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メ皇城之巅 十年文化,永久传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6|回复: 0

烧纸

[复制链接]

论坛版主

UID
77
主题
20
精华
0
经验
3832 点
金钱
3638 ¥
亂世币
100136 元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6-5-15
在线时间
208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6-29

天秤座羊强者之勋兄弟勋章元老勋章英雄持剑喵喵喵亂世十周年恩爱夫妻佳偶天成永恒之心情人节活动勋章

发表于 2016-8-16 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烧纸是一种古老的传承,是中华民族缅怀先人的一种形式,同时也是一种极尽孝道的表示,不是说烧的少了就不孝顺,也不是说烧的多了就有多好。
我开篇说了上面的那番话,就是提醒大家不要用那些古老的民俗去开玩笑。
今天在百度贴吧里无意中看见一个网友发的一段话,“本人没钱,谁能借点,清明后还。”
哎呀,看见这句话,顿时我就热血上涌啊,一股恶趣味冲进脑海,转瞬间恶搞的心情就来了。
飞快的回帖道:那好啊,清明晚上我一定烧给你,记得还啊。
谁承想我这句话发完了,人家还真的给回复了一句:好的,那你一定要借给我啊。
当时我也没往心里去,关了网页就看电影去了。
当天晚上,老爸就让我下楼烧纸,本来我玩的正欢呢,还和我老爸说等天再黑点再说,可我老爸上去就敲了我一下脑袋,还骂我说臭小子,你看看都几点了,你再过会去烧就后半夜了。
我还在那辩驳说这才几点啊,那不是才吃过晚饭不久的吗(我们家吃晚饭很早),可眼睛在往电脑上一看,顿时傻了眼,原来是玩游戏忘了时间,现在都快晚上九点了,再从窗子往外看看,天还真的黑透了,没别的办法,只有烧完了以后再回来继续玩了。
因为清明这段时间我们这里的风很大,而烧纸这种祭奠形式***也不会控制,但是难免会因为刮飞的纸张造成一些事故,所以每当烧纸的节气到了,城市规划部门就在一些常去烧纸的十字路口处摆放一些专门烧纸用的大鼎。
其实初次看见这鼎的时候我就很不以为然,本来政策上是禁止宣传封建迷信的,放了这个刻满铭文的鼎,这不就成了宣传封建迷信了嘛。不过没办法,这种形式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你还真的没地方说理去。
烧纸的人很多,好多人都没了秩序似得围着那些鼎在不停地闲聊,可那些人又不是我邻居,我反正是不认识他们,所以没什么别的办法只有在后面排着。
眼瞅着到我的时候,我就注意旁边那个鼎有个脸色苍白的小青年抱着一大捆的纸在那忙活,我当时就心下觉得好笑,心说烧纸这个东西就是个寄托,你这人拿他当个事儿办那个不是什么好事。
眼见前面那人烧完了,这马上就轮到我了,我先不慌不忙地打开那纸,然后拿从里面拣出三章叠成一个扇子样的形状,先行烧了起来,然后往鼎外一扔,就开始烧信封和我带来的那些黄纸金砖。
有人会问了,你干嘛要扔出去三张,这里有什么讲究吗?
其实这也是我老爸那些老人告诉我的,传说这些黄纸金砖在那些指定的地方烧过之后,就会变成冥钱(死人用的钱),而这些钱形成后,会有很多的恶鬼小鬼去抢,你先扔到别处去一些,然后再烧,就是让那些好兄弟去别处抢,这些财物自然会按着信封上所写的,显现到要送钱的那些亲人面前。
我这边有两份,我爷爷奶奶和我母亲,东西虽然不多,但是却代表这我们这些人的寄托和思念之情,可我刚烧完了我母亲那份,正想着再烧我爷爷奶奶那份的时候,却忽然发现旁边的那个小青年还在那烧呢,而且越烧越多,越烧火越旺。
那个时候我还没在意什么,他烧他的我烧我的,完全没有冲突。可几番下来,我这边难免会有火旺的时候,这个时候再凑上前去难免烤的脸生疼,还是稍稍的后撤一点,等火稍稍小点了再说。
