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メ皇城之巅 十年文化,永久传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苏小乐

[┊都市·言情┊] 凄美的爱情故事 〈我爱上了这个少妇〕

[复制链接]

VIP会员

UID
156786
主题
52
精华
0
经验
5162 点
金钱
41317 ¥
亂世币
42493 元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9-2-18
在线时间
33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9-26
发表于 2013-4-27 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摇一摇、。、

五级士官Lv.7

UID
21825
主题
10
精华
0
经验
3345 点
金钱
17631 ¥
亂世币
20812 元
阅读权限
70
注册时间
2007-7-25
在线时间
1153 小时
最后登录
2016-6-29
发表于 2013-4-27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给力
http://my.7gg.net/attachment/201008/8/3011724_1281262696t1Gk.gif

列兵Lv.1

UID
228059
主题
5
精华
0
经验
41 点
金钱
256 ¥
亂世币
3840 元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2-12-3
在线时间
2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3-8-6
 楼主| 发表于 2013-4-27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是我们不知道,有双可恶的眼睛盯上了我,胖子李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跟踪了我,我想一定是这样,今天才知道,艳姐告诉我,是那小子的爸爸写信告诉那个香港男人的.

              那是两个月后,到了五月份,公司决定留人,胖子李从丁主任那得知公司留下的一个人是我,而不是她,这是上层,早已决定,而我们还不知道的.

              他心灰意冷,他想到了报复.

               那天,我一早上起来,就感觉很乖,我想到我跟艳姐在办公室玩了一个月,真的又刺激,又有点紧张,这一个月,我更加爱她,更加喜欢跟她在一起,我一天不见她就想她,想她的温柔,想她的疯狂.

                     可是那天早上,我一早起来,感觉有不好的事情,心里一直紧张,也不知道为什么.

              到了中午,她又电话给我,让我去.

                     就在那个中午,恶魔终于来了.  

              当你沉浸在快乐中的时候,肉体被***麻醉的没有理智的时候,头脑是简单的.艳姐那个时候就简单的犹如个孩子吧,我想那个时候她是的,她是个孩子,因为***而愉快的忘情的孩子.

                  而我呢,原本就不懂得会有什么可怕的事,因此她若想淫乱,我也只能奉陪这个孩子.若是出了事,这也是冥冥中注定好的.

                 可怕的香港老男人,她的情人,在我们抱在一起疯狂yindang的时候,他带着人慢慢地往办公室走来.

                    当时,我和艳姐正抱在一起欢快地chasong,她满头大汗,头发被汗弄湿,贴在额头,带着kuaigan,带着微笑,手摸着我的额头给我擦汗,腿勾着我的腰,紧紧的,身材苗条的像水蛇,她很灵活,似乎有用不完的劲,对于女人而言,这十分难得.

                  我们谁也不会想到啊,今生回头去想,那个砍是要经历的,如果不经历,我的命运不会改变,也许我会做一辈子她的情人,她包养的男人,而因为老男人的到来,一切都改变了.

                    那天,我们似乎是同时到的高潮,很难得的一次,她见我高潮,便会摸着我的头,笑着亲吻我,乐呵呵的,为她的成就感而自豪.

               我记得,平静后,两人躺在我是猪上,她贴着我的胸膛,手摸着我,喃喃地对我说:"小超,我突然不想你毕业后就工作,我想送你出国留学,去外国见见世面,对你以后发展好!"

                 我当时一笑说:"不出国,我就留下来,天天跟你在一起!&quot

            "怎么着,莫非你还想跟我结婚吗?",她问我.

                  我说:"想有什么用,你会跟我吗?"

             她嘟了下嘴,夸张的表情说:"你家人不会同意的,他们要是知道你这样,肯定会打你的!我说你就大我7岁没问题的",她说着就笑,然后就来摸我,捏着我说:"告诉姐,如果你以后结婚了,会不会想到我,说!"

     她捏的我厉害,故作威逼地问道.

               我皱着眉头说:"傻瓜,结婚干嘛,我不结婚的,我爱你!",我傻傻地看着她,看的认真,她也看着我,我们侧着身子望了很久,突然她皱了下眉头,似乎要流下眼泪什么的,我忙说:"你干嘛啊,我可不要看到你哭!"

                她又皱了下眉头,然后手摸着我的脸,仔细摸了摸,接着,就伸出小舌头来吻我,吻的我怪痒痒的,可是我笑了下就不笑了,她很认真,似乎有伤感,乌黑明亮的眸子里有伤感.

               我问她怎么了,她摇了摇头说了句:"感觉像是梦!"

                 "怎么是梦了?",我捏着她的鼻子问她.

                   "不知道!",她竟然真的哭了,眼泪哗地落下来.

                      我被吓的去哄她,哄了老一会,她才低头含着眼泪,委屈地说:"不知道为什么哭,不知道以后怎么办!",她把无奈说的很可怜,是的,她也许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但是不要她操心,有人会让事情继续下去的.

                 我搂着她,很疼她,看到她的眼泪,就感觉她虽然女强人,但是悲伤的是时候,犹如一个可怜的孤儿.

                    大概就在那个时候,我们两个人发愣的时候,门被打开了,很迅速.

                   那个情景可怕至极,犹如灾难一般,两个人都傻了,我躬起身子看到那个老男人身后带着两个身材高大,戴着墨镜的随从.他眼里充满了怒火站在那里.

                艳姐被吓坏了,她的表情惊恐,慌张地去抓身下的衣服,而我更是乱了分寸,不知道怎么办,身体抖的厉害,时间不长,那个老男人摇了摇头一挥手,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

                   我只感觉到身上都是痛,两个男人把我拖起,然后脚和拳头把我包围起来,每一下都是往死里打的,我被打了十几下后,我才听到艳姐那凄厉的尖叫,她从我是猪上跌落到地上,然后抱着那个老男人的腿,苦苦哀求道:"是我不好,我该死,你放了他,他只是个孩子,会出人命的!"
  
                    我开始还没哭,回头看到她爬着去乞求他,我的泪就下来了,她衣服,头发都是凌乱,她不说还好,她刚一说,那个老男人看了看她,然后一脚把她踢开了,她的头撞到了我是猪上,她皱了下眉头,然后又落到了地上,接着,那个老男人揪起她的头发,使劲地晃着,然后就往我是猪上撞,我开始大声地呼喊:"你放了她,不关她的事,是我强迫她的!",我竟然可以这样傻傻地说.

              我知道没用,可是看到她被那个老男人如此折磨,我心疼死了,她也为我感到心疼,尽管被折磨着,仍旧对那个男人说:"放了他吧,他只是个孩子,我什么都可以做到,放了他吧!"

                       他们没有放,仍旧暴打着我,身上的疼痛慢慢地变小,只感觉东西撞击着我,身子一下往左一下往右,耳朵开始有响声在两边,头脑开始变晕,但是眼睛仍旧死死地看着她被折磨,我的泪和她的泪隔着距离相对流着.

