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メ皇城之巅 十年文化,永久传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99|回复: 35

[┊历史·军事┊] 《我的三国梦》作者:鑫森淼晶 已完结

[复制链接]

上等兵Lv.2

UID
49065
主题
4
精华
0
经验
284 点
金钱
2170 ¥
亂世币
7709 元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08-4-8
在线时间
15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11-14
发表于 2013-4-17 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战庐江,他轻揽二乔孙瑜;平山越,他遍访四大家族;援丹阳,他探求玉玺隐情;定徐州,他深见赵糜隐情;收小沛,他发掘吕氏虎女;据九江,他亲鉴袁族血症;盟魏武,他小会曹操风情;攻荆襄,他招揽月英诸葛;望汉中,他诱降锦马超。。。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尽折腰。 美人如此多娇,竟让英雄神魂颠倒。 一时瑜亮,只手乾坤势可倒, 千古风流人物,尽在今朝! 鉴于穿越题材对发明灵感的启发,年轻的科学怪才乐星在私人研究所里发明了一种叫做“虚拟学习机”的高科技产品。这种机器可以对睡眠状态下的人类进行脑电波干扰,从而根据学习机里的记忆芯片生成栩栩如生的梦境,让使用者达到身临其境的真实感觉,起到睡眠学习的目的。 为了检验产品的安全性和运行状况,乐星身体力行,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出于个人爱好的原因,乐星还整理三国时期所有资料合成了第一张虚拟学习卡,作为检验学习机的样卡。 一切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乐星开启学习机后果然进入半催眠状态。在朦胧之中,一切仿佛突然清晰了起来。冥冥中自有注定,乐星在进入虚拟世界后,虚拟学习机竟然阴差阳错把乐星和东吴的陆逊搅在了一起。这样,虚拟的东汉末年中,最大的变数产生了。 新生的陆逊完全体现了他儿时对英雄事迹的巨大热情,在驰骋乱世的进程中,他不断网罗三国秘史,并努力寻求三国各疑点的答案。 不要眨眼,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一刻!
^^^^^^^^^^^^^^^^^^^^^^^^^  我┓〾↘┏━━━━━━━━┓↙〾┏在  ┗的┓⿻┃〾愛你的感受…〾┃⿻┏存

上等兵Lv.2

UID
49065
主题
4
精华
0
经验
284 点
金钱
2170 ¥
亂世币
7709 元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08-4-8
在线时间
15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11-14
 楼主| 发表于 2013-4-17 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前的成人礼
“嗨,总算成功!”乐星欣慰地拍拍自己的头,“试验了五百五十六次,这个虚拟学习机总算可以用了。”看着眼前稀稀拉拉的行人,古色古香的建筑,还有那不绝于耳的小贩吆喝,乐星确信自己的发明成功在自己的梦境中模拟出了古三国的场景。

    关于乐星为什么要发明这个模拟学习机,其实还要多亏那些穿越小说作者。看到穿越题材这么受欢迎,如果有个科学怪才真的能够发明个高科技使人穿越或者模拟穿越,那不管在科学界还是社会界,他绝对都会青史留名啊!

    “这么说我还真的证明了时间的相对性,梦里的千年也不过是梦外的一瞬间而已。因为人的思维十分灵敏,神经传递兴奋的速度简直与光速有的一拼呢。以前一直嫌时间太不够用了,现在,嘿嘿,只要在梦境里,做千年老妖都行!”乐星流着口水想,“好了,竟然来三国一趟,总不能空手回去,就让我好好在这里闯荡闯荡吧。或许能有什么意外收获也说不定。”

    “少爷,你怎么在这儿呢?”一个小伙子风尘仆仆地向乐星跑来。

    “少爷?!”乐星刚想骂过去几句“整谁呢,忽悠人呢,我刚来,你可不要乱认主人啊”,那小伙儿就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少爷,你不会是中邪了吧?我是陆信啊,我们可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刚才我就离开你一会儿你就不认识我了,你可不要吓我啊!”陆信紧张地说。

    “怎么会,逗你玩儿呢。”乐星拍拍陆信的肩膀,他这才发现自己外形上的改变。青衫绿巾,长发束带,身上竟然还挂着一块刻着小字的玉佩,上面写着“陆逊“两个字。

    “老大,不要耍我啊,我怎么和陆逊整一块儿了?”乐星暗暗叫苦,“本来想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体验一下三国的,这下可好,搞不好只能困在东吴了!这一定是技术漏洞,回去后一定把系统重装。”

    “少爷,老爷急着找你,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同你商量。”陆信拉着他就往庐江府匆匆走去。不出一盏茶的功夫,乐星,不,现在该叫陆逊了,就见到了一个半头白发的中年人。

    “从祖父,你找我?”陆逊僵硬地作了一个揖。身为一个合格的三国迷,陆逊这种S级人物的身世背景背都能背出来了,更何况作揖这种礼数放在那里,哪个朝代都是一种礼节的象征,因此现在的“陆逊”完全从容不迫。

    “逊儿啊,现在你也快十六岁了,你父母去的早,所以从祖父我打算提前给你加冠,将来也好让你早点儿自立门户。”陆康难掩心中的喜悦,山羊胡子直抖。

    “谢从祖父厚爱!”陆逊再作揖,陆康满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次日,在陆家族人的见证下,陆康为陆逊举行了隆重的成年礼,还赐字伯言。“恭喜啊,堂兄。”陆康之子陆绩一把拉住陆逊的手,“来,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本来古代男子弱冠要等到二十岁才可以的,像小陆逊四岁的堂弟陆绩就是要八年后才加冠的,而陆逊居然提前加冠,这种事还真是少之又少。

    “堂弟,从祖父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陆逊试探地问陆绩。

    “这,我哪儿知道啊,只不过父亲最近打算让我和族人一起搬过江去吴郡安身,至于具体原因问他他也不肯告诉我。父亲是陆家家主,听他的就是,到时咱们一起走,路上也有个伴。”陆绩趁着酒劲说起童年的琐事,让“陆逊”发现这个陆逊还真是个乖小子。小时候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还常常做些书呆子做的蠢事,不过这倒不妨碍陆绩和他的交情。

    “你还说我呢?”陆逊马上用自己已有的知识应答,免得露出破绽,“你可是咱们东吴妇孺皆知的大孝子,席间怀桔的陆公纪啊。谁有你牛啊!”