闲暇的时候不免我又去看了一眼那个年轻人,发现他地上的纸张不仅没少,反而还增多了,而且他前面的火苗是越来越大,借着火光隐约看去,只见他身边放的那些黄纸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枚枚圆圆的东西。
我很是好奇,连忙凑近了看看,心想如果真的挺好,我也好问问是在那弄的,回头和我老爸说说,下次再烧也弄点新鲜的。
可我凑上前去仔细的一看,顿时傻了眼,那些东西那是什么纸啊,明明是一枚枚拳头大小的古式铜钱和小元宝,那文字处闪着兰蒙蒙的光亮,至于写的是什么字,我是看不清楚,而且我心里忽然有个古怪的想法,即便看的清楚我也不会认得那些到底是什么字的。
一阵短信声传来,我心想可能是我老爸看时间太长着急了,不由的拿起电话想要打回去,可我才刚刚拿出手机想要打给我老爸的时候,就见我的手机屏幕忽然亮了,上面一排排的闪现出几行小字,把我吓得差点没把手机掉在地上。
“你把你带的纸都烧完了,那你借我什么,难道你要把的命借给我吗?”
我内心颤抖了,茫然中手中的黄纸一张接着一张的扔进那大鼎里,眼光四处的寻找,看那个和我看玩笑的人到底是谁,如果这人真的在身边看我不胖揍他一顿。
忽然,身边的那个小青年一把抓住了我往鼎里送纸的手,我连忙向那个抓住我手的小青年看去,这一看差点没把我下个半死。
那小青年的脸那里是一张人的面孔,除了一张硕大充满细齿的嘴巴外,那脑袋上根本没有其他的五官。
他抓住我的手,嘴巴不停地说着什么,但至于是什么根本就听不见!
一股剧痛从我手上传来,猛然间我一看自己的胳膊,发现他缓缓生长的指甲已经慢慢插进了我的手腕,不过那插进去的部分好像和我融为一体,一滴血也没有流出来。
我慌了,茫然大叫:“救命,救命!”
而当我转头想要对身后的人发出一声求救时,却发现身后哪里有什么人,有的只是昏黄的路灯下一只只疯狂生长的枯手和手掌中一只只像似嘶吼却发不出声音的嘴罢了。
这个时候求人不如求己,猛然一脚蹬出去,把那抓着我的东西一脚揣在大鼎上,大鼎应声而倒,里面的纸灰洒落一地,一阵风过后,如同一条黑色的龙卷,在空中飘了起来。
我想跑,可那些手抓着我让我没办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人形的东西,由地上轻飘飘地爬起,想我走了过来。
我心中叫苦,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事儿啊,怎么这种烂事儿让我这么一个阳气极重的老爷们摊上了。
那东西眼见我没法动弹,不由的咧着那脑袋上唯一的一张狰狞的嘴巴一笑,然后手往后轻轻一带,一把就向着我胸口抓来。
不过它那个指间才穿过我的皮肤时,却触碰到了我母亲去世时留给我的一件护身符,那东西把手一撤,一脸痛苦不已,好像是哀嚎了起来。
不过还好,他的痛苦使得那些抓住我的手也放松了许多,挣脱了束缚的我,也顾不得烧掉那最后的几张纸了,连忙头也不回的向这另一条路口的超市跑去。
到了超市门口回头一瞅,不由的松了口气,去超市里买了瓶饮料,饶了好大一圈才回到了家里。
从打第二天我就大病一场,恍惚中把事情和我老爸说了一遍,老爸找了个阿姨帮我看了一下,我的身体才有了明显的好转。
事后老爸把我骂了一顿,说好悬你带着你妈给你的那道护身符,要不你就没命了,并且告诉我烧纸的时候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要回头,不要走回头路,还骂我以后千万别拿这种民俗的事情开玩笑了,因为冥冥之中有很多东西,不是科学能解释的了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亂世メ皇城之巅 ( 粤ICP备16039306号 )

GMT+8, 2018-7-22 00:59 , Processed in 0.093751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