                我知道一切都没有用,我感觉似乎要往地狱走去,他们一边打一边骂着.

                      我看到她的脸上流了血,我突然奋起力气去反抗,撕喊一声,接着就被什么东西击打到脑后部,然后再也无力动弹,眼睛也睁不开了,我闭上眼睛,听到她最后的一句撕喊:"不要,不要!"

                      我还听到他说了句:"把他扔到长江里去!"

                    接下来,我就什么也听不到了.

            当我脑子有意识的时候,我听到耳边传来汽笛声,还有水浪拍打着堤岸的声音.我感觉到下面有些粘,嘴唇干的发涩,脖子处很痒,接着,我开始试图去睁开眼睛,睁了很久,才慢慢睁开,我看到到处都是圆滚滚的石头.

                 水漫到我的脖子处,我被水冲到了岸边,趴在江边的石头上,我开始并无意识我是怎么出现在那里的,只感觉像梦,身子一点也动弹不了.每次去用力,都感觉到剧烈的疼痛.

                  不多会,我才回想起那个可怕的场景来.我没有死,上天没有让我死,我知道他是让人真的要把我弄死的,丢到了江里,却被江水冲到了岸边.

                    我有些后怕,像是跟死神擦肩而过,可我没有死,没有,我那个时候不是害怕了,而是感觉到平静,我咬着牙齿,握着拳头,我想到,既然我没死,我就要去求生,我就要用尽全身的力气,爬起来.

                    太阳的角度和热度告诉我大概是中午过后不久,我在那里休息了会,然后开始往岸上爬,周围没有人,我也喊不出力气来.

                   大概爬了有一两个小时,我才到岸边的一排树下,那里有阴凉,还有草地,我趴上去后,然后躺在那,气喘吁吁地.

                 我看了看我身上的衣服,上面似乎还有血渍,我一点点脱掉外套,里面的衬衣粘在身上,当我脱下去的时候,我发现粘下了一些皮,身上都是青,红,肿,凉风从树下吹过,感觉有些舒服.

                    我又脱掉了裤子,下半身也是如此,我不敢去多看,也不想多管了,骨头应该没事.我把衣服晾在草地上,然后感觉有点困,竟然又睡着了,再次醒来的时候是黄昏的时候,衣服都干了,身上也干了,只是很饿,并没有太多的疼痛.

                  我试着站起来,晃晃悠悠地,我竟然站了起来,我不知道隔了几天,我也不清楚具体的位置,但是我知道,我要离开这里,我穿了衣服,开始慢慢地往远处的灯光处走,走不多远,看到一条路,然后又沿着路,往城市的方向走去.

                 虽然在横江上了四年学,但是很多地方是不清楚的,走在路上,看到城市,我想到她,我不知道她怎样了,是否遭遇跟我一样呢,我首先想到她会不会也被那个男人害了,如果是那样,我会内疚一辈子,心痛一辈子的.

                  我想了很久,只能祈祷她没事.

                 了一段路后,我遇到一个骑摩托的人,他看了看我,我招呼他跟他打招呼,我要他把我带到城里去.
             他说要五块钱,我说到了城里给他.

               路上,他问我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我没有跟他说.

                     到了城里,看到城市的灯光,熟悉的道路,我就什么都清楚了,我让他把我送回了我出租屋的地方.

               当我躺到我的床上的时候,我把门关上,然后重重地呼了口气.

            这一切就像一场噩梦,我我爱你没死,没死成,我在出租屋里呆了三四天,我没有去打听她的消息,我没办法去打听,我要在屋里养伤,医院是没钱去的,只能用些简单的药膏,吃点药,我只是傍晚的时候出来,犹如一个鬼魂一样.

                    我甚至还怕有人会发现我,他们会再次找到我,我是被吓坏了.

                  那个晚上,有人敲门,声音急促,我犹豫了很久,然后问了声:"谁?"

               外面传来了刘姐的声音,她说:"小超,是你刘姐,开下门!"

           我把门打开了,我看到刘姐,她紧张地望着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你赶紧跟我走!"

                 我惊慌地问她:"怎么了?他们找来了吗?"

           刘姐拉着我,突然流下了滴泪说:"她快不行了,她要见你!"

                   我一听,心里就慌起来,发凉,然后就哭了,手擦着眼睛,抿着嘴,哭的厉害,她怎么了?她怎么了吗?

            我的脑子顿时懵了,她不要出事,不要!我在心里对着上天祈祷,她那么可怜,一定不要出事. 

               我跟在刘姐后面像个去见亲人最后一面的孩子,我问刘姐:"她怎么了?",刘姐叹了口气说:"她打电话给我的,把事情都告诉了我,她开始以为你死了,一直哭,让我帮她联系你家里人,她把她的私房钱都拿出来了,让我---",刘姐看了我眼又说:"谁知你小子命大,我开始就不相信你能死,于是今天就去你那随便看看,没想到你竟然在里面,她还不知道呢!我要带你去见她,她的伤很严重!她要是知道你还活着,肯定开心的!"

            我点了点头,我和刘姐打的去了医院,去的路上,我对着出租车的镜子看了看,发现脸上的伤还没有消去,样子满难看的,我还闪过一个念头,我对刘姐说:"我这个样子,怕她看了难受!"

             刘姐哎了声说:"你啊,这个孩子,还想这些干嘛,能活着就好了,她这女人啊,命太苦了,也是该的啊!"

               我望着车外,什么也不想说,眼睛死死地看着璀璨的灯光.刘姐停了老久,突然说了句:"哎,都怪我,都怪我,要是当初---",她看起来似乎也很难过,我想,艳姐一定伤的很严重.

       她这样的女人,一个公司里上上下下都很惧怕,高高在上的女人,因为我,竟然落到了这个地步,尝受了这样的苦,不敢去想像.
  
             我们到了医院,在往医院里走的时候,刘姐嘱咐我说:"小超,只能看一会,她那死男人随时会找到她的,她是被公司里的一个秘书偷偷弄到这个医院的,本来那男人是把她关在家,不准她看伤,让她等死的!"   

               我听了这个,心里更是很难受,酸的厉害.

           我点了点头.

               走在医院的过道里,忐忑不安,刘姐把我带到那个房间,在门口,她停了下来,她让我赶紧过来,我跟上前去.

             她敲了敲门,里面传来微弱的声音:"进来吧!"

              门被推开了,我极力去压抑着情绪,不让自己哭,我对自己说,不哭,见到她不哭,可是我看到她微微转过脸来,看到我们的时候,我还是不能自已地扑了上去,我一把抱住她哭了起来.