    “你还提,再提我跟你急啊!”陆绩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小时候最怕生,见到生人就喜欢用母亲的名号来壮胆。那袁术还真以为我是把桔子拿回家给母亲吃啊,要吃我们自己可以买,稀罕拿他的吗?瞧他当时把我吓的,可怜我那时才六岁啊。”

    陆逊听得下巴都快拖到地上了,敢情这陆绩怀桔的故事竟然是部辛酸史。
^^^^^^^^^^^^^^^^^^^^^^^^^  我┓〾↘┏━━━━━━━━┓↙〾┏在  ┗的┓⿻┃〾愛你的感受…〾┃⿻┏存

上等兵Lv.2

UID
49065
主题
4
精华
0
经验
284 点
金钱
2170 ¥
亂世币
7709 元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08-4-8
在线时间
15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11-14
 楼主| 发表于 2013-4-17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2 迁徙的真相
“阿逊啊,昨天你应该听绩儿说了吧,我打算把族人尽数移到吴郡去。毕竟咱们是‘吴之四族’之一,和顾、朱、张三家一样在吴郡有不少的家业。虽然这几年咱们的产业都有你顾雍伯伯代为打理,但这么耗着也不是办法啊,咱们也该回去接手了。”陆康捋着山羊胡子,颇有意味地说。

    “是,伯言明白。”陆逊恭敬地说,“那您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我是朝廷任命的庐江太守,保境安民是我的职责,我怎么能为了一己私利而荒废国家大事呢?”陆康摇摇头,背过身,“过江后的事自有绩儿全权打理。待我卸职之后再……”

    “是吗,祖父?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知道自己再也回不来了,所以才把家族事物都交代给堂兄的吧。”陆逊猛地一回想,冒出一句,“是不是袁术……”

    “你怎么会知道?”陆康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我明明已经严令所有斥候不准散播袁术进军的消息的啊。你……”

    “从祖父,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如今你是不是打算死守庐江城?”陆逊不是在假装担心,他是真的为历史上那位受军民爱戴的太守的妄死而不值。(反正现在是虚拟世界,历史这种东西改就改呗,不然闯什么三国梦!)

    “我……我不能放弃这些百姓,他们既是我的子民,又是我的衣食父母啊!”可以说陆康对这个地方还是有相当深厚的感情的,这是一个爱民如子的好官真情的流露啊。

    “是,您留下可以保他们一时,但说实话,在袁术数万大军面前,您有把握守住这座江北孤城一世吗?”陆逊试图说服他,“以退为进未必不是一种方法。”

    “逊儿!你怎么能拿百姓的生命开玩笑?出去!”陆康真的生气了,喝斥陆逊出去。虽然陆逊还是不死心,但看到他正在气头上,只好作罢,很不情愿地走了出去。

    “报告!”陆逊前脚刚出门,军中斥候就跑进了府衙。“什么!”火气未消的陆康接到消息后突然让人把刚走到门口的陆逊拉回来。“他不会刚好收到什么坏消息,要打我出气吧?”陆逊有点后怕地往回走。

    “伯言。”陆康似乎回复了以前和蔼可亲,还招呼陆逊过来坐。不坐还好,坐了更难受。原来三国时人们都是坐在蒲团或者席子上的,坐久了腿就麻了。

    “不,不用,我还是站着吧。”陆逊一边说,一边心想,“盘腿坐着谈事,自己都不痛快,还有什么心思谈正事呢?”

    正想得出神,陆康就喊话了:“其实是这样,这次进攻庐江的居然不是袁术本人,而是新投他的孙策。如果是袁术,我给他半年他都攻不下庐江,待到他们粮草告罄,庐江之危也就解了。这下换了孙策,才一天时间,他就急行军三百里,本来我还以为可以让你们先过江再准备迎敌的,现如今他已在五十里外扎营了……伯言啊,你竟然有探听我军中机密的本事,想必也该有所想法吧?”

    “伯言知罪。”陆逊慌忙做踉跄状,“伯言不该因为好奇探听军中机密,伯言身犯军法,愿领责罚。“其实他这是在装,叫你刚才朝我吹胡子瞪眼的,现在急了知道求我了。

    陆康是个会带兵的太守,平时也没少指点后辈们兵法,其实他这么一问不过是抛砖引玉罢了。因为陆康最近发现陆逊最近的见地突然变得独到非常(废话,他可是掌握了千年后先进思想的人啊),所以他在这个节骨眼上也希望通过陆逊找到一些退敌的灵感。

    “从祖父没有怪你的意思。”陆康轻轻扶起半跪在地上的陆逊,“祖父只是想听听你的意见。至于窥探军机嘛,下不为例。所以这次也算你戴罪立功了,你可不能打哈哈,要给祖父出个万全之策才好。”

    “是!”陆逊正色道,半路又做了个鬼脸,“其实从祖父你自有贵人可以相助,那用我出什么馊主意啊?”“谁?”陆康半信半疑地说,“那位贵人可以助我?”

