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メ皇城之巅 十年文化,永久传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玄幻·奇幻┊] 《造神》 作者:苍天白鹤 (连载中)

[复制链接]

列兵Lv.1

UID
246807
主题
3
精华
0
经验
152 点
金钱
1937 ¥
亂世币
3137 元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3-5-9
在线时间
10 小时
最后登录
2013-9-28
 楼主| 发表于 2013-5-9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卷 灵道 第二十二章 百套

戴上头罩,赢乘风施施然,大摇大摆的讲入了蟠龙镇的碧水苑分店。
 
  他这样独特的装扮在碧水苑已经是颇为有名了,刚刚进入其中,便已经被人认出,并且立即报了上去。
 
  因为元彪曾经吩咐过,只要此人出现在店中,那么无论任何时候都要立马通报。
 
  而店中伙计更是知道此人每次并来都是元彪和方卉两人亲自接待,算是这间分店中最尊贵的客人了,所以没有人敢有所怠慢。
 
  赢乘风进了雅间,屁股刚刚落座,碰到了椅子上之时就听到了一道爽朗的笑声传了过来。
 
  元彪挪动着肥胖的身躯,脸上的横肉挤出了最和善的笑容,艰难的进了大门,道:“小兄弟,老夫终于等到你了。”
 
  赢乘风微微一笑,道:“能够让前辈如此惦记,实在是晚辈三生有中。”
 
  元彪打了个哈哈,目光一转,却是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他狐疑的道:“小兄弟,你上一次拿走的那两套兵器长刀可是已经灌灵成功了?”
 
  赢乘风微微摇头,道:“在下这几日有要事在身,所以没有铭刻和灌买,还请前辈见谅。
 
  元彪连连摆手,道:“小兄弟有事只管去办,我们这是长久交易,绝非一天二天能够办完的。”
 
  赢乘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道:“前辈,晚辈今日前来,是想要与你商量一件事情。”
 
  元彪胖脸上的肥肉不停抽动着,他道:“小兄弟有什么事情只管说,只要我元某人能够做主的,就一定给你去办。”
 
  他说的相当豪气,而且没有半点儿的迟疑。
 
  赢乘风抱拳一礼,道:“多谢了。”随后,他肃然道:“晚辈想过了,每一次取走两套实在是太麻烦了,不如前辈您将材粹一次性的送过来,晚辈尽快给您完工就是。”
 
  元彪的眼眸立即亮了起来,他惊喜交加的道:“好啊,既然小兄弟如此热情,那元某也就不客气了。”停顿了一下,他道:“不知小兄弟想要将这些东西送到哪里呢?”
 
  赢乘风平静的道:“自然是家师之处了。”
 
  “令师……”元彪的眼眸中闪动着一丝凌厉的光芒,道:“可是张明云大师。”
 
  “前辈既然知道,又何必明知故问。”赢乘风故作不悦的道。
 
  “哈哈,小兄弟莫怪。”元彪连忙道:“老夫只不过是想要问个清楚罢了,若是不小心将地方送错了,那么这些货物事小但辜负了你的期望可就是大事了。
 
  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心中却是暗道。方师兄真是高瞻远瞩,早就猜出了此人的身份,原来这小手真的是张明云大师的名下弟子啊。
 
  然而,他却不知道,赢乘风拜入张明云名下的时间甚至于还不足一个月呢。
 
  赢乘风向着他点了一下头,道:“既然前辈答应了,那么在下就在张府等待前辈的好消息了。”
 
  元彪连连点头,道:“小兄弟请放心,只要三日,不,明日下午第一批兵器防具就会送到张府之中,请小兄弟多多关照啊。”
 
  赢乘风迟疑了一下,终于将脑袋上的头罩摘了下来。
 
  元彪的心中大喜,他知道赢乘风这样的做法是表现出对于自己的信任,所以才会以真面目相见。
 
  然而,当他看清楚了赢乘风的真面目之后,不由地微微一怔。
 
  虽然他和方共两人早就有所预衙,但却怎么也想不到,在这头罩之下的面容竟然会是如此的年轻。
 
  赢乘风的年龄远远的超出了他的预粹之外。
 
  不过,他是何等老道之人,仅仅是怔了一下,立即便是恢复了常态,并且由衷的道:“小兄弟如此信任老夫,多谢了。”
 
  赢乘风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道:“这一年多,晚辈与两位前辈合作愉快,若是没有两位前辈的慷慨,晚辈也未必能够有今日之成就呢。”
 
  他说的这番话完全发自于内心,在他刚刚附体这具身体的时候,真气仅有区区一层罢了,正是因为从碧水苑中得到了数之不尽的灵丹,为他的真气晋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所以才会有今日的成就。
 
  而且,碧水苑所提供的那两套灵器套装图纸,更是他能够得到蜕变的关键所在。若是没有丹药和图纸的话,那么天知道今日的赢乘风能够走到哪一步。
 
  虽说这一切都是互惠互利,但与碧水苑之间的交易,他却从未吃亏过,所以在他的心中对于这肥肥的元彪还有那精瘦的方共还是颇为感激的。
 
  元彪连连摆手,笑道:“小兄弟说笑了,只要是金子,就肯定会发光的。嘿嘿,以小兄弟的资质和天赋,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出人头地的一日,老夫等人不过是略助一牟之力罢了。” 赢乘风微微—笑,也不解释,向他抱举—礼,离开了碧水苑。
 
  而就在他离去之后,元彪兴奋的搓了搓手,他知道,从今日起,自己与这位少年灵师才算是真正的结识了。只要日后不断相见,慢慢的加深交情,那么等他成长起来,能够锻造出师级灵器之时……
 
  他的肥脸上露出了欢喜无限的笑容,自己可是抱上了一颗肥腿呢。赢乘风离开了碧水苑,回到家中,与父母见面之后便从房间中拿着那两套铠甲和大刀来到了张府。
 
  沈玉琪早就令人准备了一间厢房,因为这是赢乘风即将居住的地方,所以她亲自率人打扫布置,准备的妥妥当当。
 
  张家所有的仆役们都是心中有数,这位老爷新收的弟子很有可能在日后成为他们张家的姑爷,也就是完全的继承张家的产业。对于这位未来的小主人,根本就没有人敢轻呼怠慢,为他准备房间自然是尽心竭力了。
 
  不过,如今的赢乘风可没有任何想要享受的念头,对于他而言,修炼灵道才是目前最感兴趣的事情。
 
  他来到了房间之后,不顾沈玉琪献宝似的目光,仅仅是瞥了一眼,满意的一点头,就拉着她去见张明云了。
 
  沈玉琪的心中虽然有些失落,但是看见赢乘风如此上进,小心眼中亦是欢喜无限。
 
  张明云检查了一下箱子中的那两套铠甲和大刀,并且知道次日下午就会有第一批同样品质的兵器防具送到之时,亦是颇为惊讶。
 
  这些东西在他的眼中看来虽然不算什么,但是它们既然能够铭刻灵纹,并且承受灵力灌注,自然也是普通钢铁中的精品了。
 
  碧水苑虽然是附近的一个大势力,但要说一个分店中能够随时随地的准备那么多存货,似乎还是不太可能。
 
  瞅了眼赢乘风,看着他眼眸中蕴含着的笑意,张明云微微摇头,这小家伙,此事应该是与他有关了吧。
 
  不过,只要能够让赢乘风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基础打牢,那么这些琐碎之事他可没有兴趣插手。
 