            她也哭了,她的眼神告诉我她很茫然,她像是在梦里哭的,措手不及,不知道怎么回事,可毕竟还是看到了我,她见我哭的厉害,用手摸着我的头,然后侧着身子,咳嗽了下,艰难地摇了摇头说道:"别哭,乖,听话!"

              刘姐也哭了,她上来拍拍我说:"别哭了,你看你姐见你哭多伤心啊,你好就没事了!"

             我点点头,擦了擦眼泪,她才回过神来望着我们说:"真的吗?"

              刘姐点了点头,我轻声地说:"我没事的,是真的,你放心好了,你没事吧?"
                 
               她耸了下鼻子,然后摸着我,摇着头,吸着气说:"我没事,都是我害了你,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她说着又哭了.手捂住嘴,悲伤的厉害.

           我从不认为那年的那个事是怪谁,我想谁都不怪,后来想想,这也都是命罢了,是要经历的事情谁也躲不掉的.

             我想我不能让她内疚,我要让她坚强,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学会了如何去做一个男人,真的,就在那个事情过后.

            我握着她的手,微微一笑说:"乖,别这样,我没事的,很好,你千万不要这么说,你要把伤养我,不会有事的!"

               她点了点头,从她的眼神里,从她面对刘姐而点头从容的眼神里,我知道她把我当成了大男人,从心里面肯定的.

               握着她的手,轻轻地亲吻下,我并没有被那生死吓倒,真的没有,也许很多人想这是可怕的事,可是当事情真的发生后,你反而不会那么害怕了,你会有种感觉,既然已经这样了,生死都感受了,有什么好怕的呢.

           我对她微笑,想故意逗她笑,用生命中最脆弱的伤感逗她笑,她被逗笑了,她笑的含着眼泪,含着激动,她会想到我这样一个孩子,都这样了,还能笑,还能为她着想,她感动的厉害.

               她笑了下,然后就皱眉头,接着就往我身上望,然后摸着说:"身上的伤很痛吧?"

                 我摇了摇头,抿了抿嘴,她看了看我的脸,手摸了下,眼泪再次抑制不住,她不停地摇头,悲呛弄的她喘不过气来,只能闭着眼睛伤心.

                我不停搓着她的手说:"没事的,你别这样,你别担心我,你自己,这么严重,你还---",我几句没说也哭了.

              我是个见不得眼泪的男人,尤其见不得女人的眼泪,更何况心爱的女人的眼泪呢.

                  刘姐看了看外面,然后对我们说:"都别哭了,哭坏了身子怎么是好,万一"

                  艳姐擦了擦眼泪,然后对我说:"别哭了---",她抬起头,很认真地说了句:"小超,答应我,这里有张卡,你拿着,然后离开这里,学校的事,毕业证什么的,到时候让老师给你寄去,我会给你通关系的!"      

             她要赶我走,她要让我离开,天呢,这怎么可能,我拿着她的积蓄,我为了安全,我离开她,离开横江这个城市吗?

             我摇了摇头,一脸迷惑不解,以及不情愿地说:"不,我不会走的,我不会走的!"

              她皱着眉头说:"傻瓜,你要走,听我的,这次一定要走,知道吗?"

                我刚想说什么,她摇了摇头,让我不要说,一脸冷漠地说:"小超,听我一次好吗?离开这,去上海吧,上海近,而且又发达,你去那会有前途的,而且以后,我也会让我的一些朋友帮你的,不要留在这里!"

                    我仍旧想摇头,刘姐也在旁边说:"你听你姐的,她为你想的多好啊,你不听话,让她伤心的!"

              我想我是不能答应的,我做不到那样,艳姐见我这样,就说:"那你这样,我给你时间考虑,你想好了,找刘姐!"

             我点了点头,我理解她,但是我不能那样做.

              我们还想再多聊会,突然刘姐往外面看了看,然后走出去又看了看,接着就走回来对我们说:"刚看到外面有个穿西服的人,怪可疑的!"

              艳姐听了,忙说:"刘姐,带小超离开吧!",她说了这个就对我说:"小超,你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乖,听话,.不要担心我!"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我要走,也许真的会出事,我不怕我出什么事,可我至少害怕她.

                我急忙问她:"你以后怎么办,他会伤害你吗?你怎么办呢?"

               她摇了下头说:"别担心我,我没事的,你放心好了,我会把伤养好的,你若去上海,我们会在那见!"

                     我点了点头,我很担心她,可我不得不离开,在我要离开的时候,我感觉还有什么要做,她似乎也明白了,她没有任何害羞,当着刘姐的面吻了我一下,我们抱在一起,很深地吻了会,然后她离开我,拍拍我的肩膀,我点了点头.

                   我离开了医院,最后看她的时候,她哭了,我也哭了.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我一直在等待消息,我甚至也考虑要不要离开,但是最后我没有,当她伤好了后,我以为她会改变,她会离开那个男人,我很有信心地想和她一起走,可她没有.  

             我回去后,在自己的民房里,天天等待刘姐的消息,我回去的时候,刘姐说没有她的话,不能主动去看艳姐.于是那段时间,等待成了习惯,终于过了三四天后,刘姐来跟我说艳姐没事了,我说我想去看她,我想她了,可是刘姐说不行,说她被那个男人接走了,她换了医院,连刘姐她自己都不知道去了哪家医院.

               我不知道刘姐有没有骗我,但是艳姐怎么可以再跟那个老男人在一起呢,这是我无论如何都想不通的,至少那个时候,21岁的时候,我想不通这些,我想人是简单的,他都那么打你,怎么还可以回到他的身边.

            我坐在床上,光着膀子,瘦的似乎都是骨头,刘姐看了也满心疼的,她对我说:"她那天给了我五万块钱,让我把这钱给你的,弄在卡里了,说密码什么的,是你的生日!"

             我看着那张卡,可怜兮兮的样子,手抱着胸,什么话也不说,也不想要这钱,刘姐看了看我说:"你这孩子是不是被吓坏了,我跟你说没事了,他们不会找到这的,有什么事,你就大喊,周围都是邻居,没人能把你怎么的,拿着钱,去上海吧,听你姐的,她也很不容易的,有些事,你不知道,她那天哭着抓着我的手跟我说的,也可怜啊!"
我慢慢抬起头问她:"她说什么了?"

                 刘姐叹了口气,然后跟讲一个可怜的女人的悲惨遭遇一样地说:"她没跟你说过的,我知道,你别看她那么风光啊,呼风唤雨,神气什么的,其实她对人特别好,她都帮我很多次了,我男人生病,需要钱,问她借了次,她一手就给我三万,后来我家孩子上大学,没学费,她就资助我家孩子,上了两年大学,学费生活费,全是她出的,就这点,谁说她坏我都不答应,多好的人啊!"

                 我点了点头,听了这个,心里酸酸的,她真的是好人,真的,我也知道.