    “桥太尉!”陆逊自信的喊。
^^^^^^^^^^^^^^^^^^^^^^^^^  我┓〾↘┏━━━━━━━━┓↙〾┏在  ┗的┓⿻┃〾愛你的感受…〾┃⿻┏存

上等兵Lv.2

UID
49065
主题
4
精华
0
经验
284 点
金钱
2170 ¥
亂世币
7709 元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08-4-8
在线时间
15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11-14
 楼主| 发表于 2013-4-17 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3 东吴二桥
“你是说桥玄,桥太尉?”陆康倒吸一口凉气,“太尉确实是掌兵的职位,但这些年,朝廷要么是被外戚把持,要么是宦官专政,桥玄有名这不假,但他无实啊。退敌这种兵家大事你去问他,这不是死马当活马医吗?伯言,你还是读书读迂了。嗨,也怪我,你虽然行了冠礼,但毕竟还是个十六岁的孩子,这种大事我干嘛问你啊,是吧?”

    就在陆康老人家准备把陆逊打击得体无完肤地时候,陆逊急忙双手交叉打断了陆康的话:“从祖父,你误会我的话了,我不是要你去问桥玄,而是他家中的两位贤人。”

    在陆逊的坚持下,陆康带着陆逊急访皖城。在城外桥家的竹林小轩外,爷孙两个突然听到一阵优美的琴声。“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钟期即遇,奏流水以何惭?”陆逊突然迸出这两句诗句,着实把陆康吓了一跳。如此佳句,瞬间而得,此子前途不可限量也。

    “哈哈哈,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一个头发花白,荣光满面的男人从轩中迎了出来。“桥玄公,在下庐江太守陆康,这位是小侄。”陆康说罢行礼。

    “令侄气宇轩昂,将来人中龙凤也。方才小女奏琴,闻琴中有弦外之音,故知有贵客到访也。有失远迎,恕罪恕罪。”桥玄公真是礼多人不怪,跟陆康两个一来一往,别提有多欢乐了。

    “对了,小女大桥甚善茶道,不如你我共进一杯,如何?”桥玄公倒也不客气,一开始就亮出了自己的大女儿。要知道他只有膝下两女,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多结交名门,为两个女儿择一门好亲事。

    “原来三国时候已经有茶了。”陆逊看见侍女捧出茶叶,心中暗想,“不过据我所知,那时候的茶应该是直接浸泡,远没有晒炒冲泡来的味道浓郁的。”果不其然,侍女把茶叶装进盛水的容器里就退下了。

    良久之后,客厅的珠帘被掀开,一位绝色佳人缓缓走来。“果然,汉代的女人是不裹脚的。”陆逊饶有情趣地看起大桥的脚来,倒把大桥吓了一跳,“公子,你在看什么?”“没,没什么。”一个字,囧。

    在大桥熟练的沏茶技艺下,一壶新鲜的绿茶马上做好了。大桥用竹勺将茶舀到竹筒中,然后把放着竹筒的木案举到齐眉的位置,然后恭敬地弯下身,音如鹂语:“父亲大人,请用茶。陆太守,请用茶。陆公子,请用茶。”

    “小桥呢?”桥玄公似乎有些不悦地说,“贵客到访,她也不出来行礼。”“父亲息怒,妹妹年幼不懂事,还望诸位客人勿怪。”大桥连忙赔礼。陆康刚想打圆场,桥公的老脸却有点儿挂不住了:“岂有此理!让她出来见我。”

    “父亲不必找我,我自在此。”这时一个头戴鲜花的娇美女孩,从后院走出,手捧一束鲜花递给大桥,“姐,又有新花可以供我们插花玩儿了。”“你就知道玩儿!”长姐如母,大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对了,我们还是谈正事吧。我们此次来是为了向桥玄公借两个人一用。”陆逊引回正题。

    “哦,即使陆家向老夫借人,老夫定然相从。只是不知公子欲借何人?所为何用?”桥玄公诚言道。“哦,没什么。袁术派兵攻我庐江,我军一筹莫展。故我需用阁下两位女公子退敌,不知桥公可否一借?”陆逊言语自然倒让旁边的陆康捏了一把冷汗。

    “哈哈哈,如此兵家大事,你们都没有办法,我的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儿又有什么用呢?”桥公脸上顿时阴转多云,最后又多云转阴。

    “桥公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想让两位女公子在城楼上弹一曲高山流水,如此敌兵自去,庐江虽说长远难守,但可近日无忧矣。”陆逊点点头,十分得意的样子。

    “什么,姐姐你听。这陆公子说琴声也能退敌,这也太神奇了吧。”小桥顿时捧腹大笑起来,一个踉跄钻到大桥怀里。大桥则一脸疑惑地看着陆逊。

    “没错,此计就叫做‘一曲化干戈’。”陆逊胸有成竹地合握双手。
^^^^^^^^^^^^^^^^^^^^^^^^^  我┓〾↘┏━━━━━━━━┓↙〾┏在  ┗的┓⿻┃〾愛你的感受…〾┃⿻┏存

上等兵Lv.2

UID
49065
主题
4
精华
0
经验
284 点
金钱
2170 ¥
亂世币
7709 元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08-4-8
在线时间
15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11-14
 楼主| 发表于 2013-4-17 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4 一曲化干戈
“即使真如公子所说,掌兵的孙策是个蛮不讲理却微通乐理的人,两军交战,刀剑无眼,老夫只有这两个女儿,这……”桥玄公举棋不定,左右踱步。

    “桥玄公不必担心,我们这次不过是为城中百姓避难争取时间,绝不会真的开打。之所以让两位女公子弹奏高山流水,实际是重述我们陆家和孙家的情谊,毕竟孙策之父孙坚曾经救过我们陆家的人,以前我们还是有些交情的,我有把握可以说动孙策免战三天。”陆逊一边说,一边看桥玄公的脸色,“其实桥玄公的担忧不无道理,孙策可是个性情像极了项羽的人,一旦破城,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吓吓他,毕竟城破了,桥家也会受到波及)。不过桥玄公大可不必担心,一旦成功争取了时间,我们陆家就要举家迁往吴郡。到时桥家也可以跟我们一起走,毕竟江北来了袁术,庐江已然乱动,若桥家有意同往,我敢保证以我们四大家族在吴郡的实力,足以使桥家在吴郡安居乐业,而且家势不亚于今。”

