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メ皇城之巅 十年文化,永久传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90|回复: 3

[┊武侠·仙侠┊] 《 英 雄 志 》 作者:孙晓

[复制链接]

乱世少尉Lv.9

UID
161869
主题
68
精华
0
经验
6194 点
金钱
45640 ¥
亂世币
44837 元
阅读权限
90
注册时间
2009-8-17
在线时间
1637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3-18

处女座蛇情人节活动勋章亂世十周年永恒之心情人节活动勋章槲寄生雪花

发表于 2013-4-14 0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楔子 一
  武英十五年十二月初十正午,北京一名老妇身着宫装,半坐半躺地软在椅上,午后的阳光斜斜照在她老迈的脸庞上,只见她面上满是泪水,显是伤心已极,却不知是什么大事,居然令她如斯之痛。

  只见一名少年急急奔上台阶,大声道:“母后!武德侯害死皇兄,咱们还等什么?快快下令诛杀他全家满门,给皇兄报仇啊!”

  此言一出,阶下文武众臣尽皆惊呼,一人快步奔出,此人身披金甲,一望便知是位朝中名将,他面色铁青,跪禀道:“启禀太后,武德侯有大功于国家,现下战况未明,圣上是否真的驾崩前线,尚未明了,如何能下旨杀害大臣?还请太后深思再三!”

  那少年大怒,猛地一脚踢在那武将脸上,喝道:“柳昂天!你平日与那贼交好,今日却来替他说情,你眼里还有皇上么?”

  那武将身形高壮,受了这脚,身子却是一动不动,只是双膝跪地,低头忍受。

  一名大臣越众向前,禀道:“启禀太后,武德侯全家杀是不杀,无关紧要。方今国家动乱,最最要紧之事,便是立下监国皇储,以免奸人趁隙作乱。”

  一众文武大臣听了这话,一同跪倒在地,齐声道:“国家不可一日无主,请太后速速下旨,立泯王为监国皇储!”声音远远传了出去,激得大殿上回音缭绕,不绝于耳。

  耳听无数大臣劝谏,老妇面色犹疑,似在长考不休,那少年见了母后的神情,喉头微微滚动,似乎甚是担心,众臣见太后犹疑,更是急劝。

  良久良久,那老妇终于咬住下唇,举起颤抖不止的手,轻轻的挥了挥。众大臣见状大喜,同时拜伏在地,大声道:“太后圣明!”

  少年哈哈大笑,不待说话,便急奔承天殿外,大声叫道:“来人!给我召勤王兵马入京,我要为皇兄复仇!”

  那老妇听得此言,口唇颤抖,好似要说什么,几次想要起身,却似力不从心,终于叹息一声,软瘫椅上。

  那武将泪流满面,转头看着承天殿外的晴朗蓝空,低声道:“霸先公,你别怪我。我已尽力了。”

  景福宫里传出消息,太后喻旨,京城戒严。

  监国皇储已立,由御弟泯王暂代。诸臣会商,拟召天下一十七路亲军勤王,以卫京畿。

  当中七只兵马已至京城,龙镶、豹韬、熊飞三路勤王军驻扎城郊,神武、雄武、凤翔、天策等四军奉旨进京,诛平逆匪。

  城门打开,五万人马入城,刀枪剑戟,寒光照天,众将神色凝重,如临大敌。偌大京城只闻马蹄声响,四下静悄悄地别无人声,肃杀之气传来,城中百姓或躲炕下,或藏窖中,无一人敢探头张望。

  大军开至王府胡同,当先一将喝道:“下马!”万军勒缰,一同下地,端的是整齐划一。众人仰起头来,见眼前好一处大宅,门上匾额写的是“武德侯府”四个烫金大字。

  那将领伸手一挥,喝道:“撞门!”两旁军士提起巨木,猛朝侯爷府门上撞落。

  “砰!砰!砰!”