  从身上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玉盒,张明云道:“乘风,你叫了我一声师父,那么我这个师父好歹也要给你准备一点儿见面礼,这件小玩意,你就拿去吧。”
 
  赢乘风连忙道:“师父,您上一次已经将聚灵盘赐给了弟子,无功不受禄,弟子又怎敢再受您馈赠。”
 
  张明云哑然失笑,道:“无妨,此乃为师所赐之物,你就收下吧。”
 
  赢乘风这才上前一步,将玉盒接了过来。
 
  沈易琪在一旁催促道:“乘风,打开看看是什么东西。”
 
  赢乘风应了一声,将玉盒打开,眼眸不由地微微一亮。
 
  在玉盒之中,竟然摆放着一根长针,这根长针整体黝黑,入手之时却是透着一股子温和的暖意,而且小小一根长针,其份量竟然与一把匕首相当,拿在手中颇为沉重。
 
  赢乘风虽然认不出这根长针是由什么材杵锻造出来的,但是他却知道,此物必是珍贵异常。
 
  “啊。”沈玉琪惊呼了一声,她掩住了樱桃小嘴,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惊讶之色。
 
  赢乘风狐疑的望了过去,沈玉琪却是轻轻的扯了他一下,道:“这是舅舅自己用的铭灵针,今日竟然赐给你了,你还不道谢啊。”
 
  赢乘风心中一惊,张明云大师的身份地位相当崇高,就连封况大师都对他推崇备至。
 
  他本人所使用的铭灵针自然是最为顶尖的那一种,可是今日竟然赐给了自己,这份情意着实不轻。
 
  他抬头,恭声道:“师父,您……”。
 
  张明云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道:“乘风,此阵伴我数十年,是我心中最珍贵的宝物之一,你可知为师为何要将此物给你。”
 
  赢乘风想了片刻,终于是将玉盒盖上,双手捧于胸前,肃然道:“师父放心,弟子日后必然承您衣钵,将灵道之术发扬光大,绝不让您脸上蒙羞。
 
  张明云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道:“你知道就好,去吧,好好修炼,为师倒要看看,一百套铠甲兵器中,你能够顺利完成几套。”
 
  赢乘风应了一声,拿着玉盒转身离去。
 
  沈玉琪笑嘻嘻的上前,拉着舅舅的衣袖,道:“舅舅,他的表现如何?”
 
  张明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很不错,老夫数十年来苦修灵道,如今终于得一佳徒,也算是老天有眼了。嘿嘿,玉琪,这一切都要感谢你啊。”
 沈玉琪俏脸一红,心中如同吃了蜂蜜一般甜滋滋的腻人。

列兵Lv.1

UID
246807
主题
3
精华
0
经验
152 点
金钱
1937 ¥
亂世币
3137 元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3-5-9
在线时间
10 小时
最后登录
2013-9-28
 楼主| 发表于 2013-5-9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卷 灵道 第二十三章 灵器铭灵针 第二十四章 吃亏 (2章合一)

快步来到了厢房之内,嬴乘风将房门关上,取出了那两套铠甲和大刀,他在脑海中暗道:“智灵,分析它们,拟出最佳灵纹图案吧。”



  “好的。”智灵应了一声,顿时开始疯狂的计算起来。



  智灵一旦开始计算,嬴乘风的真气顿时也就随之开始消耗了起来。在他的真气仅有一层的时候,智灵的计算能力其实受到了极大的约束,可是如今嬴乘风的真气修为已经达到了第七层,与往昔相比,那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语。这一点儿的真气消耗,对他而言再无影响了。



  在这种品质的铠甲和大刀之上,也仅仅能够灌注最普通的攻击和防御之灵,所以在它们上面铭刻的灵纹图案都是固定的。



  不过,虽然图案固定,但是整体布局却还是有着一些区别。



  因为这里的铠甲和兵器并非机械产物,而是完全的手工制品。哪怕是出于同一个人之手的同样品质、外形的兵器防具,也绝不可能完全相同。



  更何况,元彪给他的兵器防具绝无可能是出于同一人之手。



  一般普通的学徒级的匠师虽然能够铭刻灵纹,但他们也仅仅是依样画葫芦,将那些图案铭刻在器具之上。



  至于灵纹的整体布局,就不是他们能够考虑的事情了。



  而兵器防具上灵纹的整体布局却是不容忽视,也是灌灵成功之后,诞生灵器品质好坏的一个关键所在。



  布局合理的灵纹图案,能够将兵器防具本身质地激发到极限,也能够与虚空中那无处不在的神秘力量起到最大的沟通引导效果。



  张明云给嬴乘风布置任务的时候,仅仅是想要让他打下最深厚的基础。



  可是,嬴乘风对于自己的要求却是严苛之极,他所追求的不仅仅是数量,同样还有质量。凡是出于他手中的兵器防具,都必须是同阶中的精品货色。



  静静的等待着,一炷香之后,智灵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已经计算完毕,这样的整体布局应该能够将这幅铠甲的最大威能释放出来。”



  嬴乘风微闭双目,脑海中立即浮现出了一副奇妙的图案。



  在他的幻想空间之中,一件铠甲悬空而立。随后,在铠甲的一角莫名的出现了一枚铭灵针,针尖上闪烁着稳定的白色光芒。



  当嬴乘风看到这一缕白光之时,不由地泛起了一丝哭笑不得的感觉。



  因为这一缕光芒实在是太凝实厚重了一些,别说自己的七层真气根本就无法凝聚出如此厚实的白光,哪怕是叔叔嬴利德也是断无可能。



  对于他而言,也唯有在这个神奇的智灵所创造出来的空间中,才有可能感受到这样强大的白光吧。



  针尖毫不犹豫的落了下来,迅快的在铠甲上游走着。



  一道道深浅如一,粗细均匀的线路从铠甲上浮现了出来,它们就像是一幅最美妙的图案一般,将嬴乘风全部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脑域中的铭灵针终于停了下来,而铠甲上的灵纹亦是尽数铭刻完毕。



  这套灵纹并没有多少出奇之处,仅仅是最普通的防御灵纹罢了。



  可是,因为它的布局之合理已经达到了极限的缘故,所以整体上看过去,显得异常的舒服和养眼。



  这就像是两个人作画,一个小学生涂鸦,虽然也能够称得上是图画两字,但是比起真正画家所画的旷世大作,那就是有着云泥之别了。



  “智灵,为何要这样分配?”嬴乘风沉声询问着。



  如果是以前,在嬴乘风的本身没有精神力量的时候,他绝对不会询问这样的问题。因为就算他弄明白了这些东西,也无法真正的掌控灵道。

可是,现在的他不同了,不但拥有了强大的精神力量,而且这股力量还明显的与众不同,受到了封况和张明云的极端重视。



  这说明他日后在灵道上的发展会有着极大的潜力,所以,他才会想要完全的掌握这些知识。



  “因为整体……”智灵立即是无怨无悔的详细给他解释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智灵学习了那么久灵道知识,并且已经有所小成,但却一直无法真正与人交流的缘故。所以,一旦嬴乘风表现出了这方面的兴趣,它立即就是滔滔不绝的讲述了起来。看那架势,似乎是恨不得将所有的知识都一股脑儿的传给嬴乘风。



