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メ皇城之巅 十年文化,永久传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70|回复: 3

[┊玄幻·奇幻┊] 《雪鹰领主》————每天更新中(番茄经典小说)

[复制链接]

六级士官Lv.8

UID
56846
主题
628
精华
0
经验
4439 点
金钱
30649 ¥
亂世币
18057 元
阅读权限
80
注册时间
2008-5-26
在线时间
487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5-24

狮子座虎单身狗GG汉子勋章签到勋章亂世十周年

发表于 2016-6-13 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步毁灭一座座城池……

    深渊恶魔想要侵入这座世界……

    而神灵降临,行走人间传播他的光辉……

    然而整个世界由夏族帝国‘龙山帝国’统治,这是人类的帝国,知识渊博的法师们埋首于法师塔中百年千年,骑士们巡守天空大地海洋……
吾以吾血为族人.吾以吾血祭乱世.我们生是乱世人.我们死是乱世魂

六级士官Lv.8

UID
56846
主题
628
精华
0
经验
4439 点
金钱
30649 ¥
亂世币
18057 元
阅读权限
80
注册时间
2008-5-26
在线时间
487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5-24

狮子座虎单身狗GG汉子勋章签到勋章亂世十周年

 楼主| 发表于 2016-6-13 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雪鹰领
  
      安阳行省,青河郡,仪水县城境内。
  
      一名穿着剪裁精致的白色毛皮衣的唇红齿白的约莫**岁的男孩,背着一矛囊,正灵活的飞窜在山林间,右手也持着一根黑色木柄短矛,追逐着前方的一头仓皇逃窜的野鹿,周围的树叶震动积雪簌簌而落。
  
      “着!”
  
      飞窜中的男孩猛然高举短矛,身体微微往后仰,腰腹力量传递到右臂,猛然一甩!
  
      刷!
  
      手中短矛破空飞出,擦着一些树叶,穿过三十余米距离,从野鹿背部边缘一擦而过,而后扎入雪地深处,仅仅在野鹿背部留下一道血痕,野鹿顿时更加拼命跑,朝山林深处钻去,眼看着就要跑丢。
  
      忽然嗖的一声,一颗石头飞出。
  
      石头化作流光穿行在山林间,飞过上百米距离,砰的声,贯穿了一株大树的树干,精准的射入了那头野鹿的头颅内,那野鹿坚硬的头骨也抵挡不住,踉跄着靠着惯性飞奔出十余米便轰然倒地,震的周围的无数积雪簌簌而落。
  
      “父亲。”男孩转头看向远处,有些无奈道,“你别出手啊,我差点就能射中它了。”
  
      “我不出手,那野鹿就跑没了。高速飞奔中你的短矛准头还差些,今天傍晚回去加练五百次短矛。”声音雄浑,远远传来,远处两道身影正并肩走来。
  
      一名是颇为壮硕的黑发黑眼中年男子,身后背负着一兵器箱。另外一道身影却是更加魁梧壮硕,高过两米,手臂比常人大腿还粗,可他却有着狮子般的脑袋,正是狮首人躯!凌乱的***头发披散着,这赫然便是颇为少见的兽人中的‘狮人’,他同样背着一兵器箱。
  
      “铜三老弟,你看我儿子厉害吧,今年才八岁,已经有寻常成年男子的力气了。”中年男子笑道。
  
      “嗯,雪鹰是不错,将来比你强是没问题的。”狮人壮汉打趣道。
  
      “当然比我厉害,我八岁的时候还穷哈哈的和村里小孩玩闹,啥都不懂呢,还是后来进入军队才有机会修炼斗气!”中年男子感慨道,“我这个当父亲的,给不了儿子太过好的条件,不过能给的,我都会倾力给他,好好栽培他。”
  
      “东伯,你能从一个平民,成为一名天阶骑士,更能买下领地成为一名贵族,已经很厉害了。”狮人壮汉笑道。
  
      这中年男子正是周围过百里领地的领主——男爵东伯烈!
  