  撞击声从门口传来,那是重物撞门的巨响。

  侯爷府内,数十名老弱妇孺挤在厅上,人人面带惊恐,听着可怕骇人的轰天巨响,每一下撞击声都敲进他们的心窝深处,似要将他们的魂胆撞碎。几个妇人挤在一起,泣不成声。

  一名少妇昂然站在院中,她身穿貂袍,容色艳丽,想来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她左手牵着一名孩童,右手抱着一名婴孩,都是她亲生孩子。

  一名长者走上前来,颤声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有官兵杀来?”

  那少妇摇了摇头,道:“昨日前线传来消息,说这次御驾亲征已然惨败。”

  那长者身子一震,颤声道:“那……那为何要抓我们?”

  少妇道:“无非是小人谗言,一心加害。”

  重物猛击,震天价响,那长者面色惨澹,道:“我们便这样坐以待毙么?”

  少妇紧泯着唇,一言不发。男童倚偎在娘亲腿边,身子微微发抖。

  霎时间,“砰”地一声大响传来,众人的心跳似给这声巨响震停,一齐凝视着即将断裂的门闩,那长者颤抖着嘴唇,喃喃地道:“进来了……要进来了……”看来只要再一下重击,大门便会给震破。

  那少妇高声道:“大家听好了,闲杂人等一律进屋躲避,李管家,取老爷的救命金牌来!”

  李管家急急取来一面金牌,交在那少妇手上。这牌赤金所就,上刻龙纹,乃是当今皇帝亲手所赐,少妇握紧这面巴掌大小的物事,知道这是满门老小活命的唯一希望。

  少妇俯下身去,将怀中婴儿交给儿子,道:“文长,带着弟弟进屋。”

  男童面色恐惧,颤声道:“娘……那你呢?”

  少妇微微一笑,道:“娘要和他们说道理,你先进去吧。”

  男童大声道:“我不要,我要和娘在一起。”说着抱住娘亲的腿,只是不肯走。

  少妇向管家使了个眼色,管家急急上前,拉着小男孩走了。

  小男孩满面惊慌,回头大叫:“娘!娘!”

  少妇听了儿子的叫唤,却不回头,只独自站在院中。

  “轰隆”一声,伴随着最后一声巨响,大门往两旁倒下,烟尘弥漫中,当先走进一名腰悬弯刀、身穿锦袍的阴沉男子。

  少妇喝道:“来人狂妄!安知此处是大臣宅邸?”

  那男子冷然道:“我等奉宗人府之命,前来擒拿武德侯满门。”

  那少妇哼了一声,道:“凭什么?”

  那男子取出公文,提声喝道:“武德侯秦霸先叛国乱政,罪当夷诛九族!这是刑部的大印,你自己看吧!”说着将公文扔在地下,门外传来军士暴喝的声响,脚步声杂沓,大批人马猛朝屋内杀来。

  那少妇伸手拦在道中,大声道:“这是皇上颁下的救命金牌!你们敢动我家一人,要你们好看!”众官差见她高举赤红金牌,傲然凛视,都是为之一怔,一时无人敢上。

  那男子手持大刀,走到那少妇面前,冷冷地道:“让开。”

  那少妇厉声道:“我家老爷乃是一品大员,官拜侯爵,若无六部会审,圣上亲旨,秦家满门何等尊贵,岂容你们一指加害!”

  那男子森然道:“你退不退?”

  少妇戟指骂道:“无耻奸贼!我是秦家主母,焉能受你威吓?”

  那男子倒吸了一口冷气,向前走上几步,道:“休怪我刀下无情了。”

  忽听外头一声断喝,鲜血洒入屋内,满堂众人大声惊叫,好似发生了什么惨事。

  男童人矮腿短,看不到外头的情状,他急急拉住管家,惊道:“娘呢?我娘怎么了?”