  静静的听着,凡是遇到了不理解的地方嬴乘风就会出言询问,而智灵则是不耐其烦的解说着。



  并且,在它解说的同时,脑海中会同步浮现出不同的立体图案和影像与之配合。



  若是灵纹图案在此处偏离多少,就会造成哪方面的影响,对整体会有着怎样的损害,在影像的配合解说之下,绝对能够让人清晰的了解并且印象深刻。



  也唯有智灵这样奇特的生命,才能够以这种方法来进行教导。除此之外,无论是张明云,还是封况,都绝对无法做到这等细致的地步。



  嬴乘风慢慢的点着头,智灵虽然已经进化为一种神奇的生命,但是它的本源还是从电子机械而来,所以对于技艺的要求精益求精,简直达到了苛刻的地步。



  在它的计算之下,甚至于不允许有着一分一毫的偏差,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严格的要求,才能够得到最好品质的兵器防具。



  许久之后,嬴乘风睁开了双目,他取出了一只玉盒,小心翼翼的将张明云所赠送的铭灵针拿了出来。



  这根铭灵针与叔叔给予的普通铭灵针完全不同。



  这不仅仅是长度和式样有着些许的区别,更主要的是,锻造的材料相差巨大。



  那入手如玉般的温润感觉,让人打从心底中感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舒畅。



  眼神微微一凝,一缕真气顿时送入了铭灵针之内。



  然而,就在这一刻,让嬴乘风感到惊讶的事情发生了。铭灵针亮了起来,并不是仅有针尖处发亮,而是整个铭灵针都亮了起来。



  一道神奇的光芒笼罩了整个铭灵针,从上面释放出了一道道奇异的力量,而这些力量更是在铭灵针的表面汇聚成了一个美妙的充满了神奇魅力的图案。



  “灵器……”嬴乘风失声叫道。



  当他的目光再度落到了手中铭灵针上的那一刻,已经是迥然不同了。



  他终于明白, 为何当张明云将这根铭灵针送到他手上的时候,沈玉琪会显得如此惊讶了。



  原来,这并非一根普通的铭灵针,也不仅仅是象征着张明云一脉的传承物品。



  它,竟然是一件灵器,而且还是以一种极端神奇手法炼制而成的灵器。



  在它的表面上,并没有明显的灵纹铭记,在没有灌输真气的时候,它除了材料特殊一点之外,根本就看不出它竟然是一件灵器。



  嬴乘风深深的吸着气,他的注意力立即转移了,仔细的观摩着铭灵针上的那一圈圈神秘图案。



  这些图案繁杂无比,彼此相连,混若一体,根本就找不到起点和结束的地方。



  若是一般灵师在此观察,怕是真气消耗殆尽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可是嬴乘风不同,当他一眼瞄过去的时候,智灵已经将上面的图案尽数记录了下来。



  当然,这仅仅是记录罢了,想要分析和复制的话,势必还要消耗它大量的时间。



  微微的吐了一口气,嬴乘风收敛了心神,感应着真气的运行,片刻之后,铭灵针上的光芒朝着针尖处凝聚而去,变成了一道凝重厚实的白光。



  嬴乘风的双眉轻扬,他的眼眸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惊讶之色。



  因为此刻他所使用的真气并不是很多,仅仅是控制在第六层上下。但是,当真气进入铭灵针之后,却激发了针上的灵纹力量,这股力量在引导着真气下行之时,还在同时吸纳着来自于虚空中的神奇灵力。



  真气、灵力凝合为一,所以才能够在针尖处凝聚出如此厚实的白色光芒来。



  嬴乘风有着这样的一种感觉,这一缕白光之凝厚,比他使用真气七层的力量来操控普通铭灵针更强一筹。



  不,或许并非一筹,而是两筹、三筹也未必可知。



  灵器,这就是灵器的好处。



  这东西的作用并不仅仅体现在兵器防具之上,就连铭灵针这等特殊物品上,竟然也可以铭刻灵纹,灌输灵性。



  嬴乘风由衷的感叹着,灵性知识果然如上一辈子的科技一样,贯穿了整个人类社会。



  精神力量释放了出来,与针尖处的白色光芒相融,他的手腕开始微微抖动,一道道神奇的纹路出现在铠甲之上。



  或许是因为嬴乘风如今的真气实力已经是今非昔比,也或许是因为嬴乘风拥有了一件强大灵器铭灵针的缘故。



  所以,他在这一次铭刻铠甲灵纹的时候,中途竟然没有停止过一次,而是完全的按照了智灵所给予的图案,不差一丝一毫的铭刻了出来。



  当他收起灵针的那一刻,整个铠甲上的灵纹陡然间一起闪烁了一下,上面所蕴含着的灵性和真气消散之后,这才重新黯淡了下去。



  嬴乘风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心中却是突兀的一动,抬头笑道:“玉琪,进来吧……”
门开……道曼妙的人影从外面—闪而入,正哪美丽动人的沈玉琪。
 
  她一脸的讶色,道:“乘风师弟,你怎么知道我在门外?”
 
  赢乘风嘿然一笑,道:“玉琪师妹,为兄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掐指一算,就知道你在门外了。”
 
  沈玉琪的琼鼻微微的皱了起来,她不屑的道:“什么呀,不就是我刚才发出了一点儿声音,所以被你听到了么。哼,你只不过是猜出来的罢了。”
 
  赢乘风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了起来,他肃然道:“玉、琪,我是听到了一点儿声音,但正是因为这声音是你发出来的,所以我才听得出来。”
 
  沈玉琪微怔,她的小脸蛋儿瞬间就染上了一层胭脂般的红晕。
 
  赢乘风虽然并没有说什么刻骨铭心的情话,但他所表达的意思却已经是相当的透骨了。
 
  房间中安静了下来,充满了一种犄施的气氛。赢乘风心中大喜,他站了起来,正要上前将小美女拉住之时,沈玉琪却像是感应到了他的想法,整个人如同触电般的向后弹去,同时道:“师弟,舅舅要你快点灌灵一套铠甲给他过目呢。”
 
  赢乘风心中一凛,既然是张明云的吩咐,而且还是在张府之内,他可不敢有什么拖延。
 
  点了一下头,赢乘风目光重新落到了那具已经铭灵完毕的铠甲之上。
 
  看到赢乘风移开了那充满侵略性的目光,沈玉琪暗中松了一口气但不知为何,偏生又泛起了一丝隐隐的遗憾和不甘心。
 
  脸蛋儿再度一红,她连忙收起了心思,释放出一丝细微的精神力量,落到了铠甲之上。
 
  “咖 ……”。
 
  沈玉琪突地惊咦了一声,目光中闪动着一丝奇异之色。
 
  “师妹,怎么了?”赢乘风讶然问道。
 
  沈玉琪微微的摇着头,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套铠甲上的灵纹图案非常……非常的和谐。”
 
  她的年纪毕竞不是很大,虽然天赋过人,但是在经验上却有着不足之处。
 
  所以看不出这副图案已经是无比的接近手完美,而仅仅是觉得这副图案有着一种莫名的魔力,吸引着她的全都注意力。
 
  赢乘风微微一笑,道:“在这副铠甲上,我可是用心了出色一点也是理所当然。”
 
  沈玉琪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心中暗道,没见过这么骄傲自大的人。不过,在她的心底处,对于赢乘风的这番话却并没有什么排斥的感觉,反而隐隐的有些为他骄傲。
 
