷子里面拨出电话。

/**/ /**/ /**/ /**/ /**/
  

/**/ /**/ /**/ /**/ /**/
  “老大,我办事,您放心!”一个黄头发的年轻人拍着胸脯保证到。看那模样,耳朵上面挂着耳钉,胸前挂着一条小指粗的金链,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金链下面还有一个狼一般的纹身。没错这家伙就是个混混,在银城这边绰号金条狼的张鑫。而一些地位稍微高点的老大都叫他愣子。

/**/ /**/ /**/ /**/ /**/
  

/**/ /**/ /**/ /**/ /**/
  “那好,好好办,都时候会有你好处的!”中年男人在电话中交待道。

/**/ /**/ /**/ /**/ /**/
  

/**/ /**/ /**/ /**/ /**/
  

    “退货,退货。你们的食物都是过期的,我要举报!”

  

  “你们这是什么衣服,你看看,这牌子都是假的!”

/**/ /**/ /**/ /**/ /**/
  

/**/ /**/ /**/ /**/ /**/
  “你这电器是怎么回事,怎么用了两天就坏了!”

  
  ……
  
  各种各样的人聚集在安居阁的门口。其中有些人自然是诚心购买东西的,有些是过来看看热闹,而有些人就是跟黄头发张鑫一起前来闹事的家伙。
  听着这些诉求。诚心购买东西的人摇摇头,离开了这里走向另外一个方向。看热闹的人倒是留下来,却并没有上去劝架的意思。而作  

  消息传遍得很快,仅仅三分钟时间夏沫玲便接到了安居阁负责人的电话。心急火燎的开车来到了这里,询问了一些情况之后便把安居阁关了门,对外称暂时调整。

  
  然而,询问了一番安居阁的工作人员之后,大家都表示没有人认识这些前来退货换货的人,他们甚至见都没有在安居阁见过。这一瞬间,夏沫玲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刘畅,又是刘畅捣鬼。

  
  

  半个小时之后,刘畅便知道了夏沫玲那边的情况,心里哀嚎。苍天啊,大地啊,下个雷劈死我吧!我怎么就这么背呢?老是给人背黑锅。
  

  
  然而,刘畅却不知道,夏沫玲的悲剧不仅仅如此。接到群众举报的工商局听闻有这样的重大情况自然是出动不少人员。而身为局长的张天德此时乐得嘴都合不拢了,心道:“夏沫玲,我总算逮住你了!”

  

  直到工商局局长张天德到来,夏沫玲看到他下车时微笑的样子,心中一阵郁闷。眼前一昏,心里哀嚎,悲剧了,今天真的悲剧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亂世メ皇城之巅 ( 粤ICP备16039306号 )

GMT+8, 2018-10-21 17:01 , Processed in 0.125001 second(s), 4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