  那管家早已哭得泪人儿也似,垂泪道:“少爷,你……你娘她……”

  话声未毕,只听远远一人叫道:“秦家满门老小听着,有敢拒捕者,立斩不饶!这女人就是个榜样!”霎时间大批官差已向屋内涌入,人人手持兵刃,神态猛恶。

  门口军官掩刀砍杀,几名亲人惨叫一声,立即倒卧在血泊之中,小男童吓得魂飞天外,他抱紧弟弟,惊叫道:“大叔!我娘呢?我娘呢?”

  李管家用力往他一推,叫道:“快走!带着你弟弟走!”

  小男童咬牙道:“没见到我娘,我哪里也不去!”

  李管家喝道:“快些走了!”

  小男童还待倔强,忽见一支弓箭射来,正中管家后背,那管家霎时面色惨白,身子慢慢软倒。

  小男童惊道:“李大叔,你……你怎么了?”

  李管家抓住男孩的肩头,喘道:“少爷……你…你快从狗洞爬走!千万千万不要回头看!”

  小男童还待再说,那管家奋起最后气力,用力往男童背上一推,大叫一声:“跑啊!”

  小男童给这股大力一推,跌跌撞撞的奔了出去,他还要回头,忽听远处传来“啊”地一声尖叫,那男童认得这是舅母的声音,他心中忽然惶恐,霎时自己也是一声惊叫,惶急地抱着弟弟,便往后厨逃去。

  正跑间,背后一个声音暴喝道:“大胆小子!还想逃!”那人来得好快,举刀朝背后砍来,小男童尖叫一声,矮下身子,从桌下钻了过去,那刀砍了个空,只把木桌劈裂。

  小男童往外一滚,朝后院冲进,怀中的婴儿受不住震荡,猛地哭了起来,小男童又惊又怕,半滚半爬地进了后院。

  “小朋友,哪里走啊?”

  小男童听了这话,即使年岁如斯幼小的他,也知绝望已临,他抬起头来一看,只见后院里摆张太师椅,坐着一名阴森男子,他身后站满军士,人人都挂着一幅冷笑。

  男子阴侧侧地笑道:“小朋友,不可以乱走动哦!”

  小男童看着眼前的男子,心里只是害怕,便在此时,两旁的军士猛地冲上,硬往他身上抓来。

  惊骇恐惧之中,小男童知道只要给人抓住,决计是死路一条,他抱住弟弟,直往后墙冲去,墙下便是李大叔说的狗洞,那是平日万万不准去玩的处所,但在判人生死的刹那,狗洞却成了活命的唯一道路。

  男童像受了惊吓的小狗一般,连滚带爬地冲向狗洞,耳听后头军士的呼喝,他一手抱住弟弟,一手掀开盖在洞上的竹篓,哭着叫着,猛向狗洞钻了进去。

  眼见男童朝洞内钻入,后头几人大喝:“我爱你!死小鬼跑啦!”不旋踵,立时有人向狗洞爬来。

  男童抱着弟弟,四肢急爬,匆匆朝洞外溜出,正要探头出去,赫然见到两只裤脚挡在眼前,他偷眼往外看去,只见洞前的街道上满是兵卒,人人手上拿着明晃晃的钢刀,那男童知道狗洞外也有官兵,现下若要出去,定是死路一条。

  彷徨骇异间,只听一人骂道:“死小鬼,这么能跑。”

  那男童回头回去,脚后又是一个狰狞男子爬了进来,小男童想朝外爬出,可外头更是凶险万状,年幼的他,当此必死无疑之刻,终于号啕大哭起来。

  猛听“轰隆”一声,巨响传过,头上的高墙缓缓往前倒下,直往院内兵卒压落,霎时阳光耀眼,映上小男童的脸庞。小男童满脸惊奇,抬头朝上去看,只见墙上站名男子,此人身穿斗篷,手提长剑,睥睨着脚下兵卒。

  几名军官喝道:“反贼来啦!大家快上!”