  赢乘风从玉盒内取出了一颗防御之石,这是他上一次离去之时,元彪给予他的配套材粹。
 
  其实哪怕赢乘风不使用封灵石中的灵性力量,而是完全由智灵提取真气转换创造,也能够凭空制作出防御之力。但是,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于惊世骇俗,纵然是在沈玉琪的面前,他也绝对不会泄露分毫的。
 
  深吸一口气,赢乘风的全部精神顿时集中了起来。
 
  灌兑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的以自己的精神力量来灌灵。
 
  当然 既然在体垩内有着智灵这样的神奇生物,他绝对不会自命清高的将之排斥。只是在智灵提取真气转换力量的井候,他的精神力量同样融合其中,感受着这一精彩过程。
 
  无形无色的精神力量在虚空中弥漫着,很快的就来到了防御之石上。
 
  赢乘风的精神力量在智灵的协助下正在进行着细微的调整,这种调整虽然感觉上幅度并不大,但是在整个引导的过程中却是至关重要。
 
  仅仅是片刻之间,防御之石中的力量就已经被精神力量所引动,并且开始变得活泼了起来。
 
  虽然赢乘风的精神力量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但是对于智灵而言 却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去。”
 
  赢乘风将防御之石放在了铠甲的某一个中心点之上。
 
  下一刻,一股肉眼可见的白色光芒顿时从防御之石上亮了起来,而且这一缕光芒仿佛会传染似的,很快的就蔓延到了整个铠甲之上。
 
  防御之石中的灵性力量迅速的跌落下去 而铠甲上的光芒则是越来越威,甚至于达到了耀.眼的程度。
 
  足足一炷香之后,房间内陡然传来了“啪”的一声轻响 随后赢乘风手中的防御之石就爆裂开来,并且化作了一团粉末纷纷扬扬的洒落下来。
 
  赢乘风睁开了双目皱着眉头,道:“吃亏了,吃亏了……”
 
  沈玉琪的目光中流露出了惊讶之色,她虽然已经从舅舅的口中知晓了赢乘风拥有着灌灵之力。
 
  但是,按照她的想法,这个家伙就算是能够灌灵,其过程也肯定是艰难无比的。
 
  毕竞,灌灵这东西并不容易掌握,哪怕是她这个曾经被舅舅许为天才的美少女,也是经过了艰难的苦修之后才掌握灌灵之术。
 可是,这一切在见到了赢乘风的灌灵过程之后,顿时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大转变。
 
  赢乘风,这个怪胎,他的精神力量竞然能够如此轻而易举的将封灵石中的灵性力量引导出来。非但如此,在她的精神感应之中,这股力量还以一种非常和谐和自然的样子灌输进入铠甲,整个过程就像是水到渠成一般,没有半点儿的纠结和勉强。
 
  看这模样,仿佛赢乘风并不是一个灵道新手,而是已经修炼了几百年的灵道大高手。
 
  此时,听到了赢乘风的埋怨之后,她这才从那种惊骇中醒转过来。轻轻的拍了一下额头,她心中暗道,这是个怪胎 一个无可理喻的怪胎。他做出的惊人事迹还少了么,自己真不应该惊讶的。
 
  红唇儿微微撅起,她做出了一副不屑的模样,道:“什么吃亏了。”
 
  赢乘风指着一地碎屑,道:“我先前估计错误了,本来以为一个普通的防御之石足以配的上一副铠甲了。可是,这个防御之石中的灵性力量已经全部使用殆尽,但却仅仅填满了一半的灵纹图案。哎……,他摇着头,痛心疾首的道:“看来要将双份封灵石都用上才行这笔生意真不上算。”
 
  沈玉琪瞪圆了一双美目,她本来已经觉得,无论赢乘风做出何等令人惊讶的事情她都会无动于衷。但是,在听了这番抱怨之后,她再也无法淡定了。
 
  “你是说,这防御之石的灵性力量竞然无法填满铠甲的灵纹图案?”
 
  “是啊,只填满了一大半呢。”
 
  沈玉琪放出了精神力量 仔细的感应了一下,发现果然如此。
 
  在那套铠甲之上所荡漾着的防御之力竞然只有三分之二左右,距离满盈的地步还差了许多。
 
  她的脸上布满了难以置信之色,喃喃的道:“怎么可能?”
 
  虽然她的经验不够丰富,但是对于普通的防御灵纹却并不陌生。
 
  赢乘风这一次并没有卖弄什么,所以他在铠甲上所铭刻的,也就是最普通的,没有任何修改的防御灵纹而已。
 
  毕竞 这些铠甲都是大众货色,不值得他为此大肆修改。
 
  可是,正因为这些灵纹都是最普通的防御灵纹,所以才会让沈玉琪如此的惊讶。
 
  一个普通的铠甲,配上普通的防御灵纹,其吸收的防御灵性其实相当有限。而赢乘风拿出来的那颗封灵石也不是滥竽充数之物。
 
  按照常理来说,一颗这样的防御之石灌灵那是绰绰有余的了。
 
  可是,如今防御之石中的灵性力量为之一空但铠甲中的灵纹图案却是犹有余地,这种变故大大的超出了沈玉琪的认知,所以她才会感到如此这般的难以置信。
 
  “什么不可能。”
 
  一道淡淡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赢乘风和沈玉琪同时一惊,随后叫了起来。
 
  “师父。”
 
  “舅舅。”
 
  张明云施施然的走了进来,他环目一圈之后,目光落到了地面上的灵石粉末之上,讶然道:“乘风,你已经开始灌灵了?”
 
  “是,徒儿正在尝试灌灵但尚未完成。”赢乘风毕恭毕敬的说道。
 
  “舅舅,乘风师弟他使用了一整颗防御之石中的灵力,但却尚未将一个铠甲灌满呢。”沈玉琪立即叽叽喳喳的叫了起来。
 
  张明云的眉头微微一皱,道:“乘风 为师只是让你锻炼基础,而并不是考较你的灵纹学识。哼,你为何要自作主张的修改灵纹图案。”
 
  赢乘风扰着头皮 道:“师父,我并没有修改啊。”
 
  张明云轻哼一声然而他尚未说话,沈玉琪就再度道:“舅舅,乘风师弟在铠甲上所铭刻的,是最正统的防御灵纹。”
 
  “啊。”张明云惊讶的叫了一声,他看着一地的粉末,以及那具尚未完全灌灵成功的铠甲,脸色终于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
 
  沉思片刻,他上前一步,伸出了手在铠甲上轻弹一下。
 
  清脆的响声在房间中回荡着,张明云立即确定,这副铠甲的材杵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虽然也是上好的精钢锻造而成,但也仅仅是符合成为灵器的最低标准罢了。
 
  如此说来,发生这种怪异之事,与铠甲的材粹并无多大的关系了。
 
  一缕精神力量从他的身上释放了出来,在铠甲上扫荡了一圈。
 
  豁然,张明云的神情一凝,扭头看着赢乘风,一字一顿的道:“铠甲上的灵纹图案,是你亲手铭刻的?”
 