    “此话当真!”桥玄公砰然心动,但还是故作矜持说,“这等好事桥某怎敢贪求”“这么说,桥公还是不愿伸出援手喽。嗨,可怜我庐江的百姓要在袁术的野心下任其蹂躏了!”陆康动情地流下两行老泪。

    “父亲,您就让女儿帮帮他们吧。”大桥的善心被打动了,这位太守真的是为百姓的生死而痛心疾首啊,在当今这个愈演愈烈的乱世中,如此仁义之人真是越来越少了。小桥则是出于对琴声能否退敌的好奇,故而也凑合说:“是啊是啊,您就让我们帮帮他们吧。”

    “这……好吧,老夫毕竟曾经是朝廷官员,怎能坐视百姓生灵涂炭呢?”桥玄见众人给他台阶下,马上做出一副正义凛然的架势。

    “多谢桥太尉,。”陆逊与陆康相视一笑,原来两个人都在演戏,我晕。

    第二日,晴空万里,微风轻拂,正是沙场厮杀的好时节。一员健将一马当先,引着大军三万直奔庐江城。“伯符,你等等。”一个俊朗清秀的青年将军从后面策马赶来,“我军三天急行军数百里,远来疲惫,匆匆接战于我军不利啊。”

    “公瑾,你多虑了,庐江守军不过区区几千,我们这么多人马每人吐口唾沫都能把他淹死。再说了,彼军人少,安敢与我交战?”那员健将原来就是孙策,那个俊朗将军就是他的结义兄弟周瑜,周公谨。

    “来了。”陆逊在城楼上看见远处烟尘滚滚,喝令士兵擂鼓吹角。“列队待命!”城下军队看到城上守军有异动,也不敢轻举妄动,急忙派人去通知主将孙策。

    孙策闻讯赶到城下,正逢城上人喊话:“伯符将军何在?”“我就是孙策。”

    “伯符贤侄,汝父在时我陆孙两家多有交往,如今你新服方除,为何引军攻伐故人啊?”陆康一副悲天悯人之相,“若伤了你,让老夫如何面对令尊大人啊?”

    “陆前辈,你和父亲的交情伯符实是不知。但如今伯符乃是身不由己,望前辈不要责怪,来人,准备攻城!”这孙策果然是个急性子,两三句话就下令攻城。

    “贤侄且慢!”“怎么?如果你请降,我可上陈袁公,饶你不死。”孙策打马回头。

    “非也,老夫不是乞降。老夫听闻古人言‘先礼而后兵’,闻伯符好乐,不如我等先共听一曲高山流水,再行战伐之事如何?”陆康缓缓说道。

    “这……”伯符正沉吟间,周瑜策马上前,“伯符,我觉得事有蹊跷,你要小心啊。”

    “公瑾你别总是疑神疑鬼的好不好?一曲音乐而已,我军已经合围庐江,他们插翅难飞。”

    孙策答应了陆康的提议。这时,大桥、小桥淡妆抱琴而出,惊绝满城官军。

    正是“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一曲高山流水过后,城下诸人早已魂不守舍。特别是孙策和周瑜,已然有飘飘欲仙之感。

    “伯符啊,老夫有个不情之请。你看你率军前来,我城中百姓尚未来得及出城避难,万一不慎,玉石俱焚岂不惜哉。不如你先引军扎营,容我免战三日,安置城中百姓,可好?”陆康看准时机,深情动容地说。
^^^^^^^^^^^^^^^^^^^^^^^^^  我┓〾↘┏━━━━━━━━┓↙〾┏在  ┗的┓⿻┃〾愛你的感受…〾┃⿻┏存

上等兵Lv.2

UID
49065
主题
4
精华
0
经验
284 点
金钱
2170 ¥
亂世币
7709 元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08-4-8
在线时间
15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11-14
 楼主| 发表于 2013-4-17 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5 战前小插曲
“这……”孙策想了想果断下达了撤军的命令。“伯符。陆康这不摆明了是用的美人计吗,你怎么还……”私下里周瑜有些不明白地问。

    “公瑾,你还不明白陆康的意思?”孙策有些不甘地说,“他这是料定了我们会对这两位女子一见倾心,所以现在才拿她们的安危来威胁我们。不过也罢,让她们呆在城中确实危险,等我攻下庐江拿了陆康,自然可以问出这两位可人儿的所在。到时候咱们一同成亲!”

    “逊儿,你的办法果然不错,敌军已撤。不过我们只有三天时日,到时他们还会卷土重来的。”陆康叹息说,“不提了,迁徙族人的事我已经交给绩儿。至于疏散城中百姓,就由你来负责吧。”

    “这么说您是信任伯言喽。”陆逊兴奋地看着陆康。“是啊,你果然长大了,会思考问题了。虽然暗中利用女人这实在有失君子风范,不过你救了城中百姓这还是值得表扬的。”陆康把令牌交给陆逊说,“好好干,从祖父看好你。”

    “领命!”陆逊蹦蹦跳跳地出了门,这可是他第一次把握独挡一面的机会,他可不能放过。这不,陆逊一开始就以太守之名发了告示,大致是说,袁术贪婪,侵占友郡领地,战火所到处必定一片焦土,所以让百姓愿意一起走的都一起走。

    “什么?你要把庐江百姓迁到吴郡去,你疯了?”陆绩听说陆逊打算把愿意跟随的百姓也一起带过江的想法后,大吃一惊,“这事,我父亲知道吗?”