  弓弦连响,万箭齐发,无数兵卒蹲在地下,对着墙上不住放箭,那男子猛从墙上跳了下来,斗篷一挥,已将飞箭荡开,他虎吼一声,举剑朝人群杀去,一名官差举刀挡格,当地一响,竟将那官差连人带刀地斩为两截。众官差惊骇之余,逐步向后退却。

  那男子抱起小男童,沉声道:“我是方子敬,是你父亲秦大都督的好友,你娘呢?”

  小男孩热泪盈眶,颤声道:“我娘她……她……”

  那男子惊道:“你娘她给害了么?”

  小男孩不知如何回答,霎时放声大哭。

  便在此时,一声巨响传来,小男孩只觉腰身一阵剧痛,他低下头去,只见腰间血流如注,却是开了一个大洞。

  那方子敬大吃一惊,颤声道:“这……这是火枪!”

  小男童张大了嘴,这枪伤痛彻心肺,泪水不停地滚将下来。

  方子敬怒气勃发,喝道:“不过是个小小孩儿,你们却也下得了手!”他怒目看着后头的火枪手,举剑一挥,凌厉剑风斩落,霎时满天人头飞起,只见院中一条黑影左扑右闪,长剑杀处,当者无不披靡,众官差不敢再挡,纷纷窜逃。

  带队军官喝道:“全军找掩蔽,长枪手上前!”黑旗一招,屋内又冲出百名长枪手,众人举起长矛,猛往方子敬戳去。

  方子敬狂吼一声,举足一点,便从无数长矛上跃了过去,半空一个翻滚,长剑斩落,已将那军官腰斩两段。

  众官差见他悍勇如斯,都是吓得呆了,一时急急后退。那坐在太师椅上的阴森男子跳了起来,喝道:“火枪手快快动手!别让反贼走了!”火枪手立即端枪凝立,百枪齐发。

  方子敬听得轰隆之声不绝于耳,连忙往地下一扑,枪子儿打在墙上,只射得蜂窝也似。

  他不愿与官军缠斗,脚下一点,翻墙便走。

  甫出墙外,猛听无数叫嚷:“反贼出来了!大家快上啊!”顿时刀光闪动,也有无数禁卫军杀来。

  方子敬掏出怀中金镖,便往前方掷去,那金镖力道雄浑,中者无不透体而过,顷刻之间,便已倒下十来名军士。众兵卒慌忙退开,跟着连连放箭,方子敬挥舞斗篷,将自己和那男孩护住。

  战到此时,饶那方子敬武功高强无比,左肩也已中枪,右腋更插了只飞箭,他左冲右突,霹雳雷霆般地又杀数十人,但他自己身上也满是鲜血,情势大见危急。

  便在此刻,怀中的男孩难以抵受疼痛,他一阵颤抖,从方子敬怀中摔了下来,方子敬伸手拉住,喝道:“小朋友!你撑住点!”

  小男童泪如雨下,将手上婴儿递给方子敬,哽咽道:“方大叔……我…我求求你,带我弟弟……带他去找爹爹……”

  方子敬见那男童命在旦夕,心下沉重,伸手接过婴儿,点了点头。

  小男孩面带微笑,好似回到了娘亲身边,缓缓地闭上了眼……

乱世少尉Lv.9

UID
161869
主题
68
精华
0
经验
6194 点
金钱
45640 ¥
亂世币
44837 元
阅读权限
90
注册时间
2009-8-17
在线时间
1637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3-18

处女座蛇情人节活动勋章亂世十周年永恒之心情人节活动勋章槲寄生雪花

 楼主| 发表于 2013-4-14 0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楔子 二
   景泰元年一月初三傍晚,西域天山一条高大无比的巨汉,用着惨澹的眼神看着满营的死尸。他背上插着两只刀刃,手上还举着一柄十二尺长的大马刀,神色直是武勇刚毅。凛冽的秋风吹进营里,伴着西**有的黄沙,洒在那大汉饱经风霜的国字脸上。

  看着满是死尸的军营,那大汉用力一挥,愤怒地把马刀往地下插落,轰地一声大响,泥沙四溅。他压抑怒气,看着脚下跪着的军官,大声道:“你…你说!那羊皮是谁拿走了!”