              她说着说着,突然眼里含了点泪,拿起手帕擦了下眼睛说:"她那天坐床上,身体很难受,疼的厉害,她就抓着我的手说:’姐啊,你说人这一辈子图什么呢,我也没干什么坏事,我自己受点什么无所谓,可我连累了那孩子,我难受!’,她啊,就是这样说的,我当时看着也心疼,就安慰她,说这些事都说不好的,接着她就哭着跟我说了她的事,很可怜的!"

             我听着听着,眼泪都出来了,一个男人,也抑制不住.

              刘姐继续说:"她说啊,她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不知道出生父母,说生下来就被父母意气了,是私生子,那个孤儿院就是那个香港老男人当初资助的,他是出资人,每年都要来孤儿院视察,有一年,她十六岁的时候,那个老男人来孤儿院,就看上了她,一天晚上,那个老男人把她强---她当时只有十六岁啊,孤儿院是那个老男人说了算,谁也不敢说什么,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想那个时候,她那样一个丫头多可怜啊,什么都不知道,只能哭,后来香港男人走后,她就怀孕了,怀孕了也不知道,发现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也不敢跟别人说,她很多次都想自己弄掉孩子,可不管怎么崩啊跳啊,孩子都没掉,最后,她就偷偷跑出了孤儿院,自己打工啊,赚钱,最后就把孩子生下来了!"

               我听到这个,突然问刘姐:"她的孩子叫贝贝吗?"

           刘姐突然说:"她说孩子后来死了,没活下来!"

         我点了点头,听到这里,我再也抑制不住了,我哭的稀里哗啦,我想她真的太苦了,可她后来为什么又跟那个老男人了呢.

             刘姐露出很鄙视的眼光说:"那个男人真的不是东西,后来他回到孤儿院,你艳姐就十八岁了,他可以名正言顺地占有了,用尽所有办法,跟她说如果不跟他就把钱都撤走,不资助孤儿院了,让所有孩子都离开这里,你艳姐又是心特好的人,当时候也不懂事,心想跟就跟了吧,于是就做了那个香港老男人的情人!她好学,聪明,能干,那老男人很多次遇到麻烦,都是她给出的主意,她能做到现在的位置,也是她的本事!"

                   我点了点头.

        听完刘姐讲这些,心里难受的厉害,那个夜晚,横江刮起了风,刘姐把卡留了下来,她走后,我一直抱着被子哭,后来外面就下着雨,我就到外面去,看着外面的雨,想着她的故事,泪如雨下!  

         没有艳姐消息的那段日子,我心如刀割,可正是在这个时候,我得到了另一个灾难,我被学校开除了.至于学校为什么开除我,我心里知道,但是学校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我能肯定香港老男人知道我没死,因此他至少要用他的关系,通过学校报复我.那天,是赵琳来到我的民房里,她见到我的时候,一脸惊诧,没有马上把学校的通知告诉我,而是问我怎么憔悴成这个样子.

              我很不好意思,微微笑着对她说:"最近生病了,身体不大好!",她嘱咐我要照顾身体几句,然后又问我为何离开公司了,她说她去我那部门找我,人家说我主动离开了.

        
              我点了点头,赵琳看了看我,迟疑了下,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秦文超,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问!"

             我说:"没事,你问吧!"

               她看了看我,然后问道:"人家还有说你和总经理有不一般的关系,说你被---",她不说了,皱了下眉头.

                我抿了抿嘴,没有说话,我没有回答她,她也没再问.

                 她看着我感觉满同情的,到要走的时候,才把那张通知单拿出来,她拿出来就哭了,比我还难过地说:"你不要难过了,我们同学都恨死学校了,去问为什么,学校也不说,说这是教育局下的文件!"

              我看到上面的开除两字的时候,我愣了很久,就这样,因为这事,我四年的学白上了,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家里人,我很害怕家人知道,如果他们知道他们含辛茹苦,我妈妈每天起早贪黑,去山上砍柴到县城去卖换来的钱供我上学,结果我这样了,他们会伤心死的,而我想到我妈妈那样辛苦,父亲出事后一直不能干体力活,想到妹妹为了家庭,不上学了,天天在家干农活,我的心都碎了,我擦意识到我闯了大祸,我这个该死的混蛋,望着那张单字,我像死去了一样,眼泪在眼里,很久都没有落下来.

              那个时候,我才开始有点清醒,我真的闯祸了,我想到我跟艳姐认识,在一起,在一起过分地***,那些东西,麻木的东西,我开始想到,这也许就是报应吧.

             我恨我自己,我想我不能宽恕,我害了艳姐不说,我还害了家里人,我的前程,家里的希望.

           赵琳安慰我很久,我最后擦了擦眼泪,没有哭出声音,让她先回去吧,她走后,我抱着被子,趴在床上,放声地哭起来.
         
           没有什么大不了,生活还是要继续.

                如果说被学校开除,是一种苍白的伤痛的话,那么当我联系到艳姐,拼死要跟她一起离开横江的时候,我得到了更加可怕的伤痛.我甚至恨这个女人.

                  她不该这样固执,残忍,不跟我一起走.我幼稚,任性地误会她,错怪她. 

        一个星期后,我与艳姐终于有了一次见面的机会,而这次见面也是我离2012年再见她时的最后一次见面.

                这次见面后,我们有三年没有再见.我痛恨那些时光,它曾经是那么的明媚,就在那个阳光柔软的能杀死人的五月,横江的油菜花开的灿烂无比的季节,我见了她一面.

                  是刘姐来告诉我的,我很激动,听到她的消息,刘姐告诉我见面的地址,说是在华联超市的三楼,那儿有一个喝冷饮,咖啡什么的地方,她在哪儿等我,让我过去.

             我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一身的狼狈,胡子都很多天没光了,我点了点头,掩饰了自己的狂喜,刘姐走的时候又嘱咐我说:"你不要任性啊,见到她,她很为难的,你要理解她!",我点了点头,我并不知道她这句话的意思.

                     刘姐走后,我开始忙活着梳洗打扮,伤已经全部愈合了,我看起来更加成熟了,我把胡须光了,古铜色的皮肤配上棱角分明的面孔,显得很男人,并且有着自我肯定的帅气.

                    我开始是十分兴奋地往她说好的地点赶去,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不主动来找我,当然这些疑惑,都被想见她的欲望冲淡了.我们有近二十多天没见,离我们最后一次做爱近一个月了.身体恢复了缺少某种东西的旺盛.

                     我走入超市的大厅,看着电梯上上下下,左右观望,我的心里充满了喜悦,我以为我们还可以在一起,有的时候,人奇怪的可怕,即使发生了这样的事,还是色迷心窍,还是想见到她,与她相拥.与她纵情,以至再次做那些肌肤相亲,狂欢到死的事情.