    “不知道,不过想必从祖父知道了也不会怪我的。你想想,那袁术是个骄奢淫逸的人,让百姓跟着他,这不是遭罪吗?所以除了那些安土重迁不肯走的百姓,我打算尽可能多地把庐江百姓都载过江。反正咱们有三天时间,载咱们家族过江的船只多来回辛苦几趟也就是了。”陆逊说着说着低声凑到陆绩耳边,“我还打算把府库的钱粮也偷偷移走一部分,不能便宜了袁术啊,是吧。”“你啊!”陆绩嘴上不说,心里却笑开了花。

    长江边,百姓扶老携幼,来来往往。“看这架势,让百姓跟着咱们陆家一起走,也不过多耗费些时日,估计没什么问题。”陆绩率领陆家家丁组织乘渡,“只要过了江立即就有四大家族的人接应,到时,嘿嘿。咦,伯言呢?刚才还在这儿的。”

    “桥玄公,别来无恙。”陆逊在过江的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桥家的人马。“甚好,陆康公还专门交代人来帮我搬家呢。不过,我实在没想到有这么多百姓自发跟随陆家,真是民心可依啊!”桥玄指着随处可见的百姓说。

    “桥公过奖了。这些百姓多是北方战乱后南下的流民,我从祖父这些年在庐江致力收拢,才有了几年的安生日子,故而对我们陆家还是有些情感的。”陆逊谦虚地说,偷眼去看大小桥(养眼啊)。

    “见过陆公子。”大桥见父亲与陆逊说完了,带着妹妹迎了上来。“我说陆家小子,你比我还小个几岁,想不到你还真能料定我们能够‘一曲化干戈’。说实话,之前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琴曲有这个作用。”小桥也充起陆逊的长辈来,娇俏异常。

    “姐姐见笑了。”陆逊可不介意装嫩(现在这还是时尚呢),施礼说,“两位女公子俱有伯牙叔齐之才,如果将来伯言我做了一地郡守必用两位为司仪祭酒。孔子不是说过吗,礼可以教化百姓,乐可以陶冶民风啊。”

    “哦?”桥玄笑着说,“那就多谢公子抬爱了。不过女司仪祭酒,这倒是一大奇闻啊。”

    “父亲就是看不起我们。”小桥嘀咕着说,大桥却耐心地开导着妹妹,陆逊则把这个场景看在眼里。看着吧,总有一天,我会实现我的承诺!

    “伯言,找了你半天原来你在这里啊。”陆绩不无抱怨地说,“难怪你说着说着就不见了,原来……”陆逊一把把堂弟拉开,对桥玄公说:“失礼失礼,在下还有事,先告退了。”

    “你想害死我啊。”陆逊不满地说。“谁叫你把我晾在一边了。”陆绩还不忘回头看两眼,“我累死累活,你倒好,在一边流连花丛,风流快活。你窝不窝心啊?”
^^^^^^^^^^^^^^^^^^^^^^^^^  我┓〾↘┏━━━━━━━━┓↙〾┏在  ┗的┓⿻┃〾愛你的感受…〾┃⿻┏存

上等兵Lv.2

UID
49065
主题
4
精华
0
经验
284 点
金钱
2170 ¥
亂世币
7709 元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08-4-8
在线时间
15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11-14
 楼主| 发表于 2013-4-17 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6 陆逊的逆袭(上)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你可别乱想。”陆逊见陆绩对他和桥家小姐似乎有所误会,连忙解释。(开玩笑吧,陆逊将来是孙策的女婿,大桥可是他的丈母娘,万一他们之间传出绯闻,那真是三国历史里最狗血的一件事了)

    “算了,饶了你了。”陆绩也不是那种揪住不放的人,话锋一转说,“我是有点担心,所以想找你商量。你说如果孙策知道我们在过江,他会不会带人来劫道啊?”

    “这你就想多了,孙策虽然脾气不怎么样,但确实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他才不会搞偷袭这种见不得光的事呢。再说了,这么多百姓在,他要是引军来攻,屠戮平民这个罪名可是不小的啊。”陆逊自信满满地说。

    “好啊,堂兄。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奸诈了,难怪你要带上百姓一起逃,原来是给我们陆家的迁徙打了双保险。”陆绩咬牙切齿说,“我怎么就想不到如此妙策呢?”

    “行了堂弟,你就不要寒碜我薄得可怜的脸皮了。对了,你估计这些人全部过江还需要多久?”陆逊问。“大概还需要两天吧,怎么了?”陆绩反问。

    “现在庐江城应该已经打起来了吧?也不知道从祖父怎么样了。”说完,两人一起往北望去,果然黑烟一片,遮蔽了天空。“堂弟,等众人过江后,你能留给我五百人马吗?”陆逊看着陆绩坚定地说。“你要兵马做什么?”陆绩愣了一下。

    “我想回军救出从祖父。”陆逊一字一顿。“不行,这太危险。而且父亲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他做的决定是不会改变的,他是不会跟着你走的。”陆绩劝他打消这个念头,陆逊却很坚持,“我没说要从祖父跟我回来,我是说劫他回来。”

    “什么?”陆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都可以……那也该我去,你从没带过兵,这太危险了。”“堂弟,你不是也没带过兵吗?你如果去了还不是一样危险。况且现在族人离不开你啊。再说了从祖父是你的父亲,万一他生气起来,你将来肯定不好受。我没关系,大不了打骂我一顿罢了。”陆逊无所谓地说。

    “堂弟。”陆绩双手抓住陆逊的手泪流满面。(牙卖碟,我只是不想错过这次出风头的机会而已,我才不是那种‘把安全留给别人,把危险留给自己的人’呢。只不过是机遇与挑战并存,我不得已而为之而已。)

    “报,一小股敌军出现在我军侧翼。”接到报告后周瑜又开始啰嗦:“伯符不可不防啊,万一他偷袭我军大营。”孙策不以为然:“不过是骚扰而已,庐江总共就这么点人,怕什么?大营有我叔带军五千镇守,不用担心。再说,这陆康实在是顽强,不过区区几千老弱残兵,既然可以和我相持十几天。我军连预备队都一起上了,现在实在抽不出兵马。”