  那军官惶恐地道:“是……是江充……”

  那大汉满脸杀气,喝道:“我安排这二十人守护羊皮,你们居然还会失手!你们是猪吗?”

  那军官低声道:“江充昨晚送上酒肉,说要慰劳我们这些将士,我底下的军士不疑有他,就都吃了下去,谁知……谁知……”

  那大汉冷笑道:“谁知里头有毒,是不是?”

  那军官叹息一声,点了点头。

  那大汉举起大马刀,喝道:“你又为何不去吃!为什么不去死!”

  一只手缓缓地伸来,架住了大汉的手,那大汉回过头去,只见眼前站着一名清贵隽雅的将领。

  那大汉微一躬身,面带惶恐地道:“大都督。”

  那将领见了满营的死尸,轻轻地叹了口气。

  那大汉单膝跪下,拱手道:“属下不能保住羊皮,实在罪该万死!请大都督重重责罚!”

  那将领轻声道:“你不必自责,那江充狼子野心,我早已看出来了。”

  那大汉大声道:“大都督不必出言安慰,我石刚不能保护要物,自当领受军法责罚!”

  那将领伸手拉起那大汉,温言道:“石兄弟,凡事自有天命,你不必太过在意。我早已作好万全准备,不怕江充出尔反尔,擅自进去神机洞。”

  那大汉听了“神机洞”三字,只是茫然不解,低声问道:“大都督,究竟羊皮上是什么东西?为何如此要紧?”

  那将领叹道:“此物关系天下气运,日久便知。”

  那大汉一愣,道:“天下气运?什么意思?”

  那将领望着远处的天山,摇头不语。

  便在此时,一名兵卒急急奔入营内,跪禀道:“启禀大都督,京城来的飞鸽传书。”

  那将领点了点头,伸手接过纸条,张开一看,霎时面色惨白,身子往后就倒。

  那大汉吃了一惊,急忙抱住上司,从他手中接过字条,低头读去,赫然也是大惊失色,颤声道:“我爱你,满门抄斩……这……这也太狠了!这……这还有天理吗?”

  那小卒见他二人神态如此,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呆呆跪在地下。

  那大汉抱住上司,咬牙道:“大都督,满朝文武都说你害死皇上,咱们为了国家这般拼命,却落得这个下稍,这……这公平么?”

  那将领幽幽醒转,想起妻儿家小尽数惨死,忍不住泪水滑落,大悲之下,伸手推开那大汉,连滚带爬地奔出营寨。

  那大汉惊道,“大都督,你定定神啊!”他怕上司做出什么傻事,连忙追了出去。

  出得营帐,只见那将领跪在地下,面向远处巍峨的天山,大声哭叫道:“皇上啊皇上…

  …我忠于朝廷,他们为何如此待我?为什么要杀我妻子儿女啊!“

  他拜倒在地,张口大哭,好似求恳上苍恩泽一般,只是磕头不止。

  那大汉见了这悲戚之状,泪水也已盈眶,他冲上前来,一把扶起那将领,大声道:“大都督,主母既死,你二子也亡,何必再受朝廷管束?咱们这就造反,杀进关内复仇!”他虎目圆睁,满是仇恨之意。

  那将领呆呆地望着远处天山,猛地一声大叫,霎时声震山冈,满营皆惊。他翻身跳起,拔出腰中佩剑,抬头望天,神色极是悲凉。

  那大汉大声叫道,“大都督,咱们这就放手大杀吧!”