                 我慢慢地乘着电梯往楼上而去,我的心里充满了激动,不知道为什么,再次见面,会有那么多的紧张,犹如第一次喜欢一个女孩子,那种心情让人忐忑不安,甚至每过镜子的地方,都会偷偷照下镜子,看看自己的模样,是否会让她满意.

                上电梯的时候,身子上升,似乎有个镜头duizhun电梯上的我,而旁边传来平静而忧伤的音乐,画面随着镜头转动,一个男人,也许不够成熟,但是接近成熟的男人,他一本正经,很认真地下电梯,再上另一个电梯,然后往三楼而去.

                他的眼神有着故作的平静,可是他的内心早已被这些日子以来突如其来的打击弄的很矛盾,但是因为又可以见到他心爱的女人,而面带着淡然的喜悦.

               我站在电梯上,慢慢看到一个人的上半身出现,然后慢慢露出整个人,坐在一张桌子旁,桌子上放着杯饮料,吸管cha在杯子里,还有片柠檬,她就那样坐在那里,她没看到我,一脸的漠然望着眼前的一个方向.

                   她那天的打扮十分的素洁,上身白色的衬衣,下面放到裤子里,领口露出一个挂饰,脖子是那么的白皙,面容也恢复了,但是已经没有任何一丝神气的感觉,显得那么的脆弱,她仍旧那么美丽,现在的美丽犹如一朵洁白的茉莉花,头发盘在后面,脑门光洁,乌黑的头发趁着白皙的面容,十分的好看,嘴唇泛着微红,眼里充满了亮光.下面穿着一条米色的裤子,质地很好,脚下一双浅底的银色的鞋,配上个子高挑的她,搭配的很和谐,旁边还有个小包,一切看起来都让人平静,似乎还夹杂着一些伤感.

                高贵,优雅永远都离不开她,不管她经受了怎样的打击,她永远都是皇后.也许眼里充满了泪花,可在我心里,她永远是她.

             尤其在我知道她的经历后,她被那个老男人在十六岁时强暴,以及后来做的一些慈善事业,这些经历后,我对她的感觉更加的疼爱,更加的心疼.

              我走了上去,有些茫然,我想,她会离开那个男人的,那个男人都那么对她,打她,骂她,她也许会跟我一起逃去上海吧!

        她突然转过头来也看到了我,她的表情是那么的伤感,她没有笑,眼睛始终那样凄苦,她望着我,半天,才脸上舒展开了下,对我说:"坐吧!"

              我被她的表情弄的怪怪的,我以为会有热烈的相拥啊,什么的,至少也有言语的热烈吧.可是很平静,她让我坐,我点了点头,坐下了.

                 我傻傻地望着她,看到她,很想抱她,心疼她,我见她没什么豁然的表情,于是微微一笑说:"你还好吧?"

            她抿嘴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把头低下了,拿着纸巾就哭了,她一哭,我忙说:"别这样,不要哭,我很好的,没事,真的!"

                 我怕见到她哭,她擦了擦眼泪,然后低头说:"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对不起!",她说的很真切,犹如一个孩子,那么内疚,那么委屈,伤感.

                 我摇了摇头,然后看了看她的手,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想去碰一下,抚慰她下,我抓住了她的手,她突然慢慢地收了回去.

              我被她这个举动弄的愣了下,但是还是忍着悲伤,笑着说:"别哭了,你这样,我很难过的,我真的没有事,你看我很好!"

              她擦了擦眼泪,然后抬起头,眼含泪花望着我,然后慢慢地从包里,用一只手拿出了一张卡,她推到我的身边说:"你拿着,一定要拿着,不然我内疚的要死掉的,我实在帮不了你,我该死,那些人被他收买了,这里有五十万,你拿着,离开这里吧!"

                 我傻傻地看着那张卡,五十万,那也许是我想都不敢想的,.可是那张卡没有提起我任何兴趣,我转移目光到她的身上,她不敢看我,我的冷漠让她有点害怕,她把头转到一边,然后抿着嘴说:"对不起,我只能这样,请你理解我!"

                   我望了望头顶,然后又低头,不知道说什么,想了半天,才又面对她,十分痛苦,凄苦,悲伤,无奈地说:"为什么,为什么不离开他,我们一起走好吗?"

              我等待她的回答,我想她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可是她竟然说:"对不起,我不能走,你一个人走吧,听话!"

                 我头脑发懵,傻傻地在那里,她的话把我弄的很茫然,不知所措.我眼睛眨了下,又皱着眉头说:"为什么,你还想回到他的身边吗?他那么可怕,你的事情我知道了,刘姐告诉我了,你别怪她,我不想你再回到从前,你跟我走,求你,跟我走吧!",我说到最后,就露出了乞求,可怜巴巴的样子,去抓她的手,让她跟我一起走.

                     可是,她很冰冷,很妥协,她摇了摇头,眼泪无声地流下,她对我说:"你走吧,我想好了,对不起,我一辈子都对不起你,我不会跟你走的,还有---",她竟然说:"如果你为我好,不想再次让我受伤,就离开这里吧!"

                 "他威胁你吗?是不是你离开他,孤儿院就没法再开,还是怎么着,你告诉我,告诉我!"

               她听了这句,又哭了,她摇了摇头.

                   我低下了头,我输了,很可怜,不管我怎么求她,那天,她都没答应我,她给我的感觉是很可怜,可是又是那么的无情,她没有同意跟我走,而她为什么不跟我走,为什么不离开,这让我一直想了好几年.

                   她低头让我去拿那卡,我沉默了很久,然后猛地站起来,我来的时候就让自己不要哭,我要开心,可是我再也坚持不住了,我流泪了,我站起来后对她说:"请你永远不要再跟我提钱,我爱你,从未有过,不是玩玩,是真的爱,希望你明白,你对我来说比这五十万,五百万都重要!",说着,我就转身,她喊了句:"小超,求你别这样!"

              我回头看她,她很痛苦的样子,含泪望着我.

                 我狠心地转过头去,然后慢慢地往电梯边走,她没有来追我,我站到电梯上,突然感觉身子在飘,不知往哪飘,一切都很茫然,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最后一次回头望去,看到她抱头趴在那里,无助的犹如一个孩子,身子抖动着,哭的伤心,委屈.

              我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去埋怨的,比如爱情,你真的不能埋怨,你伤心,痛苦都没用,你爱的人不能跟你走,不能跟你在一起,她伤了你,这些都无法埋怨,只能接受.

                  因此,我离开了,我没要她的任何钱,我回去后,整个人都傻了,感觉这个赌局,我们都输了,我连我爱的人都没得到,而她呢,也不过如此罢了.