      男爵是夏族帝国‘龙山帝国’最低的一个贵族爵位,在帝国建国时,贵族爵位授予还很严格,如今帝国建立至今已经九千多年,这个庞然大物开始腐朽,一些低爵位买卖甚至都是官方允许。
  
      当初东伯烈和妻子因为有了孩子,才决定买下贵族爵位,买下一块领地,这块领地更是起名为——雪鹰领!和他们的儿子同名,可见对这儿子的疼爱。
  
      当然这仅仅只是仪水县内的一块小领地。
  
      “我二十岁才修炼出斗气,可我儿子不同,他今年才八岁,我估摸着十岁左右就能修炼出斗气,哈哈,肯定比我强多了。”东伯烈看着那男孩,眼中满是父亲对儿子的宠溺和期待。
  
      “看他的力气,十岁左右是差不多了。”狮人壮汉也赞同。
  
      他们经历的太多太多了,眼光自然很准。
  
      “父亲,你在那么远,扔的石头都能贯穿这么粗的大树?”男孩正站在那一株大树旁,双手去抱,竟然都无法完全抱住,这大树的树干上却被贯穿出一个大窟窿,“这么粗的大树啊,让我慢慢砍,都要砍上好久好久。”
  
      “知道天阶骑士的厉害了吧。”狮人壮汉说道,旁边东伯烈也得意一笑,在儿子面前当父亲的还是喜欢显摆显摆的。
  
      “有神厉害吗?”男孩故意撇嘴。
  
      “神?”
  
      东伯烈、狮人铜三顿时无语。
  
      龙山帝国的开创者‘龙山大帝’就是一位强大的神灵,这是这个世界几乎所有子民都知道的,东伯烈在军队中也算一员猛将了,可和神灵相比?根本没法比啊。
  
      “看来今天傍晚加练五百次短矛,还是少了,嗯,就加练一千次吧。”东伯烈砸着嘴巴说道。
  
      “父亲!”男孩瞪大眼睛,“你,你……”
  
      “看你还敢跟我拌嘴,要记住,和你父亲拌嘴,你只会吃亏,好了,回了回了。”东伯烈说道。
  
      狮人壮汉‘铜三’从脖子中取出一乌笛,放在嘴边吹出了低沉的声音,声音在山林间传播。
  
      很快远处有二十名穿着甲铠的士兵迅速赶来。
  
      “将猎物带回去。”东伯烈吩咐道。
  
      “是,领主大人。”士兵们都恭敬应命。
  
      东伯烈、狮人壮汉带着男孩雪鹰走到了这座山的最高处,这里正有着些大量的马匹以及近百名士兵,一片空旷的雪地上正铺着巨大的白色毛毯,毛毯上正有坐着一名气息神秘超然的紫袍女子,紫袍女子的身边是一名可爱的奔跑还踉踉跄跄的两三岁孩童,那些士兵们看向紫袍女子的目光中有着敬畏。
  
      因为这紫袍女子是一名强大的法师!
  
      “石头,快看,谁来了。”紫袍女子笑着说道,那两三岁孩童立即转头看去,一看就眼睛亮了。
  
      “哥哥抱,哥哥抱。”孩童扭着屁股飞奔过去。
  
      紫袍女子也微我是狗着这一幕。
  
      “石头。”男孩雪鹰立即走到了最前面蹲下,弟弟青石飞扑到他的怀里:“哥哥抱,哥哥抱。”
  
      雪鹰抱起了弟弟,亲了下弟弟。
  
      “石头,今天猎到一头野鹿哦,你看。”雪鹰指着后面士兵抬着的野鹿。
  
      “夜炉?夜炉?”弟弟青石瞪大着乌溜溜的眼睛,嘴里发出不清晰的声音。
  
      弟弟‘东伯青石’才两岁,虽然努力说话,可说话还不够清晰,也不太懂意思。
  
      “是野鹿,我们家后山中的一种野兽。”雪鹰说道。
  
      “雪鹰,把弟弟给我吧。”紫袍女子也起身走来。
  
      “是,母亲。”雪鹰将弟弟递过去。
  
      紫袍女子说道:“我带了些桂花糕点还热着,就在篮子里,赶紧去吃吧。”
  
      “糕点?”雪鹰眼睛一亮一时间口水分泌,感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立即飞奔着过去。
  