    一切都在悄然之间发生着变化,陆逊已经率军化整为零,又化零为整,饶过了孙策大军的侧翼。“伙计们,大家本可以安然渡过长江,我却把你们重新带回了战场,你们恨我吗?”陆逊开始训话。“不恨,为了陆太守,我们愿肝脑涂地!”全靠陆康平时对手下的关爱,如今这五百军士个个是感恩戴德。“好,军心可用,随我攻下孙策大营!”陆逊率军继续前进。

    “报!一股敌军袭击了我们的巡逻小队,如今他们径直杀将过来了。”几个衣衫不整的伤兵跑进孙策大营,跪倒在守将孙静面前。“敌军有多少人马?”孙静的话十分平静。

    “大约数千,不,数万。”这几个兵早就被吓坏了,开始说胡话。“算了算了,来人,扶他们下去休息。”孙静实在看不下去,心情烦躁起来。

    “报!一支不明人马在北门外列阵。”孙静急忙召集士兵上北门箭楼观看敌情。“报,军中士兵用火不慎,一处营房失火了。”孙静怒吼:“还不快调人去救火,真是不该来的时候,什么乱子都来了。”

    “将军说,营房起火,让你们抽一部分人去救火,否则粮草有失,拿你们是问!”刚才还像瘟鸡一样的士兵,换上新衣服到了南寨门,话里却中气十足。

    “是是是。”袁术的士兵可是知道长官的厉害的。只要你不乖,不听长官的话,那你这辈子就别想有出头之日了。因为连主公都是看心情办事的,长官惹得起吗?
^^^^^^^^^^^^^^^^^^^^^^^^^  我┓〾↘┏━━━━━━━━┓↙〾┏在  ┗的┓⿻┃〾愛你的感受…〾┃⿻┏存

上等兵Lv.2

UID
49065
主题
4
精华
0
经验
284 点
金钱
2170 ¥
亂世币
7709 元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08-4-8
在线时间
15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11-14
 楼主| 发表于 2013-4-17 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7 陆逊的逆袭(下)
就在南营寨守卫抽调一半兵力去求火之后,早已化妆成袁术士兵混入大营的陆信等人趁其不备杀散了守军,打开了南门。早在南门外待命的陆逊等人,见大营火起,一拥而入,四处纵火。袁术军正不知敌军数目,又被大火惊吓,四处奔逃,自相踩踏。

    “不要慌张!”孙静试图安抚士兵,组织反击,无奈这些士兵都是刚从袁术手上拨下来,根本无法如意指挥。“嗨!要是我们当年的孙家军,怎么会有这种乱局?”孙静在亲兵保护下杀出重围。其实这是陆逊故意放他走,要知道陆逊手里总共就五百人马,要是孙静看透局势回身反击,蚂蚁多了也会咬死大象的。不过现在袁术士兵帮了大忙,在他们的哭爹喊娘声的帮衬下,他们自己就吓坏了自己,哪有勇气抵抗?陆逊占领大营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力。

    “少将军,这仗打得痛快啊!”几个老兵难掩心中的激动,“咱们这么点儿人却打跑了数千守军。”“不要高兴得太早,我们毕竟人少,等他们安静下来一定会回来重夺营寨的。”陆逊担忧地说,“传我将令,粮饷尽数焚毁,全部人马快速撤离。贪恋缴获者,斩!”

    “什么!”孙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好的大营说丢就丢了,而且偷袭者烧了大营就溜了,这多少让人有些恼火。“一群鼠辈!”孙策重重地敲在桌案上,“偷袭者有多少人马?”

    “据我们抓获的俘虏交代,似乎不过五百之众。”周瑜的脸色也不好看。“二叔他是怎么带兵的!”孙策带着哭腔说,毕竟他这次在袁术面前夸下海口要一个月攻下庐江,粮草本就不多,还烧了大半,经过抢救也只剩七日之粮。

    “这也不能怪二叔。”周瑜和孙策是义兄弟,所以也把孙静当成自己的二叔,“听说这个带兵偷袭大营的人很不简单。他先猎杀了我们的巡逻小队,又让自己的人装成逃兵混进了大营,也怪我们对士兵不熟悉,才被他们里应外合杀了个措手不及。而且他还分出少许兵力在北门吸引注意,自己却突袭南门。嗨,兵不在多而在精啊。江东有此人在,吴中从此多事矣。”

    趁孙策回营抢救粮草的空挡,陆逊已经率军潜入了庐江城。这时的庐江城在经历了袁术军大小十余次冲锋,早已是一片断壁残垣了。更可怕的是城下堆满了还未来得及处理的尸体,吸引了大量的乌鸦前来就餐。“哇”陆逊忍不住吐了,这是他第一次闻到被开水烫熟的人肉味,估计这是某个埋头攻城却被沸水淋透的可怜虫留下的吧。

    战争的确是一场炼狱啊。劫大营时,陆逊只是用火攻吓散了守军,现在他可是见到了真正惨烈的杀戮啊。说实话,现在他有点儿想离开这个世界了,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他在设计虚拟学习机时似乎没有考虑中止程序,所以只能等它自己没电了。

    “从祖父!”陆逊看到一个扶着城墙的伛偻身影,他真的不能相像,这个原本健朗的中年人竟然几天不见就苍老了数十岁,双鬓也爬上了不少雪丝。

    “逊儿,你怎么回来了!”陆康似乎有点激动,不久又回复了严厉,“谁叫你回来的,你给我滚回吴郡去,越快越好,这里不是你一个小孩子适合待的地方。

    “老爷,您别这么说少爷。”陆信看不过去了,“这次多亏了少爷袭击了孙策大营才解了庐江之围呢。”“什么!”陆康哆嗦了一下,“难怪孙策无缘无故就退兵了。”

    “从祖父,你先别惊讶,还是快跟我走吧。”陆逊打断陆康的思绪。“我不走!”陆康这时候出奇的执着,“城在人在,城亡……”“人还在。”陆逊急忙接下去,“从祖父,你睁眼看看你的士兵,他们个个都带了伤,再守下去,他们就会为你殉葬,难道这就是你想看到的?”