            我把那五万的卡也交给了刘姐,之后,我就换了住处,但是我没有离开横江,没有,我即使不跟她联系,不跟她见面,我也不想离开这个有她的城市.
        但是刘姐却给了我另外一张银行卡.说艳姐给我的,要我一顶要收下,不然她不要交差 ,无奈的情况下我拿了,密码一旧是我的生日我明白是那张50W的卡我就对刘姐说我哪可以 但是我永远不会用这张卡里面的钱.她说只要你拿 了怎么样都行
  
               那次见过艳姐后,我从原来住的地方搬走了,搬到了横江郊区的一个地方.我与艳姐只有两个联系方式,电话和刘姐,而她要想联系我,只有通过刘姐,当我搬走后,刘姐不知道我住的地方时,她就联系不到我了.         


              在搬走之前,我去找了次刘姐,是让她帮我把那五万块钱的卡还给她的,刘姐见我那出那张卡后,叹息着,然后非常生气地责怪我说:"你这孩子,怎么一点都不懂事呢,你说有哪个女人会对你这样的人这么好,我见过的女老板多着呢,可个个都是只想玩小男人的,没几个真的动感情,愿意花这么多钱的,虽说她也有错,可她能这样,已经很难得了,你还要伤她的心吗?"                    
                    
            我始终认为刘姐虽然违背道德,是帮有钱的男人顺便介绍帅气的小男人什么的,可是她有种对人的生命的体谅,所以对她的话,我不想反驳,只是低着头,最后说了句:"我知道,可是人跟人的想法是不同的,我不需要这样!我---我喜欢她!",我感觉荒唐又是很认真地说.

              我不想再听什么,那些大道理,我是担心,是害怕,想到被开除就心里害怕,主要是怕家里人知道,怕以后真的没前途了,怕不能让家人过好日子.至于那强烈的,让人沉醉到死的爱,已经无法去奢望了,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吧,也许就是这样,我流泪为她,而看着这个光鲜的世界,我知道,一切还要继续,把泪装在心里,

                我转过头去,她有点很心疼地说:"哎,都怪我,你以后不会恨刘姐吧,我也是没办法,才干这行当的,家里男人一直病着,孩子要上学,干这不道德的事,也害了不少人,我对不住你!"

              摇了摇头,然后微微一笑说:"刘姐,不会的,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父亲的病也不会好的!"

               我换了地方,搬到了那个郊区,那儿大多是城市的外来民工居住的地方,当时横江正在开发建设,虽然多年的港口开放城市,但是一直以来发展比较缓慢,新的千年到来的时候,横江才大力地提高建设步伐,建筑行业是横江的主导行业,全国,乃至全世界都十分出名.

               我住到那一段时间后,开始为生计发愁,因为周围有很多民工,他们大多从事建筑,在工地上从事体力活,因为没有毕业证,好的工作根本找不到,因此一切只能从最底层开始,因为从小就吃苦,因此我并不在乎去工地上与民工一起去工作,我甚至害怕让他们知道我是大学生,在我看来,大学生的素质并不比他们好,我感觉他们就像家里的兄弟.

             我通过一个外来民工邻居的介绍,去了一处正在建设的横江最大的开发区市go-vern-ment工程建筑工地去打工.

     这个工程是日本的一家建筑公司中的标,日本SKS地产公司,在日本以及中国都十分有名,艳姐当初所在的盛世地产公司要逊色一些,只能说在横江同类的中国企业中老大,但是比不上日本的SKS公司.

              我根本不会想到,我会跟这家公司还有因缘,回头想想,这是根本扯不到一起的事.

                 可是一切就这么奇怪.

                 事情源于一个工程漏洞.

                  在建筑工地工作后,我做了最苦的活,天天推小车,推混合料,爬高架,后来又学了电焊,不知不觉,我就干了近一个月,我又学了电焊,第一个月拿了一千块工资,看到那充实的,包含着汗水的钱,心里很踏实.

                  我跟她也有一个多月没见了,我每天都想她,想她的模样,想着跟她在一起,抱在一起,靠在怀里,拥抱着,她的味道,她的感觉,一切都让我想念,但是只能留在心里.

                   我虽然被学校开除了,但是我并没有放弃我对建筑设计的热爱,我天天画着我的草图,画着我的设计,我的梦想,那些可以与世界上最著名的建筑与设计师联系到一起的梦想.

                 白天在工地上,干完活,跟很多年纪大的,年纪小的,没有什么文化,笑着乐呵呵,开玩笑,浑身都是泥土,根本不在意什么的人在一起,我跟他们一样一样,也会开玩笑,也说笑,只是有些腼腆.

                   时间久了,很多人开始留意我,说我说话有水平,不像一般人,而我跟他们说我连小学都没毕业,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的事情,那是根本无法跟别人提的事情.

              工地上有个工头,他是技术总监,每天拿着图纸来视察工地,强烈的太阳下,我们就在很高的屋顶工作.很苦,很累,很热,到了横江的六月份,热的人厉害.每天都有窒息的感觉,中午的时候,从高架上趴下,转过头去,如果不小心,就会有眩晕想落下的感觉.

        我一个人的时候,中午休息的时候,他们睡觉,我会偷偷地拿出我的设计本子,在上面画着,看着眼前的一些建筑,纪录细节,纪录构造,纪录设计风格与理念.

               突然有天,我发现了一个很致命的工程漏洞.

                 建筑地段的土质因为沿江,属于沙土土质,地基深度应该没问题,但是建筑整体形态呈斜坡塔顶形状,中间没用任何明显支柱,而是用钢筋连接拔力支撑,这样,地基的深度并不会起到太明显的作用,主要要取决于力的平衡,但是其中一处是明显不对称,因为go-vern-ment大楼旁边要建立21世纪塔,所以力的平衡出现一些问题,而工程的一个方向还在加大建设,力的平衡不断地造到破坏,这在我在学校学的,以及看的一些外国的建筑书上,是完全没有的.但是一般人无法明显看出来,需要用好多数学公式去推导,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数据,但是每高一米,所带来的危险就回加大一倍.

                 但我发现这个漏洞后,我十分的欣喜,反复论证,那些天,我一个人躲在一个角落,画了满本子的符号,数字,最后我肯定了自己的推断.

               当有天,那个技术总监来到工地的时候,我终于鼓起勇气跑到他面前,然后对他说:"你好,总监,工程有问题!"

            他开始没说话,上下看了看我,然后呵呵笑了,他笑过就走开了,跟着一群人往另一边走,他们没有理会我.

                    我跑上去继续跟他说:"我说真的,不骗你,两边力不平衡,这是沙土,地基起不到决定作用,力的平衡很重要,而那边的---",我还没说完,他就轻蔑地说了句:"你还懂点建筑嘛,但是野路子,我比你清楚,我是清华土木工程毕业,哈佛大学建筑系拿的博士学位,日本千叶大学,德国包豪斯---",他说个不停,都是说他的学历,说完后就走开了

            跟他走在身边的人也都对我抱以轻蔑的表情.

             我愣在那里,突然感觉受到打击,这么多学历,而我没学历,呵,但是话说回来,这样的人,他有再多的学历也没用,他根本不尊重人.