      “我也要吃,我也要吃。”弟弟青石立即在母亲怀里挣扎了,提到‘吃糕点’他才是最积极的,平常吃饭反而很不听话。
  
      “当然有你的,你这个小馋嘴。”紫袍女子看了外面也走进来的东伯烈和狮人铜三,“你们俩也快点,也给你准备了些吃的。”
  
      “哈哈……主人不但法术厉害,这厨艺也好啊。”狮人壮汉说道。
  
      这狮人在年少时曾是奴隶,成为了紫袍女子的仆从追随,虽然多年过去,彼此感情也仿佛亲人,可狮人壮汉依旧坚持喊‘主人’。
  
      ……
  
      雪鹰吃饱喝足后朝远处看去,因为他们露营的地方就是在山顶,一眼看去,远处也有一些山,也有许多农地,目光所至,都是自家的领地。父亲和母亲当年就是因为自己的出生,才停止了冒险的日子,买下贵族爵位,买下了一大片领地,这片领地都被起名为——雪鹰领!
  
      东伯雪鹰伸了个懒腰,满脸开心。
  
      有疼爱自己的父亲母亲,有可爱的弟弟,有许多善意的领地子民。
  
      对这样的日子,东伯雪鹰真的太满意了……
  
      唯一让他有些头疼的,就是父亲的训练有些太苦了。
  
      “要加练一千次短矛,加上原有的一千次……还有更主要的枪法,还有……”东伯雪鹰的小脸都成苦瓜脸了。
  
      ***
  
      夜幕降临,残月悬空。
  
      风在呼啸。
  
      “轰~~~”
  
      在距离地面数千米的高空中,仿佛一片乌云的巨大的鸟在高速飞行着。
  
      这一头巨大的鸟,翼展过二十米,有着足足四个翅膀,它飞行的速度达到了近音速的地步,正是一头极凶戾的可怕魔兽‘四翼秃鹫’,在这头四翼秃鹫背上正盘膝坐着两道身影,一名银甲男子,以及一名持着暗紫色木杖的灰袍人。
  
      “到哪了?”灰袍人问道。
  
      “禀主人,已经进入仪水县境内,估计还有半个时辰就能抵达雪鹰领。”银甲男子俯瞰下方,目光冰冷,清晰辨别下方位置。
  
      “还有半个时辰,我就能看到我那位妹妹了。”灰袍人声音很复杂,“真的很能躲啊,在我们家族的追查下,躲了足足十五年……”
  
      四翼秃鹫在黑夜中,直奔雪鹰领!
吾以吾血为族人.吾以吾血祭乱世.我们生是乱世人.我们死是乱世魂

六级士官Lv.8

UID
56846
主题
628
精华
0
经验
4439 点
金钱
30649 ¥
亂世币
18057 元
阅读权限
80
注册时间
2008-5-26
在线时间
487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5-24