    “我……”陆康看着面目疮痍的庐江城和满脸疲惫的守城士兵,结巴了。“从祖父,城不会亡,只要人还活着什么样的城不能重筑?可是如果连人都死光了,那,守这么一座死城又有什么用呢!”陆逊字字铿锵,让陆康再次陷入了沉思。

    “或许……你是对的,庐江城是在强大的袁军面前早晚会失守,那我还干嘛让兄弟们做无谓的牺牲呢?”陆康对士兵们招招手,“你们都散了吧。你们都是好样的,是我没用……”

    “康公!”士兵们痛苦流涕,要不是出于对太守的爱戴,他们才不会以卵击石对抗数倍于己的敌人呢。要不是对“士为知己者死”的信奉,他们早降了。如今太守自己却要赶他们走。
^^^^^^^^^^^^^^^^^^^^^^^^^  我┓〾↘┏━━━━━━━━┓↙〾┏在  ┗的┓⿻┃〾愛你的感受…〾┃⿻┏存

上等兵Lv.2

UID
49065
主题
4
精华
0
经验
284 点
金钱
2170 ¥
亂世币
7709 元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08-4-8
在线时间
15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11-14
 楼主| 发表于 2013-4-17 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8 一个也不落下
   “康公,我们不走!我们都是您一手带出来的老兵,你带着我们抗击蛮越,抵御山贼,多少年了,我们跟着您是出生入死啊。如果您真的要弃城,就带我们一起走吧。”一个身上缠满布条的老兵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其余士兵也纷纷跪下。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都起来。”陆康半跪着扶起这个老兵,安慰他说,“我本来就是吴郡人,而你们都是土生土长的庐江人,你们走了,你们的妻儿老小谁来照顾?都回去吧,如果有缘,将来我们不还有见面的机会嘛。”

    “康公,你还在骗我们。整个陆家都迁往了吴郡,你若去了又怎会回来。老兄弟们实在是舍不得您啊,如果你不答应带我们一起走,我们,我们就跪死在这里!”这个老兵居然比陆康还倔,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从祖父,带上他们吧。”陆逊这时候发话了,“不少庐江本地居民不也自发跟着咱们陆家到吴郡去了吗?多他们几个也不算多,况且,我相信总有一天咱们会回到这里的。”

    “你……”陆康露出诧异的眼神,长叹了一口气,“也罢。如果你们愿意跟我走,就一起吧,咱们几个老家伙路上也好有个伴。”守城士兵们纷纷收拾行囊,跟着陆康离去。

    “嗨,庐江啊庐江!”看着身后那块城匾,陆康感慨万千,“二十年了。”“从祖父,你放心,伯言敢保证,您将来一定还能再在庐江待上二十年呢。”陆逊的话让他释然了。“也罢,现在是年轻人的时代了,也不知这孩子将来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人。”陆康扬鞭策马而去。

    “少爷,你等等我!”陆信从后面赶上来。“你怎么才来啊。我交代你的事,你可办妥了?”陆逊关心地问。“那当然,我费了好大功夫才把少爷你的信夹到老爷留下的印绶盒里,老爷也真是,把官印挂那么高干嘛,累死我了。”陆信抱怨说。

    “好了,大不了到了吴郡,我允许你放假一天不就成了。”陆逊现在跟陆信熟的很,拍拍他的肩说,“你年纪也不小了,该找户人家了。”“少爷,别啊。”陆信委屈地说,“你这不明摆着是想赶我走嘛,算了,我不抱怨了还不成吗?哎呀,少爷你别急着走啊,我还没说完呢。”

    庐江城内。“这陆康够狡猾的,不说一声就溜了,还把城内不少粮饷也搬走了!”孙策气呼呼地就想打人。“伯符,别生气了。或许这也不全是坏事。你想啊,陆康这一走,咱们才花十三天就打下了庐江城。而且现在庐江郡的库存、居民有有所削减,这样袁术才会更放心让你担任庐江太守。只要你当了庐江太守,有了自己的地盘,百姓可以招,粮饷可以缴,咱们才可以真正地有自己的一番事业啊。”

    “你说的不错,我这就收拾收拾,班师回城。”孙策派人接受庐江郡,登记户籍府库后,就星夜捧着庐江太守的印绶赶回了寿春。在寿春,袁术还在饮酒作乐呢,听说孙策居然真打下了庐江(要知道以前他自己也不是没想打过,但很可惜没打下来的本事),马上手舞足蹈地跑出门,还让百官列队迎接孙郎凯旋。

    这就有了袁术感叹生子当如孙郎,就想收孙策作义子(曹操也想认孙权作儿子),可惜一厢情愿,人家不干。孙策推说自己不敢高攀袁家四世三公的门面,婉拒了袁术,搞得袁术很没有面子。私底下连周瑜都觉得可以敷衍一下袁术,让他放松警惕有利于孙策崛起啊,可孙策偏偏不吃这套,这倒让陆逊钻了空子。

    正当袁术兴高采烈地一个人捧着庐江太守的印绶,想一饱眼福的时候,盒子里一封不知名的信吸引了他的眼球。“这是陆康给孙策的信。”袁术看了看封面,“他们可是刚打了一架,怎么还有耐心写信通融感情呢?虽说偷看人家的信实在不符合我袁公路四世三公的身份,当时我实在是好奇他们到底有什么关系。算了,反正也没人看见,我就偷看一眼。”