列兵Lv.1

UID
246807
主题
3
精华
0
经验
152 点
金钱
1937 ¥
亂世币
3137 元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3-5-9
在线时间
10 小时
最后登录
2013-9-28
 楼主| 发表于 2013-5-9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卷 灵道 第二十五章 拜访

“是啊。”赢乘风心中纳闷,莫非自己铭刻灵纹之时有何不妥之处,所以才会让张明云老师如此惊讶:“老师,徒儿哪里做错了,还请您加以指点。”他肃然说道:“徒儿向您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他这个保证绝对是真心实意,而且也自信绝对能够做到。
 
  因为有着智灵存在的关系,一旦明白了错误的缘由,那么就可以在设计的时候想办法加以避免。
 
  这种程序逻辑上的问题交给智灵,它绝对能够做出让赢乘风满意的答案。
 
  张明云脸庞上的肌肉莫名的跳动了几下,半响之后,他长叹一声,道:“没什么,乘风,在基础灵纹之上,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指点你的了。”
 
  赢乘风惊讶的道:“老师,您这过……”
 
  张明云的脸色陡然一扳,道:“哼,不过你也不要得意,基础就是基础,我不会因为你的杰出表现而有所放松。三个月内,你就给我灌灵出一百五十套铠甲和兵器吧。”
 
  赢乘风一口气差点儿没有喘上来,他颇为幽怨的看着张明云,心中纳闷之极。
 
  不是说一百套就足够了么,怎么一转眼就往上翻了五成,这还要不要人活了。
 
  张明云目光一凝,道:“怎么,你不想做?”
 
  “不,徒儿当然想了。”赢乘风连忙否定,他满口子的胡言乱语,道:“别说是一百五十套了,就算是二百套,徒儿也是心甘情愿的。”
 
  张明云轻轻的“哦”了一声,看向赢乘风的目光顿时透着几分怪异之色了。
 
  赢乘风微怔,心中涌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他苦笑道:“师父,徒儿只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
 
  张明云怒哼一声,道:“在为师的面前,能够随便胡乱说话么?”
 
  赢乘风低下了头,无奈的道:“是,师父,徒儿尽量努力,争取完成两百套铠甲和兵器就是。”
 
  张明云缓缓点头,道:“乘风,为师不仅仅要求你尽快完成,而且还要求你拿出最好的状态来。”他用手指着面前的铠甲,道:“你可知,为何一颗防御之石中的灵性力量都无法将铠甲中的灵纹图案灌满么?”
 
  赢乘风一改脸上的颓唐之色,他肃然道:“请师父指点。”
 
  张明云沉声道:“因为你所铭刻的灵纹图案太好了。”他感慨的道:“虽然是同样的制材,同样的工序,但是操作之人的手艺不同,所诞生的产品质量也就有所不同。”
 
  沈玉琪小手一拍,道:“我明白了,乘风师弟铭刻的灵纹图案是完美的,天啊,是完美的。
 
  张明云微微一笑,道:“未必就是完美的,但肯定是接近于完美。”
 
  赢乘风的眼眸微微一亮,他亦是明白了其中缘故。
 
  他所铭刻的所御灵纹图案在整体布局上达到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地步,在这种状态之下,想要将铠甲上的灵纹图案灌灵成功,所消耗的灵性力量就将大为增加了。
 
  当然,每增加一点儿的防御灵性,那么这副铠甲的防御力量就会提高一大截。
 
  这样的好事,若是被其他灵师遇到了,绝对是求之不得。
 
  张明云嘿嘿一笑,道:“乘风,为师知道你在灵纹学上有着无以伦比的天赋,但却没想到,竟然能够达到这等夸张的地步。好,很好。”
 
  赢乘风尴尬的一笑,心中却是暗道,智灵这家伏果然厉害,随随便便的计算了一下,竟然就能够得到老师的如此夸奖。若是它全心全意的修改,那又会炼制出什么样的东西呢。
 
  张明云的神情肃然,道:“不过,你也不能因此而有所骄傲自满。修炼灵道,就如逆水行舟,你必须时刻保持进步,若是滞留不前,或者……”他深深的看了眼赢乘风,道:“或者基础不牢,那么你日后的成就必将有限。”
 
  赢乘风的心中一凛,他向着张明云深深一躬,道:“弟子明白了,多谢师父教诲。”
 
  张明云缓缓点头,道:“你就留在这里继续努力,这三个月可能会非常枯燥,但我希望你能够坚持下来。”“弟子一定不会辜负师父的期望。”赢乘风信誓旦旦的说道。
 
  张明云转身,走出了房门,他停顿了一下,道:“玉琪。”
 
  沈玉琪虽然是心不甘情不愿,但怎么也不可能在此时拉下脸继续留在此地,唯有不满的瞅了眼舅舅,却还是乖乖的离开了。
 
  赢乘风轻叹一声,他重新收敛心神,继续取出了一块防御之石,将之放在了铠甲之上。
 
  下一刻,房间中腾起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奇异力量,并且迅快的弥漫了起来。
 
  看着紧闭的房门,以及隐隐感应到的精神力量,张明云满意的点着头,叮嘱道:“玉琪,这段时间不要去打扰乘风,让他专心修炼灵道吧。”
 
  沈玉琪轻轻的应了一声,只是一想到他要在三个月之内灌灵出两百套的铠甲兵器之时,心中就有些不忍。
 
  “舅舅,您给乘风师弟的胆子是否太重了?”
 
  张明云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道:“你心痛勒?”
 
  沈玉琪跺了一下小脚,娇嗔道:“舅舅,您胡说什么啊。”
 
  张明云放声大笑,道:“你放心,这小子撑得住。- -  
 
  沈玉琪撅着小嘴儿,不满的道:“舅舅,您曾经说过,要量力而行,若是不自量力,妄图一步登天的话……”
 
  张明云摆了一下手,道:“舅舅心中有数,这小子并非常人,绝对不能以常理视之,三个月两百套兵器铠甲,换作别的新手是一个难以完成的负担,但是在他的身上,却还是有可能完成的。”说到这里,他稍稍的犹豫了一下,道:“而且我也想要看一看,他的极限在哪里?嘿嘿,或许这三个月,能够给他带来足够的惊喜呢。”
 
  沈玉琪眨着美丽的大眼睛,却是一脸的不明所以。
 
  张明云并不砰释,他迈开了大步,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然而就在此时,一位中年仆役快速跑来,恭敬的道:“老爷,门外有几位客人想要求见您。”他拿出了一份拜帖递了上来。
 
  张明云接了过来,上面写着碧水苑方共、元彪两个人的名字。
 
  他哑然失笑,心中暗道,赢乘风刚刚联系完毕,就有人巴巴的将东西送来了,要说他们之间以前没有关系的话,他可是断然不信的。
 
  考虑了片刻,张明云吩咐道:“请他们两位到大厅等候,就说……他们想要见的人正在修炼,等修炼完毕之后,自然会去见他们。”
 
  那位仆役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XXXX
 
  “方师兄,您的眼光果然远胜小弟。”元彪挪动着肥胖如山的身躯,一脸笑容的道:“那小兄弟果然是张明并大师的门下弟子呢。”
 
  方共微微一笑,他那消瘦的体型与元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过他的地位明显比元彪更高一筹。
 
  “元师弟,这一次他肯公开自己的身份,那就是认可了我们。嘿嘿,这可是一个好消息,能够借此与张明云大师拉上关系,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可以的。”方共沉声道:“在我离开天吴城之时,家主特意吩咐过,与灵师的交易,就算是吃亏一些亦是完全值得的。”
 
  “是。”元彪恭敬的应了一声,他转头,朝着门口的方向瞅了一眼,喃喃的道:“那小兄弟怎么还未出现呢。”
 
  方卉哑然失笑,道:“那位管家不是说过了,他在修炼,修炼完毕,自然会来见我们的,莫非你等得不耐烦了?”
 