狮子座虎单身狗GG汉子勋章签到勋章亂世十周年

 楼主| 发表于 2016-6-13 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超凡
  暖和的床上,东伯雪鹰正依靠在床上看着书,旁边的火晶灯发出的光芒照耀整个屋子。
  书的名字叫《十大超凡骑士》。
  这是传记小说类故事,东伯雪鹰最喜欢看故事了,特别是一些传说中超凡的故事了,作为一名贵族,母亲又是法师,有着大量的藏书……东伯雪鹰早就知道了许多的常识。
  像骑士可以分为人阶、地阶、天阶、流星、银月、称号以及‘超凡’这七个级别。
  其中人阶、地阶、天阶都算是普通骑士。
  流星、银月、称号则算是星辰骑士了。
  星辰骑士之上,便是超凡。
  三个大级别……很难逾越!像自己的父亲还有铜叔都是天阶骑士而已。
  至于星辰骑士,什么叫星辰骑士,是说在战场上他们如同星辰一样耀眼夺目,无数箭矢围攻都伤不了他们,他们能够三军夺帅,能够纵横无敌。
  不过这些都属于凡人的力量。
  即便是一人能毁掉十万大军的称号骑士……虽然有‘一人之军团’‘凡人的极限’‘近乎神灵的力量’等各种称呼,可终究是凡人的力量,凭借着数量还是能耗死掉的。
  可跨入超凡!
  那就是质的差别,那是整个生命层次的跃迁,已经不再是凡人,而是超凡生命了,单纯的凡人数量对他们已经没有意义了,正常情况下就是再多的凡人都耗不死他们,甚至都伤不了他们。他们拥有着不可思议、超越物质的力量!
  神灵都很忌惮他们。
  像传说中高千米的熔岩巨人,像深渊中的炼狱大恶魔等等,也都是超凡生命。而人类同样能够靠修炼成为‘超凡’。
  人类的超凡强者们,击退入侵的恶魔,灭杀一切胆敢反抗者!
  他们是人类的镇族力量,震慑一切异族!
  “如果我能成为超凡骑士就好了,抓几个恶魔玩玩,弄一头巨龙当坐骑,和找神灵喝喝酒。”东伯雪鹰看着这传记故事开始傻笑,仿佛自己化身为其中的超凡骑士,忽然——
  “叮!”
  旁边的火晶灯自动熄灭。
  “啊,怎么火晶灯熄灭了?这么快?”看书看的兴奋的东伯雪鹰顿时苦着脸无奈,“有个当法师的母亲真的很可怜啊,连火晶灯到时间都自动熄灯。”
  “嗯,睡觉!”
  没有灯光,只能睡觉。
  东伯雪鹰开始熟睡,在睡梦中自己化身为超凡骑士,无所不能,熟睡的东伯雪鹰情不自禁咧着嘴笑着,显然梦的很甜。
  ***
  东伯烈夫妇此刻也都在床上准备歇息了。
  “东伯,我最近总感觉心神不宁。”妻子躺在丈夫怀里。
  “阿瑜,别担心,我们在仪水城已经八年了,一直风平浪静,你的家族一直没有找过来,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们一家人会一直平静过下去,十年二十年……白头到老,他们找不到我们的,永远找不到。”东伯烈轻轻拥着妻子。
  妻子头靠着丈夫胸膛。
  她没有多说什么,她很清楚自己的家族多么的强大,恐怕终有一天会被抓到的。
  她嘴角有着一丝微笑,她丝毫不后悔当年的选择,如果当年顺从家族对她而言那才是灾难,她逃出家族各地冒险,又和相爱的人最终在一起,甚至有了一双可爱的儿子,她已经很满足了。
  “东伯,你会后悔吗?”妻子轻声道,“一旦被抓住,他们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我一同共生死多少次了,还问这个?”东伯烈笑道。
  “嗯。”
  ……
  夜已深,城堡也很宁静了。
  除了还在值守的士兵外,几乎都在沉睡中。
  “轰~~~”乌云般的一头大鸟高速飞来,那轰隆隆的破空声音,让城堡的一些玻璃窗户都震动了。
  大鸟停在高空。
  灰袍人和银甲男子俯瞰下方。
  “到了。”灰袍人目光复杂,“妹妹……真不想抓你走啊。”
  “戒备!!!”
  一道雄浑吼声响彻了整个城堡,狮人铜三发出了咆哮吼声。
  “是兽人族的狮人?”银甲男子俯瞰下方好奇道。
  “是当年家族分配给妹妹的一个狮人奴隶,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狮人还跟随着我的妹妹,还挺忠心的。”灰袍人看着那狮人壮汉,想起了当年那个被关在牢笼内的狮人奴隶少年,那个狮人奴隶少年一直沉默跟随着妹妹,如今也已经如此之雄壮了。
  下方的城堡占地有两里地,分为外城堡和内城堡,外城堡居住着四个营的士兵以及仆人,骑士可以携带家眷居住在外城堡,外城堡的城墙上夜里都有一营士兵在巡夜看守。
  “有敌人。”
  “有敌人。”
  城墙上那三百名士兵个个拿起了身旁的巨大的暗红色大弩,大弩上的粗大弩箭早就放好,遥遥对准了高空的那四翼秃鹫。
  “你去。”灰袍人吩咐。
  “是。”银甲男子从高空一跃而下,近五十六米的高度他没有任何缓冲,双脚轰然落在了城堡的石板地面上,地面震动,脚下石板都朝四周龟裂开来。
  银甲男子看着前方,此刻东伯烈夫妇二人都已经出来了,连东伯雪鹰和弟弟青石都起来了。
  外面又是吼声,又是轰隆声,哪里能睡得着。
  “怎么回事?”东伯雪鹰抱着弟弟站在父母的身后看着。
  “墨阳瑜!”银甲男子站在城堡的空地上,任由远处高处城墙上大量的士兵举着大弩对着他,他冰冷道,“到了这份上,你还要顽抗吗?还是乖乖和我们走吧。”
  “看看你周围。”东伯烈喝道。
  银甲男子目光一扫周围,远处城堡的高墙上,还有一些地面上一些围着的士兵,一个个举着暗红色大弩,银甲男子瞳孔微微一缩,随即笑道:“破星弩,了不起,一座县城境内的普普通通的小领地,竟然能够装备这么多的破星弩?如此多破星弩围攻我一个,的确有希望杀死我。”
  “你贵为流星骑士,如果一对一,我们城堡内谁都不是你的对手。”东伯烈说道,“不过有五百破星弩,每一个都能伤你,一起围攻你,再加上我们几个出手……围杀你还是有把握的。”
  “这里是东伯家族的领地。”紫袍女子墨阳瑜也说道,“你侵入一个贵族的领地,是对我们家族的挑衅,我们完全可以将你击杀,你死也是白死。”
  帝国法律,贵族是拥有特权的,贵族的领地更是不可侵犯。
  “你们夫妻二人还是跟我走吧,别顽抗了。”银甲男子皱眉。
  “贵族受帝国法律庇护,难道你要违背帝国法律强行掳走两名贵族?”紫袍女子墨阳瑜冰冷道。
  “小瑜。”
  一道有些沙哑的声音传来。
  所有人都抬头看去,看着高空中那大鸟背上的灰袍人手持着法杖,忽然一股可怕汹涌的威能汇聚,高空中凭空出现了厚厚的云层,云层中有无数的雷电在游走闪烁,在下方的城堡的许多地方都凭空出现了一丝丝电光,黑夜中无数的电光美轮美奂,这些电光落在那些士兵身上,士兵们立即个个惨叫抽搐跌倒在地,破星弩也跌落的一地。
  举手投足间,数百名士兵便毫无反抗之力,他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所有士兵都将成为焦炭。
  高空的四翼秃鹫也降落下来,灰袍人走了下来,他将罩帽掀开露出了一张略显苍白但依旧俊美的面孔,这灰袍青年的面容和墨阳瑜有着七八成的相似。
  “小瑜,还要再反抗吗?”灰袍青年说道。
  “哥哥……”紫袍女子墨阳瑜瞪大眼睛,身体都微微发颤。
吾以吾血为族人.吾以吾血祭乱世.我们生是乱世人.我们死是乱世魂