    偷看一眼不要紧,看了就让将来的仲氏皇帝上了火。“好啊,原来孙策这小子跟陆康有勾结,难怪他区区十几天就攻下了一个郡。更可恶的是他居然私自放走了城里的不少百姓,还自焚粮草掩护陆康撤退。这吃里爬外的东西,无耻!”袁术狂饮一口蜜水,“来人啊,传我口谕。孙策劳苦功高,令他放几天假去去丹阳招募新兵,军队和庐江嘛暂时都交给张勋保管。”
^^^^^^^^^^^^^^^^^^^^^^^^^  我┓〾↘┏━━━━━━━━┓↙〾┏在  ┗的┓⿻┃〾愛你的感受…〾┃⿻┏存

上等兵Lv.2

UID
49065
主题
4
精华
0
经验
284 点
金钱
2170 ¥
亂世币
7709 元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08-4-8
在线时间
15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11-14
 楼主| 发表于 2013-4-17 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9 义勇军崛起
“到家喽!”陆逊一到吴郡就跑进府里找自己的房间。“这孩子。”陆康笑了笑,转身去过问迁徙人口的安置情况。“咦?”陆逊找到自己的小房间后刚躺下身就听到一股熟悉的琴乐,“这不是桥家的两位姐姐吗?”

    陆逊一时性起居然爬到墙上去跟邻居打招呼,真是吓了桥家姐妹一大跳。幸好周围没有闲人看见,大桥连忙叫他下来,还开后门让他进家做客。“你这小家伙真有意思,大白天,你还想登堂入室不成!”小桥指着陆逊说,“我明白了,你是不是贪恋我们的美色,你说!”

    “啊?”陆逊真想夸她想象力丰富,他可没兴趣搞姐弟恋,所以清了清嗓子,“你别逗我了大姐。就你那脾气,你还不如杀了我得了。”“你!”小桥跺着脚,红着脸。

    “你们别吵了。”还是大桥比较成熟,连忙劝住两位小孩。说也奇怪,陆逊对这两位一点儿都没有陌生感,相反,他倒是很希望和她们交个朋友。再加上陆家感念桥家恩德特意安排他们做了自己的邻居,所以一来二往之下,大桥小桥后来倒真成了陆逊难得的良师益友。

    “伯言。”陆绩突然找上门来,没等陆逊开口问好,他就发话了,“这次你说什么都得帮我,以前都说你是书呆子,现在我才知道就你鬼点子多。就说你偷袭孙策大营的事吧,吴郡都传遍了,什么避实就虚,什么出其不意啊,这些人都把你吹上天了你知道吗?”

    “打住!”陆逊可不是那种喜欢戴高帽的人,“还是说你的事吧,有什么事要我帮忙。”

    “别提了。”陆绩说,“还不是这次你们带回来的那些庐江老兵。我本来想安排他们充当吴郡士兵的,可是他们硬说自己是康公的兵,誓死不离陆家。你也知道,我们陆家虽然是大家,但也不需要几千护卫啊,这可如何是好?”

    “嗨,这还不好办,交给我来。”陆逊拍拍胸脯说,心里却在盘算,“还在担心没有兵给我起家用呢,这不是自己送上门来吗?不过要以什么名义把他们划到我的名下呢?打击罪犯是官府的事,咱们管不了。不如……”

    “哦,你说你就是陆家那个敢劫孙策大营的小子陆逊?”吴郡郡尉朱治(他就是吴之四族中掌管兵事的朱家家主)见陆逊特来拜访,很是高兴。“是啊,朱伯伯。”陆逊一边笑脸相迎,一边心里暗骂,“什么叫小子啊,你自己还不是个八字胡的老古董。”

    “找我什么事?”果然是掌军事的,这朱大家的说话从不拖泥带水。“也没什么事,就是听说吴郡最近不太平,想向朱伯伯请教一下。”陆逊抛砖引玉说。“你是说山越吗?”朱治一开口就听到了这个东吴的心腹大患,“要知道不仅是吴郡,整个东吴遍布山越部族,他们依山傍林,时不时就会抢掠乡里,有他们在,东吴哪个地方算是真正的太平啊?”

    “那朱伯伯,你想不想替吴中百姓除去这个隐患?”陆逊继续请君入瓮。“想,做梦都想。”朱治感叹说,“你都不知道这些年光是讨伐山越,我们吴郡就动用了多少人力物力。可是山越人实在彪悍,愣是每每让我们无功而返啊。”

    “这就对了。吴越之争自古有之,若不能融吴越于一体,不管过多久,东吴都不可能彻底太平。”陆逊侃侃而谈,“所以为大局计,伯言斗胆,愿请命去讨伐山越。”

    “什么!”朱治这才听明白陆逊的来意,“你想带兵?这……”四大家族虽然是互通婚姻,礼仪交错,但是这也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家族之间的相互制约,朱家强盛靠的就是兵权,现在陆逊居然想带兵,这是否意味着陆家有意向朱家的势力范围伸手?

    “朱伯伯不要误会,我这次是组织讨伐山越的义勇军。此时与陆家无关,只是鉴于想为百姓造福的心情而已。我保证一旦铲除山越,立即解散义勇军,绝不会拥兵自重的。”陆逊很明白朱治的心情,毕竟每个人都有私心,而他是一家之主,不能不为自己的家族考虑。

    “唉,朱伯伯怎么会猜忌你呢,只是怕你年少气盛,思虑不周而已。”朱治摸着八字胡,“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月的粮草,如果你真能打败山越,我就上表刺史表奏你去平定整个扬州的山越如何?不过,如果你败了,这个……”

    “伯言那时立即解散义勇军,永不复掌兵事便是!”陆逊爽朗道。
^^^^^^^^^^^^^^^^^^^^^^^^^  我┓〾↘┏━━━━━━━━┓↙〾┏在  ┗的┓⿻┃〾愛你的感受…〾┃⿻┏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亂世メ皇城之巅 ( 粤ICP备16039306号 )

GMT+8, 2018-5-25 20:48 , Processed in 0.203127 second(s), 8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