  元彪连忙道:“小弟明白了。”他恭维道:“连师兄您都等得起,小弟哪里还有二话。”
 
  方卉微微点头,闭目不语了。他这一次从天昊城回返,刚刚来到分店之中就听元彪提及了赢乘风之事。
 
  在知道赢乘风果然是张明云大师的弟子,并且已经公开了身份之后,他哪里还坐得住,两个人立即押送了一批铠甲兵器,专程来到了张府。
 
  投入拜帖之后,张府下人将他们迎入了大厅之内。
 
  然而,在过了足足一个时辰之后,却依旧是无人接待。如果是其他人将他们晾在此地,他们怕是早就勃然大怒了,但是在一位灵师的家中,他们却不敢有任何的造次。
 
  终于,一道有些熟悉的脚步声从大厅外响了起来。
 
  在再人殷切的期盼下,赢乘风终于走了进来。
 
  向着两个人拱了拱手,赢乘风笑道:“方前辈,久违了。”
 
  方卉哈哈一笑,道:“小兄弟,老夫终于得见尊容,真是不容易啊。”
 
  赢乘风嘿嘿一笑,道:“晚辈以前有些不得已的苦衷,这才隐瞒了真面目,还请两位前辈见谅。”
 
  方夫连连摆手,道:“小兄弟太可气了。”他顿了顿,道:“既然小兄弟是张明云大师的弟子,我们两人又岂敢以前辈自居,若是小兄弟能——声方兄,元兄,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赢乘风点头,道:“既然如此,赢乘风就不客气了。”
 
  方卉两人眼眸一亮,这才知道此人的真实姓名。
 
  赢乘风从身后拿出了一只箱子,道:“这是小弟刚刚灌灵的一套铠甲兵器,请两位过目。”
 
  方荒两人这才知道,赢乘风是真的在修炼灵道。
 
  他们心中那一点点儿的不满也立即消失无踪了。
 
  方共上前一步,将箱子打开,他拿起了铠甲,一缕真气灌输其中。下一刻,铠甲顿时亮了起来,白色的光芒中竟然透着一种沉重如山的别样感觉。
 
  “这,这过……”方冻倒抽了一口凉气,道:“上品,这是上品士级灵甲。”
 

列兵Lv.1

UID
246807
主题
3
精华
0
经验
152 点
金钱
1937 ¥
亂世币
3137 元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3-5-9
在线时间
10 小时
最后登录
2013-9-28
 楼主| 发表于 2013-5-9 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卷 灵道 第二十六章 定价


“上品灵甲?”元彪艰难的将他那肥硕的脑袋扭了过来,一双眼睛更是瞪得如同牛眼一般。
 
  然而,在他的心中却是难以置信,更是在暗中怀疑,是否方师兄看花了眼。
 
  这些铠甲和兵器的原材杵都是碧水苑提供的,也是他亲手挑选出来的精品。只是,他眼中的精品与灵师眼中的精品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
 
  以他对于灵道的了解,想要将这些铠甲兵器灌灵成普通灵器倒并非什么难事。可是,在绝大多数灵师手中,这些东西也仅能够成为士级下品,或者是人品爆发,偶然来几件士级中品也有可能。但是士级上品么……那就绝对的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了。
 
  方卉缓缓的点着头,他的眼中闪动着惊喜之色,道:“不错,是上品,绝对是士级上品灵甲。
 
  元彪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几圈,难以置信的道:“赢小兄弟,莫非你是请张明云大师出手了?”
 
  方共亦是抬起了头,望着赢乘风。
 
  他做为碧水苑中的鉴定师,比元彪更加明白上品灵甲的珍贵。
 
  如果是一些珍贵制材所锻造的铠甲,成为上品灵甲的可能性还高一点。但是这种大众货色的精钢所铸铠甲想要成为上品灵甲的话,那么负责铭刻灵纹和灌灵的灵师就绝非寻常可比了。
 
  所以在这一刻,他也有些怀疑,赢乘风是否请张明云大师出手了。
 
  赢乘风微微一笑,道:“这副铠甲是赢某亲手铭刻和灌灵的,倒是让两位见笑了。”
 
  方共和元彪交换了一个惊骇的眼神,他们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哈哈。”方卉打了个哈哈,道:“想不到赢小兄弟的灵道修为竟然如此深厚,方某真是失敬了。”
 
  这里乃是张府,赢乘风绝对不敢在此地抢夺张明云大师的功劳。所以,他既然说此物乃是自己所炼,那么就绝对是他炼制出来的。
 
  可是如此年轻的一位灵师,竞然就能够将普通精钢所铸的铠甲锻造成上品灵甲,这种事情确实是令人惊叹叫绝。
 
  赢乘风谦逊的摇了摇头,道:“这是在下运气好,偶然为之。”顿了顿,他道:“在下邀请两位前来,其实是想要谈一下报酬,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方共哑然失笑,道:“亲兄弟明算账,这是自然的。”他转头,道:“元师弟,交给你了。”
 
  元彪哈哈一笑,就连身上的那无数肥肉都在颤抖着。
 
  “赢小兄弟,虽然铠甲和封灵石都是我们所出,仙 .”。
 

  赢乘风陡然一挥手,打断了他的话,道:“元兄,有一件事情在下忘记说了。”
 
  元彪微怔,连忙道:“赢小兄弟请讲。”
 
  “在下灌灵之时,发现一个防御之石中的灵性力量已经无法为一副铠甲灌灵了。所以……”他的目光在方、元两人的脸上一扫而过,道:“如果两位想要同等阶的铠甲,那么就必须给予足够的相应封灵石。”
 
  方卉两人银眸中精芒闪动,都流露出了莫名惊骇之色。
 
  一颗防御之石中所蕴含着的灵性力量,竟然无法为一副铠甲灌灵。
 
  这又说明了什么呢?
 
  至此,他们两人终于明白,赢乘风为何能够将这普通精钢所铸的铠甲打造成上品灵甲了。
 
  见到他们两人一时无语的模样,赢乘风轻咳一声,道:“当然,如果两位以为这样做太浪费的话,那么在下可以想办法降低铠甲品质。”
 
  “不要。”
 
  方共和元彪几乎就是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
 
  “嘿嘿。”元彪尴尬的一笑,道:“赢小兄弟,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们能够提供足够的相应封灵石,那么你就可以炼制出上品灵器么?”
 