六级士官Lv.8

UID
56846
主题
628
精华
0
经验
4439 点
金钱
30649 ¥
亂世币
18057 元
阅读权限
80
注册时间
2008-5-26
在线时间
487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5-24

狮子座虎单身狗GG汉子勋章签到勋章亂世十周年

 楼主| 发表于 2016-6-13 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分离
          雪鹰抱着弟弟在一旁又紧张又吃惊,这个灰袍青年是母亲的哥哥吗?
  
      “哥哥,这么多年了。”墨阳瑜露出笑容,“能够再看到你真的很开心,你已经跨入星辰境界了,是银月法师了?”
  
      “嗯。”灰袍青年点点头。
  
      法师的星辰境界,同样是流星、银月、称号三个大级别。
  
      这位灰袍青年赫然便是银月法师。
  
      即便在家族内,他地位也颇高。
  
      “凭一己之力成为银月法师,在家族年轻一代也排在前三了吧。”墨阳瑜羡慕道,“等哥哥你成为称号**师,那就了不起了。”
  
      “家族中至今都没有称号**师,想要跨入称号级何其难。”灰袍青年感叹道。
  
      称号级……
  
      意味着,在整个龙山帝国都拥有着一个特有的称号!这是绝对值得尊敬的可怕存在,达到了凡人的极致!再进一步便是超凡生命了。
  
      这银月法师看似厉害,能轻易毁掉一支军队,可在称号存在面前……恐怕连法术都施展不出来。
  
      “你违背了家族法规,你要知道,我们家族传承一千余年靠的就是家族法规!”灰袍青年说道,“没有规矩再兴盛的家族也最终会败落,我们家族有落魄时可如今再度兴盛。就靠的族规,而违背族规,就必须得接受惩罚。”
  