           那次碰壁后,我仍旧在做着我的推论,后来又发现了其他问题,我也有过怀疑,我是不是错了,可是我啊从小到大,大学里学的所有的理论都顺了一便,并没有发现漏洞,就比如一加一等于二,二加二等于四,是加四等于八,这些最简单的延续一样.

列兵Lv.1

UID
228059
主题
5
精华
0
经验
41 点
金钱
256 ¥
亂世币
3840 元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2-12-3
在线时间
2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3-8-6
 楼主| 发表于 2013-4-27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星期后,那天,是日本总部SKS的领导来视察中国华东区工程,那都是一群日本人,因为横江建筑有名,这又是市go-vern-ment的建筑项目,因此也格外重视.

         我拿着本子,认准机会,冲到了人群中,那些日本人都被我吓到了,但是当我用我流利的日语说出我的发现的时候,他们都很惊讶,他们不停地打量我,还有那个技术总监,他也愣了,很多人都在那里唧唧喳喳.

                 带头的是一个日本的五十多四的人,有着花白的头发,看起来人很随和,戴着眼睛,他很尊重人,看了看我,突然笑了,把我招呼到了身边.
   我拿出本子,对他说我的论证,可以当场论证给他们看,他们很认真地看了,到最后,他的脸色有些沉重,又有些惊喜,然后望了望那个技术总监,又看着我,看了很久,然后用日语说:"年轻人,你是什么学校毕业的?"

                我结巴了下说:"我没有毕业!"
   "是在实习吗?",他很关心地问我.
   我摇了摇头,我想说是肄业,但是最后说:"我没上学,自学的!"
   他抿着嘴看了看我,然后拍着我的肩膀说:"你为我们公司挽回了尊严,挽回了损失,你也许不知道,你的这一个发现,带来了多大的价值!"
   我有些欣慰,抿嘴点了点头.

            我当时根本没想到会有什么,他最后对身边的人大声宣布:"工程全部停工!"

              一下子,我的事迹在工地爆炸开来了,很多人都知道了,他们公司的人,上上下下,包括跟我一起干活的人,他们都知道了.

                而第二天,我就被那个日本老总让他的手下把我带到了酒店,他跟我说了一个让我一辈子都不会想到的事情.
   他要送我出国留学!

           第二天,所有工程都停工,但是我们依旧按时去工地,清理一些建筑残余废料.我是被工地上的工头带去那个日本老总的宾馆的,那是横江最好的酒店---依非酒店,五星级标准.

          去的路上,工头开着那辆笨重的北京吉普,不停地笑着摇头说:"哎,你小子可不简单啊,这下子你可要出人头地了,他可是日本总部的老总,他要是器重你,你将来干个华东区的老板不成问题啊!"

                我一脸茫然,尽管因为这个事,我前天晚上很兴奋,很晚才睡,可是我不会想的很遥远,我认为这是应该做的,不是为了什么,我也不会奢望什么.当然我也是有野心的,如果有机会,我不会放过.我清楚地知道,没钱是什么滋味,被那个香港老男人打个半死是什么滋味,因为没钱而失去她是怎么滋味.

               我进入富丽堂皇的酒店,很多人往我望来,我穿的是工作服,身上脏兮兮的,满是尘土,进去的时候,被门卫阻止了下,工头跟那人说了几句话才让我进.

               当我到达那个总统套房的时候,我深深呼了口气.工头把门敲开了,那个日本点头微笑,工头很恭敬地点头,微笑,他不大会,意思是人我给你带到了,之类的.

            我点头对他微笑,问好,他对我特别客气,把我请到里面去做,工头走后,就剩下我跟他,我记得当时他正在上网办公什么的,笔记本开着,他让我坐下,我笑我是狗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他摇了摇头微笑着说:"Never mind!",我坐下后,他走到一边给我倒了一杯咖啡,他很正式地把我当成朋友,让我跟他平起平坐,我感到自己受到了尊重,从未有过的舒服,我有些故作的很成熟稳重地点头,说谢谢.
他坐下后,看了我一会,就说:"超,我想跟你谈一个事情,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意向?对了,我叫野田山本是SKS公司,日本总部的董事",他说的有些急切,差点忘了介绍自己的名字.
            

我抿了抿嘴,点了点头说:"你好,野天先生,你说吧!"

        他说:"是这样的,我们公司一直致力于对于年轻人才的培养,你的事情让我很激动,很兴奋,我感觉你是个难得的人才,你虽然没受过正规教育,但是你自学的成就让我们很多专业的工程师都汗颜的,我非常---急切地想帮你,赞助你去日本留学,我给你提供所有学费和生活费,毕业后,直接进入我们公司!"

               这是个天大的惊喜,对于一般人来说,只是我听了,突然很茫然.

             见我的表情不自然,于是笑笑说:"艳,我想这对于你来说是个难得的机会,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你这么爱好这个事业,我希望你能答应我的请求!",他虽然年过五十岁,但是说话特别诚恳,丝毫没把我当成一个孩子.

             我笑笑说:"野天先生,这事情来的很突然,我---"

           他点了点头说:"是的,我想尽快把你带走,这次我回去,你就能跟我一起去日本,不过,你放心,我会先给你一些赞助费,你可以给你的家人,你别担心你的家人,我们会帮助你的,一切都会帮你办的妥当的!"

           我不想放过这个机会,是的,我被学校开除了,本来就感觉没有希望了,可是却遇到了这事,我想如果我家人知道我虽然被学校开除,但是去了日本留学,他们会欣慰的,这对于任何一个年轻人来说都是激动的.

         他又看了看我,然后站起来说:"这样,超,我给你两天考虑,希望你能尽快答复我!"
   我点了点头,接下来他跟我随便聊起来,问了我家里的一些情况,还问了我自学如何确定这样的成就,英语我大部分都能听懂,对于这,他也感觉到神奇,他最后不停地赞叹说:"中国的孩子,不是我们想的那样,是很有才华的!"

              那天回去后,我一刻也没有停止思考,我再考虑我去不去日本,,去不去留学,我对于彼得先生的话,我很相信,他的眼神,他的诚恳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我不需要怀疑,这似乎是一个天大的梦,而这梦就活生生地实现了,只等待我的答复,可是我为什么还会有疑虑呢,还会要去思考呢,我知道有个东西始终在我心里挥之不去,那个女人,她让我是驴夜思念,我似乎什么事情都是为了她而转,而我想出人头地,何尝不是为了她,我要向她证明,向所有对我有过伤害的人证明,我失去的,我有天一定会拿回来.


          两天后的傍晚,我决定了,我决定跟野天先生去日本留学.而我犹豫这么久最后做的一件事就是打了一个电话给她.
   我心里很激动,我并没有马上告诉她我去日本留学这些事,电话通了,我十分激动,尽管还有被她伤害的余温,但是人是麻木的,我一点也不恨她,反而对她有着无比的想念,想念这个大女人,这个忍气吞声过着那样看似荣华富贵的生活.