  赢乘风犹豫了一下,道:“在下不敢保证全部成功,但一半的上品灵器还是没啥大问题的。”
 
  方共和元彪再度对望了一眼,好不容易才强行将心中那沸腾澎湃的激动压了下去。 “好极了,赢小兄弟,你放心吧。”元彪拍着胸膛,道:“双倍的相应封灵石,我们碧水苑一定会为你准备妥当。”他向着赢乘风深深一躬到底,道:“至于这些灵器,就拜托阁下费心了。”
 
  赢乘风的心中啧啧称奇,如此肥胖的身躯竟然能够弯腰一躬到地,这副模样还真的有着几分震撼和夸张呢。
 
  微微的一笑,他道:“既然在下已经接受了两位的委托,自然会尽心竭力了。”
 
  元彪站直了身躯,连连点头,道:“那就多谢赢兄。”
 
  他的称呼一变在变,从最初的小兄弟变成拉近距离的赢小兄弟,但是在知道这副上品灵甲乃是出于赢乘风之手后,他的称呼就再度变了,竟然是直接以赢兄相称,由此可见,赢乘风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已经是一升再升了。
 
  赢乘风微笑的看着他,似乎是等待着什么。
 
  元彪一拍额头,道:“赢兄,在下竟然差点儿忘了。”他指着灵甲,道:“上品灵甲乃是极为难得之物,我们碧水苑愿意以十颗上品养生丹和百两黄金做为酬谢,不知赢兄可否满意。”
 
  他们两个与赢乘风打妾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自然知道这位年轻人最看重的是什么东西。
 
  而元彪一下子就开出了十颗上品养生丹的价格,其实已经是相当的客气了。
 
  毕竟,这些铠甲和封灵石都是由碧水苑提供,赢乘风只不过是加工一下,将之变成灵甲罢了。
 
  这种仅仅消耗一些灵力,而没有本钱的买卖就能够获得十颗上品养生丹的报酬,绝对是划算之极。
 
  赢乘风沉吟了一下,眉头略略的皱了起来。
 
  元彪的心中一个咯噔,连忙道:“赢兄,你也知道,在下不过是碧水苑的一个分店主,这个价格已经是在下能够做主的极限了。
 
  若是赢兄不满意的话,那么请宽限几日,待元某回禀上去之后再做答复。”
 
  赢乘风微怔,失笑道:“元兄误会了,在下对于这个报酬很满意。只是……”他略略的拖长了一点儿声音,而元彪和方卉则是全神贯注的听着,生恐漏听了一个字。
 
  “只是在下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将上品养生丹换成中品。”
 
  元彪愣了一下,如释重负的道:“此事简单,那就以一颗上品兑换十一颗中品计算。”他哈哈一笑,道:“我们总不能让赢兄吃亏啊。”
 
  如果赢乘风提出的要求是上品换成极品的话,他根本就无法做主。但是换成中品对他而言,绝对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赢乘风讶然道:“元兄,如果在下没有记错的话,上品兑换中品,似乎是一比十吧。”
 
  元彪笑容满面的道:“上品与中品之间的兑换确实是一比十,但事实上,有很多人都愿意拿出十二颗中品丹药来兑换一颗上品。哈哈,不过还是那句老话,在元某人的权限之中,一兑十一已经是极限了,如果赢兄不满意,在下也唯有回禀上去,争取给赢兄一个满意的交代。”
 
  赢乘风轻轻的摆了一下手,道:“在下已经十分满意了。”他对于元彪的坦诚十分欣赏,虽然明知道这是对方刻意讨好自己的手段,但那种被人重视的感觉确实十分不错。抱拳一礼,他道:“两位,合作愉快。”
 
  元彪和方卉连忙回礼,在留下了部分物资之后,他们两人带着这副上品灵甲离开了张府。
 
  在远离张家数里之后,元彪长叹一声,道:“想不到,方师兄,原来这副上品灵甲是出于赢兄之手。”
 
  方共缓缓的点着头,道:“此子绝非池中之物,日后必成大器。”
 
  元彪的心中陡然闪过了一个念头,道:“方师兄,您看上两次的灵器套装,是否也过……”。
 
  方卉怔了半响,断然摇头,道:“不可能,这副铠甲只不过是灵道基础,天赋卓越者也有可能锻造出上品。但套装复杂繁琐,除了天赋之外,还需要有大量的经验辅佐,所以断无可能是他锻造而成的。”
 
  元彪这才点着头,喃喃的道:“还好还好,如果连那套装灵器也是出于他手的话,那他就真是怪物了。”
 
  方卉没好气的瞅了同伴一眼,道:“噤声,莫要被人听到,引出不必要的麻烦。”
 
  元彪肥胖的耳垂抖动了两下,自信的道:“师兄,在这里没人可以瞒得过我的耳目。”
 
  方卉冷笑一声,道:“灵师手段诡异莫测,神通之大,难以想象。嘿嘿,你真的就那么肯定么?”
 
  元彪心中一寒,张头张脑的朝着四周望了半响,似乎在茫茫的虚空中有着一双看不见的眼睛在盯着此地似的,让他的身上隐隐发寒。
 
  方共见他这副疑神疑鬼的模样,不由地又好笑又好气的道:“别闹了,只要我们不存私心,全力完成契约,就一定能赢得他们的友谊。”
 
  元彪的眼眸顿时一亮,他笑道:“师兄,您看小弟这番交易值得么?”
 
  “值。”方卉真心实意的道:“实在是太值得了。”
 
  能够以这种不亏本的方式交好两位灵师,这样的事情若是传了出去,其它分店的管事们怕是会羡慕的两眼发绿吧。
 
  他们对视一眼,放声大笑,身边的侍从们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无不在心中嘀咕,真不知道什么事情能够让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他们两位如此高兴。
 
  U今天只有两章了,不是不想码,而是头痛欲裂,脑袋都转不过弯来。白鹤睡了,希望明天起床能够好一点。
 
  明天是双倍的最后一天,白鹤无论如何都会努力。

列兵Lv.1

UID
246807
主题
3
精华
0
经验
152 点
金钱
1937 ¥
亂世币
3137 元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3-5-9
在线时间
10 小时
最后登录
2013-9-28
 楼主| 发表于 2013-5-9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卷 灵道 第二十七章 出师考核

一团淡淡的云雾在半山处飘荡着,深夜的寒气在初升朝阳的照射下缓缓退去,露出了庄园的真面目。

  一排高大雄伟的石墙将这一块神秘之地尽数包裹,似乎是将里外分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豁然,一道充满了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什么,嬴乘风没有回来,为什么?你们这些家伙是怎么办事的。”

  封况怒气冲冲的呵斥着,而在他的下首,陆默正一脸苦笑的站着,无可奈何的承受着他的怒火。

  “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封况怒吼了几句,终于平静了下来,道:“老子就不相信,竟然还有人敢阻挡他进山。”

  陆默连忙道:“封师叔息怒,据小侄得到的消息,并非嬴乘风不想入山,而是被人拦住了。”

  封况眼眸中闪过了一丝阴狠毒辣之色,冷冷的道:“是谁。”

  他的声音冷若寒冰,充斥着肃杀之气,那强烈的暴戾气息让陆默都有些隐隐发寒。

  “师叔,那人是张明云大师。”陆默可没有任何想要代人受过的意思,所以他非常干脆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张明云?”封况身上的气息陡然一敛,他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惊讶和担忧之色,似乎这个名字让他十分忌惮。

  陆默微怔,他诧异的望着师叔,对封况的态度相当的惊讶。

  张明云虽然也是一位灵道大师,可毕竟是孤家寡人一个,又如何能够与庞大的器道宗相比。

  但是看封师叔的模样,似乎张明云并不简单。

  沉默半响,封况缓声道:“他为何要阻拦嬴乘风上山。”

  陆默苦笑一声,道:“据小侄得到的消息,张明云大师似乎是想要让嬴乘风在三个月内为一百套铠甲和兵器灌灵,所以才会将他强行留下。”

  封况双眉微扬,道:“消息从何而来?”