      “告诉我你的选择吧。”灰袍青年说道。
  
      顿时气氛凝固了,旁边的东伯烈、狮人壮汉、抱着弟弟的雪鹰,个个都紧张无比。
  
      “我是贵族,我受帝国法律庇护!你不能违背帝国法律抓我们走,你虽然强大,可违背了帝国法律……你也只有死。”墨阳瑜盯着自己哥哥。
  
      “贵族?”
  
      灰袍青年摇头,“不到最后一刻你真的不死心啊,别看了,我这次来,的确带了谕令过来。”
  
      墨阳瑜、东伯烈、狮人壮汉脸色都大变。
  
      灰袍青年伸出右手,右手凭空出现了一金色的卷轴,他展开卷轴一股神秘的力量弥漫开来,抱着弟弟的雪鹰也感受到这股力量,只感觉超然神秘,情不自禁心生敬畏。
  
      “帝国法令,墨阳族谕令,家族子弟墨阳瑜,判罚禁闭百年!男爵东伯烈,判罚苦役百年!执行人,墨阳琛!”灰袍青年的声音响彻城堡。
  
      东伯烈墨阳瑜夫妇二人相视一眼,有着一丝解脱。
  
      “禁闭百年?苦役百年?太久了,这太久了。”一旁的狮人壮汉急了,“正常人寿命也就百年左右,就算跨入星辰级,寿命也就一百多岁,他们已经这么大了,再禁闭百年苦役百年……不是一直禁闭到死、苦役到死吗?”
  
      “不,舅舅,你是执行人,你救救我父母,救救他们。”抱着弟弟的雪鹰连喊道。
  
      一声‘舅舅’让灰袍青年身体一震。
  
      “救不了他们,谁都救不了他们,我墨阳家族族规森严,谁来说情都没用。”灰袍青年摇头。
  
      “呜呜,呜呜……”怀里的弟弟青石在哭泣,青石才两岁还不太懂,可他能够感觉到周围气氛。
  
      雪鹰也想哭。
  
      可他更焦急,他已经八岁了,很懂事了,父亲母亲要禁闭百年苦役百年,那真的是一直惩罚到死那一天啊!自己的父亲母亲啊,自己最重要的亲人啊!
  
      “救救我父母,救救我父母。”雪鹰眼中有着泪水,“舅舅,你一定有办法的,有办法的。”
  
      “雪鹰别哭,石头你也别哭。”墨阳瑜走过来蹲下来抱住了两个儿子,她转头看向了灰袍人,“给我和东伯一点时间,好吗?”
  
      “好。”灰袍青年点头。
  
      ***
  
      雪鹰领的一座无名高山上,有着一座木屋。
  
      咚咚咚……
  
      山路震动。
  
      狮人男子‘铜三’正焦急骑着一匹飞霜魔兽马驹,飞霜马驹速度极快,这次出来更没披甲,从雪石城堡赶到这座山头仅仅盏茶时间。
  
      “宗凌,宗凌。”狮人那大嗓门老远就急切喊了。
  
      木屋门开。
  
      一名银色长发男子,一袭黑袍,黑袍裹着身躯,不过他却露出了一条常人大腿粗约莫近两米长的青色蛇尾,那无法隐藏的蛇尾说明了他的身份——正是兽人族的蛇人!而且面孔和人类一样,显然只有蛇人中血脉最珍贵的王族——六臂蛇魔!
  
      因为有六条手臂,所以平常时候他都是裹着黑袍,不想让人总是盯着他的六条胳膊。
  
      “铜三,何事?”宗凌问道。
  
      “主人的家族终于追来了,还带来了谕令。”狮人铜三都快哭了,“我们几个当中你最聪明,你快想想办法吧。”
  
      宗凌身体一颤,轻轻摇头:“墨阳家族已经动用了谕令,谁都救不了他们,除非成为传说中的超凡存在,才会让墨阳家族放出东伯他们俩吧。”
  
      “那,那……那真的没办法了?”铜三伤心。
  
      他忘不了。
  
      在他最黑暗最痛苦的日子,那个少女带他玩耍,一年年,甚至最终逃离墨阳家族,他都毫不犹豫的忠诚追随,一次次冒险,无数的生死,在他心中……他的主人甚至比他的命还要重要!
  