           她很平静地"喂"了声,她的声音跟以前完全不同了,似乎已经失去了那些欢快,神气的东西,只有了普通女人的平静.

           我听了那一声"喂",就差点紧张的想放下电话,但是还是坚持着,在公用电话亭里靠着柱子,轻声地说了句:"你还好吧?"

            她听了这个,结巴了下,然后赶紧问我:"超,你在哪里,在哪里,告诉我,我一直在找你!"

          我听了这句话,很安慰,我以为她可以跟我在一起,后悔了,想到我,于是我对她说:"我很好,你好吗?"

                  她带着点哭泣地问我:"你真的过的好吗,你没钱,什么人也不认识,你怎么办,你现在还在横江吗?"
              
             我说:"恩,是的,你别担心,你---"

               我打电话给她只想问她一个事,如果她愿意跟我一起离开横江,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生活,我会放弃去日本的,只想等她一个回答.

                她问我:"你在哪,你想说什么,我很担心你!"

                我鼓起勇气,犹如个孩子,很认真,很傻气地说:"如果现在,我要你跟我离开横江,去一个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你愿意吗?会跟我走吗?"

               我说完了,很害怕地等待她的回答.

             她沉默了很久,最后说:"超,别说这个好吗?我很想你!",我也很爱你 真的很爱你.她似乎很害怕地说,她怕我再接着话说.
  
            我又问了句:"你回答我,你愿意跟我走吗?放弃你的好生活,跟我去过平静的生活,我会照顾你的,姐!"

             她又是沉默,她声音有些困难地说:"超,很多事情你无法明白的,我不能那样,我不是小丫头了,我即使想,现实也不允许了,超,你知道吗?知道吗?"
   "我不知道!",我很冷地说:"不要跟我讲道理好吗?"

                我很任性,我呼了口气说:"我爱你,真的很爱,我只问你,你会跟我走吗?去过我们的生活,会吗?",我很着急地等待她的回答.

            她这次的回答是:"超,你忘了我吧,我只是担心你,我想照顾你,你忘了我吧,忘了我,答应让我照顾你的生活,帮助你---"

                 我挂了电话,在风中,在那个傍晚的午后,我挂了电话,我是猪在电话亭里,闭上眼睛,泪水无声地落了下来.

               五天后,我去日本了,我跟彼得从横江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到了上海,在那里,从浦东国际机场坐飞机去日本.

              在去上海的路上,坐在汽车里,车子慢慢地载着我离开了横江,离开这坐我来了四年的城市,而今,我要离开它了,去另一个世界,横江,我到最后才爱上这座城,只因为那个女人,我爱上了这个城市,可是现在我要离开了,车子上了渡轮,我从车子上下来,彼得似乎看出我的忧伤,他对我说:"颜,每一个人都会有舍不得的城市的,但是年轻人应该有报复,世界是平的,我们从未离开过,你的祖国,你的城市!"

               我点了点头.站在渡轮上,望着浪头很大的江水,吹着江面上渡轮带来的巨大的风,回头望去,横江越来越远,我似乎看到了城里的她,而她还不知道我将要离开.

             在上飞机的前十几分钟,我用彼得的手机拨通了她的号码,她接了,听出是我,对我说:"超,别为难姐了,姐对不起你,你告诉我你在哪,我去找你!"

            我压抑着心中的泪水,面带微笑,故作欢乐地说:"姐,我走了!"

              "你去哪呢?你不要回老家,那山区没出路的,姐给你打钱,你选个适合你的城市---"

              我咽了咽心中的悲痛,我又是平静地说:"我去日本了!"

          他愣住了,但是马上说:"曹,真的吗?你怎么可以去的?"
        

              我笑了下说:"以后说吧,我要上飞机了,再见!"

            她在那一刻哭喊了出来:"超我爱你, 我永远爱你..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记得给姐姐打电话---",她哭了.她最后说了句:"别恨姐,以后!"


         我说:"恩,我要上飞机了,再见,再见,再见---",那再见似乎在空中回旋,我回头望去,满是泪水,我坐上了飞机,第一次坐上了飞机,在飞机上,我的头有点晕,有些不适应,我不知道是为什么,我的心里始终有东西往上涌动.

             空姐走到我身边说:"先生,你不舒服吗?"
   我摇了摇头,闭上眼睛,再见了,横江,中国!

                   接下来是我在日本的生活 就不说了 过的很好 .很快乐  但是心理还是很想她 .每天都会很想她  但是我也没给她电话  今年2013年3月我回国了 .我回到了上海,,当然虽然现在我才24岁,但是我也是公司里面的高成领导了,有了自己的房子也有了自己的小车.前几天我回到了横江 一 座让我又爱又恨的城市.也是我这辈子永远忘记不了的城市.我爱她 我心理还是很想她.但是我也很恨她  恨她当初为什么不肯跟我一起走,又回想起来 如果她那时候跟我走了.我可能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成功..我的泪水流 了下来.看着这座城市有爱也有恨.我 的眼泪留了下了 这是想起了那时她给我的五十万.我心理特别的难受.在回去的路上我是贰佰五一银行我就去拿出卡看里了一下 结果我把卡放进提款机里面 ,那一幕我真的呆了 ,我眼泪,不停的留下,我大声的哭泣着.路人都看着我不知道我在哭什么,我难过  那时侯我多么的希望她在我身边.我的卡里面既然从50万变成了一千多万.难道是我去日本的时候 她一点一点的给我打进去的吗?我突然想起来了 ,她说她想照顾我,照顾我的生活.我哭的更加伤心,那刻开始我就想我一顶要娶她 即使她比我大8岁,不管她现在过着怎样的生活我都要娶她 我爱她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我现在分享给大,希望大家如果人生中遇到一 个这样的女人,就算她是小三 也少妇  比你大 你也千万不要伤害她,其实被人包养的女人很脆弱的,她们更加需要爱.我爱他  ,姚艳艳  ,我只想说我爱你如果能有来世的话 我希望你能在一次的做我的女朋友  我的老婆  现在我找到她了,她还是跟以前一 样的迷人   一样的漂亮.我们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我们打算今年结婚了.她也离开那老男人了.我现在也有能力给她幸福了 谢谢大家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四级士官Lv.6

UID
226036
主题
27
精华
0
经验
2642 点
金钱
20537 ¥
亂世币
143074 元
阅读权限
60
注册时间
2012-11-16
在线时间
660 小时
最后登录
2016-10-28
发表于 2013-4-29 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亂世メ皇城之巅 ( 粤ICP备16039306号 )

GMT+8, 2018-8-16 18:04 , Processed in 0.125001 second(s), 5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