  那将领摇了摇头,长剑刷地一挥,只见沙地下现出四行话,一十六个字,悲声道:“石兄弟,请你记好这几句话,倘若我明日不幸身死,你无论如何都要帮我把话传下去,不然我这生都不能平反,妻小也都白死了。”

  那大汉微微一愣,不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低下头去,看着那四句话,见是:“戊辰岁终,龙皇动世,天机犹真,神鬼自在”四行字。

  那大汉一怔,道:“戊辰岁终,龙皇动世?这是什么意思,属下不懂?”

  那将领泪水落下,摇头道:“你现下不必问这么多。记住了,日后我若战死前线,抑或给人谋害,你都要替我夺回羊皮,解开这四句话的秘辛,否则我死不瞑目。”他举脚一踢,已将地下字迹踢散。

  那将领远望天山,口唇喃喃,似在低念什么。风砂吹来,将他身上衣衫吹得随风荡起。

  过了良久,那将领忍住泪水,缓缓将长剑送回鞘里,大声道:“来人!立即拔营,大军开往玉门关!”

  远处人嘶马鸣,营帐纷纷拔起,三万将士含悲忍痛,默默收拾行囊,都知这是他们生平最后一战,只要进了玉门关,他们这群勇士就不再是国家的荣耀,而是那惹人鄙夷轻蔑的二字污名:“反贼!”

  —— 第一部 西凉风暴 ——

  景泰三十年七月初一,西凉城郊荒芜的大漠,一辆孤伶伶的骡车缓缓前行,猛烈风砂吹来,车蓬几似要给掀掉一般,轰飕飕地抖着。

  “娘,我好渴……”

  好乖的一个小男孩儿,了不起只有六岁大小,他紧紧地靠在少妇的怀里,丝毫不见吵闹哭叫。骨溜溜地大眼一眨眨,有些好奇地望着周遭陌生的沙漠。

  哒哒,哒哒,骡子的蹄声不曾间断,灼热的日头照下,听来更让人昏昏欲睡,少妇看着儿子的脸上给艳阳晒出一层盐花,不由得一阵心疼,她取过了水壶,交在孩子的手里,向一旁的汉子喊道:“孩子的爹!再多久可以进西凉城?”

  听得妻子问话,瘦汉挤出一丝苦笑,道:“应该……应该再几日就到了……”

  少妇闻言气结,嗔道:“你三日前便这般说,现下呢?还不是在这鬼大漠里打转?你到底知不知道路啊!”

  这一家三口载着满满的家当货物,看来准是第一回过来做买卖的旅人。每年逢到这个时节,总会有人载着满车的货物过来西凉买卖生意,来时带些干果蜜饯,回去时买些羊毛土产,总能小小赚上一笔,想来这家人便是想来西疆做点小生意发财。

  只是他们却不知道,自古以来,只要商人一多,匪人必也生出,正经生意好做,杀头的生意便也不难,要知娇弱的少妇、稚小的孩童,细瘦的丈夫,正是匪徒心中的宝贝啊!

  那汉子听了妻子的埋怨,猛地停下蓬车,露出无奈的神色,苦笑道:“今儿个若还找不着,再想法子找人问问吧!”

  那少妇骂道:“你胡说什么?这当口哪来的人给你问?

乱世上校Lv.14

UID
157773
主题
227
精华
0
经验
18394 点
金钱
166824 ¥
亂世币
14084 元
阅读权限
140
注册时间
2009-3-22
在线时间
170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10-2

射手座龙记忆回眸英雄持剑

发表于 2013-5-7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了吗

一级士官Lv.3

UID
195634
主题
48
精华
0
经验
1472 点
金钱
11827 ¥
亂世币
49427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1-10-29
在线时间
2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5-5-18
发表于 2013-5-27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17:}不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亂世メ皇城之巅 ( 粤ICP备16039306号 )

GMT+8, 2018-5-26 17:49 , Processed in 0.140627 second(s), 5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