      “没办法,是阿瑜让你过来的?”宗凌问道。
  
      “嗯,是主人让我找你过去。”铜三道。
  
      “走吧,总要再见他们一面。”宗凌在黑袍下的拳头握的很紧,锋利的指甲都刺入掌心,不管是东伯还是阿瑜,都是和他经历了一次次生死的同伴啊,他此刻怎能不急不悲愤?可他没有办法,加上本性不喜将情绪表露在外,他几乎永远那么冷静。
  
      “走。”
  
      木屋旁也有一匹飞霜魔兽马驹,宗凌和铜三立即都骑马迅速赶往城堡。
  
      ……
  
      雪石城堡内。
  
      东伯烈夫妇二人正在和儿子雪鹰交代嘱托。
  
      “雪鹰,这个吊坠是一件储物法宝,内有储物空间,极为珍贵难得,它的价值就抵得上整个雪鹰领。”墨阳瑜将自己脖子里的吊坠取出,“从今天起它就是你的了,你千万保密,除了你铜三叔叔、宗叔外,别告诉第三个人!就连你弟弟都别说,你弟弟毕竟还是个孩子,口无遮拦,说不定就会暴露出去了。”
  
      领地在那,没法夺。
  
      可一件储物法宝一旦暴露,是很容易遭到抢夺的。
  
      “母亲你带着。”雪鹰连说道。
  
      “我和你父亲被带走,身上的宝物也会被搜走的。”墨阳瑜手指轻轻在雪鹰的手指一点,一滴鲜血被取出,墨阳瑜默默念着咒语,很快一滴鲜血形成了一法术图形烙印在吊坠上,雪鹰立即感觉到自己的精神能联系到吊坠内部。
  
      吊坠内部正有着一些材料以及金币,还有着卷轴。
  
      “城堡内最重要的宝物都放进去了,对了,你父亲那还有一件宝物。”墨阳瑜看向一旁的丈夫。
  
      东伯烈从怀中取出了一本金色书籍。
  
      整个书籍完全由金箔构成,金子能够保存漫长岁月而不损,只有极为珍贵的书籍才会用金子来做。
  
      “这是一本超凡生命留下的枪法。”东伯烈笑道,“我之前教你的基础,也是这本枪法的基础!那些古老的大贵族都有三四本超凡生命留下的秘籍,我们家不多,就这一本,还只是枪法的。所以我从小教导你枪法。你好好学,也切记不可泄露,除了你宗叔、铜三叔叔不能告诉第三人……哈哈,这本秘籍当初获取时他们也在场。”
  
      “嗯。”雪鹰接过这金色书籍,立即感觉一股奇异波动弥漫在书籍上,随即心念一动就收入了储物吊坠中。
  
      “走吧,出去,等你宗叔和铜三叔叔来。”
  
      ……
  
      东伯烈、墨阳瑜夫妇二人带着雪鹰、青石两个孩子,在厅内等着,很快两道身影冲了进来。
  
      正是铜三、宗凌。
  
      “东伯,阿瑜。”宗凌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在走之前得麻烦你们俩了。”墨阳瑜微笑道,“铜三性子粗,整个领地他管理不好,所以领地就要靠宗凌你了,教导雪鹰他们两个孩子也要靠你了。”
  
      “放心吧。”宗凌点头,“交给我。”
  
      “雪鹰,记住,整个领地的事情都交给你宗叔,待得你十八岁才能正式接管。”墨阳瑜看着自己儿子,她担心没人辅助,两个孩子恐怕很快被一些外人吞吃干净。
  
      “嗯。”雪鹰抱着弟弟。
  
      而弟弟青石缩在哥哥怀里,他已经不伤心了,可却有些畏惧,他畏惧宗凌和铜三。
  
      毕竟才是两岁的孩子,对于长着狮子脑袋的铜三以及有着蛇尾的宗凌是有些害怕的。
  
      “母亲,你告诉我,墨阳家族到底是哪里的,我到底怎么才能救你们?”雪鹰忍不住急切道。
  
      “救?”
  