  “从嬴乘风的叔叔嬴利德口中得知。”陆默肃然道:“嬴乘风曾经回去见过父母一面,将这个消息透露了出来。”

  封况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三个月,一百套铠甲兵器的灌灵么。嘿嘿,原来如此,想不到嬴乘风这小子的天赋还在老夫的预料之上,竟然这么快就可以出师了。”

  陆默凑前一步,非常识趣的问道:“师叔,何以见得?”

  封况轻捋长须,道:“三个月为一百套铠甲兵器灌灵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虽然这些都是最基础的灵师能力,但想要顺利完成却绝非易事。嘿嘿……”他得意的一笑,道:“这是我们灵师出师之前最常见的考核方式之一,想当年老夫出师之时,也曾经被恩师有过同样的要求。”

  陆默轻笑道:“封师叔,您一定取得了最好的成绩吧。”

  封况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得色,道:“最好的成绩算不上,但老夫成功灌灵的比例达到了七成,其中还有着整整五套的上品灵甲和兵器。嘿嘿,这样的考核成绩,在同门中确实是无人能及。”

  陆默连忙翘起了大拇指,拍马屁道:“不愧是封师叔,果然有着大家风范。”

  封况笑骂道:“少在老子面前来这套,哼,你给我下去,好好看着,三月之后,让嬴利德将乘风带回来。”

  “是。”陆默恭敬的应了一声,小心翼翼的退了下去。

  在离开了这个庄园之后,他心中暗叹,灵师果然是世界上最不好打交道的人物,封师叔在灵道修为上虽然强大无比,可是他的脾气却也同样古怪。那个嬴乘风被他看中,执意要亲自教导,对于这小家伙而言,真不知道是福是祸了。

  ※※※※

  “去……”

  随着嬴乘风的一声轻喝,攻击之石顿时亮了起来,房间中更是大方光明,将每一个角落都照耀的纤毫毕现。

  不过,这种光彩并不能维持太久的时间,当封灵石中的灵性力量彻底消散之后,那光芒顿时黯淡了下来。只是,那吸收了大量灵性力量的大刀上却是流光闪烁,并且隐约的浮现出了一道道交缠盘绕的灵纹图案。

  嬴乘风手腕微微一抖,那些散发着神秘光彩的灵纹图案顿时收敛了起来,化作了一道道灵力被封印在长刀之上。

下一刻,整个房间内的亮度消失,就连那弥漫在虚空中的力量都不见了。

  嬴乘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仔细的看着手中这把长刀,感应着来自于刀身上的那强大攻击力量,他满意的点着头,轻声道:“上品灵刀。”

  这把长刀同样是碧水苑送来的武器之一,在经过了智灵的计算和嬴乘风的铭刻、灌灵之后,已经变成了一把士级上品的灵器。

  如果是一般的灵师学徒在出师考核之前能够炼制出上品灵器的话,怕是会兴奋的一蹦三丈高。

  可是,对于嬴乘风而言,使用普通精钢所铸的兵器防具锻造出上品灵器,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任何值得庆贺的地方。

  他轻轻的一抛,长刀顿时化作了一道流光,射到了墙壁的一角处。

  在这个角落中,堆满了锻造完毕的铠甲和兵器。

  数十件铠甲和兵器杂乱的堆积在一起,仿佛它们并不是普通武士梦寐以求的灵器,而是摆在大街上也没有人看一眼的破铜烂铁一般。

  若是让方卉和元彪看到这一幕,绝对会心痛若死。

  目光在这些兵器防具上扫过,嬴乘风的脸上非但没有欢喜之色,反而是流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他轻声的自言自语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我无法将煞气灌注到兵器之内呢?”

  自从在封况那里了解到煞气的妙用之后,嬴乘风就一直在尝试,要如何才能够将煞气灌注在兵器之内。

  但可惜的是,经过了数十次的尝试之后,他却始终都是无功而返。

  那因为斩杀了无数生灵而凝聚而成的煞气就像是附骨之蛆般紧紧的缠绕在他的身上,甚至于连他的真气和精神力量中都蕴含着这种威力。可是,一旦嬴乘风想要将这股煞气灌注到灵器之内时,那么这股力量就变成了最不听话的孩子般,无论他如何操控和尝试,最终都是无功而返。

  智灵的声音从脑域中响了起来:“我计算过了,最大的可能是因为我们缺少相应的灵纹图案。”

  嬴乘风眼眸微微一亮,道:“灌注煞气,也需要特殊的灵纹图案么?”

  “我不知道,但既然我们多次的尝试都不成功,那么这或许是唯一的解释了。”

  嬴乘风缓缓的点着头,他的脑海中转动着无数的念头。

  煞气,是一种强大的力量,既然他本人拥有这种力量,那么不发挥出来的话,岂不是有些暴敛天物了。

  所以在他的心中已经做出了决定,一旦过了这三个月之后,他必将前往封况处,将这门技巧学到手中。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嬴乘风将这个心思抛开。

  他来到了桌边,取出了一个特制的三角玉盘以及一大盒丹药。

  打开了盒子,里面盛满了瓶瓶罐罐。如果将这里面的瓶罐拿到龙头岩的交易市场上,绝对会引起巨大的轰动。

  因为在这里面的每一个瓶罐之内都盛放着十颗中品养生丹。

  中品丹药,嬴乘风有资格不将它们放在眼中,可是在绝大多数的普通武士心中,这种丹药绝对是千金难易,是让他们冲击更高境界的好宝贝。

  在嬴乘风与元彪两人约定之后,他们两个就留下了这个玉盒子。不过按照嬴乘风的意思,将盒子中的上品养生丹尽数取走,仅仅留下了中品货色。

  而嬴乘风虽然多次从碧水苑中获得丹药,最多的那一次甚至于高达千颗之多。但是经过一年多的修炼,也被他消耗了许多。如今得到了这些补充之后,就更是财大气粗了。

  只是,在晋升真气七层之后,嬴乘风发现中品丹药带给他的真气提升已经是微乎其微了,哪怕他一次性吞服三颗,也无法满足他对于丹药真气的渴求。

  沈玉琪曾经说过,中品丹药只不过是补充真气消耗的丹药。以前嬴乘风一直以为她过于奢侈,但是如今才知道,她的这句话是多么的正确。

  中品养生丹,已经不足以让他的真气快速进步了。

  如果是以前,他除了找碧水苑兑换上品丹药之外就再无他法了。可是如今,有了聚灵盘,并且习得了聚灵之术的他,却是有着自己的解决之道。

  取出了三颗中品养生丹分别放在了三个凹点之内。

  精神力量和真气几乎同时释放了出来,并且将聚灵盘中的灵纹图案激活了。

  大量的真气灵力在聚灵盘中翻腾着,一道道璀璨的光芒从中释放了出来,将三颗丹药笼罩其中。

  片刻之后,嬴乘风收起了真气和精神力量,而在聚灵盘中,已经出现了两颗废丹和一颗上品丹药了。

  脸上溅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嬴乘风将上品丹药收了起来,扔掉了废丹,随后再度摆上了三颗,精神力量和真气同时运转,聚灵盘上再度腾起了同样的璀璨的光华。

  两颗、三颗、四颗……十颗!

  当嬴乘风最终停手之时,他的手中已经多了整整十颗上品养生丹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亂世メ皇城之巅 ( 粤ICP备16039306号 )

GMT+8, 2018-5-21 05:35 , Processed in 0.125001 second(s), 5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