      墨阳瑜、东伯烈相视一眼。
  
      “别想这些了,好好过日子,知道吗?只要你们兄弟俩过的好,我和你父亲就很开心了。”墨阳瑜说道,救他们?墨阳家族的法规何等的森严,要让墨阳家族违背法规放他们,恐怕得是超凡生命吧,自己儿子成为超凡生命?他们想都不敢想。
  
      “告诉我,怎么才能做到,一定有办法的。”雪鹰焦急道。
  
      “等你得到龙山楼的黑铁令,我就告诉这件事的详细经过,到时候你自然知道该怎么救。”旁边的宗凌说道。
  
      墨阳瑜、东伯烈一愣看向了宗凌。
  
      “还是给这孩子一点希望吧。”宗凌说道。
  
      东伯烈听了也点点头,雪鹰已经八岁了,而且从小聪慧,这次的事情不可能忘掉,给他一个目标或许更好点,东伯烈当即道:“对,等你得到龙山楼的黑铁令,你宗叔会告诉你一切!”
  
      “龙山楼黑铁令?”雪鹰默默记住了。
  
      ……
  
      深夜。
  
      雪石城堡吊桥放下。
  
      城堡外银甲男子和灰袍青年都站在那,东伯烈夫妇二人也在和儿子们告别。
  
      “雪鹰,带好你弟弟,知道吗?”墨阳瑜嘱托道。
  
      “嗯。”雪鹰点头眼睛都红了,眼泪流了下来。
  
      “哇,哇……”雪鹰牵着弟弟的手,可弟弟青石忽然哇的大哭起来。
  
      墨阳瑜忽然忍不住蹲下来抱住两个儿子,亲着两个儿子,东伯烈默默站在一旁眼睛也湿润了。
  
      “我们走。”墨阳瑜一咬牙和丈夫朝远处的灰袍青年处走去。
  
      边走,他们还忍不住回头。
  
      “哇~~~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弟弟青石哭着喊着。
  
      牵着弟弟的手,雪鹰也流着泪,高声喊道:“父亲,母亲,我东伯雪鹰发誓……一定会救你们回来!我们一家一定会团圆,一定会!”
  
      “我发誓!”
  
      “我发誓,一定会救你们!谁都阻拦不了!”
  
      雪鹰的喊声在寂静的夜空回响。
  
      墨阳瑜捂着嘴忍不住哭着,东伯烈也身体颤抖着,他们俩走上了那四翼秃鹫的背上。
  
      “走了。”灰袍青年轻轻摇头。
  
      救。
  
      怎么救?他这个当哥哥的也想救,可族规无情,墨阳家族的族规谁来说情都没用,得超凡生命才能救吧。
  
      不但是他,就是东伯烈夫妇二人,都从来没想过他们的儿子能救回他们,不是瞧不起自己的孩子,而是要救他们怕得是超凡生命,而超凡生命那根本就是传说啊。
  
      “呼!”四翼秃鹫一振翅,立即冲天而起。
  
      秃鹫背上的东伯烈、墨阳瑜都转头看着下方,那城堡门口处,那一大一小两个孩子那么瘦弱,东伯烈夫妇心都揪起来了,他们怎么舍得自己的孩子?
  
      “好好活下去,好好活下去。”墨阳瑜默默念着,她今生往后都将为自己的两个孩子祈福,希望他们平安。
  
      雪鹰牵着弟弟的手,抬头看着。
  
      秃鹫迅速朝远处飞去,在远处夜空中迅速变小。
  
      “不要走,不要走。”弟弟青石在哭。
  
      东伯雪鹰抱起了弟弟:“石头别哭,别哭,父亲他们只是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了,哥哥和你保证。”
吾以吾血为族人.吾以吾血祭乱世.我们生是乱世人.我们死是乱世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亂世メ皇城之巅 ( 粤ICP备16039306号 )

GMT+8, 2018-5-25 02:05 , Processed in 0.140626 second(s), 5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